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30节课

第三十节课

现在正在讲“寿命无常”。寿命无常分七个科判,今天讲的是第三个。

丁三、思维殊胜正士而修无常:

在此贤劫中,将会出世一千尊佛,以往已出世了包括释迦牟尼佛在内的四佛,在此之前还出世了胜观佛、宝髻佛等佛陀 [1],每一尊佛不可能单独降世,其周围均会有不可胜数的声闻、缘觉、菩萨等众眷属围绕。这些佛来到世间,都曾以三乘法饶益无量所化众生。可现在,只剩下释迦牟尼佛的教法,除此之外的诸佛都已趋入涅槃,其教法也依次隐没。比如宝髻佛,大家都会念他的名号,但他当时是怎么转法轮的,文字上都没有。如今只有释迦牟尼佛的《大藏经》,其他佛的《大藏经》闻所未闻,只不过在某些经典中,偶尔会有古佛留下的偈颂,此外根本没见过他们的教法。

而在现今这一教法中,尤其是果法期时,五百阿罗汉、无数大菩萨等眷属众,纷纷现身于世,这从《毗奈耶经》、《阿含经》等中也看得出来。但他们也同样依次于法界中趋入无余涅槃。

例如,众生主母大爱道比丘尼,有一次见佛陀示现打喷嚏,就祈请道:“佛陀长久住世!”佛陀说:“你不应该这样说,应该说佛法长久住世。佛陀如果长久住世,执著常有的众生就不会生起厌离心。”如是教诲之后,大爱道比丘尼为了忏悔,便与五百位比丘尼一起示现涅槃。(我原来讲历史时也说过,如果是凡夫,这相当于自杀,但因为是阿罗汉,生死自在,所以想走就走了。)以此缘起,佛陀最终也示现涅槃——大爱道比丘尼示现的有些缘起不太好,刚开始出家时,对佛教住世就有影响,最后示现涅槃时也是如此。

大爱道比丘尼涅槃之后,过了几天,目犍连、舍利子到饿鬼和地狱界去,看见外道本师在那里受苦。外道本师求他们回人间时,转告自己的弟子要舍弃自宗,随学释迦佛的教法。二位尊者回去后,舍利子先向外道转告这番话,但因为没有前世业缘,外道徒没有听见。于是目犍连又去转达,外道听后怒不可遏,把他打得皮开肉绽、奄奄一息。事后,舍利子用法衣将目犍连的法体包好,背到祇陀园,悲伤地说:“对我好友目犍连死去的消息,我听也不愿意听,何况是亲眼见到了?”于是他与八万阿罗汉先行趣入涅槃。紧接着,目犍连也与七万阿罗汉一起入灭了。

之后,佛陀示现涅槃。有些书里说,当时随佛陀涅槃的,有八千万阿罗汉。此时,按照共同乘的观点,佛陀及其圣者眷属已纷纷隐没,佛法犹如火燃尽后的烟一样,无人传授,受到众天人的讥毁,随后三藏开始逐渐结集。

由此可见,无常是谁也逃脱不了的。佛陀获得了圆满证悟,断除了一切障碍,最终仍要显示涅槃;“神通第一”、“智慧第一”的圣者,尚且抵抗不住无常冲击,更何况是我们脆弱如蚂蚁般的凡夫人了。上师如意宝在《无常道歌·瀑布妙音》中也说:“断证圆满能仁与佛子,虽曾示现如空群星般,正因揭示无常而涅槃,回想此意深知皆无常。”意思是,在此娑婆世界,曾出现过大量断证圆满的佛与佛子,其数多如夜空繁星,然而为了向有常执的众生显示无常,他们皆一一示现涅槃。细思此义便会深深了知:一切万法皆是无常的本性,任谁也无法改变。

尤其是到了印度以后,看到许多佛教圣迹,会很伤感。如《大智度论》云:“十力世尊身光具,智慧明照亦无量,度脱一切诸众生,今日廓然悉安在?何有智者不感伤?”具足十力的佛陀身光赫奕,智慧通达一切,度生事业也无有边际,可如今佛陀又在哪里呢?除了留下一些残存的遗迹,此外什么都没有。一想到这些,智者岂会不感到悲伤?

