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57节课

第五十七节课

《前行》的“轮回过患”中,已分别宣说了六道的痛苦。昨天讲的是最后一个——天人之苦,其中引用了龙猛菩萨的教证,说明天人虽有暂时的快乐,但最终也要感受下堕之苦。

记得《杂譬喻经》中就有一则天人沦为旁生的公案:一次,佛陀与诸弟子外出乞食。途中道边有一头老母猪,带着一群小猪崽,共卧在充满秽物的脏坑里。佛陀见后不禁微笑,然后齿间放光,光绕佛三匝后,融入佛的胸间。阿难见佛陀突然微笑,忙上前请问其意。(佛陀不像我们,无缘无故傻笑,又无缘无故痛哭。佛陀悲伤也好、欢喜也好,都是有原因的。)

佛陀告诉阿难及诸比丘:过去无量劫前有一个富翁,膝下无子,只有一女,此女生得庄严秀丽,且聪颖明慧,父母甚为疼爱。她长大后,不像世间的女人,只耽著吃喝玩乐、感情地位,而是一直观察生活的本相,沉思轮回之事。后来她向父母提出一个问题:“一切驶水流,世间苦乐事,本从何处出?何时当休息?”意思是,世间万法如水流般瞬间即逝、无常变迁,那痛苦和快乐最初从什么地方产生?最后什么时候才能止息?父母听了这样的偈语,很佩服女儿的聪明才智,但对她的问题,却无法回答。

由于疑问没有解决,此女整天闷闷不乐,愁眉不展。父母见女儿如此忧愁,便为她广设供养,请来各地的婆罗门及智者长老,并盛满一盘七宝,宣布谁能回答就送给他。

当时有个人长相端正,却少有智慧,但因贪得那些珠宝,就不顾一切地说:“我能回答。”此女于是重说偈言:“一切驶水流,世间苦乐事,本从何处出?何时当休息?”那人根本不了解此偈含义,就胡乱说道:“一切都是空无所有的。”此女依之思维,当下即得无所有定,便说:“这位真是大师,让我受益匪浅!”后来,她命终后生于无色界的无所有处,四十劫中一直住于这种禅定,天福享尽之后,下堕投生为这头老母猪。

当时也是她福报不够,没有遇到真正的善知识,假如有明师指点,当下即可证道,获得解脱。然而,虽然她修习禅定,却缺乏智慧,禅定的果报终了以后,还是堕入了恶趣。 [1]

可见,遇到善知识真的特别重要。否则,只是遇到一位普通智者,给你讲些世间的空性及禅修方法,即使当时感觉不错,以为这是真正的解脱道,但结果仍会变成旁生之因,没有多大意义。

因此,通过这个道理,大家应该明白:若想获得解脱,一定要听闻空性、证达空性。现在有些法师给别人讲法时,要么只讲《弟子规》、《千字文》等国学内容,要么只宣扬简单的人天福报,让人多放生、吃素、拜佛、念经,对空性法门却只字不提,这样的话,不可能令众生超离三界轮回。甚至还有人修持世间的瑜伽、禅定,虽说这可暂时止息一些分别念,但能不能让你永远从轮回中得到解脱呢?特别困难。因为你即使转生天界,终究还是在流转。马鸣菩萨在《佛所行赞》中也说:“生死五道轮,犹众星旋转,诸天亦迁变,人中岂得常?”意即五道 [2]众生的生死轮回,犹如群星在虚空中旋转,就算是福报再大的天人也会堕落,那么人间众生岂能长存?

所以,对包括天界在内的轮回,我们应从内心中生起出离心。世间上有些宗教引导人们往生天界,认为天界是最高的境界。尽管暂时这样发愿也未尝不可,但不能把它当成究竟的解脱。如今许多人只提倡十善,这不过是在修人天乘,即使你来世转生欲界天、色界天乃至无色界天,终究也还是要下堕。就像山上滚落的大石头,最后必定会落到地上,中间不可能停下来的。同样,只要你是凡夫人,烦恼障、所知障没以空性的智慧火烧毁,那么一旦因缘具足,就像种子在水土、阳光等滋润下会发芽一样,业力种子被我执、烦恼之水灌溉后,也会自然生长,让我们在轮回中不断流转,永不得超离。

