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60节课

第六十节课

下面继续讲十不善业中的杀生。

平时我们逢年过节、宴请宾客,其实造的杀业也非常严重。但在《前行》中,此处只是以藏族女人为例,说明即使是女人,杀生也相当可怕。

昨天讲了,藏族女人在结婚时,男方要宰杀无数羊只。从此之后,女人每次回娘家,家人也要杀一个众生来款待她。而且亲友们在宴请她时,如果摆上其他食品,像三白三甜 [1]、奶渣、酸奶、蔬菜、糌粑等,这个狡诈女人一点也不满意,根本不会张开嘴动动腮来吃,好像一吃素就拉肚子,对此根本没有胃口。就算勉强吃一两口,感觉也吞不下去。

但假如宰了一只肥肥的羊,将羊的胸脯、肠子等放在她面前,这时再看这个红面罗刹女,二郎脚一跷,掏出小刀就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第二天,她还要背着血淋淋的全牲肉 [2],好像猎人返家一样回去了。每次回家,都是空手而来、满载而归,真比猎人还厉害。(猎人出去打猎,有时还会空手而归。可这些女人每次一回家,百分之百都能带着肉回去。)

我前面也讲过,藏地曾有酷爱吃肉的传统,这非常不好。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地理、交通、气候等原因,当时蔬菜、粮食等食品欠缺,跟现在的状况完全不同。然即使如此,作为女人,杀生还是特别可怕。一般来说,女人的胆子比男人小,性情也温柔,可是在杀生方面,女人有时候比男人还凶。我看汉地也是这样,好多屠夫都是女人,虽说她们不像男人那样,有力气杀猪、杀羊、杀牛,但却经常杀鸡、杀黄鳝,这方面确实特别厉害。

如今,汉地的杀生非常严重,而且手段千奇百怪。听说在浙江的瑞安市,有个小村子叫“食蚁村”,村里近千人中,70%都爱吃蚂蚁。这里的家家户户先到山上找蚁巢,找到后就把蚁巢塞进袋子,再回家倒进一个铁制的圆筒里,放在大火上蒸,之后就晒干了吃。村民们的吃法多种多样,晒干、蒸熟、生吃、泡酒……不一而足。他们认为吃蚂蚁能提高免疫力,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有各种各样的邪说。所以,现在人有时候看起来,真的特别可怕。

尤其是有些女人,看上去贤惠温顺、知书达理,可吃起动物来却极其残忍,洁白的牙齿上不时滴下鲜血,让人看了十分恐惧。对于老虎吃人,人们称它是凶恶的动物,但人吃了那么多众生,却不称人是凶恶的。其实仔细想一下,世界上人类才是最可怕的,而且人类只关心自己,并不在乎其它生命。你看玉树地震死了几千人,全世界就非常关注,各大新闻媒体的报道中,都说他们如何如何可怜。然而,屠宰场、菜市场每天宰杀那么多众生,它们的生命跟我们没有差别,许多人却对此无动于衷,没有一个平等的法律去保护它们,这是很不公平的。

因此,在这个世间上,吃其它众生的行为非常不好。不过在改变这些恶行方面,佛教徒起到了良好的作用,希望今后对于戒杀放生、断肉茹素,大家更应该重视起来。否则,有些学佛多年的居士,只知道杀人要受法律惩罚,却不知杀旁生要受因果惩罚,亲手杀害动物或虫类觉得无所谓,对于这种错误、颠倒的认识,我们有责任帮他们改过来。

而且,作为女性来讲,一定要有悲心。没有悲心的藏地女人,华智仁波切称之为“红面罗刹”,那么以此类推,汉地女人如果没有悲心,就应该叫“白面罗刹”了,也是罗刹的一种显现。

现在许多人可能觉得,自己没有真正杀生,就不会有这方面的过失。但实际上只是你忽略了而已,如果在生活中细致地观察,就会知道自己一生中有意无意造了许多杀业,剥夺了许多众生的宝贵生命。要知道,杀生是最可怕的罪业,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最可贵的就是生命。《大智度论》中有个故事说 [3]:一个人到大海取宝,因为船只毁坏,所有宝物都沉到海里去了,幸好他自己安然无恙。他回去后高兴地告诉大家:“我差点失去了大宝!”众人讥笑他:“你的珍宝都掉到海里了,什么宝贝都没了,怎么还说‘差点失去大宝’?”他回答:“一切宝之中,人的生命第一。人是为了生命而求财,并不为了财富而求命。”

