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14节课

第十四节课

前面讲了闻法该注意哪些事项:怎么样发心?怎么样如理谛听?今天正式阐述“所讲之法”,即整个修行次第。

我再三地强调过,《前行》文字上虽然简单,但其内容相当甚深,必须要下一番功夫,才能生起稳固定解。这样的定解,修任何法都必不可少。所以,大家应将其内容反反复复贯穿于心。

这个道次第,对每个人而言非常重要。现在藏地、汉地的很多上师,依靠各种善巧方便摄受弟子,弟子的爱好、意乐虽然各不相同,但不管怎么样,都应先把佛教的基本知识搞懂,只有打下牢固扎实的基础,一辈子的修行才不会颠倒。

记得阿底峡尊者来藏地时,曾将从人身难得到往生法之间的道次第,秘密传授予仲敦巴。仲敦巴不解地问:“为什么您对其他弟子传授密咒,而对我传这个道次第呢?”尊者回答:“除你之外,我没有找到可以托付这个法的人了。”以此缘起,仲敦巴成为继承阿底峡尊者之后的法主,弘法利生事业极为广大。

还有,噶当派普穹瓦尊者曾问金厄瓦尊者:“一种是通达五明、具足五通、获得八大悉地,一种是道次第在心中生起,您会选择哪一个?”金厄瓦尊者答道:“不要说道次第在心中生起,甚至仅仅是产生‘道次第确实如此’的胜解,也应当选这个。过去我们曾无数次通达五明、具足五通、获得八大悉地,然而都没有脱离生死轮回。如果获得了对道次第的定解,则必定能从轮回中解脱出来!”

因此,我们浊世众生不应先高攀大法,务必要从加行修起,一方面了解它的法义,更重要的是,要把这些引导一个一个地修。比如修“人身难得”时,心里产生一种定解,的确感到:得个人身不容易,尤其能学习佛法的人身更为罕见,既然自己有幸得到了,从现在开始,一定要利用它不断地精进修行。每个人若能发起这样的心,修行势必会善始善终。

大家应当追随前辈大德的足迹,他们是真正的利根者,显现上仍按照道次第修持,勤奋努力地完成了道业,那我们这些业力深重、烦恼炽盛的凡夫俗子,又怎能不对加行下一番功夫呢?若想再过几十年道心不退,关键要看现在的功夫。无始以来我们的烦恼根深蒂固,以短暂的时间,蜻蜓点水般地修学一点法,不可能马上获得利益,因此,一定要先完成共同加行和不共加行的修行。

今年学习《前行》,我对大家理论上的要求不是很高。什么是八无暇?什么是十圆满?六道轮回的状况怎么样?……理解起来并不是很困难,不像学因明和《俱舍论》那样复杂。但你们修加行时一定要重视,这不是在字句上划就可以了,关键要在心里产生定解,对每一个引导文生起不退转的信心。

曾经有一次,堪布阿琼到上师那里去,上师问他最近修加行的进度如何。他回答道:“我不敢说已如理如法地圆满修完了四加行,但较有把握的是,我从很小就对世间的荣华富贵看得比较淡。特别是现在,上师您的加持让我从道理上明白了世间幻象的不实本质,因而我不用刻意去修持什么出离心,它自然而然就能生起。同时,对三宝的信心与日俱增,基本上自己能做到心口不异。我已明白菩提心是大乘道的基础,因此平日里无论碰到怨亲近疏,都能把他们视为生生世世的母亲,发自内心地希望他们离苦得乐。”

上师听后高兴地说:“能这样当然再好不过。但值得一提的是,依修持加行之力而生起的少许善心,若不经过反复串修,则很容易退失。暇满难得等每种加行的体相、条目、次第,应该将其全部谙熟于心,且牢牢印持不忘。如此说来,你最好能把《大圆满前行》完整背诵下来!”于是送给他一本《前行引导文》的法本。堪布阿琼依教奉行,没有跟上师讨价还价——“我很忙,我很累,我最近身体不好……”,而是将之全部背了下来。上师得知后特别高兴,对此非常赞叹。(我们有些人不要说背这么大的论典,让他背一部短短的《亲友书》,也会讲半天的理由来推脱。)

藏传佛教有很多修行人,《前行引导文》可一字不漏地背下来。当然,若要做到这样,对《前行》的文字肯定要下功夫,如果下了功夫,那一辈子不会轻易忘记,里面的内容什么时候要用,什么时候即可浮现于心间。否则,光是听听课,过后把法本扔到一百公尺以外,从此再也不看了,或者两三年前翻过一遍,其后连碰都没碰一下,那不要说把里面的教言牢记于心,就算背一个教证,也会很费劲。

