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59节课

第五十九节课

 

四、因果不虚

 

首先,作者顶礼如来芽尊者为主的根本上师:

  取舍善恶因果依教行,行为依照九乘次第上,

  真知灼见于何皆不贪,无等上师足下我敬礼。

他上师是怎样的成就者呢?

“取舍善恶因果依教行”:在取舍善恶因果方面,非常小心谨慎,连一点一滴违背因果之事也不会做,全部按照诸佛菩萨、印藏大德的教言去如理行持。

“行为依照九乘次第上”:行为从声闻乘开始,依照九乘次第 [1]一步一步而上。不像现在有些人,自己在见解上一无所知,行为上却不知取舍、无恶不作。

“真知灼见于何皆不贪”:见解上,已照见了万法在胜义中远离一切戏论,世俗中如梦如幻、无有实质的真理。

“无等上师足下我敬礼”:在如此见修行不脱离、无与伦比、超凡入圣的无等上师足下,作者以感恩戴德之心,三门恭敬地顶礼。

大家也应该想到,我们今生遇到了法王如意宝为主的很多大德,他们虽然见解犹如虚空,但行为却细致取舍,在这些如佛般的上师面前,我们得到了许多取舍因果的正见,所以一定要忆念传承上师的恩德。若没有他们的言教开示,我们相续会跟普通人一模一样,甚至还会造下弥天大罪,前途是无边的黑暗和痛苦。而如今在善知识的指引下,我们懂得了取舍因果的基本道理,这是值得欣喜的事情。想起这些恩德,大家也应发自内心向传承上师恭敬顶礼。

丙四(因果不虚)分三:一、所断之不善业;二、应行之善业;三、一切为业之自性。

总的来讲,学习此引导文,可让我们了解一切法均不离善恶业。

前面讲“人身难得”时,阐述了学佛的人身得来不易,若没有这个正见,就不会去修行;“寿命无常”则教诫我们,如珍宝般的人身不可能长期存留,它将因无常而毁坏,所以修法要有紧迫感;“轮回过患”揭示了三界轮回犹如火宅,修行当以出离心摄持,不能只求人天福报等暂时利益,必须要超出三界轮回;而这个引导文“因果不虚”,则要说明的是,众生随善恶业而流转轮回,不可能不受因果束缚,想什么就做什么,只有遵循善知识言教行持善法,将来才会得到快乐,否则,前方永远是一片黑暗和痛苦,所以要谨慎取舍因果。

以上这几个引导文的重要性,大家一定要清楚。尤其是“因果不虚”,对修行人来讲非常关键。末法时代,很多人自认为是佛教徒,皈依了,也穿上袈裟了,但实际上他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行,足以暴露其内心的丑恶。这种人连“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基本道理都不承认,即使口头上承认,行为上也表里不一,只是形象上扮演个角色而已。这样到底有没有必要?你们理应值得深思。

在这个世间上,任何众生都不愿受苦,而渴望快乐,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追求。不管动物还是人类,来到这个世间,从有感知的那天起,都在向往美好与快乐。既然百分之百的众生都希求快乐,就应寻找快乐的因缘。这种因缘,完全要靠自己创造,并非依赖国王大臣、世间尊主施舍,否则,自己再勤奋努力也没有意义。那什么是快乐的因缘呢?就是做善事,如果不行善而去造恶,自然而然会招来痛苦。《正法念处经》云:“汝自作恶业,汝如是自食,非此人作业,余人受果报。”意思是说,你造了恶业,就要自食其果,并不是这人造了业,而让另一个人承受果报。因此,我们务必要深信因果。其实修行人的唯一标志,就是相不相信因果。如果你不信,表面上再装成什么样子,也不过是在虚假的骷髅上套个面具而已,内在并没有真正的实质。

所以,众生转生到轮回的善趣、恶趣,皆以各自的善恶业为因。轮回是由业力所生、业果所成,上升善趣或下堕恶趣,并不像外道所讲的那样,由造物主上帝(帝释天)、自在天、遍入天主宰;也不像顺世外道和无神论所言,痛苦和快乐皆由偶尔的因缘所生。《心地观经》云:“诸法无不因缘成,若无因缘无诸法……无因无果大邪见,不知罪福生妄计。”诸法无一不是因缘而生,如果没有因缘,就不会有外在的形形色色,以及内心的喜怒哀乐。假如认为一切均从偶尔的因缘中出生,无善无恶、无因无果,连福德和罪业都不承认,这是非常可怕的大邪见。

