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师金刚七句略讲第7节课

第七节课

现在总体看来,汉地各个地方对密法学得不错,有些人并不是停留在口头上,而是在生活中,有了实实在在的感受与收获。看到他们的转变,我由衷地高兴。在座不管是出家人、居士,希望你们也认认真真地修学,懂得藏传佛教的殊胜性之后,有必要、有因缘的时候,应当传给相关的人,以令他们接受并共同学习。

这样的行为非常重要!就像禅宗,最初也不为汉地所接受,但后来随着大成就者们纷纷证悟其高深莫测的超胜境界,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对它另眼相看。日本的禅宗也是一样,当弘扬至英美国家时,刚开始大家比较排斥,但当它渐渐融入生活中后,人们也就接受了。

所以我想,现在人的信心比较不错,最关键的在于缺少传法者。大家若能共同努力,藏传佛教应当可以让更多人了解,尤其是汉地有些水平比较高的居士,可以给大家作佛法上的交流。(他们暂时被称为“辅导员”,至于因缘成熟时怎么称呼,我还在考虑。)

其实,佛法就像那些有利于人的世间知识,出家人也可以接受,在家人也可以接受,尤其是莲花生大士的教法,更为适合当今时代。懂得藏传佛教的人都明白,莲师的伟大无法形容,他的发心力、摄受力不可言说,故被尊称为“莲花佛”或“邬金第二大佛”,对此我们应生起信心。当然,不懂藏传佛教的人,可能认为莲师只是藏地的普通修行人,但这是一种非常片面的认识,以后还是应该多看一下莲师的传记。

莲师的传记在藏文中相当多,而汉文中,不管是网上还是书中,介绍得都比较少。不过这比以前好多了,以前1987年法王第一次去五台山时,汉人根本不知道莲花生大士,甚至长年学佛的人也没听说过。如今就完全不同了,因此,密法要想让人们接受,中间要有个适应过程。现在,这个因缘已越来越成熟了。

原来曾有一段时间,排斥密宗的人非常多,其中不乏一些高僧大德和世间学者。那时我们的能力虽然很小,但也通过各种方式作过回应:该驳斥的驳斥;该批评的批评;该交流的,也以非暴力的方式作了正面沟通……这方面做了许许多多工作 [1]。而如今,许多人的观念已转变过来了,除了对个别藏地修行人的行为不满、生邪见以外,对藏传佛教的教义舍弃、诽谤、攻击的现象,可以说比较少见。

我个人而言,绝对不会宣扬非理的法门,唯有对众生真正有利的教法,才会想方设法让你们接受。听说学院有一位法师,她回自己寺院时,师父对藏传佛教有点反对,她为此哭了无数次:“这么好的法,为什么师父不理解?”可能是她眼泪的缘故吧,听说现在她师父理解了——这是别人给我讲的,至于是不是,我也不太清楚。其实,我们这里的法,并不是狭隘地固执自己的宗派,而是以非常广阔的心去拥抱整个世界。因此,哪些是正法,哪些是邪法,希望大家能够明白。

在修学藏传佛教、尤其是密法的过程中,大家一定要经常祈祷莲师,因为历代传承上师的根本就是莲师。以前法王去印度时,我们见到了一位举世公认大慈大悲的大德,他说:“本来我是格鲁派的,传承上师、经师也都是格鲁派的,但我自己对宁玛派的莲师有不共信心,祈祷莲师从未间断过。为什么呢?因为当年若不是莲师降伏了藏地野蛮的邪魔外道,不可能有如今这么殊胜的佛法。现在藏地成了全世界的佛教宝库,这一切都该归功于莲师的宏大发愿。为了报答他的恩德,我们始终应以非常虔诚的信心来祈祷。”之后,他还给我们传了一个自己造的莲师祈祷文。

可见,具有远见、心胸广大的人,可以接受任何教派的法,只要它是正法,是佛菩萨化身所传的教义,都可以兼收并蓄、为我所用。反之,倘若你只盯着自己的寺院、自己的宗派,甚至,除了自己的师父以外,谁都不承认,那再好的法对你也没有用。

在座的道友们,以后有机会的话,应在自己的寺院或道场里塑一些莲师像,这特别重要,在末法时代也具有特殊缘起!每次我去汉地居士家或寺院时,首先都会看有没有莲师像,如果有,就会觉得在这里修行肯定成功。虽说这是我的一种分别念,但也不是没有理由的。这种信念,并不是我最近传讲七句祈祷文才有,而是从小就对莲师有特别坚定的信心。

总之,如今末法时代,违缘多如牛毛,为了自己修行顺利,也为了弘法利生的事业成功,大家应该多祈祷莲师,塑造莲师像、随身佩戴莲师像,这会有很殊胜的缘起,大家一定要记住!