我们学院的很多堪布,对《大圆满前行》非常熟悉,有些人基本上能背下来,有些人虽无法将字字句句倒背如流,但对里面的内容特别熟,无论提到哪一则公案、哪一个教证、哪一段文字,都知道是在哪一处讲的。就我个人而言,与《前行》的因缘也非常深,最初学佛时,学的就是这部法。当时我把所有教证、公案都抄在日记本上,一边修加行一边在中午背诵,因此,这本书的教证和公案,我全部都背过。虽然没背过通篇内容,但哪一个科判中讲了什么样的公案、什么样的教证、什么样的道理,自己记得很清楚,华智仁波切的这些智悲精滴经常浮现在脑海中。

然而,很多人对前行的重视度不够,只是把法本供在佛堂上,或者看过一遍就不看了。还有些人就像看《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一样,躺在床上用一个晚上把《大圆满前行》全部翻完,然后将法本放入书架,永远再也不看了,这是绝对不行的。像堪布阿琼那样的大成就者 [1],都要花功夫把《前行》背下来,那我们这样的凡夫人,若对此法不予以关注,恐怕无法得到真实加持,许多境界不一定生得起来。

现在很多人虽然世间法方面挺有能力,比如在电脑、医学上,许多事情手到擒来,在自己的行业领域中,做什么都不费吹灰之力。学院有些道友也是这样,后天虽未学过很多技术,但对电脑的有些故障,稍微“入定”一会儿,就能发现出了什么问题,弄一弄就好了,我都觉得很稀有。但学《大圆满前行》会不会这样?能不能一下子契入法义?我还不敢说。

有些人认为:“藏传佛教不管哪个教派,萨迦派也好、格鲁派也好,在宣讲加行时,都是人身难得、寿命无常,为什么没有创新呢?若发明一个新的次第,那就最好不过了。”这种想法特别幼稚。其实大德们完全知道,众生要想获得圣者果位,需要经过什么样的修道。因遵照这些要求去行持,往昔无数众生获得了圣果,今后仍然会如此。我遇到过许多老法师和老修行人,他们的教言完全一致,都再三强调不要忙着修大法,先应该把加行修好,而没有说不用修加行,一定要爬到最高的地方,然后从最高的地方往下来。尤其是一辈子不离佛法的那些大德,一个个都赞叹修加行的重要性,只有把加行修好了,最终才不会堕落,并能获得真实成就。

同时,在修加行过程中,以虔诚信心祈祷上师也必不可少。华智仁波切为什么将本论称为《普贤上师言教》?“普贤上师”实际上是华智仁波切的上师——如来芽尊者,由于华智仁波切对自己的根本上师非常恭敬,有极大的信心,认为他与普贤王如来无别,故称之为“普贤上师”。在藏地,具信弟子一般都不敢直呼上师尊名,比如,很多辩论场中把无垢光尊者称为“法身龙钦饶降”,竹钦派堪布嘉贡贤嘎 [2]的弟子称上师为“金刚持贤嘎仁波切”。因此,对传承上师有挚诚信心很重要,否则,像看小说一样对待《前行》,从来也没有祈祷过传承上师,这样无法开启智慧之门。

在佛教中,始终强调信心和悲心不能离开。传承上师及其所留下的法本,加持力不可思议,是诸佛菩萨的智慧结晶,我们既然有缘接受,就应对诸佛菩萨、传承上师有不共的虔诚信心,这是“信心”。同时要想,我们现在因福报现前,遇到这么殊胜的善知识和大乘教言,而身边千千万万的可怜众生,始终沉溺在无明愚痴的轮回苦海中,于是对他们生起极为强烈的悲心,希望有朝一日能解救他们,将所得的大乘教义与他们分享,而不是自己一个人独吞,愿三界众生普沾法雨,这是“悲心”。以这两种心来闻思或者修行,自相续会逐渐滋润调柔。反之,假如没有对诸佛菩萨的信心和对六道众生的悲心,纵然刚开始学佛时,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说得明明白白,可是到头来,弘法利生的事业不一定能展得开。

学习佛法并不是智力比赛,而是要将法一点一滴地融入内心。其实,内心的境界可从外在的身语意上表现出来,倘若一个人内心寂静调柔,那身语也会呈现出宁静的姿态。无论住在宁静的寺院里,还是喧嚣的闹市中,若一直保持这种心态,生活上会如行云流水般洒脱,不论到哪里去,都不会被红尘中的障垢所染污,诚如《华严经》所言:“犹如莲华不著水,亦如日月不住空。”那个时候,哪怕是深居山林,以老虎、豺狼为伴,或者身入红尘,到了茫茫人海中,你怎么做都是在饶益众生,因缘成熟时可为众生开演殊胜妙法。