要知道,因果是不虚存在的,只要播了种子,因缘聚合时,果实一定会成熟。同样,只要造了恶业,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将来终有一天,必定要感受无边痛苦,这是毫无疑问的。然而,真正懂得这一点的人,如今可谓寥若晨星。尤其是善知识若不作引导,甚至他自己都没有任何正见,弟子们又如何明白这些道理?就像一个大瓶子里没什么东西,倒给小瓶子的话,小瓶子也照样是空的。所以,传法者倘若自欺欺人,对自他不可能有真实利益。现在许多人互相传法、学法,成了一种表面形象,不重视因果的很多言行,常在众人面前表露无遗。我们作为修行人,若想真正得到解脱,务必要随时观察善恶因果规律,悉心毕力止恶行善。

当然,取舍因果虽说相当重要,但对有邪见的人来说,我磨破嘴皮讲了多少次,对他们也不一定有利,甚至还会成为增长烦恼的因。只有善根比较深厚的有缘者,稍微提醒他一下,才有可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丁一(所断之不善业)分三:一、身恶业;二、语恶业;三、意恶业;四、十不善业之果。

戊一(身恶业)分三:一、杀生;二、不与取;三、邪淫。

关于十不善业,前不久在《藏传净土法》中讲过,此处又作再次介绍。这个问题很关键,并不是听过一次、学过一次就可以了,只有反复学习这些甚深窍诀,稍有善根的人才会切实为自己考虑。

我们且不说饶益众生,单单是为自己的利益,也要注意取舍因果。有些人常口出狂言:“下地狱就下吧!反正是我下地狱,跟你们又没关系。”这种持有邪见的人,内心刚强难化,对一切都无所谓。他们即使学了佛,也只是懂些口头禅而已,一旦造了罪业,根本没有惭愧心,见别人造功德,也从未有一念随喜。在当今时代,这样的恶劣众生比比皆是。

己一、杀生:

十不善业中,杀生最重,故首先讲杀生。

所谓杀生,就是针对某某人或某某旁生等,怀着想杀的动机而断其命根。这其中包含了四个支分:一、基:无误了知所杀的对境——人或动物;二、意乐:认清对境之后,怀着嗔心等烦恼想杀他(它);三、加行:通过一定的手段加以杀害;四、究竟:最后断绝了对方命根。此时,杀生的所有支分才算圆满。由此也可推知,如果你想杀甲,结果却误杀了乙,虽然这是有罪业,但并未圆满杀生的支分。

大家都知道,杀生的罪业特别大,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众生最爱惜自己的生命,为了维护生命,甚至愿受各种痛苦。《大智度论》云:“世间中惜命为第一。何以知之?一切世人,甘受刑罚、刑残、考掠以护寿命。”比如,一个人只要能活下来,就算砍掉一只脚、一只手,也会心甘情愿。明白这个道理后,我们就知道为什么杀生的罪业非常大、杀生的果报极其可怕了。

《佛说分别善恶所起经》讲过 [2],不管是杀任何众生,都会感得五种苦果:一、生生世世短命;二、常遭受恐怖之事;三、仇敌比较多;四、死后堕地狱受苦;五、从地狱中出来,得人身也是短命多病。所以,现在很多人时常感受怖畏,怨敌特别多,自己也有种种不顺,这都跟前世杀生有一定关系。

在我们藏地,常听人说:“虽然我修行不好,但这一辈子从未故意杀过生,这就是我获得人身最有意义的事情。”有些道友也是如此,皈依佛门或出家后,不可能去亲自杀生,就算你平时修行不精进、很懈怠,偶尔还造了一些业,但最重要的是,下半生不会再杀生了。仅仅是这一个功德,你获得人身也有意义了。

因此,了知杀生的严重性极为重要。当今时代的许多人,根本不把杀生当一回事,他们觉得人吃老虎理所当然,但老虎吃人就不应该,一旦听说某某动物园的猛兽吃了人,各大新闻媒体就会纷纷报道,把这当作天下奇谈。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吃众生,众生吃我们也很正常,每个有情的生命都同等珍贵,只不过我们会说话,它们不会说人话而已。

关于杀生,实际上有许多种类。诸如:

一、将士们奔赴沙场,奋勇杀敌,是在嗔心的推动下杀生。

二、贪图享用野兽肉、穿戴野兽皮而令其丧命,是由贪心的驱使杀生。

现在,这样的杀生占大多数。很多人天天离不开肉,为了满足他们的需求,菜市场、肉联厂等日日杀生。这样的杀业,令世界变得越来越可怕了,天灾人祸层出不穷、频频发生,今天地震、明天海啸、后天火灾,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人类的行为太过分了。尤其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人们用机器来杀害众生,其数量之多、范围之广,以往任何时代都无法相比。这种血腥的恶行,已经让这个世界无法承受了,因此,我们的生存空间遭受各种灾难,势必在所难免。人们若再不杜绝自己的恶行,恐怕今后日子更不好过了——这并不是谁在授记,也不是谁在预言,而是一种因果规律。

三、由于不明善恶因果,为亡人杀鸡宰猪祭祀,或者像外道一样认为杀生是善业等,是受痴心的牵引杀生。

这些以贪嗔痴引发的杀生,《正法念处经》中也有描述 [3]。但不管是哪一种烦恼牵引,只要杀害了众生,就一定会遭受痛苦。《诸经要集》云:“戏笑杀他命,悲号入地狱……亿载苦万端,伤心不可录。”欢欢喜喜地杀害众生,最后定会痛苦哀号地堕入地狱,千百万年中所受的痛苦,实在无法用笔墨来描述。

现在很多人邪见深重,有了邪见以后,什么罪业都敢造。尤其是杀生方面,根本不惧来世的果报。记得《灌顶经》中说过:“邪见杀众生,百魅皆得祠,堕罪入地狱,亿劫无出时。”以邪见杀害众生的话,千百万魔众可趁机害你,将来必定堕入地狱,亿万劫无有解脱之时。可现在人对此没什么感觉,一说地狱的话,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吧!”这也与其教育环境、父母家庭等有关。这样的人我见过不少,包括有些出家人,在跟他们交谈时,发现他们表面上承认善恶有报,毕竟剃了光头、穿了袈裟,不承认也会遭人耻笑,但实际上,他内心中并不怕堕地狱。既然出家人都是如此,那居士就更不用说了;如果居士都是这样,非佛教徒中了知取舍因果的有多少?可想而知。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传法只是个形象而已,许多人听后,连因果正见都很难建立,大圆满、大中观离四边八戏的见解,更是遥遥无期、望尘莫及了。假如你连因果正见的基础都没有,那连小乘的佛教徒都不如。有些人口口声声自诩为大乘行人,看不起小乘,但其实在小乘中,他们将轮回视为火宅,出离心是有的,因果不虚的正见也在相续中完整地存在。可是我们看一看自己,且不论密法中高深莫测的见解、行为、修行,就连最基本的因果正见,通常都很缺乏。倘若你连小学的基础也没有,却妄图一步登天,想要掌握大学本科的最高学问,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所以,你们有些人不要认为自己修行不错了,听《前行》、《藏传净土法》的时候,拿一本小说在旁边看,觉得:“我是大学生,这没什么可学的。天天都讲因果不虚,这些我早就懂!”虽然你文字上也许懂,但若没有产生定解,不一定是真的懂。即使你对此产生了定解,行为上不注意取舍的话,懂得这些又有什么意义?你们应该扪心自问!

 

言归正传,在杀生中,最严重的就是杀父、杀母、杀阿罗汉,这三类杀业被称为“无间业”。这种弥天大罪,是死后不经中阴直堕无间地狱的因。佛经中也讲了 [4],上等杀生是杀阿罗汉、父母等,中等杀生是杀住道者,下等杀生是杀人和旁生。所以,上等杀生的果报最可怕。

现在有些人认为,只要没有亲自动手杀,就不会有杀生的罪业。但实际上,无论层次高低、力量强弱,我们每个人都无一例外杀过生,不说别的,单单是夏天外出时,脚下踩死的小含生就根本数不清。汉地的《毗尼日用》中,就有行步不伤虫蚁咒,即每天早上未下床时,先默念数声佛号,随后念偈颂:“从朝寅旦直至暮,一切众生自回护,若于足下丧其形,愿汝即时生净土。”再念咒语“唵逸帝律尼莎诃”三遍,然后投足于地,则无误伤之患。当然,《俱舍论》及麦彭仁波切的《中观庄严论释》中也讲过,罪业有积与不积之别 [5],脚下无意踩死小虫,就属于作已不积业,即便杀了生,罪业也不是很严重。