因此,在座的道友要时时刻刻希求解脱。而解脱的唯一办法,就是要先生起出离心,放下对轮回的贪执和向往,发誓今生舍弃“头盖”以后,再也不来世间了。就好像一个人掉在不净粪坑里,出来后再也不愿意进去一样,我们对轮回也要有这种厌离心。

当然,这方面的最好典范,即是华智仁波切的上师如来芽尊者。他对轮回中的名声、财产、富贵,从未产生过一刹那的羡慕。如果我们也能有这样的智慧,解脱就有希望了。不然,很多人学习佛法只是一种形象,行为也只停留在表面上,如此不可能斩断轮回的根本。

 

下面开始讲今天的内容:

通过上述道理不难看出,三善趣也好、三恶趣也好,不管是投生在六道中哪一处,都离不开痛苦的本性,超不出痛苦的范围,自始至终被痛苦萦绕着,就像处于时时焚烧的火坑、被罗刹女啖食的罗刹洲、令人窒息的漩涡、锐利武器的刃锋、充满肮脏物的不净室中一样,根本不会有丝毫安乐的机会。

《佛所行赞》亦云:“犹毒蛇同居,何有须臾欢?明人见世间,如盛火围绕。”身处轮回中的众生,如同跟毒蛇同居般,不会有一刹那的快乐。明眼人看这个世间,好似被熊熊烈火所围绕,绝不可能有安乐可言,完全处于痛苦、恐怖之中。所以,有智慧的人谁不想早日摆脱生老病死,远离这个轮回?

关于轮回的痛苦,《念处经》总结道:“地狱有情受狱火,饿鬼感受饥饿苦,旁生感受互食苦,人间感受短命苦,非天感受争斗苦,天境感受放逸苦。轮回犹如针之尖,何时何地皆无乐。”地狱众生感受寒热之苦,饿鬼遭受饥渴之苦,旁生感受愚昧无知、被人役用、互相啖食之苦,人类不能避免生老病死及三大根本苦,非天饱受争斗之苦,天界感受放逸懈怠之苦。总之,整个轮回犹如住于针尖上一样,不可能有瞬间的安乐,恒时被痛苦的波涛所淹没。

弥勒菩萨也说过:“五趣之中无安乐,不净室中无妙香。”五趣中毫无安乐,就像不净室中没有丝毫妙香一样。莲花生大士亦云:“佛说轮回如针尖,永远无有安乐时,稍许安乐亦变苦。”佛陀在有关经典中说,轮回就像针尖一样,永远没有安乐之时,即使偶尔显现一点点安乐,也是变苦或行苦的本性,很快就会变成痛苦。所以,《贤愚经》中言:“一切无常,生者皆终,三界皆苦,谁得安者?”

且不论看不见的天人之苦,仅仅是我们正在生活的人间,有时看到发生各种灾难,对轮回也不得不产生厌离心。不说多年前的灾难,仅仅是最近几个月,天灾人祸也层出不穷。比如前不久西南出现大旱,遍及云南、贵州、四川等五省,导致超过5000万人——也就是半亿人受灾。许多人没有水喝,无数动物缺水而亡,大家想尽办法缓解灾情,但听说挖了1000口井,最多只有20口井里有点水,可以说是杯水车薪。而且干旱的面积越来越广,旱情逐渐蔓延至其他省市。此外,3月28日的江西矿难中,有153人被困井下。如今部分人已安全脱险,部分遇难者的尸体已被发现,但还有一部分人仍下落不明,正在搜寻当中。

从全世界来看,现如今也是灾难频频。最近震惊中外的一则报道是:4月10日波兰总统专机坠毁,致使总统夫妇、央行行长、外交部副部长、武装力量总参谋长、陆军司令、空军司令、特种部队司令、海军副司令等96人遇难。事后人们评论时说,失事的这架飞机已使用26年了,波兰政府先前多次讨论更换新飞机,但因受限于《波兰公共基金法》,总统也无权更换。虽说前年、去年讨论过此事,但始终没有通过,只是前几个月对该飞机进行过大修。发生这起事件后,据说波兰政府决定立法:今后不能有许多重要官员一起乘机,否则,一旦遭遇不测,整个国家将处于瘫痪。