 

今天书里是这样讲的:

莲师在《莲花遗教》中对空行母说:“诸佛殊胜调化刹,每众生前现化身,昔日无量光佛尊,普陀怙主观世音,达那够夏莲花生,唯有形象现三种,实际无别无不同。”

此教证在前面引用过,只是译文略有不同。意思是说:在诸佛殊胜的调化刹土中,每一个众生面前,都有不同形象的莲师在进行度化。他以什么方式显现呢?譬如昔日,在极乐世界,现为无量光佛(阿弥陀佛);在普陀刹土,现为观世音菩萨;在邬金达那够夏,现为莲花生大士,这三者虽然形象不同、刹土不同、所化众生不同,实际上本体无二无别。

这一点大家务必要明白,千万不要说“我是修观音法门的,不信莲花生大士”、“我学净土法,只信阿弥陀佛,不信莲花生大士”。倘若你对阿弥陀佛的化身,一部分相信,一部分却不相信,这是极不应理的。

现在有些人不学密宗,只学净土宗,所以我只好对菩提学会开了两个课,讲前行的同时,也推广净土。本来这对我来讲比较困难,但如果只讲前行、莲师法,有些人就不学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莲师与阿弥陀佛无别。因此,我只好再传讲净土,他们一看:“噢,那可以,我师父就不怕了,我也不怕了。”——你师父怕什么?怕莲花生大士吗?该怕的地狱、饿鬼、旁生,你们师徒都不怕,不该怕的降伏一切邪魔外道的怙主,你们却害怕,真是好造业哦!

又云:“安住法界普贤王,密严刹土金刚持,金刚座之大能仁,无二自成莲花我,利生加持大稀有。”安住法界宫的法身普贤王如来、密严刹土的报身金刚持、南赡部洲于印度金刚座示现成佛的化身释迦牟尼佛,这三者与我莲师无二无别,若能以此信念来祈祷,那么加持力不可思议,利生事业也会广大无边。由此可见,佛陀的法报化三身无别,而且都是莲花生大士。莲师之所以被称作“莲花佛”,原因也在于此。

在我们藏地,对莲师起邪见或不承认的,应该说没有。如今在西方,很多人对莲师也极有信心。以前我们去美国时,那边盛行着莲师的预言:“铁鸟飞,密法兴。”这一预言,第十五世噶玛巴也曾对弟子说过。意即当空中出现飞机时,末法时代已到来了,此时,莲师的教法将普传于整个世界。因此,西方人对密法有特别大的信心,生邪见诽谤的,在佛教徒中几乎没有。

据统计,1990年美国有40多万佛教徒,相当一部分是学藏传佛教的。这些人对莲师很有信心,在每一个道场里,都会祈祷莲花生大士。当时我开玩笑说:“美国人念莲师心咒时,声音很威猛,好像在修忿怒莲师;法国人念莲师心咒时,声音很柔和,好像在修寂静莲师。”尤其是法国人的音调,跟我们下课时念得一样,其实这来自于藏地的江达活佛。他的声音特别好,住在美国时,索甲仁波切请他唱莲师心咒,他就先以高山流水调唱祈祷文,之后又念莲师心咒,慢慢地,这种音调被推广至好多修行中心。也正是这些大德们的努力,现在欧美国家对莲师特别有信心。

前段时间,我去了上海菩提学会的一些道场,他们念莲师心咒也很好听。希望今后很多道场、寺院,也能常念莲师心咒。法王如意宝说过:“每次下课以后,若念三到七遍莲师心咒,所有非人鬼怪、邪魔外道都会远离。”因此,假如每个道场都能这样念,对修行真的有很大帮助。

