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师金刚七句略讲第5节课

第五节课

下面继续解释七句祈祷文。前面也说过,此祈祷文有外、内、密的多层甚深涵义,这次介绍的主要是外义,即跟显宗基本共同的道理。

不过,今天要讲的内容,涉及到密法的“依修四支”。这在《大幻化网》、其他密法的生圆次第中都讲过,是学习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不可缺少的修法。具体来说,它有很多解释方法,但我们此处,则是依照麦彭仁波切的讲法。

在座的道友,有些可能没有受过灌顶,不知道你对密宗有没有大的信心?如果没有,这一节课不听也可以,因为下面的修法比较深;如果你对密宗有虔诚的信心,那我依照跟显宗修法稍微相近的方式,从字面上作个简单介绍,过失应该不会很大。否则,这一段不讲的话,好像也有点不方便。

下面结合“依修四支”解释七句祈祷文:

(一)依:

于自己前方的虚空,明观邬金境内达那够夏海的莲花上端坐着莲师,勇士空行眷属如芝麻荚分开般围绕(就像我们平时所见的皈依境或莲师唐卡一样)。对此明显、稳固地观想,这是“依”。

(二)近依:

然后,对莲师恭敬祈祷,渴求自己的身语意三门与莲师的三门无二无别(即三门成就三金刚),此为“近依”。修本尊的主要目的,其实就是令自己不清净的三门,与本尊或上师的本体无别。

“依”是所观的本体,相当于一个人要跟另一个人谈生意,首先应找到对方;之后再与他沟通,就叫“近依”。这是密宗生起次第所摄的两种修法,主要是把本尊或上师观想起来。

(三)修:

一边祈祷一边念莲师心咒。最后收座时,十方诸佛菩萨犹如吸铁石吸铁般,全部融入于中间的莲师及其眷属,莲师及其眷属又化光融入自己,这是“修”。(麦彭仁波切的《开显解脱道》中也有类似修法。)

此为密宗的不共修法。在显宗的观修中,一般而言,多为观想佛陀发光、佛塔发光,如《观无量寿经》云:“无量寿佛,有八万四千相;一一相中,各有八万四千随形好;一一好中,复有八万四千光明;一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经中只说从佛的色身中发出无量光芒,遍照有缘众生,却没有像密宗一样,提到诸佛菩萨再化光融入自己。因此,修密宗之所以要先受灌顶、修加行,就是因为它的次第比较深,尤其是清净观、生圆次第、大圆满,一般人都难以接受。

汉地的唐密修法,其实类似于藏密的事部和行部,即在自己前方观想佛陀,佛陀放光入于自身,以此而获得加持 [1]。但藏密的瑜伽部以上,不仅观想皈依境放光,而且还要融入自己,与己合一,此种修法的层次就很高,这是从修行上讲的。而理论上,为什么要这样修?这样修又有什么利益?在无垢光尊者、荣索班智达、麦彭仁波切的密法理论、窍诀中,讲得特别详细。

对于密宗的很多道理,你们应该逐步了解,了解之后还要通达,这一点很重要。我们经过这么多年的学习,已经明白了佛教的殊胜性,从四谛法门以上的一切教义,其他宗教均无法与之相比;而在此基础上,还要渐渐了知佛法分为很多层次,其中密宗的窍诀更为超胜。

以前我跟一些学者、显宗和尚交谈时,他们不太承认密宗。不承认的原因无非有几种:有些是不懂,有些是没有信心,有些是固执自己的宗派……到目前为止,真正有充分理由而不承认的,我还没有碰到过。其实密宗的见解,如“众生是佛”、“众生皆具如来藏德性”、“烦恼即菩提”,在显宗中也讲到过。然而它的具体原因,如烦恼为什么是菩提?心净为什么会国土净?凡夫所见的山河大地污秽不堪,怎么会跟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无二无别?这些道理在显宗经论中,只是以略说的方式提及了,没有像密宗一样更细致地说明。