可见,世间上生命最珍贵,这一点,不论虫类、人类都是平等的。众生的躯体虽有大小,但苦乐的感受并无差别。大人被杀时很痛苦,小孩被杀时也一样。同理可知,小虫虽然身体微小,但被杀害的时候,也照样有剧烈的苦受。所以,这种被杀的痛苦,不分民族、不分国度、不分肤色、不分种类,只要来到这个世间,每个众生都会同样畏惧。除了获得无上境界的圣者以外,大大小小的众生都贪生怕死,这也是一种天性使然。假如谁肆无忌惮地践踏生命,那绝对值得唾弃,而且他所散发出来的戾气,会令一切众生感到恐怖。

《大智度论》云:“好杀之人,有命之属皆不喜见;若不好杀,一切众生皆乐依附。”喜欢杀生的人,有生命的有情都不喜见到他;不爱杀生的人,众生看到他会有安全感,都愿意接近他。其实这也的确如此,以杀生为业的屠夫,晚上住在你家,你都会心惊胆战,担心他半夜三更谋财害命;而如果是个利益众生的人,他会有一种祥和的气质,大家都乐意与之相处。所以,不管是男人、女人,一定要培养爱众生的心。

 

下面看看,儿童们又是怎样造杀业的呢?这些孩子游戏玩耍时,在看见或没看见当中,所杀的生命数也数不清,甚至在夏季手持牛鞭抽打大地时,打死的含生不计其数。

在童年生活里,除了从小就成熟大乘佛性者以外,许多孩子都杀过青蛙、蝌蚪、蜻蜓、蝴蝶、蚯蚓、蚂蚁等。不过,现在的城市里,人口密集、高楼林立,除了学校的水泥操场外,孩子们见不到绿油油的大自然了,所以,杀害小虫的机会可能少一点。然即便如此,如果孩子从小没有善良的天性,后天也不培养慈悲心,那他小时候会杀小鸡、小鸟雀、小兔,长大后就会杀牛、杀马、杀狮子、杀大象,甚至一旦成了科学家,还可能会制造原子弹、核武器,杀害无量无边的众生。

所以,孩童一定要接受慈悲的教育,至少也应要求他不准杀生,如果杀生就必须惩罚。今天来了很多老师,听说你们对不交作业的孩子打手板,一、二、三、四、五、六……两百、三百、四百、五百、六百一直打。这样虽然也可以,但如果谁杀一个众生,就更需要打了。除了强行惩罚以外,当然还要给他们讲授佛教的道理,以令其从小就懂得,自己爱惜自己的生命,其它众生也是如此,如此可慢慢培养他们的慈悲心。

去年过“六一”儿童节,我让很多城市里的孩子在家长带领下,放生、念佛、磕头、供灯、唱佛歌、跳佛教舞蹈等,参与各种大乘佛教的活动,以培养其慈悲、和谐、护生的理念。今年的“六一”还有近一个月就到了,我仍然要求各地组织类似的活动,让孩子从小就播下慈悲心、爱众生的种子,这对他们一生来讲,比什么都重要!

一般来讲,小学、中学的记忆,在人的一生中都不会忘。各位回顾一下就会发现,自己在小学、中学时的经历,到现在仍记忆犹新,而过后所发生的事,大多数都已淡忘了。正是基于这种特点,我们如今把国学与佛学结合起来,通过动画片、朗诵等方式,让孩子从小种下慈悲的种子。这样等他长大之后,即使没有财富、地位、名声,也会具有善心、菩提心,成为一个大乘种性的人,我认为这比什么都有意义。

其实,关爱自己身边的孩童,每位道友都有责任,因为他们的命运与你息息相关,此时救他们还来得及。如果你真去做了,也许一个微小的行为、一件简单的事情,对他一生乃至生生世世,都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今天来了不少智悲小学的老师。你们和高僧大德的功德相比,所做的事似乎微不足道,但实际上,你们跟高僧大德一样了不起。我曾听过青海一位小学老师的演讲,他说:“我当老师三十多年了,在这期间,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这些孩子。因为他们是未来世间主要事业的创造者,是我们民族文化的弘扬者。”因此,不管是大人、小孩,很多人将来的慧命都掌握在我们手里。希望大家共同发心,一起关心身边的人,尤其是儿童。

