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44节课

第四十四节课

在共同加行的“轮回过患”中,第一个是讲地狱之苦。前面已介绍了热地狱、近边地狱、寒地狱及孤独地狱的一部分,今天继续讲孤独地狱的痛苦。

讲这样的轮回痛苦时,大家首先要认认真真地听。听了以后,千万不能只停留在字面上,认为字面上理解了,修行也就到位了,这种想法不合理。看看前辈大德的传记和历史,他们在修行过程中,哪一位不是一步步次第修持?而哪一次的修持不是满怀欢喜?他们那样重视修行、重视次第,确实让人极为钦仰。

上师如意宝一生的行持,也为我们作出了极好的表率。在上师毕生的事业中,讲经说法与听闻佛法始终是最重要的环节。这一点,我们作为传承弟子,务必要铭记于心。虽然现在因为众生福报浅薄,上师在这个所化世界示现了圆寂,但他的丰功伟绩仍留存于人间,让我们后学者可以去学习、去效仿。

我本人而言,自接受这个传承的教法以来,始终把学习佛法、修行佛法作为一生最重要的事情。学院很多道友也是如此,听闻佛法的意乐非常不错;而城市里的道友,我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大多数人也很好。尽管他们生活在红尘中,需要面对许多问题,压力非常大,散乱因素又多,但仍能抽出时间听受佛法,的确相当不容易。

不过,有些人也并不是因为那些客观原因,就以自己的事情影响别人学法,这个过失非常大!所以我再次希望,个别组长、辅导员或负责人,不要以自己的事情,耽误大家学法。有些人今天要参加一个会议,就放弃了组里二十几个人的学习;有些人因为要出差,就让大家自学一个月,其他什么安排都没有……这种现象,在个别负责人的身上比较多。如果你确实有特殊原因,我们也不会一概而论,所有的事情都不准许。但你们要想想,即使是一天的课受影响,过失也相当大,可以说断了人家的慧命。

若是我决定今天不讲课,首先要看是不是为了私人的事;如果不是,而是为了去放生,以更多地利益众生,那我会暂时取消当天的课。除此之外,因为自己的小事,或身体有点不舒服,我从来也不会缺课,这是历来的一贯原则。在我的记忆中,我每次若要下山,要么是身体实在不行了,不看病就会倒下去,要么是有其他非常特殊的原因,作了一定观察后才出去的,此外从不会无故断课。

但菩提学会的个别人,对安排好的课程,好像上也可以、不上也可以,想什么就做什么,全由组长一人决定,这样不太好。如果是世间的一件事情,比如你去上班,只要领导不扣工资、不批评,你过一天算一天也可以,但学习佛法并非如此,还是有极为重要的因果在里面。

在我们学院,就算有再大的事情,法师一般也不会断课,除非是病得实在太厉害,可能请一两天假,此外,他们永远把传法摆在首要位置上——这就是上师如意宝的加持和传承。所以,学院里的辅导和学习,希望要继续保持这一良好传统;而外面大城市里的人,即使不能跟学院一模一样,也要尽力去做。据我了解,有些小组还可以,一学期中一堂课也没有缺,好多道友都是如此;而有些小组可能是因果正见不够,或者是定力不足,总是随自己的意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学习得有头无尾,这种现象比较危险。

所以,我今天在此特别强调,提醒大家珍惜闻法的机缘。虽然我讲得一般,但这部《前行》的内容对每个人来讲,是必须知道、非了解不可的。无论你的智慧或修行境界如何,也不管你再怎么忙碌,这次系统学习时,一定要传承圆满。

其实,学院的好多道友也并不轻松,他们要修行,要闻思,要发心,要念咒……有许许多多的事情。今天一个道友对我说:“加行也重要,闻思也重要,发心也重要,什么都重要,我哪个都想抓,但有时候时间来不及。”他这种想法的确很好,一个人若有了意乐,那干什么都有希望。反过来说,假如你对加行没兴趣,对闻思也没兴趣,觉得什么都是压力,反而对世间法极有欢喜心,那可以说你已趣向恶道了。因此,每个人的方向掌握在自己手里,上去或下去的关键,也在于自己。

这次讲《前行》,我个人而言,算是有史以来最广的,以后也不会这么广讲了。你们听受之后,要对每一层内容详详细细去思维,这样对你们只会有利益,而不会有任何害处。

 