还有,今天早上7点49分,青海玉树州结古镇发生了7.1级地震,到目前为止,已造成400多人死亡,上万人受伤。而且受地震影响,当地通讯大部分中断,很难与那边取得联系。如今搜救工作正在展开,预计遇难人数将日益增多。今天下课后,我们僧众要为那些遇难者念观音心咒和阿弥陀佛名号。希望以后听到这节课的道友,也能为他们念这些心咒、佛号,祈祷依靠观世音菩萨和阿弥陀佛的加持,令其早日离苦得乐——这些人真的很可怜,突然就遭受灭顶之灾,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网上很多人传言,现在各种灾难此起彼伏,可能是世界末日的“前兆”。但我觉得,这也有点言过其实了。实际上这些灾难的出现,应该是有原因的。人类到了21世纪,外在物质发展日新月异,比以往任何时代都好,但人的欲望贪婪无有止境,杀害众生的量也触目惊心。我去青海那边放生时,当地人杀牛宰羊不像以前那样,只用手工的方式杀一两头,而是完全使用先进机器,几百头动物瞬间就离开了人间。所以,当人们的欲望越来越强盛时,种种灾难不断发生在所难免。

因此,从各方面来想,不说肉眼看不见的天界和非天,仅仅是我们耳闻目睹的很多事例,从中也可以发现:这个轮回没有真正的快乐,就算偶尔有一点,也像绿叶上的露珠般,瞬间即会破灭。明白这个道理后,大家应生起真实的出离心,好好思索诸如此类的教言,心里默默地想:在这个生死流转的轮回中,上至三有之顶非非想天 [3],下到无间地狱,不管是转生在任何地方,既没有少许安乐,也没有丝毫实义。(如果没有得到解脱,整天为了生活而忙碌,那有什么意义呢?)我们务必要彻底断除对轮回的贪执,就像有胆病的人见到油腻食物一样,不生向往希求之心。

当然,对于轮回的这些痛苦,绝不能只限于表面听听。现在许多法师和居士都会说“轮回是苦海”,一般世间人也常讲“人生皆苦、五蕴皆空”,但他们对轮回到底有没有厌离心呢?这一点非常关键!我们作为修行人,务必要从内心深处去体会这些痛苦,明白轮回没有实义,对此要达到坚信不移的程度,并发愿来世千万不要再堕入轮回。

否则,如果再来轮回的话,不要说凡夫人,即便是圣者菩萨,也会染上一分痛苦。昔日很多菩萨都说:只要来到这个世间,不管怎么样,都会感受痛苦。例如噶陀派的帕丹巴德夏,在圆寂时坦言自己是八地菩萨,但从传记中看,他显现上在世间也受了不少苦。圣者尚且如此,我们凡夫人更不用说了。这就好比一个人入了监狱,别人再怎么说情,都会被狱警打的。前段时间,我家乡有些年轻小伙子打架,被抓时搞关系来找我,我就跟有关领导说了一下,他们答应只拘留15天,期间绝对不会打。前两天他们刚刚出来了,我问:“你们被打没有?”“哎哟,进了那里面,哪个会不挨打呀!打了打了,那些人坏得很!”同样,我们只要沉溺在轮回中,也定会感受无尽的痛苦,上至天界、下至地狱,都没有真正的快乐可言。即使有些人表面上很开心、很快乐,那也只是不显露而已,实际上在他内心深处,还是有诉不尽、道不完的烦恼和苦楚。

所以,我们生起出离心非常重要,若能对轮回痛苦深信不疑,没有必要刻意提防恶业、欢喜善法,自然就会断恶行善。有些人喜欢在人前装模作样,假装禅修、念经、行持善法,但在人后肆意妄为,所作所为耽著今生,这就是没有出离心的表现。如果真有了出离心,你肯定每天都会精进,不会睡懒觉。尤其是一些佛教徒,行善力量极其薄弱,磕几个头就累得不得了,这是为什么呢?就是自己出离心不够。假如出离心够了,行持善法对他来讲是不得不做的一件大事,自然而然就会去做的!

 

举个例子来说,《大宝积经》、《佛本行集经》中都有难陀出家的公案,故事情节虽略有不同,但都告诉我们一个问题:若对轮回没有出离心,纵然是出家修行、持戒,也只是一种形象而已。