对儿童来说,如果能得到慈悲的教育,前途必然很光明,否则,顺着恶习发展下去,可能一生就毁了。明朝的《好生录》中,就记载了一则小孩杀生现世现报的公案:冀州有一小孩,生性喜欢杀生,尤其爱从鸟巢掏鸟蛋吃。一天有人告诉他:“某某地方有鸟蛋,跟我去掏吧。”随即把他带到了桑田。小孩忽然见道边有个城市,里面好像很热闹,就暗自纳闷:“何时冒出来这么个城市?”那人把他带进城中,城门突然关了,整座城的地面变成热铁,他的脚燃烧起来,痛不可忍。小孩哭号着跑来跑去,跑到东门,东门关了;跑到西门,西门关了,南门、北门也是如此。当时有个采桑的人,见这孩子在田里边哭边跑,以为他疯了,就告诉他的父亲。父亲来了以后,呼唤他的名字,他应声后昏厥在地,城市和火一下子消失了。父亲查看孩子的腿,发现膝盖以下都烧烂了。抱回去调养后,那些被烧的地方成了枯骨,一辈子都没有恢复。

所以,有些孩子突然得怪病,怎么样都治不好,甚至落下残疾或因此死去,这都与他杀生的业力有关。作为父母,若想孩子将来成为社会栋梁,就要从小灌输良好的教育,不然,孩子长大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真的不好说。我们作为大乘行人,既然脱离不了这个社会,就要关心周围的众生,不能天天只想着“我吃什么,我怎么样睡觉……”,如果除了“我”以外,没有一个利他心的话,那绝对不是大乘种性者!

 

总之,现在很多人特别残忍,整天以杀生来过日子,简直和罗刹一样惨无人道。像大城市里有些人,可以说跟猎人、屠夫差不多。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一日三餐吃很多动物,尤其是住在海边的,每顿饭都要杀无数生命,这样的话,跟偶尔才打到猎物的猎人相比,这种人甚至更为可怕。

就拿母牛来说,它一生为人类所使用,以身体的精华为我们提供牛奶,如同父母亲一样养育我们,可谓恩深似海。可我们又是怎样对待它们的呢?等它们老了以后杀掉,喝它们的血,吃它们的肉。想到这些,人类简直比罗刹更狠、更恶劣。(罗刹也分两种:一种吃自己的孩子;一种不吃,而且稍有悲悯心,并非直接去杀害众生。)

藏地有个家喻户晓的故事,就说明了这个道理:曾有一个盗贼,被追赶时躲在森林里,晚上准备去附近的牧民家偷宰牦牛。由于恶业所感,他遇上了魔鬼,交谈之后,得知魔鬼也是来害牛的。盗贼说:“既然你是魔鬼,应该神通广大,那你去杀吧,我在这儿烧水等你。”于是魔鬼就去了。接近黎明时,魔鬼才回来,但两手空空。

盗贼问:“事情办成了没有?”魔鬼说:“办成了。”“那牛肉呢?”魔鬼说:“现在还不行。我只是把一块木屑扎入那头牛的蹄中,不久就会化脓,化脓后就会感染,那头牛很快会死掉。”

盗贼不满意地说:“这也太慢了,还要等那么长时间。干脆我去吧,你等着!”他去了以后,便偷宰了一头牛,很快把血淋淋的牛肉扛回树林中。魔鬼惊讶地说:“这么快!莫非你是比我还厉害的鬼?”魔鬼不敢吃牛肉,远远地跑开了。

由此可见,有时候人比魔鬼还可怕。魔鬼杀害众生,尚要观察时间、因缘,待机缘成熟时,通过散播瘟疫、制造自然灾害等,慢慢地达成所愿。而我们人类,想要杀生的话,当场就可以杀掉、吃掉,一进餐厅就会看到种种恐怖的情景。这种人没有任何悲悯之心,只想着自己的口腹之欲,所以在这方面,人的确比魔鬼还恶劣。

而且,造杀业的人,一旦具足了四种支分,必然会圆满感受杀生的报应。这一点非常重要,学戒律时经常讲,最近讲《藏传净土法》时也提到过。很多人不明白自己是否圆满造过杀生的罪业,下面就讲一下这个道理。

