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16节课

第十六节课

下面继续学习《大圆满前行》。

前面讲了八种无暇,说明人身的本体要具足闲暇——有空学法。而它的特法或必要手段,则是十种圆满,今天开始讲这个道理:

丁二(思维特法圆满)分二:一、五种自圆满;二、五种他圆满。

戊一(五种自圆满)分五:一、所依圆满;二、环境圆满;三、根德圆满;四、意乐圆满;五、信心圆满。

首先,以归纳性的方式阐述五种自圆满,正如龙猛菩萨在论典中所言:“为人根足生中土,业际无倒信佛法。”略而言之,

(一)所依圆满:

“所依”指的是身份。假设没有获得人身,就不能值遇佛法,如今得到了暇满人身,具足修法的顺缘,故而所依圆满。

在茫茫无边的轮回苦海中,得到具修法机会的人身非常重要,否则,纵然佛已出世、佛法尚未隐没、善知识正在传授殊胜佛法,但因为没有得到人身的缘故,也绝不可能值遇佛法、得到甚深窍诀、懂得佛法教义。得一个人身极其困难,而今我们已得到具足上述八种闲暇和下面十种圆满的暇满人身,应从内心深处感到欣喜。

身份对修法来讲相当重要。倘若转生于善趣的天界,享乐肯定远远超过人间。现在有些富翁认为,自己享受的是天人之乐,实际上并不是。天界的享受可谓用之不尽,不像人间,用完就没了。而且,在天界中生活,意念什么都会马上出现,比人快乐得多:想吃,美食就现在面前;想穿,只要一想,天衣就会出现;想禅定,稍微安住就入定了,不像有些人那样,想睡觉都睡不着,在床上翻来滚去,结果越来越清醒,起来要坐一会儿,又困……依靠五蕴之身,感受的痛苦层出不穷。而天人没有这些烦恼,快乐远远超过我们。不过他们缺少佛法,因此,贤劫千佛皆以人的身份成佛,从没有听说“这尊佛是以帝释天身份成佛的”、“那尊佛是以梵天身份成佛的”、“那尊佛是以遍入天身份成佛的”——可见,人身有非常殊胜的缘起。虽说天界也有极个别具特殊因缘者,偶尔能听到佛法,但他们只是得到法而已,对生死轮回有出离心、对无边有情生菩提心的,却很罕见。

因此,大家一定要想到,自己非常有福报,即生不仅得到人身,而且遇到这样的大乘佛法,一两百堂课的传承全部圆满,这种身份在其他众生中有没有呢?根本没有。尽管饿鬼、非人偶尔有听法意乐,也想寻找善知识,但到了听法行列中,第一堂课来,第二堂课就很散乱了,他们的意幻身比人运动得快,一旦被外境诱惑,便会随之跑了,难以长期呆在一处听法,传承圆满的寥若晨星。其实,在任何善知识前,常有饿鬼种性的非人来听法,只不过我们肉眼看不见。这种现象,佛陀时代有,现在也有,即便是一般的辅导员或法师传法,也绝对有非人在听,这一点毫无疑问。但非人的传承跟人的完全不同,人的所依最适合闻法,故而,贤劫千佛均以人身成就,这方面有不共缘起。

我们得到这样的人身,就像《入行论》所说,是做梦也想不到的,非常值得欢喜。这样的人身之器,远远超过金银珠宝的容器,如果没有好好利用,甚至用它去造恶业,是非常可惜的。然而,末法时代的人往往如此,得了人身也不珍惜,不愿次第修持佛法,甚至有些上师传法也有问题。最近听说东北那边流传一种说法:“不用修五加行,交六百块钱便可代替。”我听了以后,一方面很惊讶:前两年就有人这样宣扬,而今过了这么多年,物价一直飞涨,这个“加行费”怎么还不涨呢?另一方面,我也很不舒服,并不是因为有些修加行的人跑到那儿去了,而是有些人听到这种说法,非常积极地劝别人:“不要修加行,太累啦!那个上师的法特别简单,只要交六百块钱,什么苦行都不用,一弹指间就能让你证悟。你没钱的话,我来出。”甚至劝一些法师:“您也去吧,我供养您钱。那个上师好慈悲哟,说磕十万个头多累啊,交六百块钱就可以。”真的,这些人特别愚笨。更可怜的是,很多人竟然蜂拥而至,原来修行很有次第,想认认真真把加行修完,结果也放下了。