但如果你明知杀生的过患,自己不敢杀,却怂恿别人去杀,这种罪业就很大。上师如意宝讲《前行》时说过,在“文革”期间,藏地有些没闻思过的出家人,没有人身自由,别人逼着他杀生时,他认为出家人不能杀,就让别人替他杀,这种做法很不合理,说明他没有因果正见。其实,纵然你没有亲自杀,但若间接损害了有情的生命,自己最终也要感受苦果。

梁武帝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水镜回天录》中记载:有一次,梁武帝问志公禅师:“我的寿命还有多长?”禅师回答:“等我圆寂之后,你会为我造个塔。什么时候塔损坏了,什么时候你的寿命就到头了。”志公禅师圆寂以后,梁武帝果然造了一座木塔。后来他想起这个预言,觉得木塔不结实,石塔会更结实一点,就把木塔拆了,准备重新造石塔。就在这时,侯景造反夺了帝位,把他囚禁于台城,他就在那里饿死了。

很多人听了这个故事,觉得梁武帝一生崇信佛教、广行善法,对佛教的贡献那么大,结果却不得善终,于是开始对佛教生邪见。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梁武帝之所以有如此下场,也是源于他前世的业力:他前世是位修行人,终年在山洞里闭关。当时他养了一只猴子,这猴子很顽皮,也很通人性,他每次坐禅打瞌睡,猴子就弄个动静,把他弄醒。后来他境界很不错时,每次刚一入定,猴子又以为他睡着了,仍旧故伎重施,想办法扰乱他。日子久了,他很讨厌这猴子,有次要入定之前,就把它圈到旁边的山洞里,用石头堵起来。结果没想到,他一入定就是好几天,(就像以前藏王的国师酿·登珍桑波,经常连续入定七天,很了不起。他具有肉眼通,能遥视到印度有静命论师、布玛莫扎,并把他们请来藏地。曾有位法师在桑耶青浦闭关时,说他的眼睛不好,我就跟他开玩笑:“酿·登珍桑波在这儿闭关时,眼睛好得不得了,都能看到印度,你眼睛怎么会不好?”)等出定时去看猴子,它早已被饿死了。由于他有一些修行境界,故来世转生做了皇帝,并喜欢行持善法,但因为他把猴子堵死在山洞里,最后也被侯景圈在台城里饿死了。这即是报应循环,丝毫不爽。

大家也应该想一想,在这一生中,可能不小心也杀过生,罪业没有忏净之前,迟早都会报应到自己身上。听说有些道友抓住老鼠后,把它放在别的地方,结果不慎被人踩死了。这种间接导致众生被杀的行为,确实非常可怕,倘若没有忏悔清净,这些罪业肯定在前方等着你。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有些上师和僧人被迎请至施主家时,施主宰杀家畜、烹调血肉供养他们。这时,僧人们对残杀众生之举,既没有一丝一毫追悔之心,也无有一点一滴恻隐之情,只是贪爱血肉的美味,开心地大吃大喝,这样一来,施主和福田将无任何差别地获得同等杀生罪业。

供奉血肉的传统,以前在藏地确实有,这是个别修行人的不良行为,我们也应就事论事,没有必要隐瞒。而如今,藏传佛教在这方面有了很好的转变,除极个别寺院和在家人以外,一般来讲,特意杀生供奉出家人和上师的习惯,已经逐渐隐没了。

往昔的历史,我们没办法抹杀,但这也并不是非常普遍。我曾在有些书里说过,像如来芽尊者、华智仁波切、班玛登德等高僧大德,从传记中看,他们严厉谴责血肉供养和食用。当然,也有部分施主确实不明道理,不了解杀生的极大过失。上师若明知这一点,但为了护持施主的心,故意隐瞒不说,这是不合理的。作为上师,应该明白哪些该做、哪些不能做,如果你舍不得说施主,害怕说了以后,他不接受、不开心,便一味地随顺他:“对对对,你还是做吧,没事没事。”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态度!

