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是心——启动爱心两周年纪念主题

慈善是心

——启动爱心两周年纪念主题

思考题

1、你如何看待慈善事业?今后有哪些打算?

2、请将大乘理念、传统文化与当今实际情况结合起来,谈谈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怎样将慈善的精神贯彻始终。

顶礼释迦牟尼佛:

酿吉钦布奏旦涅咪扬  大悲摄受具诤浊世刹

宗内门兰钦波鄂嘉达  尔后发下五百广大愿

巴嘎达鄂灿吐谢莫到  赞如白莲闻名不退转

敦巴特吉坚拉夏擦漏  恭敬顶礼本师大悲尊

今天是比较特殊的日子,在这里,让我们回顾一下两年前的启动爱心:

作为大乘佛教徒,我们每个人居住的地方虽不相同,但共同都有一颗爱心、悲心。以往,大家在放生护生方面,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救护动物的过程中,往往忽视了周围许多可怜的孩童、老人、病人。所以在两年前,经过反复观察、深思熟虑,我决定创立“智悲慈善基金会”,并呼吁大家积极参与启动爱心工程。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得到了无数爱心人士的无私帮助,以及许多发心人员的大力支持,对此我由衷地感谢。作为一名小小的僧人,要想成办比较大的事情,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只有依靠大家共同发心,才能改变很多人的命运。要知道,光是口头上说“为度化天边无际的一切众生……”,而实际行动中对身边可怜人置之不理的话,并不是名副其实的大乘佛子。因此,我切身体会到,我们不但要发心,更要实实在在做一些事情。

当然,创立这样的基金会、发起这样的爱心工程,并不是一件小事,任务的确很艰巨。我自己多病缠身、法务繁忙,虽有种种困难,但也愿意不顾一切,一心一意地做点事情。在这个过程中,许多人对我提供了经济上的支持、心理上的安慰、行为上的发心等,诸如此类的很多帮助,共同改变了大量失学孩童的命运,给予了很多无依无靠的老年人临终关怀,也解决了不少在疾病中挣扎、面临生死关头的病人的健康问题。

这两年过得非常快,好像只是弹指一挥间,但做的事情比较令人满意。因此,今天趁这个机会,我以个人名义和爱心工程小组的名义,对凡是参与此爱心工程的在家人、出家人,或者佛教徒、非佛教徒,表示诚挚的感谢!

同时,由于大家捐款捐物、捐赠爱心,若没有定期或不定期地给一个交代,有些爱心人士也许会担心善款不知所终。所以这两年来,我通过书信的方式,陆续向大家介绍过款项的使用情况。我也把个人的供养作为基金的根本,并针对广大信士的善款善资,建立了符合管理的监督机构,即使我已离开人间,此基金会仍可暂时运作下去。我时常提醒发心人员:“无常何时到来是很难说的。一旦我不在了,这些钱也是三宝的财物,一定要用在需要关怀的人身上。”

尽管我们基金会的规模并不大,但内部也有相应的管理。现如今,工作人员大概有十几人,每一年、每一月的账目都清清楚楚,每一笔收支都有据可查。我很清楚,现在有些基金会打着慈善的名义趁机敛财,有些透明度不够、管理方式不完善,虽然信众们对我本人有信心、有信任,但我不能凭着是上师的身份,就不遵守一切规矩。因此,自基金会建立的第一天起,我就先完善工作人员,任何款项的支出,必须经由三四个人以上签字,以确保善款的使用得到最佳监督。在此基础上,不管哪里需要帮助,只要是非常可怜的人,我们不分民族、不分宗教、不分信仰,都会根据自己的能力和实际情况,尽量伸出援助之手。