现在很多人为发财而不择手段,虽然你想发财可以理解,但有些论调对他人的障碍很大,对整个藏传佛教极有影响。在藏传佛教中,不论是莲花生大士、宗喀巴大师、萨迦班智达、全知无垢光尊者、麦彭仁波切、法王如意宝,都提倡次第修行,劝弟众也是先把加行修圆满。《前行》中也说:在智悲光尊者、如来芽尊者的传承里,每个人都要磕十万头,念一千万莲师心咒。学院这里就有位修行人,好多年一直非常精进,至今磕了一千多万头。假如你为了化缘挣钱,统统诋毁这些善根,对佛教很有负面影响。如果单单为了化缘挣钱,出家人有出家人的方式,在家人有在家人的办法,末法时代人人各显神通,这不奇怪,但问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以这种说法来摧毁修行次第,就不太合理了!

本来,我想以学院或个人的名义跟他谈谈,毕竟他这种说法前所未有。如果他真是大成就者,那宣传不必修加行,直接给弟子直指本性,我能理解,因为上师若非常利根、弟子又是特殊根基,不用修加行,通过直指本性而开悟,也有这种现象,昔日莲花生大士、布玛莫扎尊者即是如此。但那些上师们也并没有要求交“加行费”,六百块钱这个价码,不知是不是莲花生大士时代的定价?如果说要交钱,过段时间可能要涨价了,否则就不随潮流了!(众笑)

总之,我们非常谴责这样的说法,不管是谁,听了肯定不高兴,但高兴也好、不高兴也好,我当面都准备说。希望那些弟子好好观察,看看藏传佛教所有传承上师的传统里,有没有用钱代替加行的说法?也许是我们孤陋寡闻,但学习、研究佛法这么多年,翻阅过藏地诸多大成就者的传记,都没有见过这种观点。就我而言,藏地现有的历史,像《大圆满史》 [1]、《红史》 [2]、《白史》 [3]、《青史》 [4]、《敦珠佛教史》 [5]、《赡部洲庄严论》 [6],及《龙钦宁提》、《布玛心滴》中对传承上师的介绍,全部都读过,但里面并没有要求:交钱就不用修加行了。

所以,大家身份圆满之时,到底该以什么方式来修法,一定要注意。希望你们能有次第性,比如人身难得,不是口头上说,而要发自内心地认为:“我这个身份很难得,依靠这个臭皮囊,一定要修正法!”就像《入行论》所言 [7],把它变成无价之宝的如来身,千万不要造恶业。如果你有了人身,却依靠它无恶不作,不仅自己造罪,还给佛法带来危害,会非常可惜。而佛教世世代代秉持的良好传统,若被个别人损害了,就更可惜了。

不过,末法时代魔的力量很强,一百个人传善法,大家不一定能接受,而一个人传非法,无数人都趋之若鹜。由于世人的分别念与魔非常相应,故魔王加持的法与凡夫心理极其相合。是不是这样,大家也可以看看:听到阿弥陀佛名号,很多人不一定起信心,而听到引发贪嗔的流行歌,有多少人疯狂追随?一位法师讲《弥陀经》,在大城市里作宣传,来几千个人算不错了,而某个明星开演唱会,提前给他打广告,届时会人山人海、场场爆满,甚至有人当场昏迷不醒……有时看到这些电视画面,我心里一直想:“哎哟,世人这么愚痴啊!原本这个世界就如梦如幻,再这样迷醉下去,就更不知方向了。”可惜世人完全不知道。因此,大家要注意这种邪魔的力量。