在密宗修法中,莲花生大士、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实际上就是自己的心。但你若没有达到一定境界,这个窍诀还不能讲,否则,你可能接受不了,进而容易舍弃。因此,密宗之所以要保密,是因为很多人缘分没成熟之前,对甚深的见解、修法、行为难以接受。

(四)大修:

下面以“革日班玛斯德吽”来解释大修:

刚才“修”中讲了,最后皈依境全部融入自己,自己与诸佛菩萨无二无别。这并非只是一种说法,诚如《定解宝灯论》所言,不是把本不清净的硬观成清净,而是本来就是清净的,只不过众生不了知而已。通过如此观修,最终认识了义的莲花生大士。(其实这些内容很深,此祈祷文的后面部分,都是以解脱道、方便道作解释的。我之所以暂时不讲,也是害怕很多道友不一定能接受。)

那么,为什么圣尊与自己能融入一体呢?因为自己和莲师等诸佛菩萨的自然本智本来无别,都不为分别念所扰,这叫做“革日”。“革日”是上师之意,也就是说,每个众生本来即是上师,与上师的智慧无二无别。

因为自己与上师的本体无二无别,故早已从道的勤作中解脱,内在的贪嗔痴、外在的山河大地等迷乱显现本来清净,全部是果任运自成,犹如莲花般本无垢染、圆满具足一切功德,所以叫“班玛”。

斯德”是悉地,即成就之意。这种成就,显现上是通过修行所得的果,但实相上,一切众生在任运自成的法界中,本来就现前了自证果位,本自具足圆满的智慧和功德,并不是通过后天修行而得。

为什么说“烦恼即菩提”?为什么说“众生就是佛”?不依靠密宗窍诀,的确很难通达。虽然显宗在解释第三转法轮时,也常讲:“众生只不过被贪嗔痴的迷乱所障蔽,实际上是佛。”但这种“本来不是佛,后来变成佛”,跟密宗所讲的“实际上是佛”有很大差别,唯有后者,才是最了义、最符合实际的观点。因此,若想真正懂得释迦牟尼佛的究竟密意,确实离不开密宗的窍诀、理论、修法。

唯一的自然本智,从反体上虽可分为基、道、果三种,即基位的众生、道位的菩萨、果位的佛陀,或者说基二谛、道二资、果二身,但这只是语言文字或分别念安立的,就像一个瓶子从不同侧面分为无常、所作、有为法一样。实际上从本体上讲,这三者无有不同,都是以各别自证现量证悟的。就好比虚空,人们用分别念把它分成三层,但从虚空本体上讲,这三层是无别的。通达这样的道理,就叫做“”。

总之,为什么自己与圣尊无二无别,以上用咒语“革日班玛斯德吽”进行了解释,此为“大修”。(这些甚深理论,我只是稍微给大家讲一下,基本上都是字面意思。不过也许说得太多了,真的有些过失,嗡班扎儿萨埵吽!)“修”和“大修”属于圆满次第。学了依修四支以后,我们应不离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圆融的实修来祈祷。

这样祈祷很重要。许多道友对密宗有很大信心,也有一些觉受和感应。若能以比较高的层次来修,即不离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的方式来祈祷,效果会更好,加持和成就也更迅速。

在这一祈祷文中,前五句,是讲明观所缘境——莲师及其眷属,故为“依”;第六句,是讲于对境莲师生起诚信,跟随他而修行,故为“近依”;第七句,是讲祈祷莲师降临,加持自己与莲师无二无别,故为“修”;最后一句,依靠咒语“革日班玛斯德吽”,使自心与本尊无别,面见大法身的本来面目,此为“大修”。由此可见,七句祈祷文具足依修四支。

这次我虽然没讲更深的密法部分,只是把前面的内容作了简单介绍,但你们通过学习七句祈祷文的历史、功德,就会知道它确实殊胜无比,不容易得到。也许不懂金刚语价值的人会想:“七句祈祷文有什么了不起?我还可以作八句祈祷文呢!”但是这样的祈祷文,你分别念是造不出来的。