下面继续学习孤独地狱的第二个公案:

2、大成就者唐东加波所见石头内的青蛙。

唐东加波尊者,是宁玛派非常了不起的大成就者。历史上说,他依止过五百位善知识学习显密经续,并获得一切成就,开取了许多伏藏,示现种种超越的圣者相。他在整个藏地造了58座铁桥(像现在的泸定桥,就是他以神通力建造的),并在各个关要之地修建了降魔佛塔。尊者于125岁示现圆寂,但其幻化身至今仍在各个地方出现。

有一次,尊者在一块大石头上修气脉瑜伽,以他巨大的修证力量,结果石头裂成两瓣,里面有一只大青蛙(这是孤独地狱的众生),身体上粘附了无数的微小生灵在蚀食,只见它张着黑洞洞的口,苦不堪言。

弟子问:“上师,这是怎么回事呀?”

上师告诉他们:“这个众生的前世,是一个作血肉供养的上师。”

往昔,藏地因受苯波教影响,确实有血肉供养的恶劣传统。记得莲花生大士来藏地时,国王赤松德赞问:“以血肉供养本尊、上师,这种现象是否如法?”莲师以极为不满的语气说:“这只会让无边众生堕入金刚地狱,不得解脱。”并宣讲了许许多多过失,比如今生以血肉供养,来世会变成恶鬼、厉鬼、凶神等等 [1]。

自华智仁波切等大德出世之后,在他们的大力号召下,藏地许多地方的血肉供养已销声匿迹。但时至今日,靠近内地的有些藏区,又恢复了这一传统。以前我去一个寺院时,它附近的村落中,逢年过节就会杀猪供神;人死后也要杀猪宰羊,然后大家集聚在一起,说这是对亡者的一种回向。

而在汉地,此习俗更是蔚然成风。虽说人类的脚步已迈入21世纪,文明的浪潮席卷了全球,可在有些偏僻地方,仍固守着一些特别不好的迷信传统,比如人死之后要宰杀一头猪,并认为猪越肥,对亡人越有利,这完全是一种愚痴邪说。《地藏经》中讲过 [2]:若为亡人造杀生恶业,不但对他无丝毫利益,而且危害性相当大。甚至即使他原本能转生善趣,但由于眷属为他造了这些恶因,他也不能自由自在投生,获得真实的快乐。因此,学了《前行》以后,各地一定要断绝这些不良习俗。

1995年,上师如意宝由于生病,在成都郫县的“国际大都会”住了好几个月。有一次,我见某户人家送亡人尸体时,带着一只公鸡。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用的,回答是:“把公鸡宰了,让它陪伴亡灵渡过难关。”这简直是一种瞎说!在你们每个人身边,估计也有这类愚痴迷信的行为,希望大家能尽量帮他们纠正过来,毕竟家人亲友死了以后,即使我们做不了什么有意义的事,也千万不要做那些对他有害的事。

《法句譬喻经》中讲过一则杀生供神的公案:佛陀时代,有位国王名叫和默处,由于他的国家地处偏僻,从来没有见过佛陀,也没有听闻过佛法,所以一直信奉邪师外道,以杀生的方式来祭拜天神。

有一次,国王的母后生了重病,看了许多医生,身体还是不见好转。国王只好求教于两百位婆罗门,婆罗门出主意说:“你要准备一百只不同种类的旁生及一个小孩作为祭品,到城外偏僻的净地宰杀后,以血肉供养祭祀天神,这样太后的病就可痊愈。”国王听了,马上派人准备婆罗门所交代的祭品。一时间,大象、马、牛、羊等许多旁生从东门出发,前往祭祀的地点,一路上发出悲哀、恐惧的号叫,声音震动了天地。

佛陀得知这位国王为了要救一人的性命,竟要杀害这么多无辜众生,为其愚痴深感悲悯。于是带领弟子来到这个国家,在东门外的路上遇见了国王与婆罗门,以及那些被驱赶的牲畜。

佛陀问国王要前往何处,国王回答:“按照婆罗门的吩咐,我要把这些众生全部宰杀,以祭祀天神,为母后祈福,希望她能早日脱离病苦。”