《杂譬喻经》中专门有个公案,就讲了这方面的道理 [6]:以前有一位上师,他有个施主,家里以杀猪为业。上师常年在他家受供,明知杀生不好,但为了迎合他的心,从来没有劝诫过。后来施主的父亲死后堕入鬼道,成了河中水鬼,因为生前杀生的业力,时时遭受砍割的痛苦,苦不堪言。

一次,这位上师乘船过恒河,水鬼突然出现并拉住船,要求把那上师扔到河里才肯放行。船夫询问原因,水鬼说:“过去我家一直供养这位上师,数年以来,他从未告诫我杀生之过,令我今日受此苦报,心中着实怨恨。”船夫听了,对水鬼说:“你生前只是杀旁生,就要遭受这样的痛苦,今日如果杀了出家人,果报岂不是更可怕?”水鬼回答:“我也知道这个道理,但实在太气愤了。除非你们为我布施修福,并呼唤我的名字作回向。”船上的人都答应了,水鬼也就放手了。上了岸以后,那上师马上念经作回向,船夫等人也都作福回向,最终遣除了水鬼的痛苦。

可见,不管是出家人还是居士,假如见到熟人的恶行,还是应该指出来。至于接不接受,那是他的事情。但作为你来讲,因为明白因果取舍,而别人却不明白,所以还是要给他讲清楚。

这里也说了,假如施主作血肉供养,而上师不但不遮止,反而高高兴兴地接受,那上师和施主同样有杀生的罪业。《楞伽经》中亦云:“为利杀众生,以财网诸肉,二俱是恶业,死堕叫呼狱。”有些人为了利润而杀生,有些人为了买肉而付钱,这两者有同等的罪业,死后都会堕入号叫地狱。

以前藏地确有不太好的习惯,非常希望入藏求学的汉族道友,一定要明白吃肉的过失,并将此恶习逐渐改变过来,这样才不会造罪业。现在很多人有吃肉的习气,但吃肉并不是很美好的事,《入楞伽经》中说得很清楚:“肉非美好,肉不清净,生诸罪恶,败诸功德。”然尽管如此,这个习惯一下子改过来,对有些人来讲也有一定困难。可就算你不能完全戒除,今后尽量减少吃肉,对自己也有莫大的利益。

现在很多大人物、大官员,无论到哪里,款待他们的都是无数生命。听说有些地方按宾客身份的高低,接待分为上、中、下三等:上等全是肉食,中等是一半素菜一半肉食,下等三分之一是肉食。这样要杀多少众生,大家可想而知。尤其是有些省级的高层领导,到各个城市视察时,提前要杀很多众生来迎接他。有一次我在南方,就看到过这样的场面:当时我们在饭店吃素菜,但旁边为款待一个领导,安排了十几桌,全部都是肉。当时我就想:“哎哟,光是这一顿饭,足以让他多生累劫不能解脱!”所以,相信因果的人看到这种排场,内心不但不羡慕,反而会替他担忧。

 

下面讲藏地生活的具体状况:

在藏地,富翁们的牛羊无论有多少,这些牛羊衰老时,几乎个个都免不了被宰杀的命运,自然死亡的也就一两个,因此杀生不计其数。尤其在阿坝草原、若尔盖草原,富裕的牧民拥有成群结队的牛羊,他们天天歌声嘹亮,但在这美丽画面的背后,却有无量众生被宰杀,血腥残忍,惨不忍睹。以前我去那里放生时,常听说某某家一年杀了多少牛羊,听起来觉得特别可怕。

不仅如此,到了春天,虫蝇、蚂蚁、鱼儿和青蛙等,被牛羊连同草料一起吞进肚里,或者被前蹄后蹄践踏而丧命,包括在马粪、牛粪中死亡的含生也数不胜数。虽然这些不是主人直接所杀,但牛羊是他养的,间接也有一定罪过,因而这些杀生罪业,也将一并落到他的头上。从这个角度而言,作为牧民真的很可怜。(这种感受,你们很多人不一定能体会。但若想一想那些开餐厅的人,尤其是海边的饭店老板,这种罪业就不难想象了。)

特别是,与牛、马等牲口比起来,羊更是无尽罪业的来源。作为羊只本身,平时要以小蛇、青蛙、鸟蛋等为食——我以前没放过羊,对此不太清楚,但华智仁波切生活在石渠,那里的羊多,故比较了解这些事情。不过那天我们经过石渠时,基本看不到羊群了,大家还在车里讨论:“华智仁波切时代,这里的羊特别多,怎么现在看不到了?”