假如对弘法利生有希求心,何时都会有弘扬佛法的因缘。当然,这也要修过加行才可以,如果你连人身难得都没忆念过,觉得世间上赚钱很重要、升官很重要,人身没什么难得的,最难得的就是地位、财富,目标已经转到世间法上了,想利益众生是天方夜谭。但若你对加行不但道理上明白,同时还反反复复在心中串习过,修得非常成功,那修任何法都绝对不会有问题。这一点,我敢给你保证——有些人去医院看病,经常问医生能不能保证治好,医生总是回答:“噢,这可不敢保证,我们连感冒都不敢保证。”同样,你们如果没有修加行,我肯定不敢签字保证,但若把加行修得非常圆满,像我这样的人,可能也会拿起笔来考虑考虑。

有些人常跟我讲:“我即生中想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修行人,上师,请您给我签字担保!”这要看你加行修得怎么样,如果修得非常好,我签字可能有点把握。其他方面的话,现在世间那么复杂,形形色色吸引人的东西层出不穷,凡夫的分别念很容易受外境诱惑,就像一个孩童在战场上,谁也不敢保证他生命安全,同样,你在那种环境中,没有修过加行的话,我也不敢给你任何承诺。

甲二(所讲之法)分三:一、共同外前行;二、不共内加行 [3];三、往生法。

“共同”与“不共”的差别有几种解释:

一、“共同”,指与显宗共同;“不共”,指密宗不共。比如,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的内容,在显宗中可以体现出来;但法报化三身无二无别的皈依、观金刚萨埵忏悔业障、修古萨里积累资粮,都是密宗的不共修法,显宗中并没有很明显地提到。

二、“共同”,指与小乘共同;“不共”,指大乘不共。在小乘经典中,人身难得、寿命无常、依止善知识都有,而大乘的皈依、发菩提心、修金刚萨埵,则根本找不到。

三、“共同”,指与后译格鲁、萨迦等教派共同;“不共”,指前译宁玛派单独具有。例如,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等,是各大教派都有的,而后面部分的观想对境主要是莲花生大师,其他教派并非如此,故称为“不共”。

四、上师如意宝还讲过:“共同”,指很多人能行持的各个教派的基础修法;“不共”,指其他人不能行持的本派的窍诀性修法。

总而言之,“共同”与“不共”有各种不同的说法。

 

共同外前行

乙一(共同外前行)分六:一、暇满难得;二、寿命无常;三、轮回过患;四、因果不虚;五、解脱利益;六、依止上师。

 

一、暇满难得

丙一(暇满难得)分四:一、思维本性闲暇;二、思维特法圆满;三、思维难得之喻;四、思维数目差别。

丁一、思维本性闲暇:

我们常说“暇满难得”,什么是“暇”呢?“暇”指闲暇。总的来说,没有生于八无暇处,而有空闲修持正法,就叫做闲暇。

现在很多人经常抱怨:“我现在忙得很啊!要去单位上班,要处理家里许多事情,没有时间修加行,也没有时间闻思。等我退休以后,家人把我‘开除’了,那时候再开始学吧!”于是一直明日复明日,把修行拖延到将来。这种做法不好,也算是一种无暇之处。不过,严格来讲,下面所讲的无暇才是真正的“无暇”,它从自相续所依的角度,大致分为八种,如果转生到这些地方,的的确确没有修行的机会。

在《前行备忘录》中,对八种无暇讲得非常广,观修时先修上师瑜伽,然后对地狱、饿鬼、旁生、长寿天等非人的四种无暇,以及边地、持邪见者、佛不出世、喑哑等人的四种无暇,一个一个解释得非常清楚,大家务必要参考。在藏传佛教中,该书涵摄了非常甚深的实修窍诀。前段时间也讲过,堪布阿琼在书中说,每天闭关修行分为加行、正行、后行,加行包括身要、语要、心要,正行则是观修“人身难得”至最后引导文之间的修法。你们在学习的时候,应当把《大圆满前行》所讲的内容,结合《前行备忘录》的修法及《心性休息大车疏》的教证和理证,认认真真地专注修持,若能如此,相续中定会生起牢不可破的定解。在座的道友们,前不久刚把“人身难得”十个引导文修完了,如果你修得不是特别满意,从现在开始,可以把那些内容再修一遍。字面上看来,那些内容比较简单,道理上谁都懂,似乎没有必要修,但道理上懂跟内心生起定解是两回事,所以一定要重视实修。