那什么是四种支分呢?举个例子来说,比如一个猎人猎杀野兽,首先他亲眼见到一个獐子或鹿子时,认准了这是某某野兽,就是明确所杀的对象,即第一支分。(如果对境搞错了,比如布什想杀本·拉登,结果却杀错了人,就不能圆满这一支分。但萨达姆被杀时没有认错,这就是认准了对境。)

然后,对这个野兽,生起想杀它的动机,这是生起欲杀之意乐,即第二支分。

之后,猎人用火箭、枪等,击中它的要害,这称为加行采取行动,也就是第三支分。

紧接着断绝那个野兽的命根,使它身心的聚合瓦解,这叫做究竟绝断命根,即第四支分。

如果具足了这四种条件,也就圆满了杀害众生的罪业。

或者,再拿宰杀被人饲养的羊来说,首先主人告诉仆人或屠夫,今天为了请客人吃火锅,要杀一只羊,此时明确认知所杀的众生是羊,而不是牦牛,就已具足了第一支分。

他心里有要杀某只羊的念头时,说明已生起杀心的意乐,这样就具足了第二支分。

屠宰者拿着一根绳子,前去捉住将要杀的那只羊,随即把它翻倒在地,再用皮绳将它的前后蹄捆得结结实实,接着又用细绳勒住它的口鼻,使之闭气,这是在采取杀生行动,已经具足了第三支分。

(在藏地,以前杀牛杀羊都采用闭气的方法。据说从闭气到死亡,一般需要十分钟左右,被杀的众生死时特别痛苦。若是用刀割断喉咙,三四分钟之内会死;而如果是电击,一瞬间就死了,这也是国际上执行死刑的通用方式。其实,如果你对一个众生非杀不可,减轻它的痛苦非常重要,而且这个时间应该越短越好。

法王如意宝在课堂上也讲过,道孚那一带,有个上师叫沃色,他的悲心极为强烈。他到竹钦寺求学时,听说那里杀牛有个技巧:牛脖子后有一条脉络,如果用刀或锉刺入,牛一倒地就死掉了。他回去后就跟老乡说:“你们如果实在要杀牦牛,就用这种方式吧。”后来有些人专门诽谤他:“我们某某上师出去求学,该学的佛法不学,不该学的杀牛法倒学会了,还回到家乡弘扬!”对于这位上师的做法,法王如意宝说:“大菩萨教人杀牛的方法,也许会直接或间接染上罪业。但不管怎么样,这能够减轻众生的痛苦。”

现在很多屠宰场里,杀牛的方法极其残忍。看过《慈悲之旅》的道友都清楚,那些屠夫割断牦牛的喉管,甚至砍下头以后,牦牛的眼睛还在转动,肌肉也在颤抖,可见,这种气息分解的痛苦非常难忍。有时候我也在想,现在科学这么发达,如果这些牛非要被杀,能不能用电击的方法,以减轻这些众生的痛苦?要知道,我们生病的痛苦跟死亡的痛苦完全不同,如果你平时连生病都无法忍受,死亡时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有时候看见那些可怜众生,我们也不能只顾自己,应该多为它们想一想。)

最后,那只羊带着气息分解的强烈痛苦,内外呼吸都已经中断,瞠目直视,眼泪汪汪,尸体被拽到室内时,这是究竟断绝命根,此时已具足了第四支分。

紧接着再看,主人用锋利的刀子剥皮时,那个牲口的肌肉还在一阵阵颤动,这说明当时能遍的风还没有完全消尽,所以和活着一模一样。这时主人又立即将鲜肉放在火里烧烤,或者放在炉灶上炖煮,然后开始大模大样吃起来。如果想到这些,生吞活剥有情的这些人,简直与凶残暴虐的猛兽没有两样,尤其对众生的残暴虐待、杀害,实在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