而且,从时间角度来讲,此祈祷文也具足依修四支。比如,以感恩戴德的敬信,一心一意、一心不散连续祈祷,这叫做“依”;虽然肉眼看不到,但感觉正在接近莲师的加持,此为“近依”;通过努力祈祷,真实面见莲师,或于恍恍惚惚、半梦半醒的觉受中见到莲师,或在梦中梦到莲师,则为“修”;加持自己三门证悟自心与上师无二无别的本义,为“大修”。

其实,我们不管持哪一位本尊的咒语,经常念诵很重要,若能如此,加持自然会入于心。比如最近念莲师心咒,许多人都能感受到莲师的加持,由于内心得到了感应,外在的顺缘就容易出现,修法中的违缘也会逐渐消失,这即是《窍诀宝藏论》所说的“依此内在缘起而外现”。所以,只要经常祈祷莲师等圣尊,定会时时得到加持。反之,倘若对圣尊不理不睬,持无所谓的态度,纵然佛菩萨的威力不可思议,但因为我们法器有垢染,月光般的加持也不可能入于这种水器中。因此,得加持要依靠祈祷诸佛菩萨这一缘起。

只有诚心祈祷了,自己才能与圣尊相应。现在这样的修行人非常多,2007年台湾“莲花生大士佛学会”的一位仁波切,讲述了不丹现代莲师心咒成就者——竹透的事迹。这位成就者原来只是个平庸的农夫,一个字也不认识,由于最初信仰苯波教,对莲师的伟大功德不了解,故曾恶言毁谤过莲师。他中年时被仇家诅咒,以致双目失明。为了恢复视力,他到处求诊,但都无济于事。后来,他听从某位善知识的劝诫,开始念修莲师心咒,并将其作为唯一的修持。

他专修莲师心咒以后,对莲师的信心不断增长。因为双眼失明的缘故,白天与黑夜对他而言没有差别,故他不分昼夜地精进修持。

当莲师心咒诵满1亿遍时,他平时使用的转经轮中,流出不可思议的甘露水!众所皆知,转经轮是用干燥的纸卷成,不可能凭空流出水来,但他的转经轮却出现这样的奇迹,完全是他的精进与莲师的加持所感。然而他对此并不执著,依然不懈地持诵莲师心咒。

当莲师心咒诵满3亿遍时,在如同梦幻般的境界中,他亲自见到了莲师,莲师为他授记:“如果你再住世七年,眼睛就可以恢复光明。”又说:“你之所以会双眼失明,是因为你以前信仰苯波教,尤其曾轻视毁谤过圣者,所以即使亲见于我,也因为障盖之故,不能马上复明。”

莲师又特别指示他做一顶法冠。于是他在没有任何人的协助下,亲手用铜片打造了一顶上述莲师嘱咐的法冠,令见闻觉知者得到不同的利益。

此外,莲师还授予他一个秘密的回遮窍诀,依此可迅速消除重病急难。这个仪轨只有他自己会(以前有些伏藏大师也是这样),就是先制作一种特殊的朵玛 [2],并念诵自己特有的仪轨,之后不穿任何衣服,一丝不挂地将朵玛送往附近的三岔路口。依靠这种不可思议的方法,重病之人会立即痊愈,急难之人也会消灾除难。由此,人们纷纷对莲师法门生起极大信心。据保守估计,他在圆寂之前,至少念了6亿遍以上的莲师心咒。至于他的眼睛复明与否,似乎没有交代得很清楚。

当他得到秘密成就之后,并没有去改善物质条件,生活仍一如既往,以讨饭为生。他平时吃饭不需要碗盘,只是以托巴作为饮食用具,里面有什么就吃什么,而且从来不洗。别人供养财物时,他除了接受一点衣服和食物外,其他的都会吹气加持后回赠给供养者,交代其不可花用,应随身携带以作护身符。后来,有个寺院迎请他去接受供奉,他也只是住在寺院最简陋的角落,依然睡着自己的旧铺盖,用着又黄又破的棉被和枕头。