佛陀在转法轮的过程中,其实无常法一直贯彻始终。噶当派的教言中说:佛陀最初在鹿野苑转四谛法轮时,无常、苦、空、无我四谛中,第一个就是无常。佛陀转完三转法轮,最后要示现涅槃时,先宣讲了一部《涅槃经》,之后说:“诸比丘,一切皆由因缘而生。”同时解开上身的袈裟,让弟子观看如来身相,并教诲道:“如来出世犹如昙花现世,你们以后要常观一切万法皆为无常。”说完之后,前往萨拉双树中间,以吉祥卧示现涅槃。《阿含经》中也记载,佛陀要接近涅槃时,跟弟子们说:“诸比丘,世间无一法可依靠,应当舍弃世间,寻求不生不老、不病不死、无有恩爱别离的寂灭涅槃,汝等应常念无常迁变之理。”因此,佛陀的最后遗嘱,就是让我们长期忆念无常迁变之理,这也是佛法的最深教义。

自古以来,许多大德为什么强调无常法很重要,原因就在于此。所以你们不管是在家人、出家人,相续中一定要生起无常的观念,当然光是生起还不够,还要为了后世有所准备,精进行持善法,只有这样,修行才会成功。如果没有这种观念,虽然表面上希求大法,但实际上佛法不一定成就。

在无常面前,不管圣者还是凡夫,终将无一存留,统统被无常吞没。(当然,圣者只是一种示现而已。)阿那律古佛示现涅槃时,曾留下一首偈颂言:“有为法如云,智者不应信,无常金刚来,摧圣主山王。”意即一切有为法就像浮云般无有坚实,智者不应对其产生信赖,一旦无常金刚到来,即使是圣者佛陀的色身、坚固的须弥山王,也会被摧毁无余。

当然,对佛陀示现涅槃,我们不能说“佛陀死了”。个别法师讲法时,讲的意思虽然对,但表达方式不合适。有些人说“佛陀80岁的时候走了”,好像在描述一个老年人;还有些人说“佛陀临终时刚好80岁,老态龙钟,非常可怜”,这样来形容佛陀很不合理。要知道,佛陀是金刚身,其本体不生不灭,示现无常只是为了鞭策众生。

现在有些学者对佛陀进行研究时,遣词用句非常非常不对,他们只是把佛看成一个王子,到80岁时人老了,无奈只有离开人间,好像跟孔子、孟子没什么差别,只不过智慧高一点、传法多一点而已。这种认识是很大的误解。我们作为佛教徒,应明白小乘中认为佛是什么样的,大乘中认为佛是什么样的,大乘的金刚藏乘又认为佛是什么样的,对此充分认识之后,才能对佛有全面的了解。我以前之所以翻译《释尊广传》,就是想让大家对佛陀有全面认识,明白佛陀多生累劫的发心,否则,很多人只是把佛当成普通人来对待,示现涅槃就好像一个老年人去世了一样,这肯定是不合理的。佛陀在《大般涅槃经·金刚身品》中,曾很明确地说过:“如来身者,是常住身、不可坏身、金刚之身、非杂食身,即是法身。”佛陀在众生面前显现涅槃,只是一种示现,实际上真正的佛陀就是法身。因此,对佛陀的本来面目,大家应从各方面来了解。

如今认识佛教、懂得佛教的人不是特别多,但我们既然是佛教徒,就应通过学习历史,全面、整体地了解佛陀与佛法。比如说,要想了解藏传佛教,就必须通达藏地各大教派的传承历史;要想了解汉传佛教,就应懂得净土宗、禅宗等各宗祖师弘法利生的事迹。然而现在末法时期,有些人对藏传佛教一窍不通,却开口闭口说藏传佛教不如法,有些人对佛教也一无所知,以分别念随便臆测佛教,然后对佛教的言行思想加以诋毁,这都是非常愚痴的行为!