往昔藏地是有这种特别可恶的行为,牲畜还没有死,肉就一块块地切下来,开始煮着吃。但现在世界很多地方,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动物活着时所受的虐待,比死亡更可怕。大家都知道,鹅肝酱是法国一种著名料理,它与鱼子酱、松露并称为“世界三大珍馐”。鹅肝酱的主要材料是鹅肝,据说这种鹅肝比普通鹅肝要大十倍,它是强行灌食的一种产物。人们为了得到肥大的肝脏,每天两到三次,用铁管将食物直接灌入鹅的食道,使大量过剩的脂肪在其肝脏积聚。灌食的过程中,鹅要承受极大的痛楚,但人们为了鹅肝,简直不择手段,根本不管这些。

肯德基的鸡腿也是如此。听说那些鸡身小、无毛,鸡腿被加入药物后一直膨胀、膨胀,在这期间,鸡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了,非常痛苦。如果吃了这种鸡腿,那些乱七八糟的药定会进入我们身体,现在之所以有那么多无法治疗的怪病,实际上也是人类自作自受。

如今人们口口声声宣扬“世界和平”,但看看这些动物的遭遇,就知道这个世界很难和平。为什么呢?因为和平的根本因是大悲心,没有它的话,要想人与人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和谐共处,根本不现实。因此,大悲心对人类生存非常重要,它是众生安乐之源。《华严经》云:“慈悲甚弥广,安乐诸群生。”倘若我们的慈悲心极其广大深远,就会给所有众生带来快乐、幸福和安宁。否则,少了它的话,口头上说得再好听,也无法给自他带来今生与来世的美好。《大丈夫论》 [4]也说:“如是慈悲施,功德无穷尽,如此微妙施,安乐诸众生。”

因此,大家一定要发慈悲心,即使你无法守持其他戒律,但不杀众生、具慈悲心的戒条,作为大乘佛教徒也不能舍弃。《阿难请问经》中亦云:“不舍一法,即守持一切胜法。何为不舍一法?不舍一切众生是也。”如果我们境界再高一点,就应该经常修慈悲心。《大般涅槃经》说:“若能于众生,昼夜常修慈,因是得常乐,以不恼他故。”假如对众生长期修慈悲心,由于不恼害他众的缘故,自己就会时时处于安乐之中。所以,具慈悲心的人如果越来越多,这个世界就会变成快乐的花园。反之,人们心里若没有慈悲喜舍,外在的物质再发达,也不一定有利,甚至会让人类自取灭亡。

我经常想,若要寻找世界和平的根源,其实就是大乘慈悲心,没有这颗心的话,不可能真正实现和平。80年代时,藏地有位上师叫莫给桑顿(现已圆寂),在藏族文化界很出名。他也曾说过:“世界和平的命根、中流砥柱,就是大悲心。”当时我们很小,对此并未在意,但现在想来,老修行人的话确实很有价值。其实,不要说世界、国家、民族的和平,仅仅是团体或家庭的和平,也完全依赖于大悲心。具有强烈大悲心的人,与大家共处时自然有种和睦气氛,否则,处处以自我为中心,时时为了“我”而奋斗,这个世界永远不可能和平!

 

刚才讲了圆满杀生支分的情况,那么,是不是只要没有具足这四种支分,就不会染上杀生的过患?并非如此。有些人生起杀害某一众生的想法,或者口里也说诸如此类的话,虽然杀生行动没有得逞,但已具足了知对境、生起意乐这两种支分。尽管没有圆满正行那样的罪业严重,但就如同镜中映现影像一样,罪业已经染污了自相续。

因此,我们平时不能想或者说“我要杀了你”,即使开玩笑也不行。有些人在吵架时,动不动就嚷道:“你以后再不注意,我就把你吃掉!”其实,人吃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这样威胁别人,就算没有真正吃人肉,但在你的相续中,吃人肉的恶业种子已“登记”了,这样不太好。

还有人认为,除非是自己亲手杀,若只是唆使别人杀生,并没有罪业,或者有罪业也微不足道。所以,有些居士在饭店点菜时——“我不点、不点,因为我已经皈依过。你们来点,我喜欢吃什么什么鱼……”这种行为有点可怕。要知道,就算是随喜杀生也有同样的罪业,更何况是唆使他人杀生了?