佛陀告诉国王:“人们想要得到谷子,就应先耕田播种;想要富贵,就应力行布施;想要长寿,就应心存慈悲;想得智慧,就应努力学习,这四件事都是种其因、得其果。而你却背道而驰,以邪法为正,想要借由杀生获得长寿,这不可能有真实的利益。”然后说了一偈:“若人寿百岁,勤事天下神,象马用祭祀,不如行一慈。”意思是,若在一百年中精勤侍奉天神,杀害象、马等众生作祭祀,不如行持一次慈心的功德大。

佛说此偈时,身体放大光明,遍照一切苦难众生。此时国王生大欢喜心,当下证得圣果。他母后听闻了妙法,也心开意解,病痛消除。两百位婆罗门心生惭愧,忏悔过错,发愿跟随佛陀出家修行。从此之后,国王以佛法治国,国家日渐强盛兴隆。这是佛经中一个很好的故事。

现在有些人常为了长寿而杀生,比如为了孩子健康成长,就杀鸡宰羊给他吃,或者为了病人身体痊愈,杀生炖汤给他喝,这样做不但对健康长寿无益,反而会适得其反。因此,要想长命百岁,就千万不要杀生。前两天我讲过世界上最长寿的人,他活了256岁,一直都是吃素的。而在我们佛教徒中,有些人特别高寿,弘法利生也非常顺利,多是因为两种缘起:一是心怀慈悲,不会为自己杀害任何众生,甚至不损害众生一根汗毛;二是不食众生肉,所享用的食品非常清净,以此不会沾染上各种疾病。

吃素的功德和食肉的过失,在《入楞伽经》 [3]中有大量宣说。我们作为后学者,如果真看过、学过这些经典,那么不说为了众生,就算是为了自己,也会坚持吃素的。以前我写《藏密素食观》时,引用过《涅槃经》、《入楞伽经》等经论的教证,还引用了藏地许多大德的教言,记得其中有一段很感人:昔日,某集市上聚集着许多卖肉的商贩,正巧米拉日巴师徒二人前往该地化缘。当时,一位屠夫剖开一只山羊的胸部,那只羊竟拖着露出体外的肠子跑掉了。它战战兢兢地来到米拉日巴面前寻求庇护,尊者为它念经加持,它后来还是死去了。尊者悲伤地唱了一首道歌。惹琼巴听后,极为反感杀生吃肉之举,并深深生起了强烈的厌离心。

高僧大德遇到一件事情,往往能改变他的一生。而世间上的凡夫人,却对贪嗔痴的场面兴致勃勃,很容易深入内心,别人唱一首流行歌曲,他马上就唱得来;别人说些情感方面的故事,他马上记得清清楚楚,而佛教方面却正好相反,对自己生生世世有利的教言,记完就忘光了,犹如水过无痕。

所以,末法时代的众生,确有很多不好的地方,好的善根或习气一般很少。但不管怎样,我们都向往解脱,想趣入涅槃之道,不能因为烦恼重就随业缘而去,一定要维护自己、保护自己,尽量去行持善法。虽然我们不能像圣者那样不造一点罪业,但每天至少也要抽出部分时间,尽心尽力地修行。若能如此,心逐渐就会变得堪能,应付外境的诱惑也不再有困难。所以,学习佛法之后,调伏身心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华智仁波切在世的那个时代,藏地由于交通不便等原因,喇嘛吃肉的现象随处可见。关于吃素方面,我在《藏密素食观》里也写过,藏传佛教确实不如汉传佛教做得好,正因为如此,至今仍饱受众多毁谤和指责,让藏地大德去澄清这些不理解,也颇为艰难。因此,在座入藏求法的道友,对此一定要注意,不要因为来了藏地,就非要学会吃肉。在我们学院,凡是来求法的汉族四众弟子,必须要长期吃素,这是多年以来的规定。如今,大家做得非常好,希望今后这不仅仅是我们学院的传统,而且也能为整个藏地的高僧大德渐渐接受。

当然,任何事情在刚开始时,都会有一定困难,但这毕竟对众生和佛法有利,希望大家还是要再三斟酌。尤其是藏地上师的汉族弟子们,对此也应该深深思维:假如你上师常常享用血肉,那对整个佛法、对你上师的事业、对你的修行有利还是有害?以前总有人说:“上师开许了,就不会有过失,上师加持了的肉可以随便吃。”不过,现在这种说法比较少了,虽然有些上师显现上还在继续享用血肉,但也没有特别公开,这应该算是一个进步。