 

以上讲了佛陀及其眷属的无常。此外,在佛教发祥地印度,从《印度佛教史》等历史上看,往昔出世过许多具足地道功德、神通无碍、结集经教的阿罗汉。这些阿罗汉曾对佛教典籍作过三次结集。

一般来讲,论典中第一部是《大毗婆沙论》,共同乘认为由许多阿罗汉所作;经典中第一部是《般若八千颂》,它是莲花王朝后期,在月护国王的王宫里出现的,显宗称为《般若八千颂》,密宗则叫做《真如续》,很多史学家认为它是最早的经典。敦珠法王在《敦珠佛教史》中也讲过:有些人认为,通过三次结集,佛经才全部立成文字。这种说法不合理,因为《般若八千颂》是三次结集之前就出现于世的。

我家乡那一带有种习俗,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作为在家人,每家要请一部《般若八千颂》。至于其中原因,我曾问过一些老年人,但他们也不知道,说是以前就有这个传统。在“文革”期间,佛教基本上在每家每户隐没了,后来宗教稍微开放时,街上有卖《般若八千颂》,听说一下子就被请光了。具体什么原因也不是特别清楚,反正一家人重新立一个家的话,首先要请一部《般若八千颂》。

除了三次结集的阿罗汉以外,印度还出现了二胜六庄严、八十大成就者等许多圣者。

何为二胜六庄严呢?

在大乘佛法中,佛陀授记的龙猛菩萨是中观创始人,佛陀授记的无著菩萨是唯识创始人,面见文殊菩萨的陈那论师是因明创始人,这三位称为三大造论鼻祖。而解释他们观点的,莲花中降生的圣天论师,解释龙猛菩萨的中观;能背诵九十九万部经典的世亲论师,解释无著菩萨的唯识;获得自在、面见圣尊的法称论师,解释陈那论师的因明,后面这三位叫做三大注释开创者。

其中,“二胜”是指龙猛菩萨和无著菩萨,其余四位加上功德光和释迦光(戒律的造论者和注释者),称为“六庄严”。也有史书中说,“二胜”是功德光和释迦光,其他六位则是“六庄严”。这八位尊者,大乘佛教中没有不承认的,他们在人间广弘释迦牟尼佛的教法,故叫“二胜六庄严”。此外,有时候还会提到“二大稀有”,即指皎月论师 [2]、寂天论师。

除了以上这几位圣者,印度圣境中还出现过八十位大成就者,如萨绕哈巴、布瓦巴、拉瓦巴等。对此,《密宗大成就者奇传》、《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传》中也有介绍。

比如大成就者拉瓦巴,又名罗婆士、氆氇士,之所以如此称呼,是因为他只有一件衣服。他常于众人前示现种种奇妙相,有一次魔女向其抛撒石雨,他迅疾进入生起次第修持护轮,石雨不知飘落何方,没有伤害到他。他想:“既然生起次第都有如此威力,圆满次第可能更厉害吧。”于是用圆满次第一观,结果正在撒落的石头霎时都停在了半空。至今,据说那些石头依然悬挂在空中。

还有一次,拉瓦巴尊者在皇宫前睡了十二年。任何经过的人如果没向他顶礼,腿就会僵直而无法迈步。包括国王,经过他的面前时,也不得不对他恭敬。

后来,尊者在尸陀林行持禁行时,国境内五百名魔女寻衅而来,准备害他。她们来到尸陀林时,见尊者住处只剩下一件衣服,除此之外,不见尊者的踪影。这些魔女经过商量,把尊者这唯一的衣服切成五百片,然后一一吞进肚子里。这时,尊者忽然现身,对她们发出诅咒,把她们变成五百只母羊。母羊们跑到国王面前,异口同声说:“我们本是持咒母 [3],尸陀林有一个比丘把我们变成这样,请国王一定要降伏他,还我们真身!”

国王来到尸陀林,见尊者因为衣服被吃了,赤裸裸地站在那里。他对国王说:“你们国家的持咒母将我的衣服吃得一干二净,我要把她们全部找来。”于是通过勾招,除了三个持咒母,其他的都来到尊者面前。

尊者用契克印对每个魔女一指,她们当即变成各种头像的动物。尊者命令她们把衣服吐出来,她们一一吐出之后,尊者一片片进行缝补,最后发现还差三个碎片,应该在国王的王妃那里。国王派人把她们找来,她们也如前一样吐出衣服碎片,尊者把它们补成一件完整的衣服,并穿在了身上。

纵然是以上所讲的这些大成就者,在无常面前也无法逃脱,最后都会示现涅槃,如今已无一人在世,仅有记载他们出世情况的传记留在人间。

 

