前行广释第48节课

第四十八节课

共同加行的“轮回过患”中,已经讲了地狱和饿鬼的痛苦,今天开始讲旁生之苦。

在讲课之前,我想跟大家说一下:从这个新学期开始,每个佛友都应认识到听闻佛法的重要性。佛经中云:“由闻知诸法,由闻遮诸恶,由闻断无义,由闻得涅槃。” 这一偈颂就阐明了闻法的四种功德:

1、“由闻知诸法”:通过听闻佛法,能知道取舍法与非法,通达世出世间的一切知识。在这个世间上,即便是一个普通的真理,也要学习很长时间。当今时代,各国如是重视教育,也足以说明听闻相当重要,否则,一个人从小对知识一无所闻,将来很难成就一番事业。既然世间学问对听闻尚且如此重视,那更为甚深的佛教教义,不听闻就更不能了知了。

2、“由闻遮诸恶”:听闻佛教的许多经论后,就会明白如何取舍,进而遮止自己的不善业。比如,以前你没有闻思之前,不懂杀生的过患、行善的功德,但通过听闻之后,就会清楚自己不能做坏事,至少不可以害众生等等。

3、“由闻断无义”:通过听闻佛法,可断除诸多无义散乱。散乱有外、内两种,外散乱指整天跟人说闲话,做些无聊琐事;内散乱则是内心经常掉举、昏沉,在无意义的状态中耗尽时光。依靠听闻,便可以遣除这些。

4、“由闻得涅槃”:通过闻法,了知暂时、究竟的利害关系之后,可对治烦恼而现前无我智慧,获得诸佛菩萨的圣果。

所以,听闻是相当重要的。现在有些人常说:“只要修行就可以,不需要闻法。”这种说法也许对极个别人有利,但就大多数人而言,由于自己的根基使然,必须要按次第来修行。退一步说,就算你是利根者,闻法也不会有任何障碍。真正能障碍你的,是世间种种非法行为,而听闻诸佛菩萨、高僧大德的教言,只会让你的信心、悲心、智慧日益增上,绝不可能将你的功德一扫而光。因此,大家平时要养成好习惯,多看一些佛经、教言,每天以听闻来“充电”,这样不断积累闻思所生的智慧,对自己会有非常大的利益。

以上简单强调了一下听闻的功德,希望大家始终不要放弃,务必要认真地对待!

戊三(旁生之苦)分二:一、海居旁生;二、散居旁生。

关于旁生,《大智度论》、《阿含经》、《正法念处经》中有许多分类,并对此有详细描述。一般来讲,旁生的愚痴相当严重,诚如《大毗婆沙论》所言:“增上愚痴身语意恶行,往彼生彼,令彼生相续,故名傍生趣。”按照《前行》的分类,旁生有海居、散居两种。《佛说十二游经》中则说:“鱼有六千四百种,鸟有四千五百种,兽有二千四百种。”我们从哪方面了解都可以。总的来讲,通过这次学习,大家一定要深刻认识到旁生的痛苦。光是认识还不行,还要再再观想它的痛苦,同时,自己以后的所作所为,不能伤害任何动物。

我常遇到一些人,特别漠视动物的痛苦。非佛教徒倒情有可原,因为他们没有因果观念,但学佛几十年的佛教徒,若对动物毫不在乎,不管它遭受何种痛苦,一点悲心都生不起来,这就很可悲了。所以通过这次学习,每个人都要知道:旁生和人是一样的。必须要生起这种观念!

前不久,在我的家乡炉霍县,一部分知识分子(主要是老师)和法师,大概有四五十人,在三天中,开了一个关于教育与慈善的研讨会。当时有个人问我:“您现在放生了很多动物,尤其是牛、羊比较多。如果放生的动物越来越多,就会使我们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少,这不是对社会发展有害吗?”我回答:“作为一个出家人,动物再多我也要保护,在我的世界观中,对动物只有保护的理念,从没有伤害的想法。而你,作为有信仰的在家人,你说说,动物多的时候,该杀还是该保护?”他一时张口结舌,答不上来。此时,有个研究生接话说:“在我们藏地,自古以来就全民信教,动物和人必须一视同仁。倘若没有这种理念,说明人们不懂因果正理,这样的社会倒退也无所谓,我们不希求这种发展!”她的一番慷慨陈词,赢得了全场热烈掌声。当时学院比较有名的法师也在,大家都觉得她的观点很有价值。