故事内容是这样的:在很久以前,世尊的弟弟难陀,娶班扎日嘎 [4]为妻,两人感情非常好,发誓终生厮守,不愿意出家。有一次,佛陀知道度化他的因缘已成熟,就带着阿难到城中化缘,顺便去了难陀家,正好遇到他在给妻子化妆。难陀远远看到佛陀走来,赶紧起座下楼,接过佛陀的钵盂,盛上蜂蜜供养佛陀。但佛陀不接钵盂,转身走了。难陀又把钵盂给阿难,阿难也不接,说:“你从谁那儿拿来的,就还给谁。”难陀无奈,只好端着钵盂,准备跟佛陀去。班扎日嘎看到后,大声问:“难陀,你要去哪儿?”难陀说:“我把这个钵盂还给佛陀,送了就回来。”“快去快回,我的妆还没有干之前,你必须给我回来。”

到了精舍,难陀把钵盂交给一位比丘,就准备告辞回去。佛陀叫住他,宣说了五欲的过患,劝他出家。难陀虽然很不乐意,但由于佛陀因地行菩萨道时,对父母师长的话从无违逆,故感得难陀无法拒绝,只好不情愿地答应了。

佛陀让一个理发师来为他剃度。难陀不肯,挥舞拳头要打人,说:“谁敢剃我的头发,我就跟他拼命!”这时,佛陀对他说了一声“善来”,难陀须发自落,就现出比丘相了。也有经中说,佛陀亲自来到他身边,他因害怕佛陀,不敢反抗,不得不让理发师剃发。但不管怎么样,难陀总算出家了。

难陀天生福报很大,具有三十种大丈夫相,跟佛陀只差两相。他出家以后,觉得佛陀非常庄严,就把自己的袈裟做得和佛陀的一模一样。当他穿上袈裟,好多比丘从远处看,都把他当成佛陀,走近一看才发现不是。于是比丘们都有意见,就去告诉佛陀。佛陀制定:从今以后,不可以和佛陀穿一样的袈裟。

此后有一天,难陀穿上光鲜的衣服,涂上眼霜,脚穿皮鞋,左手撑伞,右手持钵,准备外出乞食。比丘们见了,又告诉佛陀:“像难陀那样的出家人不庄严。”于是佛陀规定:出家人要穿粪扫衣,行乞时不能撑伞、穿皮鞋、涂眼霜等。

虽说佛陀不允许再穿光鲜的衣服等,但难陀仍忘不了王宫里的享乐,还想着家中的美丽妻子。他一有空,就用瓦片和木板画妻子的形象,整天盯着画像度日。比丘们见后很不高兴,又向佛陀报告。佛陀召集难陀和比丘们,说:从今以后,不得绘画、观看女人的形象。

后来有一天,轮到难陀守护寺舍,他暗自高兴:“今天终于可以回家了。等佛陀外出化缘以后,我就立即回家看妻子!”佛陀知道他的想法,就跟他说:“你如果要出门,就先把所有的房门关好。”

佛陀和眷属离开之后,难陀想:“我还是为佛陀和僧众扫好地、打好洗澡水,然后再回家。”于是他立时动手打扫。谁知这边刚扫完,那边就出现灰尘了,一直耽误很长时间。澡瓶也是刚把一瓶盛好,另一瓶又打翻了,总不能把水盛满。难陀想:“算了,让他们回来后,自己弄吧。但我离开之前,要把僧房的门窗关上。”可他刚关好这一扇窗,那一扇窗又开了;刚关好这一间的门,那一间的门又开了……后来他想:“既然关不了,就不关了。即使僧众的东西丢了,我也有很多钱,我来赔吧!”

难陀想好后,立即走出僧房,准备回家。但他转念一想:“佛陀必定从大路来,那我就走小路吧。”佛陀知道他的心意,故意从小路回来。难陀从远处看到佛陀,急忙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哪知佛陀以神通让大树慢慢飞到空中,难陀一下子就露出来了。佛陀见到难陀后,把他带回了精舍。

还有一次,他又想溜之大吉,迎面见到佛陀,赶紧躲到山上的岩石后面。佛陀以神通将山石化为平地,他又露出来了,佛陀又把他带了回去。

经过这两次折腾,难陀对妻子的贪心还没有退减,尽管身已出家,可仍不学律仪,对佛法也不起欣乐之心,天天想着舍戒回家。佛陀知道他的想法后,依靠神变把他带到雪山(香醉山)上,指着那里的一只盲眼母猿,问他:“这只盲猿与你妻子班扎日嘎比起来,谁更美?”难陀回答:“当然是我妻子美,这盲猿不及她百千分之一,二者怎可相提并论?”佛陀又问:“你愿不愿意去天界看看?”难陀高兴地说:“愿意。”佛陀就让他拉着自己的法衣,一下子腾空到三十三天。