在藏地雪域,往昔也出现过邬金第二大佛陀——莲花生大士。有些人或许问:“莲花生大士怎么是第二大佛陀,佛陀哪有两个啊?”其实这种说法不对,像龙猛菩萨、世亲论师,都被称为第二大佛陀,汉地天台宗的智者大师,后人也称之为“小释迦”。叫小释迦都可以的话,第二大佛陀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如果你知道了莲花生大士对佛教的贡献,以及他在末法时代的不共威力,就不得不生起信心。正因为有了莲花生大士的加持,如今五浊横流虽然在不断兴风作浪,但藏传佛教依然完好无损、日益兴盛。

莲花生大士依靠灌顶令众生成熟、依靠传讲教言令众生解脱,如此广转法轮时,出世了君臣二十五大成就者、耶瓦八十大成就者等。(这只是有文字记载的,没有记载的还有成千上万、不计其数。)之后,又涌现了旧派(宁玛巴)的索宿努三师 [4]、新派的玛尔米塔三师 [5]等不可思议的智者及成就者。

(宁玛巴索宿努三师的历史,在《敦珠佛教史》中有,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今年我也许能把《敦珠佛教史》翻译完,希望你们每个人到时看一遍,看了以后,你会对藏传佛教历史有新的认识。为什么很多人对米拉日巴的传记比较熟悉?就是因为大概在60年代,张澄基把它译成了汉文,所以一提到米拉日巴,大家都耳熟能详,而一说努钦·桑杰巴协,谁都不认识。所以我觉得了解历史非常重要,假如你知道一些大德的成就相,就不容易对他产生怀疑和邪见。)

这些大成就者大多数都已证得成就果位,可自由自在地驾驭四大,示现有实变为无实、无实变为有实等离奇之神变,火不能焚、水不能溺、土不能压、不堕险地,完全远离了四大的损害。例如,米拉日巴尊者在尼泊尔的尼祥嘎达雅山洞中禁语而住,当时来了许多猎人,他们问:“你是人还是鬼?”尊者一言不发,一直端坐着凝视虚空。于是这些猎人向尊者射出大量毒箭,然而都没能射中。接着又将尊者拖到水中、丢下深渊,可尊者纵身向上,依然返回原地安坐。最后他们在尊者身上堆积木柴点火,火却怎样也烧不起来……像这样的大成就者,最终都会示现涅槃,所以我们真的要思维,进而生起一种无常观。博朵瓦尊者曾有两千多弟子,其中五百弟子对现世生起了厌离心,观修无常得到了验相。我们这里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真正觉得一切万法皆为无常?

前面讲了器世界和有情世界都是无常,此处说尤其是大成就者,一切获得自在、地水火风驾驭自如,但也做不到与世长存、长生不死,我们凡夫人就更不用说了。

 

其实一翻开历史,很容易切实感受到无常。比如你看了印度高僧的传记、藏地大德的传记,对无常就会有所感悟:“万法确实是无常的,你看那么多大成就者曾涌现于世,他们的神变神通、成就证悟无法想象,可是现在一个也没有了。”同样,汉传佛教也是如此。像净土宗,从庐山东林寺的慧远大师开始,一直到印光法师之间的十三代祖师,全部已纷纷趋入涅槃,如今留下的只有他们的教言和历史。还有律宗,从唐代道宣律祖开始,直至弘一大师之间的十一代祖师,也无一留存于世。还有华严宗,从印度的马鸣菩萨、龙猛菩萨,一直传到中国的杜顺和尚等 [6],这之间的七代祖师,现在只剩下历史而已。甚至非常兴盛的禅宗也是同样,印度第二十八代祖达摩祖师东来传法,成为中国禅宗初祖,一直传到六祖惠能大师,之后正如达摩祖师所授记的,只传心印,不传衣钵,禅宗至今都没有第七代祖。虽说如此,但禅宗分成了临济宗、法眼宗、曹洞宗等五宗,现今这五宗的法脉尽管依然不断,一直在传承,但前辈大德却依次示现涅槃。