对藏地很多上师和僧人而言,要像汉地寺院一样完全吃素,暂时恐怕比较困难。但近年来,因为学院及各地大德的影响,如今已不像十年前那样,当藏地大德去汉地弘法时,居士们公开说些特别难听的话了。所以,对众生、对修行有利的事情,我们就应该发扬光大。

以前,华智仁波切对吃肉极力反对,他曾生动刻画过有些喇嘛接受血肉供养的形象:“每当施主们宰杀膘肥体胖的羊只,在咽喉或脾脏等内脏里装上血肉,放在脊椎骨的精肉上来供养这些喇嘛时,他们则拉起披单甩到头后,接着便像婴儿咂奶一样,津津有味地吮吸着里面的东西,又从怀中掏出小刀,慢慢悠悠地吃着外面的肉。当饱餐完毕的时候,嘴上油腻腻的,头顶也是热气腾腾,简直与餐前判若两人,已成了红光满面、昂首阔步的形象……”

汉地在饭馆吃肉的人,其实也跟这一样,只是身份稍微改变一下就可以了。倘若今生这样肆无忌惮地享用血肉,那后世定要用自己的身体来偿还血债,到那时,孤独地狱中不堪设想的痛苦也会“恭候”着他们。

既然吃肉有如此大的过患,那么各方面因缘具足的话,作为居士,哪怕能断一年的肉食,也有非常大的功德。即使实在不能吃长素,但一年一年逐渐减少吃肉,对你的身体也有好处,对肉味的贪婪也会慢慢减少。

而作为出家人,不但不能接受血肉供养,就算是享用太多信财,也需用自己的血肉偿还。《释门自镜录》 [4]中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以前有位禅师,他修行不好,却在一施主家接受供养多年。后来他死了,死后不久,那位施主院子里的枯木上,忽然长了一种软菌,味道与肉无别。他们每天都割来吃,割了以后又会长,很长时间一直如此,全家大大小小都欣喜万分。

日子久了,周围的邻居知道了此事。有个邻居就生了贪心,一天晚上,他翻墙过来,以刀割取软菌。忽听枯木以人声说:“谁在割我的肉?我并不欠你什么。”邻居听了很吃惊,问道:“你是谁?”答曰:“我是以前的某某禅师,因道行浅薄却享用了此间主人太多供养,自己无法消受,只有用身肉来偿还。你能否帮我还他一些财物,以减轻我的痛苦?”邻居听了很惊讶,将此事告诉那个施主,并送来一百硕米。从此之后,院里的软菌就不再生长了。

这是很值得现在修行人借鉴的!所以,我们接受财物供养时,一定要看享用它是否合理,不合理的话,哪怕自己再穷、再苦,也不能以诈现威仪的方式,或各种非理手段去欺骗别人。但现在有些出家人,根本不是圣者,也不是大成就者,却偏偏给自己戴上“圣者”的帽子,到处去蒙骗信众,从中谋取很多财物。这样的人,纵然即生中过得很宽裕、很快乐,但命终之后,正如华智仁波切所说,孤独地狱的大苦头会在前面等着他。

因此,真正想维护自己的人,一定要观察:“我是怎么样活着的?是否如理如法?”当然,过于害怕而不敢享用基本的生活资具,也没有必要。但是过于贪婪,靠欺骗别人来过活,打着各种旗号骗信众,说自己是大成就者的化现,“我有神通神变,知道你的前世”、“你的病我了解,你身上有个附体,只要我一加持、一瞪眼,它就被吓跑了”……以诸如此类的语言骗人,也是一种邪命养活,实在很不好!