所以,如果只懂一些理论却没有实地修持,对自相续帮助不是很大。我们学习《前行》时,一定要避免这种误区。否则,有些人的分别念特别重,没有真正观修过的话,很难遣除从小所受的教育观念。现在许多学校的课本中,都声称动物跟草木一样,虽然能动,但大脑结构不像人的那么发达,故对痛苦的反应很迟钝,几乎不知道什么是痛苦。正是基于这种理论,现在人杀动物,并不觉得有多残忍。假如他们看到一个人被杀,绝对不会无动于衷,定会全力以赴去救他;而被杀的对象若是动物,很多人就漠不关心、听之任之了。这种差别,跟各人前世的大乘善根有关,也跟今生所处的环境、所受的教育有关。

这种误区,我们现在务必要扭转过来,以强迫的方式再三观这方面道理,明白旁生的感受跟人的完全相同。假如说动物大脑反应慢就该被杀,那么人中也有特别迟钝的,读书时每个班里成绩好的连三分之一都没有,按照这种论调,那另外三分之二的孩子都该被杀掉了,但这肯定是不合理的。所以,对于有些观点,你们应当再三思维、观察、分析,然后在此基础上了解旁生的痛苦。若能如此,以后看到这些众生时,悲心会禁不住油然而生,这就是修学大乘佛法的目标。

己一、海居旁生:

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鱼、鲸、螺、龟、虾等,就像酒糟一样密密麻麻。(我们乘坐海底观光船看海洋世界时,海里的确有无数众生。)其中,长蛇、鲸鱼等大动物的身量,可以围绕须弥山数周;小的水生动物,则如微尘或针尖一般。

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动物是蓝鲸,其最长为33米,体重190吨。当然从佛经中看,有些动物的身量更大,如《大楼炭经》云:“海中有大鱼,身长四千里者,八千里者,万二千里者……三万二千里者。”所以,众生的业力各不相同,有些动物的躯体极为庞大。

这些海居旁生弱肉强食,大的吞食小的,小的径直刺入大的身体蚀食它们,每一个庞大动物的身上,都有成群小含生筑窝并以其为食。还有的生在暗无天日的岛屿上,多少万年中连自己屈伸肢体也无法看见 ,格外痛苦。

作为旁生,因前世的业力所感,几乎都是呆头呆脑、愚昧无知,根本不懂得取舍的道理,终日处在无边无际的痛苦之中。

己二、散居旁生:

散居旁生尽管身在人间天境,但也感受着愚昧和被役使的痛苦。譬如龙王,常要遭受大鹏鸟威胁、热沙雨降临 [1]的危害,而且愚痴呆笨、心狠手辣、毒气冲天等,非常可怜。

《长阿含经》、《佛说海龙王经》等经中,都讲了龙的分类及其痛苦。汉地的古籍,如《山海经》 [2]、《史记》 [3]、《淮南子》 [4]等中,也分别描述了龙的存在。

现在许多人认为,龙只是神话中的动物,或者它就是恐龙,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包括藏地、汉地的知识分子和学者,也说因为没有看见过,所以龙完全是杜撰出来的。这种观点不合理,佛经中并没有说,所有人都能见到龙。即使在释迦牟尼佛时代,龙类众生到佛前闻法,大多数眷属也看不见,只是个别有神通或具特殊业感的众生才能看到。

不过,近几年来,世间上已发现了一些龙存在的依据:2004年,有个人乘飞机从拉萨返回内地时,在西藏上空的云海中,意外抓拍到了两条龙。从照片上看,虽然摄到的仅为局部,但龙的身形非常清晰,身上有鳞片覆盖,形状也跟藏地寺院柱子上画的一样。后来人们将其称为“西藏龙”。

(按藏地的民间说法,龙变化多端,是种特殊的动物。当它愿意显现时,可以在山川大地上飞舞,身躯相当庞大;当它不愿意显现时,可藏身于牛蹄印里,像一条小小的毒蛇。所以,龙的身体可随意变大变小。)

还有,2007年成都清江花园物管保安部红外线监控室的镜头中,也清楚地摄到一条飞龙。当时的成都电视台,对此作过报导及分析。许多气象专家和科学家都说:无法解释这一现象,太神奇了!