又云:“究竟二资圆满诸功德,成为长子幻化不可思,过去未来现在一切时,佛教胜幢树立于十方。”究竟福慧二资、圆满一切功德而成为诸佛长子的莲师,以不可思议的幻化身,过去曾利益无量众生,未来将利益无量众生,现在正在利益无量众生,所以,莲师的化身在一切时中,将佛法胜幢树立于十方四隅。

莲师亲自幻化的化身特别多,而莲师加持的高僧大德也不计其数。无垢光尊者每次撰著最甚深的窍诀,常会说“班玛桑巴瓦所摄受的瑜伽士龙钦绕降,造于刚日托嘎神山”;麦彭仁波切许多教言的后面,也有“生生世世对莲师具有殊胜不可退转信心的麦彭秋列南嘉”等字眼。看了这些你就知道,藏传佛教的许多大德,尤其是弘法利生事业特别广大的,都是莲师所摄受、加持的。

其实,汉地也有许多高僧信敬莲师,每天都持诵“嗡啊吽班则革日班玛斯德吽”,只不过不敢公开而已。曾有一位大德脖子上挂着莲师像,平时连弟子都不让看,那天悄悄拿出来跟我说:“您看,我也是学这个的哦!”然后又赶快装回去了。

要知道,莲师的加持、利他的智慧和威力不可思议,值得我们每个人起信心并接受。以前有些人对藏传佛教不满、特别排斥,我个人确实有些不理解,其实即便他们是知识分子,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我在《佛教科学论》中提过,西方最著名的心理学家荣格,一生致力于《西藏度亡经》 [2]的研究,他说:“这部著作一直是我的忠实友伴,我不仅要把许多令人兴奋的观点和发现归功于它,还要把许多根本的洞见归功于它。”他曾热情地把此书介绍给了当时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精神分析学创始人弗洛伊德、“科学之父”爱因斯坦等学术巨匠,(既然荣格、爱因斯坦、弗洛伊德对莲师法门都能接受,现在的大学生、博士生为什么不能?你们的智慧能否与他们相提并论?有时候看来,似乎现在的知识分子有点过于“聪明”了。)并且坦言:该书的内容真实不虚,书中所揭示的生死因果确实存在。

后来我对荣格都起了信心,将他的一张照片放进《佛教科学论》。有人对此有点不解:“为什么这本书不放高僧大德的像,却偏要放爱因斯坦、鲁迅、荣格的照片?”因为我觉得,一方面他们的生长环境不太好,但能对佛教、对密法有如是信心,真的很了不起;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摧毁那些世间学者的傲慢。

此外,从汉地佛教界来看,许多大德也并不排斥藏传佛教。比如太虚大师,在《斗诤坚固中略论时轮金刚法会》一文中,阐述过理当信受密法之理,并从班禅大师那里,受过时轮金刚灌顶。虚云老和尚对黄念祖居士说:“密宗的确是释迦牟尼佛的法。 [3]”圆瑛法师也说:“密净双修好,万修万人去。”其实汉地不管是什么宗派,禅宗也好、天台宗也好,最终都要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密宗许多大德临终时也是如此,由此可见,密宗和净土宗暂时的观点虽然不同,但究竟而言殊途同归,净密双修对大多数人是有利的。

藏传佛教在汉地的弘扬,不仅仅局限于出家僧团,而且也遍及皇宫内院。从历史上看,自元朝忽必烈敕封八思巴为国师开始,后经元、明、清三代朝廷的尊重与扶植,藏传佛教在宫廷中一直长盛不衰、极有影响。尤其在清朝,从皇帝到嫔妃、宦官,常接受灌顶并做佛事,皇家御苑中梵刹林立,宫里珍藏着数以万计的藏传佛教珍品。

从康熙、乾隆的传记看,当时密宗的影响不可小觑。我以前朝拜有些寺院时,见过这两位皇帝所立的石碑,感觉他们显现上是九五之尊,但实际上跟高僧大德没什么差别。毕竟他们造了那么多寺院,培养了那么多出家人,对藏传佛教非常虔诚,对汉传佛教的贡献也极其广大。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章嘉国师与清朝皇帝历来有极深的渊源。比如,章嘉一世是康熙皇帝的国师;章嘉二世是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的国师;章嘉三世是道光皇帝的国师;章嘉四世是同治皇帝的国师;章嘉五世没有提及;章嘉六世是光绪皇帝的国师;章嘉七世于“文革”前圆寂。 