我们活在人间,生活一定要清净,要对众生和自己负责,至少应做到来世不堕入恶趣。可是大城市里很多人,连地狱都不承认,故要制止他们的恶行,恐怕也无能为力。但不管怎么样,大家还是要努力,尤其在断肉吃素方面,应该多学习一些教言,尽心尽力地观察其中利弊。

 

关于孤独地狱,再讲一则公案:大堪布具德护法在德格期间,有一天对弟子们说:“你们今天去俄达河边,河里出现什么都不要放过。”许多僧人就去河边守候,一直到午后时分,才看到有一段树干随波漂来。于是他们打捞上来,禀告上师:“除了这一截树干,其他什么也没有发现。“具德护法让弟子劈开这段圆木,众人惊奇地看到,一分为二的圆木中有一只大青蛙,身上有许多含生在吃着它。上师为它做了沐浴仪轨,念经做了超度,并说这只青蛙是德格管理信财的监院——哦吉的转世。

所以,寺院在管理财产时一定要注意,按《毗奈耶经》的观点,供养僧众、供养经堂、供养佛像、供养佛经的财物,都应该分清楚。听说有些寺院接受供养后,随便让一个和尚做决定,这是特别可怕的事!我们在座很多道友,以后肯定有当大法师、大方丈、大知客的,到时候你一定要把信财用于三宝方面,千万不能私自处置,或者赠予亲朋好友。戒律中一再强调,僧众的财产,要由僧众决定。如果你想挪用任何财物,先要经僧众共同商量,而你个人再有权力,也不能自作主张,否则会感受因果报应。

上师如意宝在世时,对此也极为重视,在不同场合中都再再讲过:我们学院的财务科,动用任何财物时,必须先经僧众商量,否则果报非常严重。但我看到现在极个别寺院,包括汉传佛教、藏传佛教的,可能是没学过戒律吧,有些上师或方丈,把寺院的钱好像当成是自己的一样,今天买什么车,明天给什么领导,后天给哪里救灾……只要一句话,就可以动用几百万、几千万。如果这是你私人的,那怎么样都可以,但若是集体的财产,果报就比较可怕了。《百业经》、《贤愚经》中,这方面的公案比较多。所以说,如今有权势的法师或官员们,想到那些地狱的痛苦,举止言行也应小心谨慎,不能因为自己有权力,别人不敢说什么,就随心所欲、为所欲为,这在因果上是行不通的。尤其在这个世间上,还有一处肉眼看不见的地狱,这比人间最可怕的监狱,不知道要恐怖多少倍。因此,我们若有上述血肉供养和乱用信财等过失,一定要想尽办法改掉。

听说汉地某些地方,至今仍有血肉祭祀的传统,这特别不好!在历史上,商朝的祭祀最为残忍,祭品中不仅有动物,而且还有活人(主要是男人)。古印度也曾有这样的陋习,但后来逐渐消失了。在孔孟时代,人祭虽然不常见,但动物却被作为主要祭品,比较常用的有六种:牛、羊、马、猪、狗、鸡。这些不好的传统在有些地方还残存着,以后一定要断掉。我在《悲惨世界》里引用过《中本起经》 [5]的一个教证:“杀生祠祀,不得其福,天神不食,杀者得罪。”以杀生来作祭祀,绝得不到丝毫快乐、福报,因为喜欢善法的天神不会享用这种供养,而杀者自己却因此造下无边罪业。如此传统若不断除,将会导致地水火风的自然灾害,同时也会为自身埋下许多危害和障碍。

我们这里的道友,有些出家了,有些受了居士戒,可你们在此之前,恐怕造了不少恶业。究其原因,有的是由于传统所致,有的是因为无明愚痴,有的则是贪嗔烦恼太重。不说大的,单单是蚊子咬你一口,你以嗔恨心把它打死,这都是罪业。所以,每个人在临死之前,的确要好好忏悔。

所谓的修行,并非只是外在形象,而要在内心获得一种滋润、柔和。这跟学术研究不一样,学术研究只要了解到那个层面就可以了,而修行的话,最注重的是反观自心,看到一段文字,不能只停在书本上,而要把它的内容与自心对照:“我以前犯过这种错误没有?犯过的话,要想办法忏悔得以清净。以后还会不会再犯?若有可能再犯,那该怎么样制止它?……”如果这样去观察、去调伏自心,才是真正的修行人。

