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52节课

第五十二节课

下面继续学习“人类之苦”中的病苦。

庚三、病苦

人这个身体,本是四大组合的性质,故当四大不调时,必将遭受风、胆、涎等各种疾病的折磨。

按照藏医续部的说法,我们无始以来由贪、嗔、痴三毒,产生了风、胆、涎三种根本病。广而言之,疾病的种类,有些经典说是八万四千种,有些说是四百零四种。如《大智度论》云:“般若波罗蜜亦能除八万四千病……淫欲病分二万一千,嗔恚病分二万一千,愚痴病分二万一千,等分病分二万一千。”《摩诃僧祇律》云:“病者,有四百四病:风病有百一,火病有百一,水病有百一,杂病有百一。”

关于疾病的成因,中医理论认为可分三种:1、外因:风、寒、暑、湿、燥、火等六淫;2、内因:喜、怒、忧、思、悲、恐、惊等七情;3、不内外因:包括饮食、意外事故、猛兽伤害等。这些道理,与《金光明经》所讲的三种致病因素 [1],基本上都可以对应。经中亦云:“四大诸根,衰损代谢,而得诸病。”

因此,中医、西医、藏医当中,对疾病的来源、本质及所生的痛苦,各有不同的描述和分析。而这些疾病,有的是前世害过众生、打过众生所致;有的是气节变化或四大紊乱而引起的。如果想要治疗,有些是可以治的,即通过医药、佛菩萨明咒便可治愈,而有些则很难彻底根除。

世界卫生组织曾公布:人类已知的疾病,大概有30000种。其中约有10000种,也就是三分之一的病,可以得到有效治疗。而其他大多数疾病,现代医学都束手无策。因此,现在许多人得了病以后,不管到什么医院、看什么医生、吃什么药,都不一定见效,这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即使你的病实在无法根治,也没必要特别苦恼,因为任何一个病的消失,都要观待远、近两种因缘。远因是你前世、前世的前世……乃至无数劫之前,以三毒所造的业,一直留存在阿赖耶上,并于今生以疾病的形式显发出来;近因即是风、胆、涎三者过多或过少,从而产生损恼身心的各种疾病。所以,一旦你四大不调而出现病苦,观察、思维因果关系非常重要,这就叫做修行。

有了这样的修行境界,无论你面对身体、心灵的痛苦,还是修法的违缘、生活的困苦,都可以安之若素。否则,完全依赖外在的力量,想以医疗、药物来断除痛苦,有时恐怕是办不到的。甚至,就算一心一意祈求诸佛菩萨加持,对业障深重者而言,也不一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就像佛陀在世时,对某些病入膏肓的患者,只能是作作加持而已,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办法了。当然,也有些具缘众生,通过佛菩萨或高僧大德的加持,最终病体得以痊愈,这种现象不在少数。所以,对不同的病情,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那么,人得病以后,究竟是怎样的情形呢?纵然是精力充沛、神采奕奕、精明强干的壮年人,一旦不幸染上疾患,也会像被石头击中的鸟雀一样身衰力竭,无精打采,甚至卧床不起,稍作运动也很困难。不要说大的疾病,就算是个小小的头痛、感冒、心脏不适、肝脏不舒服,也会让你什么力气和勇气都没有了。

最近我看望了一位大德,以前他身体很不错,但如今看了他的状况,确实觉得疾病太恐怖、太可怕了,这种感觉油然而生。在特别严重的疾病面前,除非是境界特别高的人,可以自在地将一切转为道用,否则,一般人的确很难面对。不过,纵然是有超胜境界的人,包括佛陀在内,显现上也会示现生老病死。所以,我们一定要懂得这些佛教真理,并从内心中真正有所感悟。

当一个人生病时,如果问他:“你哪里痛?”他可能连迅速回答的能力都没有,讲起话来也是有气无力、奄奄一息,似乎自己大限将至:“我好痛啊,已经不行了……”长期病魔缠身的人,每天睡觉时辗转反侧、夜不成眠,怎样躺卧也没有一个舒适的时候,而且觉得白天晚上都极其漫长,简直度日如年、生不如死。不过,有些人是太脆弱了,明明病得没那么严重,却喜欢添油加醋,弄得人心惶惶。这种人让他做事的话,他会借口身体不好,可是一旦让他吃饭,马上就睁开眼睛,生龙活虎地扑过去了。