通过总结这两年的经验,从今年开始,我还打算倡导各地建立“智悲爱心小组”,包括学院中也不例外。这样一来,以后需要做什么事情,会以他们为主力进行实施。那么,我们要帮助的对象是哪些呢?一部分是缺乏物质条件的人,比如没钱读书的孩子、无力看病的病患等;还有一部分是经济上不愁,但非常缺乏精神支柱,甚至已到崩溃边缘的可怜人。爱心小组负责哪里的众生,当他们感受痛苦时,就应当将自己的爱心带到哪里。例如,一个人与家人吵架,痛不欲生而准备自杀时,我们就应当去安慰他、帮助他,想尽一切办法令其内心得以恢复。尽管这只是微乎其微的小事,但对众生来讲确实需要。假如没有这样一个组织和安排,身边许多需要关心的人,就会与我们擦肩而过。因此,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别人想什么,我只要有一口气、有一分能力,都愿意尽心尽力地付出。

当然,提起慈善基金,很多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捐钱。其实我一再强调过,慈善不一定非要物质捐赠,精神上的爱心也不可缺少。在两年前,我的观点便是如此,现在依然保持不变。关于这一点,我想起了一个故事:

2007年2月16日,刚卸任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个庄园里,举行了一场慈善晚宴,旨在为非洲贫困儿童募捐。应邀参加晚宴的,都是富商和社会名流。

在晚宴将要开始时,一位老妇人领着一个小女孩,来到了庄园的入口处。小女孩手里捧着一个看上去很精致的瓷罐。

守在庄园入口处的保安安东尼,拦住了这一老一小:“欢迎参加今天的晚宴,请出示你们的请帖,谢谢。”

老妇人听后,对安东尼说:“对不起,我们没有接到邀请。是这个小女孩要来,我陪她的。”

安东尼回答:“很抱歉!今天晚宴邀请的都是重要人物,除了工作人员,没有请帖的人一律不能进去。”

老妇人表情严肃地问:“为什么?这里不是举行慈善晚宴吗?我们是来表达自己心意的,难道都不可以吗?”她又进一步说:“如果我不能进去,这个小女孩可不可以进去?因为她从电视上知道,非洲的孩子特别可怜,很想为他们做点事。她把储钱罐里的所有钱都拿来了,打算捐给非洲的孩子们。”

安东尼解释说:“今天这场慈善晚宴,来参加的确实是重要人物,他们将为非洲的孩子慷慨解囊。很高兴你们带着爱心来到这里,但是我想,这场合不太适合你们进去。”

“叔叔,慈善不是钱,是心,对吗?”一直没有说话的小女孩突然问。她的话,让安东尼愣住了。

“我知道受邀请的人有很多钱,他们也会拿出很多钱,我虽没有那么多,但这是我所有的钱。如果我真不能进去,请把这个带进去吧!”小女孩说完,将手中的储钱罐递给安东尼。

安东尼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有一位老人说:“不用了,孩子,你说得对,慈善不是钱,是心。你可以进去,所有有爱心的人都可以进去。”他面带微笑,摸着小女孩的头,弯腰跟她交谈了几句,然后直起身来,拿出一份请帖:“我可以带她进去吗?”

安东尼接过请帖一看,忙向他敬了个礼:“当然可以了,巴菲特先生。(巴菲特先生是美国大名鼎鼎的“股神”,他曾将个人股份的85%,捐赠给比尔·盖茨夫妇慈善基金会,价值高达370亿美元。)”

结果出人意料的,当天慈善晚宴的主角,不是倡议者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不是捐出300万美元的巴菲特,也不是捐出800万美元的比尔·盖茨,而是仅仅捐出30美元25美分的小女孩——小露西,她赢得了最多、最热烈的掌声。而且晚宴的主题标语也变成这样一句话:“慈善不是钱,是心。”

可想而知,小女孩罐子里的钱,跟300万、800万美元相比,根本不足挂齿。但她为什么能引起重视呢?因为“心”的确很重要。所以希望大家不要误解,一提起慈善,就觉得是有钱人才做的事,这种观念不正确。前段时间,我在第二届国际慈善论坛中,也发表过自己的意见,说慈善并非是有钱人的专利,而应该是每个人都具有的理念。