说这些,我并不顾忌什么,别人诽谤也无所谓。作为一个凡夫人,本来就是罪恶的本体,被别人说也理所当然。但为了佛法,看到不如法的、听到不如法的,有必要时不得不指出,不该只说好话。我们的人生很短暂,为了弘扬佛法,如果不付出,那绝不是大乘行者。

我们这里有很多法师,以后可能也会当方丈、传佛法,我只是有些担心:你们到那时会不会搞这些?会不会让传承上师们纯金般的清净传承,被自己的臆造分别念所染污?因此,大家务必要谨慎!

同时也希望:当个别群体中有人传出似是而非的种种“法语”时,你们应该擦亮眼睛,打开内心的智慧,再三观察其是非取舍。否则,有些众生非常愚痴,听别人说“这个很好很好”,就随波逐流、随声附和,十分可笑。你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条光明大道,这个时候如果失去方向,很可能一落千丈。

(二)环境圆满:

若转生于佛法不兴盛的边鄙地方,也就根本遇不到佛陀的教法、证法,无法明辨取舍之理,如今已生在佛教兴盛的中土,故而环境圆满。

如果是没有佛法的边地,恐怕连皈依的机会也没有,但大家现在生于佛法兴盛之地,这是相当幸运的。同时,你们处的时代也很好,要是在六七十年代,汉地也好、藏地也好,佛法遭受了惨绝人寰的毁灭,倘若生逢那时,很多人不会有今天的善根。

给我传过许多法的金旺堪布,就曾说过:“法王如意宝和霍西的曲恰堪布,在整个色达,真是非常了不起的修行人。为什么呢?因为在六七十年代,很多人念观音心咒都特别害怕,但曲恰堪布每天至少看经书二十篇左右,一直没有间断过。而法王如意宝不但看经书,还冒着生命危险弘扬佛法。当时法王去放牧,弟子们也跟着到山顶去,找一些山洞偷偷听法,派人轮流在洞口放哨。我们附近的很多小山洞,都留下了法王当年最危险时传法的足迹。所以,即使在那种年代,这些大德对佛法的闻思也从没有停止,就这样从小一直到离开人间,以学习佛法、思维佛法、弘扬佛法的方式,完成了伟大的一生。”而金旺堪布自己,虽不敢说像他们一样,但在那个危险的年代中,也从来没有舍弃佛法。

可是现在学佛的人,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怕得不得了,派出所来登个记,从此再也不学佛了。听说去年有些居士在学习,突然有人来敲门,他们一个个惊慌失措,好多人都跑了,结果一开门——是来收水费的。其实,登个记又有什么?没什么可怕的!

我们这些人,学佛的因缘真的很顺,处在这么好的时代中,每天可以心无杂念,无忧无虑地闻思佛法。从学《入行论》到现在,大家共同学习那么长时间,其实也没有出任何违缘。只是有些胆小的人,稍有一点什么,就提心吊胆、草木皆兵,这种人不要说经历十年动乱,就算遇到一点点障碍,也会让他退转的。所以,我们有了圆满环境的同时,也要靠自己,要观察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根基?一旦时代变了,或社会风气变了,会以何种方式对待佛法?这是值得考虑的。

我特别喜欢看老修行人的故事,因为他们心里全是佛法,不杂世间八法,也不受政治、经济等社会因素的冲击,一心只想利益众生、维护佛法。藏地和汉地的有些老居士也很虔诚,在他们的世界里,除了佛法,并没有太多其他想法。可是现在新一代的修行人,整天为了钱财等奔波,虽说已经皈依了佛门,但学得不虔诚、不扎实、不深入。