以上那些大德、大人物既然都能接受藏传佛教,那学净土宗的个别人也不必怕。藏密并不是邪魔外道,莲花生大士也不是该怕的,而应该是值得欢喜的对境。我曾问过一个居士:“你对莲师有没有信心?”她说:“有特别大的信心,我很喜欢他!”我问:“为什么喜欢?”“哎哟,他很帅的,穿的衣服也很漂亮!”后来我也仔细看看莲师像,确实“很帅”。今天我给你们每人发了一张莲师像 [4],是塑像的照片,唐卡里的可能会更帅。(众笑)

《七品祈祷文教授益西措嘉之小字》中说:“我是法身诸佛予加持,受用报身诸佛赐灌顶,化身一切诸佛作商议,佛教当兴南赡部洲中,密宗果法引导众生故,珍宝海岛莲花茎之中,自生化身表示而来至,具有缘分具信之士夫,若以虔诚之心祈祷我,以胜因果缘起发愿力,较其余佛我悲更迅速,措嘉信解平日祈祷我。”

这段文字的意思是:莲师是一切法身佛赐予加持,一切报身佛赐予灌顶,一切化身佛显现上作商议:为令佛法在南赡部洲得以弘扬,尤其以密宗果法来利益无量众生,故在邬金达那够夏珍宝海的莲花茎上投射“舍”字,之后以自生化身方式而降生的(即莲师非父母所生,不是胎生、卵生、湿生,而是化生)。若对莲师具有信心,并以虔诚心来祈祷,那么以其因地时的发愿力 [5],在获得悉地方面较其他佛的加持更为迅速,因此,日日夜夜祈祷莲师非常重要。这是对益西措嘉空行母的教授。

在座的道友们,为了自己修行圆满,为了利益众生、弘扬佛法,一定要经常祈祷莲师。法王如意宝在印度金刚座的发愿文——《愿海精髓》中讲过:真正有菩提心的人,日日夜夜想的,就是怎样利益众生、怎样弘扬佛法,唯有这两个目标 [6]。而要想实现这两个目标,祈祷莲花生大士很重要。

麦彭仁波切在《世出世融合法》中也说:“末法时代,外道、非人、鬼神等特别猖狂,此时要祈祷上师三宝和本尊、护法、空行,而更重要的是,必须祈祷莲花生大士。”因此,你们如果想修行圆满、成就弘法事业,平时务必要祈祷莲师。不管是居士还是出家人,在家或出门时,最好都能常供莲师像,这种因缘很重要。若能如此,说明你对莲师有信心。常有人问:“我现在违缘挺重,该念什么经?”我总是告诉他:“多念莲师心咒!”我们现在传的法,以后有没有可能再讲?不一定有这个机会。但不管怎样,我内心真的很希望你们修行不要出违缘,而不出违缘的唯一办法,就是要自始至终祈祷莲师,这有一种不共的缘起力。

有些人可能想:“莲师的加持怎么会超过其他佛?比佛还厉害,不可能吧!”不能这么想。其实每一位圣尊都有不共的愿力,比如在往生净土方面,说阿弥陀佛的加持远远胜过其他佛,这是可以成立的;观音菩萨和文殊菩萨本来平起平坐,但在开智慧方面,文殊菩萨肯定是“权威”,而在大慈大悲方面,的确要靠观世音菩萨。我自己就有这种感觉,若要生起大悲心,使劲念观音心咒,很快就起作用了;如果脑袋迷迷糊糊,记性越来越不行了,马上祈祷文殊菩萨,也很快就清醒了。

有些固执的人也许不承认:“太愚痴了,不可能吧!”但实际上,你对此是可以现量感受到的,用教证、理证来说明的话,也是可以成立的。所以,我们若要遣除违缘、修行圆满,尤其是生起密法的境界,祈祷莲师相当重要!