关于病苦的描述,佛陀在经典中也讲了很多,我们对此理应有所认识。否则,如果没有学过这些,一旦你遭遇这种痛苦,势必很难面对。而只有通达了大乘教言,并从中获得真实利益,遇到病苦时才会游刃有余,对它有清醒的认识。因此,每个人要懂得人生到底是怎么样的,不然的话,连这一点都不懂,恐怕修行起来有一定困难。

在生病的时候,通常会食欲不振,不想吃、不想喝,虽有一百个不情愿,可万般无奈还是要服用又苦又涩的中药、藏药,并感受放血、针灸等痛苦。记得我在厦门治病时,天天都要做“小针刀”手术,用根小小的刺扎进脊椎里。每次一扎进去,好像插入了骨髓一样,我就“啊”一声,不得不叫。所以,每天我去治疗,都是自己一个人,不敢带熟人,生怕以后身体好了,人家还忘不掉我的胆小。后来在成都住院时,也做过多次这种手术。虽然自己很不情愿,但也没办法,为了早点好起来,甚至为了能多活一天,再不愿意也要做。因此,轮回完全是苦的本性。对于这个道理,每一个人应深深思维,并将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长期观修。只有这样,一旦病苦降临到了自己头上,到时才能坦然面对,甚至可以转为道用。

佛陀在《正法念处经》中讲过:“病苦害人命,病为死王使,众生受斯苦,此苦不可说。”确实,众生的病苦难以忍受,没得病时感觉不到,一旦不幸得了病,到医院里一看,自他都是苦不堪言。所以,对我们修行人而言,认识病苦的最佳场所就是医院。

那天我在成都的一家医院,看到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年人,非要让医生给他做手术。医生摇头拒绝道:“你现在体质特别差,最好不要做,还是回去休息吧。”但这个老人强烈抗议:“我一定要做!一定要活到90岁!”虽然我不是医生,只是个过路的,但看到他的身体状况,也觉得没有什么指望了。可是他自己却毫不自知,对自己身体的期望极大,非要永远地活下去。相比之下,我们修行人在这方面,的确比世间人强多了。

世间人在生病以后,想到死亡可能会突然来临,就心惊胆战、坐立不安。由于魔障、恶缘的牵制,以致在梦中甚至白天有许多迷乱现象,使得身心无法自主,那真是迷乱中的迷乱,也有人因此而自寻短见、自杀身亡的。其实人的病苦多种多样,也跟自己前世所造的业有关。假如你往昔打过众生的头,今生可能经常头痛,药石无效;倘若你曾伤害过众生的其他部位,这种果报现前时,自己身体相应的部位,也不得不承受这种痛苦。所以,《因果经》中说了,短命是杀害众生的果报 [2],多病则是伤害众生所致。

佛经中就讲过一个老比丘,他长期卧病,无人照顾,以至于污秽不堪,散发出阵阵恶臭。佛陀以神通观察到后,亲自带五百比丘前往他的住所。比丘们见他屋内污秽脏乱,个个掩鼻皱眉,希望尽速离开。而佛陀却请帝释天取来香汤,亲自为病比丘洗浴身体,细心呵护。

众人问佛为什么要这样做。佛陀告诉大家:“生病的众生非常可怜,要关心照顾他们,此举会有相当大的功德。另外,他也跟我前世有缘:昔日这位病比丘是一行刑者,常以鞭子重重鞭打犯人,令受刑者痛不欲生。当时我被人诬陷,受鞭刑之前以实情相告,请他手下留情,于是他网开一面,行刑时没让鞭子落到我身上。后来他命终之后,因生前作恶多端,堕入恶趣长劫受苦,如今即使转生为人,也常身患重病,饱受折磨……”

所以,我们趁现在活着时,一定要好好忏悔前世或今生殴打众生的罪业,否则的话,将来可能生生世世都会病不离身。现在有些人之所以是“药罐子”,吃多少中药、西药都不见好,肯定也跟前世业力是分不开的。