因此,大家要再三观察:“佛法在我心里到底占什么样的地位?”以前的高僧大德为求法而历经千辛万苦,看到他们的行为,我们很感动、很惭愧,现在拥有如此良机,只要自己肯修行,外在的环境算很不错了。

(三)根德圆满:

倘若诸根残缺不全,便会成为修法的障碍,如今无有此类过患,这就是根德圆满。

在世间,有些人成了植物人,有些是残疾人,有些耳朵听不到、眼睛看不见、喉咙说不出话……由于诸根不全,他们想听法都很困难,无法全面、完整地接受佛法。就汉地而言,现在残疾人比较多,全中国大概就有八千多万 [8],我们没有转生其中,应该说很有福报。

对于这一点,不知你们思维过没有?但我经常这样想:佛法中说要诸根齐全,确实如此,否则,接受佛法的根若不具足,纵有一颗想信佛的善心,但心有余而力不足,许多方面无法堪能。我们如今以前世的福报,可谓诸根齐全,尽管有些人耳根听不清、眼根看不清,但基本上都有接受佛法的能力,不像极其可怜的残疾人,善根很难被开发出来。所以,大家理应懂得珍惜。

(四)意乐圆满:

如果业际颠倒,就会为非作歹、无恶不作,从而背离正法,如今已对善法生起信解,因此意乐圆满。

有些人昔日是个好修行人,但因为恶知识挑唆,自相续被邪见染污,之后开始恶事做尽;有些人以前是精进的出家人,得过灌顶,守持出世间戒律,也当过一段时间的苦行僧,但后来因相续中恶业萌发,无力对治而还俗成家,为了生计而杀生、偷盗,造下的罪业罄竹难书……这些就是业际颠倒。对于这种人,我们只有深深叹惜:“他这辈子,恐怕佛陀来到面前也没办法了,因为连忏悔心都没有。”也有些居士,刚开始对上师三宝信心极大,后来却全部舍弃,甚至声称:“堕落就堕落吧,反正我从此不学佛了,要把所有法本烧掉!”让人听后胆战心惊。这些人由于太过愚痴,对因果取舍听都不想听,就像强盗不敢听法律一样。

因此,大家要常常祈祷上师三宝,千万不要产生这种邪分别念,如果生起了,宁可提前离开人间。我经常想:只要自相续不被可怕的魔控制,在正常情况下,相信即生中不会对三宝退失信心。为什么呢?因为我对三宝的信心不是口头上的,而是发自肺腑,就像深深明白火是热性的一样,对佛陀的正确无谬、佛法的无与伦比,我心中也有非常强烈的感受,因此,这种信心一般不会变。

有些道友学佛时间不长,虽然已经出家,但出家也不见得有用。假如你见解不扎实,尽管剃个光头,可头发还是会长起来的。如果还俗了,只要三个月,头发就能跟在家人没什么差别。即便像汉传佛教中那样,头上有明显的戒疤,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肯定也有办法祛除,这些并不能限制你的一生,关键要看你有没有坚定的信心,有了坚定的信心,一生的修行才有把握。居士也是同样,现在有些人信也容易、退也容易,原因是什么呢?就是佛法没有深入自心。

所以,在目前,不论出家人还是在家人,当务之急是应将佛法传播于世。现在有些寺院很可惜——来旅游的人特别多,但法师从不提倡讲经说法。信众除了烧香拜佛,也不求学佛法的道理,只是结一个善缘而已,如此一来,佛法不可能融入心底。因此,寺院应该多造一些讲堂,用于讲经说法。当然,光有个特别好的讲堂,却始终没人讲法,或一个月只讲一次,也有点可惜。如果我有能力住持寺院,就先盖一座讲经楼,让它每天都有讲经说法。我能讲的话,就自己讲;自己不能讲的话,就请有佛教水平的人天天讲,令来自各地的人都能懂得佛法。