有人曾跟我说:“祈祷莲师尽管也可以,但祈祷我上师是最好的,他是多少多少世化身。”(昨天我看了一个光盘,说某某活佛是第65世转世,不知道是不是特意这么演的?)虽然祈祷上师是很好,但就化身而言,莲师是一切上师的总集,他依靠不共的威力,示现为藏传佛教各派上师。这个道理,前面也引用教证说明过:阿底峡尊者、宗喀巴大师、萨迦班智达,皆为莲师化现。因此,如果祈祷莲师,也就祈祷了一切上师、护法、空行、本尊。以诸圣尊集聚于莲师身上来祈祷,这种方式是最好的,因为只要总体抓到了,对分支的祈祷也就自然涉及了。

如今,弘扬莲师是最好的时机、最好的缘起,大家应当好好把握。以前也说过,我认识一个美国修行人,他对莲师极有信心。那天我独自从上海检查身体回来,在机场过了安检后,突然有人拍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位美国修行人。巧的是,我们互看了机票后,大家都是去成都的,并且是同一航班。我送给他一张莲师像,因为他对莲师非常有信心,以前还给过我一个莲师的教言。

他说:“今天缘起特别好!你看,从上海到成都的飞机,一天中有那么多航班,我昨天刚从洛杉矶到上海,晚上有点累就没走,偏偏选了今天这个航班,没想到你也是这个航班,我们实在有缘,这次的缘起太好了!”我倒没觉得有什么特殊缘起,不过,有时候因缘确实奇妙。后来我也想:“我们俩居然在这儿碰到了,还是有点稀有,可能也有一些说不清的因缘吧。”所以,对莲师有信心的人,可以在茫茫人海中不期而遇,甚至弘法利生的事业不知不觉就展开了,这些都跟莲师的加持密不可分。

《莲花遗教·空行母问答录》中说过:“发何愿彼能获得,祈祷莲生我满愿。”不管你发什么样的愿,只要祈祷莲师皆能如愿以偿。比如遇到困难时,自己实在解决不了,就应该祈祷莲师。这一点不要有怀疑,也不必到处找人打卦,只要一心一意地祈祷,莲师定会满你所愿。

有些人认为打卦不科学,这种说法不对。我曾问他们为什么,回答是:“打卦有时都不准,所以不科学。”我再问:“这样的话,是不是打卦仪轨应全部废掉?”他们回答:“是!”我反问道:“那地震局对地震的预测准不准?不要说什么时候来地震,即便是震后还有多少次余震,预测也特别不可靠,这样一来,是不是也应该把地震局撤掉?”他们听了以后无话可说。其实,打卦只是给你指点个方向,并不是100%一定如此,就像世间也有许多预测一样,这些都是一种科学。当然,假如你的信心不足或某些因缘不具备,卦象也不一定特别准。

同样,有些教言说念七遍咒语就能成就什么果位,你依之念了七遍后,好像任何感觉都没有,便开始断言它是假的,这样也不对。就大多数人而言,其实这也只是给你指个方向,并不一定绝对如此。只有信心大的利根者,才能获得如是果位。我们祈祷莲师也是一样。

《上师修法要文》中云:“猴年猴月之初十,邬金我定临藏土,此乃我之誓言也;每一初十之吉日,幻化决定遍藏地,誓言莲生不欺惑。依赖于我具敬信,摆馐食子珍宝灿,相随手鼓伴乐音,七句祈祷妙音唤,邬金我由妙祥山,如爱子泣母不忍,加持降临立坚誓。”

猴年猴月的初十,莲师必定会来藏土,这是他的誓言;每个月的初十,莲师的幻化身决定遍于藏地,此誓言不会欺惑任何人。具有信心和恭敬心的弟子,若以莲师为依怙,摆设食子、珍宝等庄严供品,伴随着手鼓、音乐,以妙音念诵七句祈祷文来呼唤,莲师一定会从邬金红色铜山降临,犹如母亲不忍孩子啼哭一样,他必定会应声而至。这是莲师的坚定誓言,诸如此类的无欺承诺有许多。

世间上有道德的人,尚且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那莲师就更不用说了。因此,只要虔诚呼唤或祈祷,莲师一定会降临。记得法王如意宝在印度南卓佛学院,讲《七句祈祷文讲义》时说过:“现在有很多藏人在印度,你们可能会想:莲师常去藏地,但会不会来印度啊?不要有这种怀疑。不管孩子在哪里哭,印度也好、汉地也好、藏地也好,母亲马上都会去的,根本不会分别是什么地方,同样,你们虽然现在住在印度,但只要虔诚祈祷,莲师一定会立即降临。”