汉地高僧大德中,其实有许多诸佛菩萨的化现。譬如刚提到的杜顺和尚,是中国华严宗的初祖,他生平神异事迹很多,被称为是文殊菩萨的化身。怎么知道他是文殊菩萨的化身呢?杜顺和尚在世时,道德高尚,不攀外缘,每天白天上山耕地,晚间回寺诵《华严经》,天天都是如此。(我非常羡慕这种行为,表面上看平平淡淡,实际上对修行极有帮助。修行人就应长期坚持一种行为,不然,今天看见一个上师——“上师您真是如意宝,您有没有教言赐给我?我要开始学!”上师给你讲了以后,过段时间热情就消失了,又要去找另一个上师。在你的一生中,一会儿找文殊菩萨化现的上师,一会儿找观音菩萨化现的上师,一会儿找大势至菩萨化现的上师……每天这样找来找去,最后自己也不知方向,不知到底学了什么、忘了多少。这种习惯不是很好,你对有缘上师和有缘教法生信的那一天起,直到最后离开世间,应该一直保持不变,使其成为一生的依托,这很重要!)

他手下有一弟子,跟他学法有十多年了,刚开始信心很大,但慢慢久了以后,见师父白天种地、晚上念《华严经》,觉得这很平常,没有什么可学的,不如到五台山朝拜文殊菩萨,求开智慧。他向师父请求,师父说:“不必去了,在这里修行和去五台山拜文殊菩萨是一样的。”弟子不明白师父的意思,一再求道:“师父,我已发愿朝山,请您慈悲,了我心愿。”师父见他去意已决,便开许了。临行前交给他两封信,一封给青娘子、一封给猪老母,让他顺便送去。

弟子将信收下,立刻启程。他按信上的地址沿路打听,找到了青娘子,没想到她是一个妓女。他十分惊讶:“师父怎么会有一个当妓女的朋友?”但信封上明明写的是给她,因此便照样交给她。那个妓女拿过信,拆开一看,说:“我知道了,我的工作已做完,现在该走了。”说完坐着圆寂了。弟子觉得奇怪,将信捡起一看,信上说:“观音,我现在事情办完了,要走了,你也跟我走吧。”原来青娘子是观音菩萨。可是他还没有醒悟。

他又继续赶路,按第二封信的地址找到猪老母,原来它是一头猪。猪老母接到信之后,用鼻子拱开看看,当场也死了。弟子又觉奇怪,捡起信一看,信里写的是:“普贤,我现在事情办完了,要走了,你也跟我走吧。”但这愚笨的弟子,还不觉悟。

后来他到了五台山下,遇见一位老人,老人问:“你来五台山做什么?”他回答:“朝拜文殊菩萨。”老人说:“你师父就是文殊菩萨,你不拜师父,却千里迢迢来拜文殊,真是舍近求远!”说完就不见了。这时他才恍然大悟,于是立刻回头,赶快回去见师父。可是当他到寺院时,师父已圆寂多时。

可见,文殊菩萨、观音菩萨、普贤菩萨,分别以不同的方式度化众生,诸佛菩萨的化现不可思议,在旁生中也有,在妓女中也有,在高僧大德中也有,只可惜很多人并没有认识。无垢光尊者也说过:“我在世的时候,你们对我不一定起信心,我的教法也不一定兴盛。”的确,一位具德上师生前常默默无闻、无人问津,弟子也不知晓上师的功德,一旦上师辞世,方忆念起上师的伟大,但却再也见不到上师,只留下无穷的追忆与悔恨。

不仅文殊菩萨的化身最终会圆寂,阿弥陀佛的化身也无法摆脱无常的命运。在历史上,永明延寿禅师,公认为是阿弥陀佛的化身,其来历也有这样一段故事:永明延寿大师在当时深受吴越王的礼敬,被尊奉为国师。有一天,吴越王打千僧斋,只要是出家人,一律平等对待,都可以前来应供。虽说是平等供养,但摆设的桌位有上下座之别,首席的位子谁都不敢坐,由于永明大师是国师,大家便请他去坐。永明大师很谦虚,怎么都不肯,就在推推拉拉的时候,来了个穿著破烂的大耳朵和尚,看大家都在那里推让,就不客气地往首席上一坐。这一坐下来,吴越王也不好意思赶,但心里很不舒服:“国师都没有坐首席,却被一个不认识的和尚坐上去了。”但他总算是出家人,也就不便说话了。

供斋之后,大家都散了。吴越王问永明大师:“我今天供斋,有没有圣人来应供?”

永明大师说:“有啊!定光古佛今天来了。”

吴越王忙问:“是哪一个?”