否则,现在很多人连基本的佛理都不懂,甚深的道理更不用说了。昨天我看了一张光碟,是位非常出名的法师讲经。他讲的过程中,遇到一个破四边生 [9]的教证,解释了十多分钟,结果我笑了十多分钟,就没有再看了。现在真的非常稀有,包括法师都不懂佛法,当然这也是个别现象,并不是所有法师都不懂。他自己说:“这个太深了,很难懂。”其实这并不是那么难,只要自己交代清楚,有点文化的居士和大学生,都能弄清楚怎样破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可惜他完全解释反了,这样一来,很多道理就说不过去了。

假如没有受过佛法教育,有些人认为自己的说法很对,但实际上并没有触及佛教的真意。所以,对空性也好、因果不虚也好,请“专业人士”来讲很重要。当然,不是穿了出家衣服就成了专业人士,而必须要在正规的佛教团体中受过培训。否则,有些法师对佛理一知半解,却以偶尔的因缘出了名,于是人人慕名而来,觉得哪怕跟他拍个照也三生有幸,他讲的话肯定百分之百正确,大家都专心致志地谛听,可是——有一个感觉,不说了!

以上讲了意乐圆满。这种意乐,要完全明白佛法的道理才不易退转。

(五)信心圆满:

若于信心的对境——佛法生不起诚信,那内心也不能转向佛法,而如今自心能够转入正法,所以信心圆满。

若对佛法至高无上的功德有所了解,必定会生起恭敬心。世间人也是如此,譬如有两个大学生,一个品学兼优、德高望重,另一个人自愧不如,就不得不恭敬,除非他蛮不讲理。同样,在所有的万法真理中,佛法的教义无与伦比,如果我们内心中深有感触,那时就会对它起信心。

当然,起信心的前提也要前世与佛法有缘。倘若没有缘,即使它千真万确,无法用任何道理驳斥,他还是不起信心。就像有些大学生、知识分子,人品和素质都很不错,可是一提及佛法,他就一句:“我不信这一套!”问他为什么,回答是:“因为我不信。”这种心态如今比比皆是。所以,要起信心的话,前世的因缘不可缺少。

佛法虽然殊胜,但没有信心也无法趋入。而在座的各位肯定有信心,否则,不可能来这里学法。有时候我想:我们这边这么多出家人,缘分还是很好,不然,从你们小时候受的教育,以及父母、家庭、邻居、朋友的周围环境来看,的确很难学佛。不像藏地,大家都信佛、念佛,生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佛也容易。而你们没有这种环境,善根仍能苏醒过来,有出家的,也有受居士戒的,确实是有因缘、有信心,否则,也不可能进入这个门。

当然,光有信心还不够,一定要依靠信心把人身用在佛法上。藏地非常伟大的大成就者荣敦秋吉,临圆寂时给弟子留了两个教言:“希望大家从此之后,白天认真地闻思,晚上精进地修行。”说完便安详示寂了。上师如意宝对此经常引用,说:“在白天,你们要认认真真地辩论、讨论、听课、讲课,跟道友共同研讨佛法,在有智慧的人面前,掏出自己的邪分别念进行剖析,以遣除一切恶念和疑惑;晚上比较清净时,要对闻思的内容进行观想。”这是传承上师的教言,我们也应以这种方式度过自己的一生!

 

概而言之,上述的五种圆满——转生中土、诸根具足、获得人身、业际无倒、以信心趋入佛法,是观待自身方面要具足的,因此称为五种自圆满。你们也观察一下自己,看具不具足这五个条件。在座的道友应该说都具足,为什么呢?因为假如一者不具足,就很难坐在这里。例如,你若没有信心,则没有趋入佛法的缘分;若转生于边鄙地方,一生遇不到佛法,则无缘懂得佛法。

特别是环境,诚如刚才所言,当今最适合学佛法。就拿我来说,六七十年代结束之后,那时有佛法可学,我也比较年轻,二十多年来,学佛的政策、气候比较平稳,没有发生大动乱,所以,学习佛法一直很正常、很圆满。尽管有时也会遇到违缘——今天心里不舒服,明天身体生病,后天感冒咳嗽、拉肚子……但这些是小问题,总体上一切都很好。要知道,学习佛法不要说这么长时间,哪怕一辈子只有五年十年,也相当难得。遗憾的是,现在世人追求的不是这个!