八无暇并不是藏传佛教的一种特法,其实汉传佛教中也有明确说明:在《中阿含经》中,八无暇又叫做八难、八非时 [4];义净法师翻译的《佛说八无暇有暇经》中,对八种无暇也有简短宣说。但可惜的是,汉传佛教很多经典一直放在藏经楼,在尘埃当中“入定”,自古以来讲闻的传统不太兴盛。尤其现在,居士懂法义的比较多,但寺院里的出家人却不知在忙什么,对闻思佛法兴趣索然。按理来讲,弘法利生的责任主要在出家人身上,在家人则要忙于商业、农业、工业、牧业,为了养家糊口有很多事要做,不可能完全出来弘扬佛法,否则的话,谁来养他?而作为出家人,不要整天呆在寺院里,在佛像前供个灯就可以了,既然你把家庭、工作等一切都放弃了,就应该全心全意地继承如来家业,不但自己要懂佛法,还有责任弘扬给他人。

所以,非常希望每个寺院都有讲经说法的道场,有了讲经说法,才算是如来正法住世。否则,寺院里只有佛像、佛经,出家人有没有都无所谓,那就像很多旅游景点一样,为了赚钱,到处塑一些菩萨像、佛像,下面标着“保佑”、“平安”等字眼,跟这个没有什么差别了。虽然汉地也有极个别道场注重闻思,但跟藏地相比起来,这种传统并没有得到普及。因此,希望汉地每个寺院都能有一个讲法的讲修院、一个修行的闭关处,此二者是佛法的核心,至于其他的,对出家人来讲则可有可无。

不过,有些人也很想弘扬佛法,只是苦于没有寺院的“政权”。这在藏地也有类似的现象,比如一个堪布想大力弘扬佛法,可寺院住持不赞成,他就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个别人也有这种情况,本来很想弘扬佛法,但当家师愿意保持现状,维持原有的状态,这样一来,自己的发心就会与现实相冲突。其实,寺院应该起到弘法利生的作用,否则,仅仅是个烧香拜佛的道场,这是不是在弘扬佛法还值得观察。因此,大家一定要把佛法尽量推广,有些寺院若没有讲法的传统,今后应当想办法培养起来!

那么,何为八无暇呢?

所谓的八无暇,如云:“地狱饿鬼及旁生,边鄙地及长寿天,邪见不遇佛出世,喑哑此等八无暇。”

一、地狱:如果转生于地狱,日日夜夜连续不断感受寒地狱的寒冻之苦、热地狱的灼烧之苦,以及孤独地狱、近边地狱的各自痛苦,则根本没有修法机会。佛经(《佛说八无暇有暇经》)中也说:“铜柱铁山众苦逼,煻煨粪屎刺刀林,于地狱中受斯苦,此处岂能闻正法?”

二、饿鬼:如果投生为饿鬼,不管是隐住饿鬼还是空游饿鬼,都会终日感受饥渴的厄难,也不会有机会修法。

不要说饿鬼,即便是人没有吃饭,也会饿得不想修行。就像有些人守八关斋戒,到了晚上的时候,根本没精力闻思、背诵、磕头,自己强迫自己早点睡觉,但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所以在饥渴的状态下,不会有心思修行。佛经中也说:“饥渴针咽苦逼身,雨注河流成猛火,于饿鬼中受斯苦,此处岂能闻正法?”我们今生没有转生为饿鬼,真的很幸运,否则不要说修大法,连念一句观音心咒或者听一部经典的缘分也没有。

三、旁生:如果转为旁生,不论是海里的鱼虾,还是陆地上的牛马,都会遭受被人役使或相互残害的痛苦,也没有修法时机。佛经中云:“更互恒怀怖害心,常欲展转相食啖,于旁生中受斯苦,此处岂能闻正法?”

四、长寿天:长寿天有不同的解释方法,有些说是无色界天,有些说是欲界诸天,有些说是色界第四禅的附近。不管怎么样,如若转生到长寿天,则将于多劫中一直安住在无想的状态中虚度光阴,也同样不具备修法的时机。

有些道友在家里傻傻地呆着,过了半个小时也不知不觉,这说明他要转生长寿天了,很危险啊!长寿天的天人,就这样多劫不起一个念头,最后生起邪见而堕入恶趣,故绝对没有修行的机会。佛经中也说:“若在天中有顶处,由先福力生于彼,长寿觉慧不分明,此处岂能闻正法?”