其实,不管在汉地还是藏地,只要是高僧大德、大成就者,都有这样的控制能力。而我们这些始终流转在轮回中的人,却总是随外境、分别念而转,从来不知道约束自己。即使偶尔看了一本好书、听了一位上师的开导,最多也只是一两天内有点改变,随后又会恢复成老样子,这样不好!毕竟上师无法拿棍棒永远护着你,一切都要靠自己。就像你小学读完了,不可能退回去再读一样,你在学院依止上师也有一个限度,不可能恒常不变。有福报的人,可以依止十年、二十年;而其他的,有些是五六年,有些只有几个月。但不管时间长短,都要将上师的教言融入于心,从有些大德的传记中看,即使是短时间内获得的法要,也会让自己受用一辈子。

所以,依止的时间长,也不一定就成就快。有些人依止上师很久了,却似乎越来越麻木不仁:“唉,天天在那儿啰啰唆唆,没什么可听的,还是做我的事吧!”于是,边听课边在锅里炒菜——有没有啊?可能有些人正在炒,听到我的话就停手了。害怕了?开玩笑啊!不过也有可能的。

最后,华智仁波切又讲了几则孤独地狱的公案:

往昔世尊在世时,所住城中有一位屠夫,晚上守持不杀生戒,而白天大开杀戒。他死后转生到孤独地狱,受的报应是什么样呢?夜晚身居舒心惬意的美妙宫殿,有四名花枝招展的美女供奉饮食、受用,快乐无比;到了白天,美宅变成了燃烧的铁屋,四名美女则变成恐怖的花斑杂色恶狗来啃食他。 [6]

另有一个邪淫者,白天守持不邪淫戒,晚上非法邪淫。死后堕入孤独地狱,与前相反,白天尽情享乐,夜间受尽苦厄。 [7](可见,即使在短暂的白天或晚上守一分戒律,也有很大功德和利益。)

这些是昼辛吉尊者亲眼目睹的真事。

还有,在一座环境幽雅的寺庙里,居住着五百比丘,每天中午击犍椎 [8]集聚僧众供斋时,经堂即刻变成了燃烧的铁屋,钵碗等餐具则变成兵器,僧人们开始互相殴打。供斋时间过后,又依然如故地各自分开,恢复到原来的状态。这是什么原因呢?以前迦叶佛时代,这些比丘在午饭时争执不息,以此现前这种异熟果报。

以上八热地狱、八寒地狱,共有十六个,再加上近边地狱和孤独地狱,合计起来有十八个,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十八层地狱”。我们应深入了解这些地狱的数目、寿量、所受痛苦、转生原因等,进而对地狱有情生起悲心,并竭尽全力使自他一切众生从此不堕地狱。否则,仅仅是浮皮潦草地听一听佛法,便置之不理,而没有脚踏实地去修行,只会变成傲气十足的佛教油子之因,成为圣者呵责、智者羞辱之处。

此处讲的很多道理,实际上值得我们深深思维。诚如龙猛菩萨所言:“即便见闻地狱图,忆念读诵或造形,亦能生起怖畏心,何况真受异熟果?”对于有善根的人来讲,就算见到地狱的绘图、听到地狱的痛苦、忆念地狱的情景、读诵地狱的描述,也会特别害怕,毛骨悚然,更何况是去亲自感受那些痛苦了?因此,大家今后对因果一定要注意,同时对于这些道理,要踏踏实实去修持,不要有什么傲慢心。不然,连基本的佛理都不懂,会闹出很多笑话的。

从前,一位仪表庄严、趾高气扬的比丘,前去拜见上师扬仁波切。仁波切问:“你对佛法认识得如何?”

那位比丘自吹自擂地回答:“我对佛法无所不通、广闻博学。”

上师又问:“那么,十八地狱是指哪些呢?”

这时,比丘支支吾吾地答道:“八热地狱、八寒地狱共有十六个,嗯……再加上噶玛巴黑帽、红帽两个,总共有十八个。”

其实,这位比丘并不是因为不恭敬噶玛巴,才将他们列入地狱的数目中,而是忘记了孤独地狱、近边地狱的名称,由于当时噶玛巴黑红帽二位尊者大名鼎鼎,所以就随随便便算在了地狱的数目里。如果到了这种地步,姑且不论求法修行,甚至连字面意思还是懵懵懂懂,实在是令人感到惭愧之处。

这种不懂装懂之人,不仅在佛教中有,世间上也比比皆是。从前有个东北人到南方做官,当地乡绅请他吃饭,让仆人端上一盘菱角。他从来没吃过菱角,又不好意思问,主人一再请他先尝,无奈他只好拿起菱角,放到嘴里去嚼。

主人看他连壳也没剥就吃了,心里很诧异,问他:“这菱角要剥了皮才好吃,你怎么整个都丢到嘴里了?”