 

以上总述了五种自圆满,下面再进一步广讲:

己一、所依圆满:

要想如理如法地修行正法,转生为人是必备的先决条件。如果没有得人身,那三恶趣中最好的要算旁生了,可是居于人间的那些旁生,无论被认为形色美妙、价值昂贵等有再多优点,但对它说:“你只要念诵一遍嗡嘛呢巴美吽,便可马上成佛。”它也肯定听不懂,就算你说话再有分量,它耳朵动都不动,全然不解其意,更不能说出一字一句。

当然,佛法的加持不可思议,旁生听到法之后,虽然不懂,却可依此功德转生善趣。在汉地历史上,旁生闻法而转为人身的公案不胜枚举。比如,东晋后年,济南的兴国寺有位大通法师,他日日读诵《法华经》。念经时,关房前天井边上,有一条白颈蚯蚓,法师诵经三年,它也听了三年。一天,有个小沙弥用锄头锄草,无意中把它身体切成两段。小沙弥很懊悔,掘些土来埋了它。这蚯蚓因听闻《法华经》的功德,死后转生为人,后到寺院出家。虽然他目不识丁,却能把一部《法华经》倒背如流,早晚一有空闲便诵经,三十余年勤勤恳恳。后来他听说大通法师坐化了,自己也动了往生的念头,于是在空谷法师座下圆寂,并示现种种瑞相。

还有些旁生,是诸佛菩萨的化现。明朝有位读书人,他养的一只白鹦鹉,天天早晨诵持观音菩萨圣号、白衣神咒,并能背《归去来辞》、《赤壁赋》及李白的诗。有一天,它告诉主人说:“我从西方来,还从西方去。”当天晚上,便安然往生了。《释尊广传》中也有这类故事,像观音菩萨化现的玛哈巴拉(骏马王)、佛陀因地化现的若和达鱼等,都是佛菩萨以动物形象来度化众生。

据说,唐朝还有只鹦鹉过午不食,只要是过了午的食物,从下午到晚上它看都不看一眼。(曾有个居士对我说:“受八关斋戒好痛苦,我要饿死啦,饿死啦!”只是一个下午,也没那么严重吧!但他可能习惯了吃东西,一直不断地喊饿。我说:“饿鬼十二年都吃不到东西,你好好观想一下。”“观想不起来呀!饿得不行了——”)那只鹦鹉听人说《阿弥陀经》中有它的名字 [10],更有信心了,整天不停地念阿弥陀佛名号,非常非常精进。一日它突然憔悴而不快乐,驯养的人知道它寿命将尽,于是敲引磬助其念佛。每击磬一次,它念一声阿弥陀佛,等到十声念完后,便安然而往生了。宋朝时,还有八哥念佛往生的。藏地历来也有许多类似的故事。

历史上记载的这些旁生,自有其奇特因缘,但此处华智仁波切的意思是:一般来讲,旁生的确非常愚笨,让它修行、闭关、做出世间善法,根本行持不了。而我们人,就算是最差的,即使不能长期守戒,守一天的八关斋戒也没问题;就算念不了很多咒语,念一万遍金刚萨埵心咒也应该可以。起码人有这样的优越性,而旁生一般没有。纵然是世人眼里最昂贵的旁生,就像藏獒,有的甚至叫价4000万人民币;以前日本人从美国花1000万美金买了一只狗;1971年,美国某动物园以25万美元买走一对大熊猫……这些旁生看似价值连城,实则一句观音心咒也不会念,有意义的善根也不会做,甚至马上就要被冻死了,也只能低头忍受,坐以待毙,不会想任何其他办法。如果是一个人,无论多么脆弱,最起码也知道去岩洞或树下捡柴生火、烤火取暖。但是作为旁生,却连这种能力也没有,更何况说生起修法的念头了。