2007年6月11日,贵州90年代出土的一具龙化石,经专家精心剥离,龙首上惊奇地出现一对“龙角”,与古代神话中的龙非常酷似,于是被称为“新中国龙”。据古生物专家介绍,该化石保存得十分完整,此龙应生活在两亿多年前,而且是一条母龙,腹内孕有两条小龙,骨架完好无损、清晰可辨。

这些依据,都足以证明龙的真实存在。现在有些学者单凭分别念,就对佛经中描述的动物或境相一律否认,这是不合适的。其实,经典中并没有说,这些人人都能见到,而只有在比较特殊的情况下,个别众生才能亲眼目睹。当今这个时代,人们从不同角度也能证实龙的存在,因此,大家知道以后,应该了解龙所遭受的痛苦。

除了看不见的龙以外,我们在人间可以清楚看见的旁生,也非常可怜。比如,无有主人饲养的野兽等,时刻处于万分恐惧的心态中,即使吃一口食物也不得安稳,经常面临互相啖食、遭猎人捕杀、被猛兽吞食等险情。“鹞鹰捉鸟雀,鸟雀吃小虫”、“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已充分表明了这些旁生以贪心、嗔心,无时无刻不在造互相残杀的恶业。

而且,猎人们精通残杀这些众生的技巧,如设陷阱、撒网罟、射火弩,瞬间可使它们丧命。尤其是现在科技比较发达,在沿海一带,听说有足球场那么大的网,撒进大海就能捞出无数鱼虾。此外,捕杀飞禽也有种种器械,手段特别残忍。所以对旁生而言,始终没有安全感。虽然人类现在害怕恐怖分子、害怕小偷,不关门担心出现意外,但跟旁生比起来,人类各方面还是比较安全的,不像旁生那样,时刻都要遭受那么多的侵害和威胁。

很多动物因自己的角、毛、皮等,往往会断送宝贵的性命。例如,人们为了珍珠采集海贝;为了象牙、象骨猎杀大象;为了兽皮而捕杀老虎、豹子、水獭、狐狸;为了麝香而捕杀獐子;为了获取血肉杀害野牛、野马……诚如《亲友书》所言:“有因珍珠有因毛,血肉骨皮而遭杀。”《心性休息》亦云:“因肉皮骨而遭杀,感受痛苦无边际。”可见,旁生所遭受的种种痛苦,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在丹麦,每年夏季都会举行一项残忍血腥的“杀鲸大会”,人们围堵大量的鲸鱼,然后把它们全部杀死,整个海岸都被鲸鱼的血染红了。接着,他们还将鲸鱼肉一块一块割下来,平均分配给岛上的居民。更不可思议的是,当地人竟把这视为是全家参与的活动,就连幼小的儿童,也在现场目睹鲸鱼被屠杀的过程。这样的传统极其恶劣,试想:一个孩子若从小就熏染上这种观念,那他长大后的思想和行为会怎样?这个一点也不难想象。

在座的有些出家人,以前在家时不懂因果,曾杀害过无数众生,这是极其可怕的。我个人而言,记忆中故意杀生的,确实没有。也许是前世的因缘和三宝的加持吧,我生来特别害怕杀生,一见到这种场面,就躲得远远的,根本不敢看。但每个人的缘分不同,有些人恐怕也不是这样。你们到底是怎么样的?应该好好地扪心自问。

不说前一世或再前一世造的业,即便是今生中,有些人也吃过无数众生。如今特别无聊的广告中常说,吃活鱼对大脑好,可增强记忆力,使身体健壮。还有些地方杀猪烤肉时,手法特别残忍:先将待毙之猪捆严,再以一棍棒狠击猪身,直至其全身肿胀,每一毛细血管均充满血浆,然后人们随其所愿,割下猪肉用于烧烤,据说味道鲜美无比,极富营养,吃后可以延年益寿……这些广告特别虚假,但愚笨的人一听,马上就被吸引住了,然后兴致勃勃地踊跃尝试。所以有时候看这个社会,真的感觉地狱就在人间,许多动物特别可怜,它们的身体反而成了送命之因。

不但野生的动物痛苦至极,即便是主人饲养的动物也是如此。它们由于愚痴呆笨的缘故,就连屠夫拿刀来到面前,也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根本不知道逃避。此外,这些动物没有一个不感受被人役使之苦的,尤其在牧区,常可以看到它们被人挤奶、驮运货物、遭人阉割、穿透鼻孔、辛勤耕地等,在不愿意的情况下,遭受百般痛苦。

包括一些马戏团,命令老虎钻火圈、猴子耍火棍、大象单腿站立、海豚打球,这些精彩表演的背后,也无不充斥着棍棒交加、惨叫连连等残忍手段。基于虐待动物的非人道性,现在许多国家已立法禁止马戏团使用动物表演,如巴西、新加坡、芬兰等都是这样,美国和加拿大的一些州、省也有类似立法。若没有如此,很多人在利欲熏心的驱使下,对这些动物毫无悲心,完全将其当成赚钱的机器,这是伦理的一种丧失。