春天人们进行毛纺时,每只羊的背上,大约有十万含生全部丧命;冬季产羊羔时,有一半的羊羔刚出生便被宰杀,皮被制成了羔儿皮的帽子、衣服。这样的衣帽,很多富人甚至高僧大德都喜欢,这确实是藏族的不良习俗,相信以后会渐渐改变。汉地过去也流行穿皮草和皮衣,但遭到世界动物保护组织的谴责,及各地示威游行以后,如今也有所好转了。

除了小羊羔被杀以外,所有母羊在精华没有耗尽之前,都被用来挤奶或哺育羊羔,一旦老朽不中用了,就会被无情地宰杀,皮肉被主人享用。而所有的公羊,因为不产小羊羔,所以无论何时都只有死路一条,以致有些牧区根本看不到公羊,平时在路上见到的,几乎都是母羊。而且羊一般身上都会长虱子,主人在剪羊毛时,每只羊背上大约一亿含生会丧命。因此,华智仁波切说过:“拥有一百头以上羊只的主人,必将堕入一次地狱。”

再看看依靠女人所造的杀业:女人长大成人、与人订婚后,以前在石渠一带,男方奉送聘礼、结婚迎娶等时,要宰杀无数的羊只。而汉地大城市里,除了极个别佛教徒以外,婚宴全用素食的也几乎没有,而且婚礼越隆重,杀的众生就越多。

2002年,美国电影制片人吉斯特,娶了奥斯卡奖得主明尼利,婚礼支出约350万美金,并请来好莱坞著名的杰克逊和泰勒担任伴郎、伴娘。尽管奢华至此,但两人的婚姻仅在一年后便不幸告终。我想这场婚礼肯定不会是素宴,必定杀了无量众生,而且杀生的数量,也不是小型婚礼所能相比的。

此外,香港的李家诚2006年结婚时,花了7亿港元。且不论这场婚礼的豪华程度,仅仅是筵席中所杀的众生,就令人感到可怕万分。现在人的贪婪无有止境,杀生的量也不像古人那样,只是偶尔杀几只羊、一头牦牛。如今很多奢华婚礼,动辄就迎请成千上万的宾客,而且这些人也有头有脸,不可能用蔬菜就把他们打发了。

这些人虽然看似风光无限,但却不知这些罪业所带来的痛苦。《金刚经功德》曾讲过一个故事:一个女人嫁人后不久就死去,她的神识托梦给父母说:“我一生中没造什么恶业,唯有在办婚事时,宰杀了很多山羊、绵羊,以此感召如今的大苦受。你们若为我念《金刚经》,我就会脱离此苦。”于是父母为女儿读诵了《金刚经》。七天后的夜里,父母在睡梦中见到佛陀,佛陀告诉他们:“因念诵《金刚经》之福德,你们女儿已得解脱,现已转生为人。”

大家也可以想一想,以前你们在家或结婚时,有没有杀害过众生?如今忏悔了没有?如果没有,即使是间接杀生的罪业,后世也要承受它的果报。因此,我们不可不慎!

 

 

[1]九乘次第:声闻、缘觉、菩萨;事部、行部、瑜伽部;玛哈约嘎、阿努约嘎、阿底约嘎。

[2]《佛说分别善恶所起经》云:“佛言:人于世间,喜杀生,无慈之心,从是得五恶。何等五?一者寿命短;二者多惊怖;三者多仇怨;四者万分已后,魂魄入太山地狱中,太山地狱中,毒痛考治,烧炙烝煮,斫刺屠剥,押肠破骨,欲生不得,犯杀罪大,久久乃出;五者从狱中来,出生为人,常当短命。”

[3]《正法念处经》云:“又复(杀生有)三种,所谓贪作、嗔作、痴作。彼贪作者,所谓猎等;彼嗔作者,所谓下性;彼痴作者,外道斋等。”

[4]《正法念处经》云:“彼(杀生)有三种:谓上、中、下。所言上者,杀罗汉等,堕阿鼻狱;所言中者,杀住道人;所言下者,杀不善人,及杀畜生。”

[5]《俱舍论讲记》中,从作、积的角度,将业分为四种:作已积集业、作已不积业、积而未作业、未积未作业。

[6]证严法师也讲过,即《修道人与水鬼》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