而天人等虽然身体美妙绝伦,却不能成为别解脱戒的合格法器 [11]。所以,他们的相续也不具备获得圆满佛法的机缘。

 

 

[1] 《大圆满史》:全称《藏传佛教大圆满传承史》,是佐钦法王第七世转世活佛旦增·龙多尼玛仁波切历时四年完成的一部历史巨著。这本历史巨著全面叙述了藏传佛教宁玛派大圆满传承的本源、传承历史和大圆满诸传承上师的略传。

[2]《红史》:藏传佛教蔡巴噶举派学者蔡巴·贡噶多吉著,成书于元至正六年(1346)。全书分4部分:一、印度古代王统及释迦牟尼事迹;二、中原各王朝历史;三、记载直至元末的蒙古王统、帝系;四、吐蕃王朝至萨迦派掌权的藏族历史。对吐蕃王统,以及萨迦派、噶当派、噶举派等的源流和世系有扼要记述;对噶举派中塔布噶举系的噶玛巴、帕木竹巴、止贡巴等支系的历史,也分别有所介绍。

[3]《白史》:藏地大德根敦群培著。首次利用敦煌藏文写卷和汉文史料,系统研究和考证了藏文的产生、藏族的族源、地名、服饰、风俗等古代藏族的经济、政治、文化等问题,是一部论述吐蕃王朝芒松芒赞赞普以前西藏历史的史书。

[4]《青史》:熏奴贝(童祥,1392—1481)撰,成书于成化十二至十四年(1476—1478)。全书分15品,记述佛教传播历史。对公元978年以后佛教在藏族地区的复兴、众多支派的出现、各派的传承情况及名僧事迹,记载详赡,篇帙宏富,对历史人物的生卒年、生地及有关寺院等均有明确记录,援据古籍也予标明。1949年有英文全译本。

[5]《敦珠佛教史》:又名《西藏古代佛教史》、《胜利王之鼓音》。是宁玛巴法王敦珠宁波车(1904-1987)所著,主要阐述的是宁玛巴的历史。

[6]《赡部洲庄严论》:全称《宁玛十万续会通·赡部庄严》,贡钦·吉美林巴所著。传记中说:“吉美林巴一生把许多精力放在了振兴佛教事业上。当时,旧译教法中的一些法门经过几百年的辗转流传已渐趋衰微,如不及时挽救,便有消亡的危险。过去许多法王、译师、班智达们呕心呖血建立起来的事业眼看就将毁于一旦,吉美林巴极不忍心。他出资组织人力物力,着手修缮敏珠林寺藏的所有《宁玛续部》经籍,将每函的前五页用五种珍宝调制的颜料誊写,其余的用墨写过,集成了二十五函。之后,又以缜密详尽的论述写出了《宁玛十万续会通·赡部庄严》,填补了宁玛续部没有目录和纲要的空白,彻底根除了因此而造成的许多不必要的误解和疑虑,为后来者修学提供了方便。”

[7]《入行论》云:“犹如最胜冶金料,垢身得此将转成,无价之宝佛陀身。”

[8]根据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结果推算,截至2006年4月1日,全国各类残疾人总数为8200多万人,约占全国总人口的6%。

[9]四边生: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

[10]《阿弥陀经》云:“彼国常有种种奇妙杂色之鸟:白鹤、孔雀、鹦鹉、舍利、迦陵频伽、共命之鸟……是诸众鸟,皆是阿弥陀佛,欲令法音宣流,变化所作。”

[11]别解脱戒,必须要以出离心为基础。但是天人贪著妙乐,恣情放逸,无法生起出离心,故而不能受别解脱戒,不能成为别解脱戒的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