当然,因果虽说是自作自受,但患了重病的人还是很可怜。有些人得了麻风病、脑溢血,就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活着跟死了几乎没有两样,甚至还被逐出人群。1986年法王如意宝到藏地各处弘法时,在道孚就见到一群麻风病人,上师为他们做了一些佛事。当时我们看到,他们的状况跟死人没什么差别,只不过身体能动而已。

前不久,我还看了一本书,名叫《岁月》,作者是程向阳。尽管他只有初中文凭,却搜集了十多年的资料,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河南“艾滋村”遭受的惨痛悲剧,进行了真实记录。他在书中讲述了,他们村子有多少人染上艾滋病,包括他妻子和十七个直系亲属都被感染,甚至因此而死去……他描写得特别真实。后来我跟他通了电话,在交谈过程中,他再再强调,外人根本不了解村里的真实痛苦。当时我在参加“国际慈善论坛”,还遇到一个发心帮他们治疗的人,他们让我去看看。本来我也准备去,但后来时间特别紧,只能临时取消了。我让北京菩提学会的一些道友去那边帮帮他们,事后他们也去了。

因此,得了绝症、毫无希望的人,真的跟死人没有两样。但如果你是修行人,对此应该坦然面对。检查结果一出来,医生说:“哦,你不用吃药了,也不用住院了,回去吧!”或者:“没事没事,你什么病都没有。”那说明可能已是晚期了。所以,你拿到检查报告后,还是要看看医生的表情,如果他让你先回去,紧接着又让你家人过去,那可能是有点问题,你应该跟去偷听一下。(众笑)

总之,病情严重的患者,连生活都不能自理,而且暴躁易怒,动不动就大发雷霆,对别人的一切都看不顺眼,性格要比过去固执得多。此时就算有人肯照顾他,他也时常挑三拣四,甚至破口骂人。以前学院就有这样的病人,各班法师、各区管家安排人轮流照顾他,他却天天发脾气,许多道友都感觉不舒服,甚至生恶心而离开了。当然,作为护理者,对病人的行为应该理解,毕竟他们因四大不调,心情难免异常烦躁。不过,作为病人也不能太过分了,听说有个人要求每顿炒三四样菜,这对照顾她的人而言,还是有一定的困难。其实,你生病了,有人照顾就不错了,不应该要求太高,否则,护理的人都会生起厌离心,不能一如既往地耐心照料你。

对我们自己而言,平时如果得病了,应像噶当派的大德那样,发愿代受一切众生的病苦。对真正会修行的人来讲,得病其实是个好事,这样每天都有修行的机会,尤其是病得越厉害、痛得越强烈,观修得就越成功。反之,若是一般的凡夫人,得了病以后,可能只会给周围的人添麻烦,假如他一直卧床不起,总要人照顾,甚至会希望自己早点死了好,以免拖累家人。

综上所述,大家应当充分了解到:身为病人,时刻遭受着疾患折磨,身心上都痛苦万分。这一点,许多病人从自己的感受中更容易体会。你们若想进一步认识病苦,则可翻阅《正法念处经》、《宝鬘论》、《入行论》等经论,其中对此都有详细的描述。

庚四、死苦:

人到了临终之时,躺在病床上不能起身,见到饮食无动于衷,面对美景视若无睹,甚至听别人开玩笑也毫无反应,最多只是皮笑肉不笑应付一下:“是这样吗?好嘛,嘿嘿……”他们因遭受死亡的摧残,郁郁寡欢、闷闷不乐,即使以往再有胆识、再有力量,如今也已消失殆尽。等候在他们前面的,唯有迷乱显现。

我曾看过一篇文章,是名在校研究生写的。他说自己本是个乐观主义者,后来突然想到死亡问题,觉得自己死后就会永远消失,现在所拥有的快乐也会烟消云散,因而感到极为恐怖,整日萎靡不振。同时,他一想起自己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觉得他们迟早都会死,谁也无法超越这个规律。想到这些就很难过,但又无法停止这种念头,于是他到处询问:“在这个世界上,谁能帮我消除这种忧虑和痛苦?”