在即将圆寂的七天前,他告诉寺院住持邬金喇嘛:“再过七天,我将舍弃这个世间前往清净刹土,面见莲花生大士。”邬金喇嘛认为他是在说笑,所以不以为意。他又跟另一位僧人说:“邬金喇嘛没有生死自在的能力,可是我有。我的意思他不能明白……”“法身是不会死亡的境界,因为我已证得法身,其实我也没有死亡可言。”这位僧人听后,很担心他会示现圆寂。果然7天后,在一个明媚的清晨,他以金刚跏趺坐坦然示寂。此时,大地出现震动。不丹举国上下为之震惊,众人纷纷从远地前来参拜。这是2006年5月发生的一件真实的事情。

“明灯论坛”中也讲过一位修行人,在理塘明珠寺附近的山洞里,终生闭关专修莲师心咒。念了十多亿遍心咒之后,他成就了。闭关山洞旁有泉水从山上流下,由于他的加持,流水声都变成了诵莲师心咒的声音,非常神奇。后来他圆寂时也出现种种瑞相,这是毋庸置疑的。

表面上看,我们人与人都一样,但实际上,有些人能念十多亿心咒,有些人念十几万也很费劲,差别还是相当大。诚如古人所言,人和人各不相同:有的实力强大,有的处境堪怜;有的强壮无比,有的软弱无能;有的极为能干,有的一无是处……而这些差别,除了由前世的业力决定以外,也跟今生的努力和勤奋有一定关系。

其实在短暂的人生中,我们虽说可以做很多事情,但若错过特别殊胜的法门,确实非常可惜。对于这些殊胜法门,即使我们修不了一些大法,但在念咒上达到一定境界,应该不是很困难。《莲师心咒之功德》 [3]中讲过,若能持诵莲师心咒十万、百万、千万遍以上,便可相应获得役使鬼神、三界自在等诸多功德。当然,像大成就者那样几亿、十几亿遍地念,对现在人来讲不太现实,很多人宁愿整天看电视、睡懒觉,在无意义的琐事上虚耗光阴,也不肯静下心来念咒。以至于忙忙碌碌了一辈子,有一天突然倒下去时,回头看看自己的一生,可能什么善根都没有,有的只是满身罪业。

相比之下,在我们清净的喇荣道场,大多数人都在精进修行,真的非常随喜。尤其是看到身边一些道友的行持,我常觉得特别惭愧,不由想起迦叶佛时代那位公主的梦:一只猴子坐在法座上讲经,却有很多狮子在听。公主问迦叶佛是什么征兆,迦叶佛解释道:“在释迦牟尼佛教法的末期,有些法座上的上师,内外没有一点功德,就像猴子一样;而听法者却具足一切功德,犹如雪山的狮子。”确实,佛陀授记的时间已经到了。我周围就有很多修行人,不管是白天黑夜,修得非常不错,让人特别佩服。

不过,大海里也难免有鱼龙混杂的现象,有时候我也能发现一些比我差的。看到他们的行为,我不禁心生感慨:“唉,这些人为什么出家呢?”“这些居士为什么要呆在学院?这里又得不到世间的名闻利养。天天听录音机、收音机,唱歌,聊过去的事情,又有什么必要呢?”所以,客观公正地评价,在这样清净的道场中,也有极少数修行不好的人。

当然,这也是正常的。就算是释迦牟尼佛的身边,尚且也有五百比丘还俗 [4],故无论是世界哪个地方,都不可能没有这些,不可能一切都是清净的。有些人总以为寺院中不会有烦恼,一旦听说些什么,就开始惊叫连连:“啊!寺院里怎么会有这种事?”对此我们并不意外,因为有些客观问题,他们也许不太了解。不过就我们自身而言,作为一名修行人,应当以修法为主,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不要像一些没有水平、没有素质的人那样,天天贪著无义琐事。

现在城市里的居士,大多数很不错,在面对家庭、工作等许多压力的同时,还要抽出时间修学佛法,真的很不容易。但也有一部分人对佛法不在乎,总是找些借口,把听课当作一般的世间行为来对待。其实人生很短暂,希望你们能做些有价值的事情,比如对自己有利的闻思修行,或者尽量帮助众生。有意义的事情,一定要做;没意义的事情,不敢说完全不做,但也尽量少做。有些人的习气太重,刚听完一堂课时,一两天稍微能压制住烦恼,但由于周围助长恶习的顺缘比较多,修持善法、闻思修行的助缘少之又少,所以,修行的结果往往不如人意,这一点你们也要注意!