如今在许多地方,对动物的虐待令人触目惊心。比如牛马等牲口,即使背上已伤痕累累,却仍要驮运货物、被人乘骑而艰难行路。当它们实在走不动时,狠心的主人就用鞭子抽打或用石头猛击,从来不曾想过身为动物的它们,也同样有辛苦疲惫、病患疼痛。

成群的牛羊,从身强力壮到老气横秋,只要还没到派不上用场或气绝身亡之前,就无有休止地被主人使用。一旦衰老得不成样子,或者被主人一刀结果性命,或者被卖给别人,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被宰的厄运,自然死亡的几乎一个也没有。

尤其在青海一带,每户牧民的家畜老了后,基本上都会被送至屠宰场。不像我们甘孜州,觉得年老的牦牛对家里恩德很大,还是让它自然死亡,不愿意把它杀掉。而青海那边,包括一些年轻藏人,觉得只要有块肉吃就可以了,除此之外根本没有悲心,这完全是道德沦丧的表现。

其实,旁生所感受的痛苦,是我们常人难以想象的,作为修行人,将旁生与人类同等对待非常重要。在这个世间上,从人道主义、素食主义的角度来讲,旁生跟人一样,也是有生命、有感觉的。英国学者彼得·辛格,曾于70年代写过《动物解放》一书。该书出版之后,引起的反响相当大,短短三十多年的时间里,就被翻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在几十个国家出版,英文版的再版多达26次。(我以前从头到尾看过一遍,但由于是西方的表达方式,跟我们的思维有一定差距,有时半天反应不过来,不过内容非常好。)他在书中告诫人们:人类宰杀、食用、虐待动物的行为,持久、过分,甚至太过头了!昔日,随着“黑人解放”、“妇女解放”等运动的出现,人们慢慢都能认识到: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那么,现在动物也应该有个解放运动,以使它们摆脱悲惨的命运。

不过,极个别国家和有些人看后,可能没有什么反应,但具有仁德、良知的人,还是觉得这本书起到了很大作用。方便时,希望你们也看一下,虽然我个人感觉,有些文字上的理解比较费劲,但它的内容特别好。现在人类的有些理念确实需要改变,不然的话,总以为“人吃动物天经地义”、“动物是上天赐给我们的食物”,自己的幸福始终建立在动物的痛苦之上,这种想法和做法非常不合理。然而,能明白这一点的人,如今可谓少之又少,因此从现在开始,大家一定要从自己做起,在有些行为上要逐渐改进。

当然,从佛教的角度讲,也可以不用这些世间理论,只要设身处地观想:一切众生都当过我的父母,当它们正在遭受痛苦时,我应当发愿替它们代受。或者想:倘若这些剧烈的苦痛落到我身上,那将如何忍受得了?从而发誓今后不害任何众生,一定要度化它们……这样再三思维就可以了。有些人总抱怨《前行》没什么可修的,其实你没修过的话,的确没什么可修的;但你若真正观修过,就会知道需要修的太多了,而且这些特别重要,比高深莫测的境界更重要。

如果你真能对动物像对待人一样,那么作为大乘修行人,其他很多境界都可以相继出现。到那个时候,你不仅会对总的旁生界生起强烈悲心,甚至对自己饲养的动物,也会多一分仁慈、多一分爱心,尽心尽力去保护它们。《梵网经》云:“若佛子常起大悲心……若见牛马猪羊一切畜生,应心念口言:汝是畜生,发菩提心。”我们平时无论看到什么动物,都应该心生悲悯,心里想着让它发菩提心,口里也这样说出来,这是大乘行人时刻要记住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乃至虫蝇等细微含生以上的动物,都跟人类一样有苦乐感受,而且它们无一例外都当过自己的父母,对它们生起慈悲心理所当然。

其实作为旁生愚昧无知,没有福德,没有善根,没有行持善法的机会,始终处于愚痴的状态中,非常可怜。正如《大宝积经》所云:“傍生趣者无量无边,作无义行,无福行,无法行,无善行,无淳质行。”想到它们的转生因缘,我们务必要经常提醒自己,千万不要造这些罪业,以免不慎堕为旁生。

《辩意经》中讲了转生旁生的五种因,如云:“有五事作畜生:一犯戒私窃;二负债不还[5];三杀生;四不喜听受经法[6];五常以因缘艰难斋会。”堕为旁生的因,佛经里说得很清楚,所以我们随时都要注意,否则一旦不小心犯下,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对于上述道理,务必要具足前行、正行、后行来实修,即最初要发无上菩提心;中间观想时,观旁生总的痛苦也可以,分别的痛苦也可以;最后作圆满回向。希望你们在掌握理论的基础上,一定要去实地修持。倘若将这些加行修得很稳固、踏实,诸多境界自会纷至沓来。反之,假如你连“旁生跟人类一样”的理念都没有,那即使表面上是修行人,实际上什么法也修不成。