我倒是很想告诉他:“如果你学了佛法,就会明白人死后意识是不灭的,它依然会跟随你的善恶业报不断流转于轮回中。”当然,他也算是不错了,至少有勇气正视死亡,不像许多人一样讳疾忌医,提起死亡就马上转移话题。然遗憾的是,由于他没有接触过佛法,一旦真正面对死亡,肯定无力摆脱这种怖畏。

死亡大限来临之际,即使亲友在四周团团围绕,也不可能延缓自己的死期,此时气息分解的痛苦,唯有自己一人感受。《入行论》亦云:“临终弥留际,众亲虽围绕,命绝诸苦痛,唯吾一人受。”这时候不要说一般人,即便是拥有几千弟子的上师,或者几亿子民的国家总统,在离开世间时,也是独自感受死亡之苦,他人根本不可能代受。诚如《无量寿经》所形容的:“人在世间,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

不要说生死,就算是生病,别人想帮也帮不上忙。以前我在医院看到一些领导,他们条件很不错,住院时有许多特别豪华的轿车来送,可是一旦入了医院,只剩几个保镖帮他拿行李、拎包、背电脑,除此之外,谁也没办法代他感受病苦。生病尚且如此,死的时候更是这样了。纵然你拥有不可估量的财产、眷属,也无法带走一分一文、一人一仆,虽然对此难割难舍,但这些不可能随身而行。故《入行论》云:“魔使来执时,亲朋有何益?”死亡魔军来抓你时,就算你亲朋好友再多、再厉害,也起不到一丝作用。所以,我们在活着的时候,务必要尽量行持善法,不要去贪著毫无用处的亲友、地位、财产。

这些道理,大家在闻思时经常听得到,但法没有融入心的话,就会觉得这只是说说而已,并不会真正放在心上。只有到了临死的那一天,你才会恍然大悟,明白一切财产的确只能全留在世间,而那些亲友也帮不上忙,顶多只是在自己死后,他们伤心两三天,搞个仪式罢了,但随着你的身体化为乌有,他们的哀伤也就没有了。

我看过一个阿拉法特的纪录片,里面说他在生前非常风光,得过诺贝尔奖,并在世界各地获得许多和平奖。后来他在六十多岁时,娶了一个比自己年轻34岁的妻子。但婚后,妻子并不照顾他,只是一人在法国享受,过着挥金如土的生活。当他接近死亡时,妻子非要把他从阿拉伯迁到法国治疗,最终他死于法国一家医院里。从短片中看,他在临死的时候,周围的高级官员一个个束手无策,只有把他推进去抢救,灌氧气,护士们在他心脏上压一压,但最后仍然无力回天。

要知道,当死亡来临时,若是一个相信因果的人,忆及往日所造的恶业,定会痛心疾首,想到恶趣的苦难,又会异常恐惧。死亡这么突然地到来,令人措手不及,正如《地藏经》所云:“无常大鬼,不期而到。”想到来世的诸般痛苦,许多人只有在悔恨不已中,撒手人寰、往赴中阴。

不过,有些修行人比较不错。我以前也讲过,学院有个老喇嘛,他得了肝癌后,我送他去马尔康检查。医生一看结果,说是晚期了,已经不行了。虽然他不懂汉语,但看到医生的表情就明白了。他问我:“医生讲什么?”我说:“没事,不要紧,可能回去吃中药好一点。”他说:“不是吧?对我们修行人来讲,死也没什么,还是直接告诉我吧。”回来的路上,我还是没有告诉他,但他自己也猜到了。不过,他的反应跟普通人完全不同,一路上面不改色,情绪等各方面都很正常。如果是普通人得知这个消息,觉得生存的景象就这样化为泡影了,肯定伤心绝望、痛苦不堪。

尤其是罪孽深重的人,在弥留之际,忆起以前所造的罪业,此时一定害怕堕落恶趣。回想自己在自由自在时,没有修持对临终有利的正法,真是追悔莫及,禁不住手抓胸口,结果就在胸前留下深深的指印中完结了一生。曾经我就见过这样的人,他生前特别喜欢打猎,杀过的野兽不计其数。所以他在临死时恐惧异常,口里不断地喊着:“我杀过多少多少众生,它们就在这里向我索命……”我们在旁边听到这些,都觉得胆战心惊。