 

关于七句祈祷文的功德,阿里大持明者的伏藏品《八大法行总集之持明外修法》中说过:“一仪轨王七句祈祷文,凭借愿力真实得面见,七日二十一日祈祷依,悉地降临解脱诸违缘。”意思是,七句祈祷文如人中之王一样,是一切仪轨之王。(藏传佛教的很多寺院,在修任何本尊之前,都要先念七句祈祷文。)凭借莲师宿世的愿力,只要真实作祈祷,必定能亲见莲师。这个修法最好是单独修七日或二十一日,若能如此,一切悉地自会降临,一切违缘自会遣除。

以前我去过丹巴一个寺院,那里每年秋天要求修七天莲师法,所有老百姓与寺院的出家人一起,从早到晚不断念七句祈祷文。藏地很多寺院或个人都是这样,常利用七天或二十一天的时间专修莲师法门。其实在修任何一位本尊前,最好是能先结上缘。从法王如意宝的事迹中也可以看出,他老人家不管是修文殊菩萨、观音菩萨,最初都会专修这一本尊,不间断地念诵本尊心咒。同样,如果你是第一次修莲师法,最好也能先闭关七天,发愿念多少遍七句祈祷文或莲师心咒,然后平时就可以随意念诵了。就像在世间上,你想认识一个人,可能先要请客吃饭,培养一下感情,但若从此成为朋友了,那你有什么事,只要打个电话给他就可以。所以,当你们遇到违缘时,也别忘了给莲师“打电话”!

前天有些道友说,去年某个城市发生动乱,他们一家都在拼命念七句祈祷文,这样很好。或者,也可以念“喇嘛钦”、“革日仁波切钦 [5]”,以此祈求莲师保佑。在藏地,以前的老年人和修行人哪怕遇到一点点危险,比如放牦牛时碰到狼,马上就会祈祷莲师:“革日仁波切钦!”若能长期如是串习,在自己临死的时候,莲师或阿弥陀佛一定会来解救你的。

莲师也曾亲口承诺:“七句祈祷深情之妙音,相随手鼓伴乐猛祈请,邬金我从妙拂吉祥山,如爱子泣慈母心不忍,予以加持立此坚誓言。”倘若以悦耳的妙音念诵七句祈祷文,并摇动手鼓猛厉祈祷,那么莲师就会从罗刹洲来到你面前,如同孩子啼哭着呼唤母亲,母亲必不忍心抛弃他一样,莲师因往昔立下过坚定誓言,故而一定会降临。即使你没有手鼓或乐器,只要双手合掌,以恭敬虔诚的信心来祈祷,莲师也会降临在你面前,对你的身口意予以加持,遣除一切人和非人的违缘。

此外,《上师密集》云:“猴年猴月之初十,一切时王初十日,示现化身遍赡洲,我赐共同胜悉地,何人终生修上师,彼人则于命终时,融入邬金我心间。”猴年猴月的初十,是莲师离开藏地前往罗刹国的日子。今年是土牛年(2009年),还有7年才是猴年。法王没有圆寂前,曾打算在第二年,也就是猴年举行一个特殊的法会,因为我们喇荣五明佛学院,就是于猴年猴月初十 [6]建立的。在藏地,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当年莲师离开这里时,对所有大臣和人民讲过:“每逢这一天,我必定会来到人间,对所有的人进行加持。”

而且,每个月的初十,也是一切时间之王。莲师的传记中记载,藏历中不管是哪个月初十,莲师都有利益众生、降伏鬼神的不同应化事迹:

一月初十,莲师舍弃王位,前往清凉尸陀林,对无量空行、鬼神加以摄受并转法轮。

二月初十,莲师在扎巴哈日(另说阿难尊者)面前示现出家。

三月初十,萨霍国王将莲师投入大火,准备活活烧死他,但莲师以神变力,将猛烈的火焰变成一大湖泊。

四月初十,邬金国的奸臣把莲师与曼达拉娃空行母焚烧七天七夜,结果火海自然化为湖泊,莲师与空行母不但没有损害一根毫毛,还端坐在湖中的莲花上,示现不死虹身,降伏了所有野蛮众生,并被邬金国王尊奉为国师。

五月初十,莲师降伏了五百外道班智达,发出佛教的狮吼声。

六月初十,莲师在达那够夏海降生。

七月初十,莲师在铜洲国家时,国王听信外道邪说,把莲师密闭在一红铜箱子里,扔入大河。莲师不但没被淹死,反而逆水而上,在空中放光,令河水越涨越高,眼看皇宫就要被淹没,国王和眷属特别恐惧,向他诚心忏悔。

八月初十,外道以掺毒的饮料供养莲师,莲师将之转成甘露,不但没受丝毫损害,反而更加容光焕发。

九月初十,莲师在尼泊尔的羊乃穴山洞,以金刚橛降伏了藏地、尼泊尔的很多鬼神,并获得大手印成就。

十月初十,莲师抵达藏地,降伏藏地的鬼神之后,建立宏伟的桑耶寺,从此在藏地弘扬佛法。

十一月初十,莲师自桑耶寺开始,在整个藏地埋藏了无数伏藏品,又降伏诸多鬼神,令其承诺作护法神,并将伏藏的“钥匙”交给他们。

十二月初十,莲师在芒域贡塘辞别众人,前往罗刹洲,并给世人留下很多教言,尤其是提到:“每个月的初十,我都会来到人间,只要你们呼唤我,我会迅速赐予加持。”

所以,藏地很多寺院,每月初十都有会供,都要修莲师法门。我小的时候,常听老人们说:“今天是初十,要念莲师心咒。”不知道现在青年一代的心中,还有没有这种观念了。不管怎么样,初十是极为特殊的日子,你们要记得提醒自己,无论身在何处,这天应该作一点会供,尤其要念七句祈祷文和莲师心咒。因为在每月初十,莲师会于南赡部洲示现千万化身度化众生,这是他的承诺。

法王如意宝以前常讲:“猴年猴月的初十相当关键,这天一定要作大会供,举办大型的佛教仪式;每个月的初十也很重要,应该尽量作些会供,祈祷莲花生大士。自己若想消除违缘、希求解脱,观想并祈祷莲师的话,莲师一定会赐予共同和不共的悉地。”

不管是什么人,若能终生修持莲师,命终时定会融入莲师心间,这也是莲师的金刚语。由于莲师与阿弥陀佛一味一体,修莲师与修阿弥陀佛没什么差别,因此,遇到这么好的法门,我们一定要修,不修的话很可惜。

《上师密修要文》中云:“修法生次第,明了观修时,我住彼者前,曼扎供品物,食子摆设时,我无疑降临。”我们观修、祈祷莲师,莲师就会住于我们面前;我们在莲师像前摆放曼扎、食子等供品,诚心诚意地祈祷,莲师一定会降临。

又云:“无肉光明身,观修莲师身,彼时起佛慢。”莲花生大士不是肉身,而是光明身,所以若观修莲师的身体,定会时时得到加持,对此我们要生起佛慢。

又云:“我不自主临,邬金莲花我,谁以强敬信,猛厉祈祷时,我临彼者前。”莲师说:“谁以强烈信心祈祷我,我一定会降临在他面前。”

莲花生大士这样说,是因为有这样的能力,汉地以前也有一些大德,为了摧毁众生的傲慢,而故意显露自己的成就相。譬如傅大士,与达摩祖师、志公禅师并称为“梁代三大士”。他自号“双林树下当来解脱善慧大士”,其修行和成就跟莲师有相类似的地方。他曾见许多人无缘遍览《大藏经》,就发明了“轮藏”,将《大藏经》做成转经轮 [70],并推广至很多地方,广利无量众生,这一事业很奇特。