唆使他人杀生,按小乘戒律来讲,罪业跟亲自杀生一样。但在大乘菩萨律仪中,罪业比这更严重。为什么呢?因为自己杀只是自己染上罪过而已,但让别人杀的话,既害了自己,又害了别人。大乘主要是讲利他,因此,这个过失会更大。《决罪福经》云:“人心念善,即有善报;心中念恶,即有恶报……自在所作,自得其报。”可见,一切业皆以心来安立,言行倒在其次。如果怂恿别人杀生,纵然你没有亲自杀,但因为心中起了恶念,所以一定会感受恶报。

因此,大家必须要明白,凡是参与杀生的每个人,都将得到杀生的整个罪业,并不是这一罪业由许多人均分。比如,十个人吃饭时点了一条鱼,那么杀鱼的罪业不是由十人来分摊,一人只得十分之一,而是每个人都有杀一条鱼的恶业。《俱舍论》中也说:“军兵等为同一事,一切人均如作者。”倘若拥有一百人的军队杀了一个人,那其中每个人都有完整的杀人罪业。(共同作功德,也是同样如此。)

所以,在杀生这方面,大家一定要注意,因为很多罪业是连在一起的,特别可怕。就拿肯德基、麦当劳来说,据2009年统计,麦当劳在120多个国家设有超过3万家连锁店,中国有750多家,全世界一天的顾客就有5000多万人;肯德基在80多个国家拥有11000多家分店,中国就有2000多家。这么多的连锁店共同发愿:“我们做的炸鸡是最优秀的。(肯德基)”“我就喜欢。(麦当劳)”如此,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你在那里只要吃一次,就和全世界所有连锁店的杀业连在一起了。

大家还敢不敢吃了?真的应该想一想。不然,这两家每天要杀几千万众生,而且一个是1955年创立,一个是1952年开始,到现在将近五六十年了,这么长的时间里不断杀生,一共杀了多少?实在罄竹难书。你若到这些快餐厅里,就算只吃一个鸡腿,恐怕永远也得不到解脱。如来芽尊者、华智仁波切都讲过,有一百只羊以上的主人,必定要堕地狱一次,由此亦可推知,这些店主的罪业更是非常可怕了。

此外,听说在2006年,有个香港明星去一所高校演讲,事后校方带他和工作人员去吃饭,一顿下来竟然吃了三百多斤鱼,饭店老板都惊讶地说他真是“食神”。所以,有时候看城市里的杀生,的确比藏地或偏僻地方厉害多了。在藏地,正如前面所说,出嫁的女儿回娘家后,最多为她杀一只羊,然后带点肉回去。而现在的汉地,每次一到餐馆或娱乐场合,在眼花缭乱、纸醉金迷的背后,无数众生付出了最宝贵的性命。

所以,人类也应该想一想,这个世界到底变成什么样了?我们也应反问自己,以前做过什么对不起众生的事?前不久,有个道友向我忏悔:“我看了一个佛教故事,上师,实在对不起!”看了个佛教故事,没什么可对不起的。但你如果杀害了众生,那真的是对不起众生,今后你打算怎么样偿还,不知道心里有没有打算?

总而言之,杀生的罪业确实非常严重,我们一定要好好忏悔,并发愿在有生之年中,即使饿死,也绝不再故意杀生。听了这堂课的每一个人,希望都能发这样的誓言。如果有了这种决心,你以前所造的很多杀业就会逐渐得以清净!

 

 

[1]三白三甜:牛奶、乳酪、酥油为三白,冰糖、蔗糖、蜂蜜为三甜。

[2]全牲肉:指牛羊肉腔。

[3]《大智度论》云:“复次杀为罪中之重,何以故?人有死急,不惜重宝,但以活命为先。譬如贾客入海采宝,垂出大海其船卒坏,珍宝失尽,而自喜庆举手而言:几失大宝。众人怪言:汝失财物,裸形得脱,云何喜言几失大宝?答言:一切宝中人命第一,人为命故求财,不为财故求命。”

[4]《大丈夫论》:提婆罗菩萨造,北凉·道泰译。收于《大正藏》第三十册。今仅存汉译本,梵本及藏译本均未发现。全书分成二十九品,旨在赞叹劝说由悲心而起的布施,是大丈夫行,是佛果的最胜因;尤其排斥只求一己解脱的阿罗汉道,强调以救渡一切众生为念的菩萨道之价值,以及彻底发挥利他主义的大乘精神。所谓大丈夫,依本论《大丈夫品》载:“唯能作福无智无悲,名为丈夫;有福有智,名善丈夫;若修福修悲修智,名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