米拉日巴尊者说过:“若见罪人死亡时,为示因果善知识。”的确,罪业深重的人在临终时,是开示因果不虚的最好善知识。用不着上师天天给你讲《前行》、《百业经》,如果是有智慧的人,看到这些人死亡的恐怖,就可以深深体会到:人在活着的时候,不能造业太多了,否则,不说来世的恶趣之苦,就是今生临死时的痛苦也无法承受。

当他们奄奄一息时,恶趣的使者就已来到面前了,在他的迷乱显现中,会看到牛头马面等阎罗卒,所有景象十分恐怖,一切感受都唯生痛苦。此时身体的四大内收,呼吸窘迫,上气不接下气,肢体颤抖,意识迷乱,白眼上翻、直直不动,这时候说明他已离开了人间。旁边的亲友见此情景,会一边念“嗡嘛呢巴美吽”,一边呜呜地哭泣。

当然,我们每个人都要面对这种大苦,《正法念处经》云:“人为死所执,从此至他世,是死为大苦。”假如你有修行的境界,一旦四大隐没、迷乱显现时,会忆念起密法的中阴窍诀,很清楚四大隐没、意识融入的整个过程 [4]。由于生前对此已了解过、准备过,故当这些迷乱现象一一呈现时,有些人就能把握住机会,获得解脱。

打个比方说,有个非常老实的人要出远门,你托他捎一个口信,他会牢牢记在心里。同样,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前往另一世界时,曾经上师交待过的关键问题,自然而然会浮现出来。或者说,就像一个人乘火车去外地前,因为从未坐过火车,父母告诉他:“等会儿到了火车站,你怎么样买票,怎么样上车,上车后怎么样找座位……”提前都讲清楚后,到时这些逐一出现时,他就会想起父母的嘱咐。所以,我们在活着的时候,要铭记善知识所讲授的这些窍诀,若能如此,一旦死亡的各种景象出现,就可以一一认识,并行持相应的修法了。

面对死亡的修法,净土宗虽然也有殊胜的教言,但主要是观修阿弥陀佛,中阴窍诀讲得不太多。然而,众生的根基各不相同,现前的也不一定都是阿弥陀佛。相比之下,密宗有适合不同根基的各种中阴窍诀,若能生前对此有所认识,到时会有极大的帮助。否则,没有修过这些窍诀的人,随着阎罗使者到来,中阴境界全然呈现,那时无依无怙、孤苦伶仃,只能身不由己、赤手空拳地离开人世。

当然,大成就者则与此不同,他们生死是非常自在的。比如,后唐有位保福禅师,有一天他对众弟子说:“近来我感觉气力不继,想来大概时限已至。”弟子们听后,顿时躁动起来。有的说:“师父身体仍然很健康,请您不必多虑!”有的说:“为了教导我们,请您长久住世!”有的说:“您要加倍保重身体,常住世间为众生说法!”一时之间,寺中充满了喧哗之声。正在众说不一时,突然一位弟子说:“生也好,死也好,一切随缘由他去便好!”禅师听后哈哈大笑,满意地说:“我心里要讲的话,什么时候被你偷听去了?”说完便安详圆寂了。可见,成就者不受烦恼的束缚,死亡何时降临,都是无所畏惧的。

但作为凡夫人,我们谁也不能保证这种死亡今天不会临头。一旦死亡来临,除了正法以外,再没有其他可仰仗的对象了。因此,如颂云:“念法始从母胎生,初生之时忆死法。”我们对佛法必须要时时忆念、观修,而这种教育,最好是从母胎中开始。

现在社会很重视胎教,那什么是胎教呢?就是孩子入胎以后,母亲以自己的行为所实施的教育。现在大多数胎教,都是听些柔和的音乐、去些悦意的环境等,意义非常浅。其实真正有意义的胎教,应该是母亲在怀孕后,常去寺院、常做善事,这些外在的行善因缘,才会对胎儿有利。此外,孩子降生之后,还应从小培养他死亡无常的观念,并让他知道:对每一个人来说,不管是老是幼,死亡都可能突然降临,所以自己诞生到这个世界以后,必须要做善事、积福德,修持对命终有益的正法。