到了那里,佛陀悠然坐于一处,让难陀自己随便走走。于是难陀四处游览,观看一个个天宫。他发现所有天子都在各自的无量殿中,被成群天女围绕,享受着不可思议的安乐受用。只有一座无量宫殿有五百天女,却没有一个天子。难陀感到奇怪,前去询问原因。天女们回答:“在人间,世尊的弟弟难陀守持戒律,他将来会从人间转生天界,这是为他预备的无量宫殿。”

难陀一听,高兴坏了,忙说:“我就是难陀啊!既然已经来了,我就不走了。”说完想进入天宫。天女们说:“你的戒律还没圆满,不能呆在这里。你先回人间,命终后才可以来。”(要想转生天界,必须有长期持戒等功夫,这次他是依靠佛陀神变力来的,不可能长久呆在那里。就像有些旅游的人,进了寺院就想出家,但这是不现实的,还是要回去办理有关手续。)

难陀虽被拒绝,但仍满心欢喜,回到了佛陀身边。佛陀问:“你看到天境了吧?”他回答:“看到了。”佛陀又问:“天女与你妻子相比,谁更美?”他答道:“众天女美。相比之下,班扎日嘎简直就成了盲眼母猿,实在有天壤之别。”

返回人间以后,难陀就对妻子生起了厌离心,开始自觉守持清净戒律。佛陀告诉众比丘:“难陀出家只为得到善趣果报,你们是为了获得涅槃安乐,你们走的路完全不同,所以不要和难陀讲话,不要与他畅所欲言,不要与他同座而坐,不要与他同竿晾衣,不要与他一起诵经,不要将水瓶、钵盂与他的同置一处。”所有的比丘听后,都依教奉行。

难陀见僧众们不理他,非常苦恼。他想:“其他比丘舍弃了我,但阿难是我弟弟,应该慈爱我吧。”于是他到阿难跟前。阿难正在缝衣服,一见到他,也像其他比丘一样,从座位上起身便走。难陀追着问:“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阿难一五一十地告诉他,说这是佛陀的教导。他才知道原来是佛陀教他们不要理睬自己,心里十分悲伤。

(僧众不理他,也是因他发心不清净。他以前贪著人间的美女,现在又贪天上的美女,贪心一直特别大。就像有些律典所说,在佛陀的弟子中,嗔心最大的是指鬘王,贪心最大的是难陀,但他们最终都证得阿罗汉果。其实对凡夫人来说,贪心确实是个大问题。有个居士就跟我说:“我其他方面都很好,就是感情放不下,感情始终在毁坏我,我特别恨这个感情!”)

这时,佛陀来问他:“难陀,你想不想去地狱看看?”他百无聊赖之下,回答说:“想。”佛陀又让他拉着自己的法衣,依靠神变把他带到了地狱,并让他自己去看。难陀见到地狱众生被砍杀、煎煮、扔进器皿中捣碎,特别害怕。最后他在一处看见一口空锅,下面燃烧着熊熊烈火,许多狱卒围绕在旁,他禁不住地问:“锅里为什么没有众生?”狱卒告诉他:“我们在等一个人。”他问:“等谁啊?”答言:“世尊的弟弟难陀。他为获得天人的安乐而守持戒律,将来转生天界享受安乐,但当善果穷尽以后,就会堕落到这里。”

难陀听后,惊恐万分,拔腿就往回跑。但狱卒认出了他,把他拦下:“你现在已经来了,就留下吧。”他忙说:“不行不行,我还要返回人间。”然后拼命跑到佛陀身边。(在天界,他很想直接呆,但呆不住。在地狱,狱卒们欢迎他提前来,他又吓跑了。)

佛陀问他:“你看见地狱的情况了?”他心有余悸地说:“看见了。”佛陀说:“你觉得怎么样?”“太恐怖了,我回去以后,再也不为人天福报而守戒了。”