永明大师答:“就是坐在首席的那个大耳朵和尚。”

吴越王听了很高兴,赶紧派人去追。派去的人到处打听,最后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他。那些人顶礼膜拜,请他到皇宫去应供。大耳朵和尚说了一句:“弥陀饶舌!”之后就圆寂了。

那些人当下傻眼了,不知该如何回去交差,但转念想想他刚才的话,原来永明大师就是阿弥陀佛,于是赶快回去报告吴越王:“定光古佛走了,但阿弥陀佛还在。”吴越王欢喜得不得了,赶紧去见永明大师。快走到禅房门口时,里面一个人慌慌张张跑出来,差点跟吴越王撞在一起。吴越王问:“什么事情这么慌张?”“永明大师圆寂了!”(一位佛菩萨化身圆寂时,许多大德也会随之纷纷圆寂,这种现象在历史上比较多。)

 

以上分析了印度、藏地、汉地的高僧大德,尽管这样的大成就者曾经不乏其数,但最终都显示了无常,现在仅有传记留存,更有甚者连传记也没留下来。尤其是藏地伏藏大师相当多,他们来到这个世间,饶益了无量无边的众生,其经历特别精彩,莲花生大士也说:“在不同的地方出现一位伏藏大师,他们全是我的纪念碑。”包括我们小小的色达和炉霍,也出现过一些伏藏大师,他们留下的伏藏品非常非常多,可有些在历史上根本没有记载。我以前也看过敦珠法王的《敦珠佛教史》,我们这附近的很多伏藏大师,里面基本上都没有写。因此,昔日出现过许许多多大成就者,只是有些没有听说罢了。

我们以往昔所造恶业为因,而形成的不净肉身,只是一种四大假合,它被迷乱之风所吹,与恶劣习气相连,无法确定将于何时何地毁灭。以前的大成就者们尚且会示现涅槃,我们这些凡夫人,无论是能依的心还是所依的身体,就更没有任何可靠性了。好比进口的精致产品如果都容易毁坏,国产的假冒伪劣商品就更不用说了。所以为了令这个虚幻的身体获得实义,我们从现在开始,一定要观修死亡无常,三门策励行善修福。

塔波仁波切曾有一位弟子,是藏地公认的大成就者。一个康巴的修行人闻其美名,特地前来求法,但他什么也没有传。后来那人再三地祈求,他便拉着他的手诚恳地说:“你也会死!我也会死!上师的教言没有别的,我发誓没有比这更殊胜的窍诀了。”康巴人听完后,依此教言精进修持,终获成就。(如果是现在有些人,上师告诉他:“你也会死!我也会死!”他不一定满意,可能想:“这一点我也懂,不用你给我传。”但真正有信心的弟子,通过这种教言就能获得成就。)

总而言之,大家要多看一些历史,通过各种方式了解以前的高僧大德,然后想:“这些大成就者当时那么了不起,但也无法避免无常,更何况是像我这样的凡夫人了?我肯定会离开世间,离开世间时唯一有利的是什么?就是解脱法。所以从现在起,我一定要观修无常,精进修持对解脱有利的佛法!”

 

 

[1] 七佛中的前三佛不属于贤劫,即毗婆尸佛(又名胜观佛,过去庄严劫第九百九十八尊佛)、尸弃佛(又名宝髻佛,过去庄严劫第九百九十九尊佛)、毗舍浮佛(过去庄严劫第一千尊佛);后四佛属于贤劫,即拘留孙佛、迦那迦牟尼佛、迦叶佛、释迦牟尼佛。

[2] 皎月论师:又名月官,或旃札古昧。

[3] 持咒母:梵音曼扎巴德,意为具有俱生咒和加持咒能力的魔女。

[4]索宿努三师:旧译密乘中最早的三位佛学家的合称,即索·巴协旺丘,宿·释迦穷乃和努钦·桑杰巴协。

[5] 玛尔米塔三师:塔波噶举派创始人玛尔巴译师,米拉日巴和塔波瓦医师三人的合称。

[6]华严宗七祖:第一马鸣菩萨,第二龙树菩萨,第三支那之元祖帝心尊者杜顺,第四云华尊者智俨,第五贤首大师法藏,第六清凉大师澄观,第七圭峰大师宗密。此七祖宋净源奉敕记之。见《八宗纲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