《杂阿含经》中也讲过:“老死之所坏,身及所受灭,唯有惠施福,为随己资粮。”衰老和死亡,定将毁坏我们的身体及所感受的一切,死时什么都带不走,唯有布施等功德才能相伴左右,成为前往后世的资粮。所以,佛陀在经典中常说,当我们死亡的时候,唯有功德才可以救护。寂天论师也曾感叹道:“唯福能救护,然我未曾修。”

不过这一点,现在世间人真的不懂,尤其是大城市里的人,整日忙于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耽搁了最有意义的修行。在他们眼里,最有意义的修行,无关紧要;而毫无意义的琐事,却视为一生至关重要的大事。他们从来不忆念死亡无常,一直在扶亲灭敌、醉生梦死中虚度时光,整日为了住宅、财产等奔波忙碌,为了亲戚朋友,以贪嗔痴蹉跎岁月、浪费光阴,实在令人感到遗憾!

《法句经》里有一个非常好的偈颂:“命欲日夜尽,及时可勤力,世间谛非常,莫惑堕冥中。”意即我们的生命在日夜灭尽,无常也在不断出现,故应抓住机会精进修行,认清世间的一切无有实义,不值得追求,千万不要被它迷惑,从冥入冥,堕入黑暗的深渊。

因此,现在大家有了闻法的机会,务必要明白善知识的开导比什么都重要。就像一个没上过学的孩子,倘若任其发展,可能他一生都是文盲,但如果有人送他去学校,对他来讲是最有意义的。同样,我们处在这个迷茫的世界中,不学佛的话,最终就会像文盲般地离开人间,可是如今遇到了佛法的光明,让我们懂得取舍,能辨别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此时为了生生世世的大安乐,一定要选择最有意义的事情。

若能如此,一旦我们面对死亡,反省一生时会觉得:“过去我虽然造了不少恶业,但在后半生中,还是修持过一些善法,该醒悟的时候已经醒悟了,所以现在离开也无所谓,什么时候走都很快乐。”这就是修行人的境界——对世间一切看得很淡,得也可以,失也可以,名声、地位都放得下。这样一来,当自己离开人间时,因为积累了许多解脱善法,对来世的去处也会胸有成竹、很有把握。

以上所讲的道理,大家应当反反复复地深思熟虑,这就是所谓的观修。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过,观修共同加行特别重要,希望每个人都牢记在心!

 

 

[1] 《金光明经·除病品》中,提到了三种致病的因素:1、四大诸根因素:人体本身的体质造成的问题。2、饮食时节因素:饮食造成的问题。3、四季时令因素:环境造成的问题。

[2]如《佛说善恶因果经》云:“短命者从杀生中来为人。”

[3]《法句譬喻经》云:“昔有一国,名曰贤提。时有长老比丘,长病委顿,羸瘦垢秽,在贤提精舍中卧,无瞻视者。佛将五百比丘往至其所,使诸比丘传共视之为作糜粥,而诸比丘闻其臭处,皆共贱之。佛使天帝释取汤水,佛以金刚之手,洗病比丘身体,地寻震动[火*霍]然大明莫不惊肃。国王臣民天龙鬼神无央数人,往到佛所稽首作礼,白佛言:佛为世尊,三界无比道德已备,云何屈意洗此病瘦垢秽比丘?佛告国王及众会者:如来所以出现于世,正为此穷厄无护者耳,供养病瘦沙门道士及诸贫穷孤独老人,其福无量所愿如意,譬五河流福来如是,功德渐满会当得道。王白佛言:今此比丘宿有何罪,困病积年疗治不差?佛告王曰:往昔有王名曰恶行,治政严暴,使一多力五百主令鞭人。五百假王威怒私作寒热,若欲鞭人责其价数,得物鞭轻,不得鞭重,举国患之。有一贤者为人所诬,应当得鞭,报五百言:吾是佛弟子,素无罪过,为人所抂,愿小垂恕。五百闻是佛弟子,轻手过鞭,无著身者。五百寿终堕地狱中,考掠万毒罪灭复出,堕畜生中恒被挝杖五百余世,罪毕为人常婴重病,痛不离身。尔时国王者,今调达是也;时五百者,今此病比丘是也;时贤者者,吾身是也。吾以前世为其所恕,鞭不著身,是故世尊躬为洗之。人作善恶,殃福随身,虽更生死,不可得免。”

[4] 详见《上师心滴》之《正行光明藏讲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