他明知自己弄错了,却一本正经地说:“我刚刚到南方来,有些水土不服,连壳都吃掉了,为的就是清热解火。”

主人摇摇头,说:“我怎么没听说过呢?你们那儿这东西很多吗?”

那人答道:“多得很,山前山后到处都有长!”

主人听后哑然失笑。

这种人明明无知,却硬充内行,最终只能使自己受辱。故萨迦班智达云:“愚者学问挂嘴上,智者学问藏心底,麦秸漂于水面上,宝石沉没于水底。”愚者常把学问挂在嘴上,似乎什么都懂,而智者却把学问默默藏在心底。正如麦秸总是漂在水面上,宝石却自然会沉没到水底。

又没有时间了,就讲到这里吧!

 

 

[1]详见《显密宝库25—取舍明镜》之《烟酒杀生过患》。

[2]《地藏经》云:“临终之日,慎勿杀害,及造恶缘,拜祭鬼神,求诸魍魉。何以故?尔所杀害乃至拜祭,无纤毫之力利益亡人,但结罪缘转增深重。假使来世或现在生,得获圣分,生人天中,缘是临终被诸眷属造是恶因,亦令是命终人殃累对辩,晚生善处。”

[3]《入楞伽经》:又名《楞伽经》、《楞伽阿跋多罗宝经》。意为释迦牟尼佛降临楞伽岛所说之经。

[4]《释门自镜录》:二卷,唐代怀信撰,收于《大正藏》第五十一册。搜集有关因果报应之故事,以警劝世人。

[5]《中本起经》:二卷,东汉昙果、康孟详合译(一说康孟详译),收于《大正藏》第四册。记述释迦成道后教化之事迹。

[6]《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皮革事》云:“时长者子渐渐前行,日欲暮时,乃见化天宫处。有一天子,复有四天女,共为欢乐,游戏天宫。其天遥见长者子,告曰:商主无病,汝有饥渴不?答言:甚饥渴耳。于时天子即令商主洗浴,供妙饮食,其夜止宿。至天晓已,于日出时,其宫变化,前四天女变为黧狗,捉此天子,覆面扑着于热铁床上,猛焰星流,食其背肉。复至暮间日欲没时,还复变为天宫,狗乃变为天女。然长者子,眼亲见已,情切怪异,即告彼天子曰:汝作何业今生此处?时天子答曰:商主,南赡部洲人多难信。长者子曰:我今目验,云何不信?尔时天子说往昔业缘,以颂答曰:昔时白日损他命,夜则持戒勤修行,以此因缘生此中,今受如是善恶业。时长者子闻此颂已白言:颂有何义?天子答曰:商主,我往昔时在婆索村中,身为屠儿,常以杀羊卖肉,自养育身。时有圣者苾刍,名迦多演那,劝我改悔,勿造斯业,无有尽期。既劝不得,是时圣者,又复劝我,令夜持戒。我即依教。以此业故,今者白日受苦,为夜持戒,夜受如是快乐果报。”

[7]《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皮革事》云:“复见天宫,有一天子,共诸天女欢喜游戏。遥见长者子告言:商主,愿尔无病,不有饥渴耶?长者子曰:我有饥渴。天子即令洗浴,设诸饮食,止息安卧。至日暮时,天宫复变,天女为大蛇,绕天子身,周匝食脑。至日出时,还复天宫,作天子形及以天女。其商主怪异,问彼天子曰:曾造何业生于此中?天子报曰:南赡部洲人,难化难信,我不能说。时长者子答曰:我目亲见,云何无信?尔时天子说伽他曰:夜共他妇宿,昼日护尸罗,缘此业果故,受斯善恶报。时长者子问曰:此说何义?天子答曰:我曾往昔在婆索婆村中,常行淫欲,淫他女妇。后逢圣者迦多演那,劝我悔造非法恶业,我由不断斯事。圣者复言,汝不常断者,白日持戒,夜还行非。缘此事故,白日受天快乐,夜受苦报。”

[8]犍椎:打木、檀板,义译声喝,集合僧伽的响器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