迄今为止,“启动爱心”已经发起两年了,但包括我们身边的道友,或许根本不在乎;我说一年中再穷也可以捐一元钱,但有些人恐怕没有重视过;我号召哪怕对可怜人展露一分微笑,这是我的最低要求,但扪心自问,你们做到过没有?说实话,我并不是在这里喊口号,虽然我自己修行很差,方方面面做得非常惭愧,但作为一个发了菩提心的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众生,是不可推卸的重要责任。所以,在我的有生之年中,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哪怕一年只能救一个病人,活在世间也是有意义的,这也是对众生奉献爱心的一种标志。

刚才的故事又说回来,那场晚宴办完之后,第二天美国各大媒体争相对此作了报道,当时引起了很大轰动,无数人看到报道后,纷纷表示赞同——慈善不是钱,是心。当然,这里还有一层意思:那个小女孩不但有一颗善心,而且把所有储蓄都捐给了慈善事业。她年纪那么小,就能做出这么伟大的举动,一旦她真的有了钱,像巴菲特、比尔·盖茨那样,我想她会拿出百分之九十以上,做对众生有利的事情。而根本不会像现在有些富人一样,买轿车、盖洋房……日日夜夜为自己的享受考虑,从来没有想过素不相识、在生死边缘挣扎的可怜人。

我们作为大乘佛子,对这些问题需要观察、需要关心。今天回忆两年来大家的帮助,内心确实非常感谢,但这样启动爱心的工程,并不是一两天就想停下来的,无论遇到何种障碍,还是要不断做下去。当然,我的要求并不高,没有非达到什么样的目标,只求尽心尽力而已。下一步,我很想办所慈善医院,尽管现在许多地方都有国家建的医院,并推行一些医疗保险,但仍解决不了很多人的看病问题。虽然我有这个想法,然而因缘是否成熟,现在还不得而知。

我曾看过证严法师的经历,她于四十多年前,也就是1966年,在台湾花莲郊区偏僻的山上,以挂单的方式住在一个破木房里。当时她看到一位难产的妇人因交不起钱,而被医院赶出大门,就发出宏愿———要建造一座医院,专门给穷苦的人看病。此后的四十多年里,她一直没有停下帮助众生的脚步。所以,我们做任何一件事情,也不要虎头蛇尾,开头说几句漂亮话,之后慢慢就销声匿迹,这是没有意义的。

其实,大家哪怕付出一个微笑、说一句美好的祝福,也能成为我们的爱心参与者。今天我简单说这么几句,非常希望以后每个人要有慈善理念。当然,你有没有钱、有没有能力,这是另一回事,但要有帮助众生的一颗心,这是非常珍贵的。在此过程中,我们应经常祈祷上师三宝,不仅要解救旁生脱离被杀的命运,还要从物质上和精神上,力所能及地关怀身边需要帮助的人,这就是我们的原则。

非常感谢今天来这里的道友。最后,让我们大家一起发愿:今后通过各种方式来帮助众生、利益众生!

 

 

附:

2007年,第一所智悲学校就已完工,现有学生550多名;2008年,第二所智悲学校也完工并投入正式使用,现有学生170名。如今,700余名农牧民的孩子,有了读书的机会,告别了祖祖辈辈都是文盲的命运。

除了修建以上两所“智悲学校”,上师堪布仁波切还建立了一所“小沙弥学院”,为许多小出家人创造学习和生活的条件,以令他们从小就在大乘佛教的氛围中成长。

2008年,又创办了两所“养老居士林”,如今共有老年居士170余人。

此外,还资助了多位失学的高中生和大学生;在藏地几所中学,分别设立了奖学基金;救济多位身患癌症等重疾、无力医治的可怜人……

这两年来,上师仁波切奔波忙碌的身影,为无数众生痛苦的心田,送去了无私关怀的涓涓细流,为生存希望一点点萎缩的人们,重新撑起了一片天。

当然,这一切也离不开大家对“智悲慈善基金”的真诚资助。感恩你们的付出!尤其是你们在社会的不同角落,自始至终给我们带来支持的微笑,以及心灵的慰藉。

只要有爱,贫瘠的土地就能盛开鲜花;只要有爱,荒凉的沙漠亦会化为绿洲。这根爱心的接力棒,相信定会一直传递下去——这,就是菩提心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