从此,难陀深刻意识到即便上升天堂,最终也会堕入恶趣,善趣果报同样无有实义,不管在三界轮回哪一处,都没有真实的快乐,因而生起了真实无伪的出离心。

其实这个公案内容很深,每个人一定要懂得这样的道理。很多人刚出家受戒时,不一定有出离心,尤其是以前没闻思过的,出家也许只为了获得快乐。包括我最初出家时,只觉得出家人很清净庄严,根本没想过什么三界轮回,甚至还有人出家是为了转生天界。那么,出家人若没有出离心,受戒时能不能得到戒体呢?按有些律师的说法,应该能。为什么呢?因为难陀最初出家也没有出离心,只是迫于佛陀的威严,即使到了中间,持戒也是为求生天界,直到最后才生起坚固的出离心,但尽管如此,也没人不承认他的戒体。正因为他亲眼目睹了地狱,所以清规戒律一尘不染,细微的学处也从未违犯过。因此,佛陀说:“在我的教法中,难陀护持根门第一 [5]。”

原来他是贪心第一,但看到地狱的状况之后,从根本上改变过来了。很多道友也是如此,以前在家时烦恼炽盛,但出了家以后,不管心态还是行为,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烦恼也自然息灭,这就是佛法的威力。尽管这个谁都可以得到,但若不知三界皆苦之理,恐怕也没有这种能力。

不过,作为圣者来说,了解这一点很容易。正如佛陀在《过去现在因果经》中说:“菩萨以天眼力,观察五道,起大悲心,而自思维:三界之中,无有一乐。”然而,许多人对此并不了知,就像酒醉的人一样,反而把疯狂当作快乐。如《大般若经》云:“愚夫贪著,处在六趣,生死火宅,不知出离。”在智者眼里,轮回就像火宅、漩涡、兵器林,见了就不愿呆下去,但凡夫人因为贪著一切,虽身处轮回的火宅中,却把它当作花园,认为这是快乐之所,一味耽著、不想舍离。

所以,通过这次学习《前行》,希望大家能发自内心地看破世间,真正做到看破、放下、自在。看破什么呢?就是看破今生和来世。如果你把今世看破了,却希求来世转生天界,或成为更漂亮、更富贵的人,那还是没有意义。因此,我们要像《三主要道论》中所说 [6]:修人身难得、寿命无常,以看破今生;修轮回痛苦、因果不虚,以看破来世。只有看破了今生和来世,才有机会生起出离心。有了出离心,修什么法都很容易。

然而,现在城市里的很多人,学佛不是想出离,而是求保佑。听说有个领导在佛前放一百块钱,就不停地念叨:“佛陀您一定要保佑我,我今天供养一百块,您要记住啊!无论我到哪里去,您都要时时看着我,如果我路上有些不平安的东西,您一定要给我扫除啊!”这样的人有没有出离心呢?肯定没有。他拜佛只求升官发财、平安快乐,甚至保佑自己贪污成功,不被发现——敢不敢这样说呢?应该是啊,现在腐败现象比较严重。

所以,发心出离轮回非常重要,但大多数世间人,对此麻木不仁、毫无感觉。甚至一些佛教徒,学佛也只流于表面,从来没有深入过,不说大圆满、大中观,就算是共同加行中的轮回痛苦,他们也一点感觉都没有。然而,这种人却常喜欢夸夸其谈,甚至把自己当成佛陀,做一朵莲花坐在上面,就觉得已经成佛了。在他们眼里,佛菩萨相当于成功的企业家或富翁,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功德可言。但我们作为深入佛法的人,一定要对佛陀有信心、对轮回有出离心、对众生有大悲心,在这样的框架内,修行才会有希望。否则,只是理论上了解一下,离真正的佛道还比较遥远。

总之,这些重要问题,口头上再会说也没用,关键是要扪心自问:看自己到底想不想解脱?如果你通过难陀的公案,最终定下修学的目标,那无论出家还是在家,都会明白只有超离三界才是永恒的安乐。《释门归敬仪》中也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三界皆苦,无可乐者。”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圣尊就是佛陀,“轮回皆苦、毫无安乐”的真理,也只有佛陀才宣说了,除此之外,其他任何宗教的教主,或者梵天、婆罗门都没有指出。因此,这个道理极为甚深,除了有缘者以外,其他人一般很难接受。

 

 

[1] 《杂譬喻经》云:“此女本说偈问时,若遇明师,即可得道。此女虽行禅定,无有智慧,定报既终,还堕恶道也。”

[2]五道:天人、非天合为一道,再加上三恶道和人类。

[3]非非想天:非想非非想天的简称。无色界的最高处。

[4] 班扎日嘎:又名白莲花、孙陀罗。

[5]护持根门第一:即持戒第一。

[6]《三主要道论》云:“人身难得寿无常,修此可断今生执,无欺业果轮回苦,修此可断后世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