现在修莲师法的人,汉地有很多,美国、日本也不少,但不管在哪一个地方,不管是谁在祈祷,只要你有信心,莲师定会当下现前。就如同水器只要清澈无垢,月影便会在里面映现,而不会有丝毫偏堕之心。因此,道友们也不要有种种分别念,应该一心一意地祈祷莲师。祈祷之后,心里自然会有种滋润感,到了一定时候,这种境界不是光靠理论来成立,而是在不知不觉中,你会发现修行顺畅了,信心增上了,智慧开启了,正见、定解也现前了,这就是诸佛菩萨加持融入心的征相。反之,倘若没有得到加持,你口头上说得再漂亮,但法就是法、人就是人,中间始终会有很大差距。所以,我们修行人最需要的,就是将自心与佛菩萨的加持融为一体,若能如此,即使你没有证悟圣者境界,但在凡夫地中,出离心等功德也会自然生起,世间八法、贪嗔烦恼也会逐渐远离。因此,祈祷的确非常有必要。

那么该如何祈祷呢?绕那朗巴的《耳传宝库·第四品益西措嘉之教言》中说:“去往山顶、空谷等合意的地方,祈祷呼唤好似头已裂开般,生起厌离出离心,怀着感恩戴德的敬信,豌豆大的泪珠滴滴能清净弥天罪障,这是一大要点。出现觉受,尽力护持。”

这个教言十分殊胜。意即我们应去往山顶、空谷、山洞、森林等无人空旷之处,在那里因为环境的影响,自会对莲师等佛菩萨生起信心。此时,若以七句祈祷文来励力呼唤莲师,或以各种祈祷文来呼唤自己有信心的本尊,头就会像裂开一样,(我看有些居士真的很有信心,一边哭一边祈祷“喇嘛钦”,他不是假装的,这种祈祷完全把他身心转变了。)对轮回不再有任何希求心,唯一只想从苦海中出离。因自己切身体会到了佛菩萨的法恩,故而会真实生起感恩之心,豌豆般大的眼泪滴滴淌下,以此能清净弥天大罪。

这种眼泪很值钱的!世人为了感情、痛苦而流下的泪,不但没有意义,可能还会带来很多果报。有些人的泪水比较多,但你看一看,这到底是为谁而流?为莲师、上师、本尊或可怜众生而流的,有没有?以前法王如意宝讲法时,每每想到上师、想到莲师,就会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尤其在古乌拉泽讲中阴法时,忆起当年莲师在桑耶为他们传授密法的情景后,老泪纵横、哭泣不已……尽管二十多年过去了,但我一直记得那个场面。

我们可能没有这样的境现,但每次遇到法王去过、住过的地方,我的眼泪还是比较多。前不久我去五台山闭关,事后有人问:“你闭关期间,见了什么本尊没有?”我说:“没有,只是哭得比较多。”有时候心一静下来,想起上师的恩德、诸佛菩萨的恩德,想起贪著轮回中无义琐事的众生,就会从内心深处生起信心和悲心,并流下泪水。不过,这也只是形象而已,并不是什么境界,很多道友应该都有。尤其是刚学佛的居士,可能哭得最厉害,我们学院常有这样的人,过路时不让你过,一直挡在路边,边磕头边“呜呜”地哭,这种现象最近比较多——有些居士不好意思了,不用低头,不是说你。

当你哭了很长时间以后,眼泪也流完了,此时的心好像变成了空白。从禅宗来讲,这是种开悟的境界,一定要尽力护持,眼泪也用不着擦,就这样坐着……

“出现觉受,尽力护持”,知道吧?对禅宗和大圆满的修行人来讲,这是很珍贵的窍诀!

 

 

[1]例如,上师仁波切撰著过《密宗断惑论》、《密宗虹身成就略记》、《略说佛教各派互不相违》、《藏密问答录》等文,以树立人们对密宗的正确认识。

[2]《西藏度亡经》,实际上是莲师的闻解脱法门。

[3]见《黄念祖居士开示集》。看虚老的《年谱》,他刚开始对藏密有些不了解,但晚年时不但接受了,而且还加以赞叹。

[4] 以前法王如意宝在五台山所塑之莲师像的照片。

[5] 莲师曾发愿:“在末法时代,当邪魔外道特别猖狂之时,依我的加持力迅速消除违缘。”

[6] 颂云:“无垢圣教兴盛常住世,无偏众生享受胜利乐,意中所愿恒时唯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