他是什么样的人呢?起先他是个捕鱼的,但捕鱼的方式比较特殊:每当捕到鱼之后,他又把鱼笼沉入水中,祷祝着说:“愿去者去,愿留者留。”于是,与他无缘的鱼就游走了,有缘的那些才留下来。

有一次他正在捕鱼,来了一位印度高僧,对他说:“我与你过去在毗婆尸佛前,同时发愿度生。现今在兜率天宫中,还存有你的衣钵,你什么时候回去呢?”他听后瞪目茫然,不知所对。梵僧就让他到水边看倒影,他看见自己头上有宝盖、圆光等瑞象,因而顿悟前缘。于是抛弃渔具,在双树下结茅庵而居,从此精进修行。

七年之后,有一天他在定中,看见释迦牟尼佛、定光佛、金粟佛放光融入自己,因而获得了加持。后来他把妻子卖掉 [8],举办无遮大法会,许多行为跟藏地密咒士很相似。记得有一次,他脚穿儒履,身著僧衣,头戴道冠,进宫拜见梁武帝。南怀瑾对此评价说,这表示中国禅的法相,是以“儒行为基,道学为首,佛法为中心”。有些人不了解密宗的境界,一听莲师自称“我是如何的成就者”,就开始极力毁谤,却不知汉地大德也有这样的超胜行为。

此外,净土宗的五祖少康大师,出生后一直不说话。7岁随母亲到寺院拜佛,母亲问:“这是谁啊?”他忽然开口说:“是释迦牟尼佛。”父母悲喜交加,便施舍他出家为僧。后来大师广弘净土法门,每次升法座高声念佛,念一声佛,就有一尊化佛从口中而出;念十声佛,则有十尊化佛,如同念珠般连贯地从口中涌出。

还有志公禅师,画师为他画像时,他一时兴起,现出十二面观音像,妙相殊丽,或慈或悲,使素有“第一佛像画家”之称的僧繇,无法成笔。藏地的大德小苏(色琼巴)和大苏,临终时将身体化光融入黑日嘎……诸如此类的现象非常多,大家应该全方面去了解。

今天讲到这里吧,本来还想讲,但时间到了,实在没办法!

 

 

[1] 《菩提场所说一字顶轮王经》(唐不空译)云:“以香华而供养,诵七俱胝遍。则末后塔放光,放光已,其光入行者身隐没。”

[2]朵玛:汉译为食子,是以糌粑或熟麦粉做成,用以供养佛菩萨、本尊或诸神施食众鬼的食品。

[3]索达吉堪布仁波切译,见书末附录。

[4]《宝蕴经》中说,世尊在宣讲享用信财的过患时,五百名戒律不清净的比丘说“不应享用信财”而还俗了。

[5]意即莲花生大士知,莲花生大士垂念我。

[6]1980年藏历十月初十。

[7]《释门正统》云:“初梁朝善慧大士愍诸世人,虽于此道颇知信向,然于赎命法宝,或有男女生来不识字者,或识字而为他缘逼迫不暇批阅者,大士为之顾,特设方便,创成转轮之藏,将大藏经楼中纳置一切经之书架,设置机轮便于旋转。令虔诚者推轮藏一匝,则与看读经藏具同等功德。”

[8]傅大士为了化导大众,便先来劝化他的妻子,发起道心。有一年碰到大荒年,大家普遍都在饥饿中,他便劝导妻子,发愿卖身救助。他妻子刘妙光听后,并不反对,说:“但愿一切众生,因此同得解脱。”后来,同里傅重昌、傅僧举的母亲,出钱五万买了他的妻子。大士拿到钱就开大会,赈济众人,发愿说:“弟子善慧,稽首释迦世尊,十方三世诸佛,尽虚空,遍法界,常住三宝。今舍妻子,普为三界苦趣众生,消灾集福,灭除罪垢,同证菩提。”过了一个月后,那位同里的傅母,又把他妻子送回山中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