 

前面已讲了地狱、饿鬼、旁生三恶趣,下面是总结:由此可见,不管投生于三恶趣中任何一处,都必然要受苦受难,而且这种苦难的数量多不可数,程度无比剧烈,时间也极其漫长。更为悲惨的是,三恶趣有情由于愚昧无知、无有正法光明,以至没有机会造善业,所作所为皆逃不出恶趣之因,故只要转生于此,就很难有机会脱离。

我们作为人的话,修行再差劲,也能制止自己的恶行。比如不杀生,有毅力的人就可以做得到;只要你信仰佛教,再差也可以每天念一百遍观音心咒。但作为旁生,即使能活上万年,却连一句观音心咒也没办法念。因此,想到这些众生的痛苦,一方面要生起大悲心,同时也要认识到,人与恶趣众生的差距极大,一旦堕入恶趣,就很难再有出头之日了,到时想解脱实在是难之又难。

我们作为修行人,不管出家还是在家,今生或前世一定积存了许多转生恶趣的罪业,所以现在务必要诚心诚意努力忏悔,将以往所造的恶业尽量忏净,立誓今后绝不再犯;并对恶趣中的有情生起强烈悲悯心,发愿将自己三世一切善根,回向给沦落恶趣的这些众生,但愿它们能早日脱离恶趣。

这是每天都要观想、回向的,字面上也没必要多作解释。你们对于这段内容,从现在到离开人间之前,务必要时刻牢记。每次作一点善法,比如听一堂课、念观音心咒、放生、闻思、背诵,都要通过念《普贤行愿品》等长的回向文,或者一些短的偈颂,将善根回向给三恶趣的可怜众生,这是必不可少的修行。

同时,每个人还要思量:“我如今有幸遇到大乘正法,有了成办自他二利的机缘,一定要刻苦求法、精进修行,将来好接引恶趣所有众生到清净刹土,愿上师三宝加持我获得这样的能力。”并且祈祷上师本尊、念诵、发愿……最后将善根回向一切有情。

这段窍诀,我们平时必须要修。这没什么不会的,只要一行善、禅修,就可以这样观想。在座的修行人中,有些境界比较高,有些天天苦恼、散乱,但不管你是哪种人,总的来讲,在短短的时间中观修这些,应该谁都会。包括大城市里特别忙碌的人,也可以一边赚钱一边观想,常常这样思维非常重要。

以上这一段,希望你们在书上好好勾一下,然后在观修过程中,闭着眼再三祈祷:“但愿诸佛菩萨、本尊、护法加持,让我真正对三恶趣众生生起悲悯之心。”并将自己的善根全部回向给它们。每天若能这样行持,即是名副其实的修行人。

或许有人想:“生在三恶趣中,的的确确是痛苦之本性,那么人、天、阿修罗三善趣,该是安乐幸福的吧?”

实际上,善趣也同样无有快乐可言,这个道理下一节课再给大家讲!

 

 

[1]《大宝积经》云:“多闻解了法,多闻不造恶,多闻舍无义,多闻得涅槃。”

[2]《大宝积经》云:“有诸傍生,若生、若长、若死,皆在暗中不净粪尿垢秽之处。或时暂明,所谓蜂蝶蚊蚁蚤虱蛆虫之类。自余复有无量无边,生长常暗。由彼先世是愚痴人,不听经法恣身语意,贪著五欲,造众恶事,生此类中受愚迷苦。”

[3]《正法念处经》云:“观龙世界雨热沙苦,以何业因,而受斯报?即以闻慧,知此众生,于人中时,愚痴之人,以嗔恚心,焚烧僧房,聚落城邑。如是恶人,身坏命终,堕于地狱,受无量苦。从地狱出,生于龙中,以前世时以火烧人村落僧房,以是因缘受畜生身,热沙所烧。”

[4]《山海经·大荒东经》云:“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故下数旱,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

[5]《史记·夏本纪》云:“龙一雌死,以食夏后。夏后使求,惧而迁去。”

[6]《淮南子》云:“夫蛟龙伏潜于川而卵剖于陵,其雄鸣上风,其雌鸣下风,而化者形,精之至也。人不见龙之飞,举而能高者,风雨奉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