五、边地:假设转生在佛教不兴盛的边鄙地方,那里无有教法、证法,也没有佛教的四众弟子,因而不会有修法的机会。

现在有些城市中,连三宝的名号也不知道,佛与神都分不清楚,尤其是汉地个别偏僻地方,对佛教一无所知,许多思维方式非常可怕,根本没有取舍因果的概念。如果转生到那里,肯定无缘修行正法。

包括在座的有些道友,自己家乡没有佛教,可以称之为边鄙地方,你家里若出一个出家人,觉得给整个种姓带来耻辱。本来按理讲,你的家族世世代代造恶业,好不容易有个出家人,应像得到如意宝一样欢喜,正如古大德所说:“一子出家,九族升天。”所有的亲人都蒙受利益。可是他们有一些颠倒观念,认为:“我女儿出家了,回来时千万别剃着光头啊!如果能回家过年,可不可以留些头发?短一点也可以。不然,我在别人面前实在抬不起头来。”这就是所谓的边地。佛经中也说:“生在边方鄙恶处,耳不曾闻说法声,无识恒居蔑戾车 [5],此处岂能闻正法?”

有时候我看你们不争气、不好好修行,心里不舒服,生厌离心,但跟世间人比起来,你们放弃家庭、事业,顶住种种的压力,来到清净地方出家,我觉得还是很伟大。有些人头发留得非常好,却想方设法把它剃掉,即使没有找到人,也自己动手把它剃光,这是需要一定勇气的。相信大家也看得到,如今大多数人每天杀盗淫妄,造恶业比谁都擅长,造善业却什么都不懂,甚至听到“三宝”的名字,认为是玛瑙、珊瑚、钻石等三个宝贝。在这样的环境中,今生有缘修行正法,真的非常难得!

六、持邪见者:若投生为外道或成为随同他们的持邪见者,就会因为自相续被邪见染污,而没有修法的良机。

外道主要是常见派和断见派。现在断见派特别多,认为前后世不存在、业因果不存在、极乐世界不存在、地狱不存在……这种人不胜枚举;还有一部分人虽然不持这种邪见,但没有人生观和价值观,只要吃得好、穿得好就心满意足,人生目标仅此而已,跟牦牛没有什么差别。佛经中云:“若人不信于三宝,说无因果无尊亲,如是邪见坏其心,此人岂能闻正法?”

我们有时候邪见也比较多,经常产生各种怀疑。如果孩童时代就知道极乐世界存在、业因果存在,此时接受是全面性的,一辈子都会秉持这种信念。而有些人小时候没有这种机会,一直被灌输无神论的理念,现在突然以不同的因缘学佛,很难一下子改变过来,容易产生一些怀疑。但这种怀疑可用正理智慧予以根除,否则,相续中邪见此起彼伏、层出不穷,这个人没有修行的机会。

七、佛不出世:若出生在佛不出世的暗劫,不要说修持正法,连三宝的名号也听不到,不晓善恶取舍,也就不会有修法的机会。

幸好我们没有转生于暗劫,如今佛陀已经出世,且转了三次法轮,佛法依然住世,生于这样能辨别善恶的时代中,实在是莫大的福分。不然,若出生在暗劫中,定然没有修行的机会。佛经中也说:“诸佛大师不出现,亦无妙法流世间,若人生居暗世中,此时岂能闻正法?”

八、喑哑:如果投生为心不堪能、诸根不具的喑哑之人,则心相续无法以佛法来调柔,由此导致无有机会修法。

佛经中也说:“由彼先身造恶业,聋盲喑哑缺诸根,痴钝即是人身牛,此人岂能闻正法?”意即假如前世造了许多恶业,今生就会转生为聋子、哑巴、盲人等诸根残缺之人;或者其他诸根虽具足,但意识不堪能,非常痴钝,给他讲得清清楚楚的道理,一转眼就忘光了,让他上来却下去,让他下去却上来。马戏团的动物在鞭子的“教育”下,尚且能学会坐下、起来等基本动作,但这种人比动物还笨,让他坐下的话,他会站起来,这就是心不堪能,这种人很难得到佛法的利益。

简而言之,佛陀在经中云:“我说八无暇,是众生难处,得住有暇者,斯人世稀有。”佛陀所说的八种无暇,实际上是众生的难处,若能远离这八无暇而具足闲暇,修法一点危害也没有,这在世间上确实稀有。现在有些人说:“这个人今年赚了一百万,很稀有!”“那个人变成了市委书记,很稀有!”这些没什么稀有的,最稀有的是什么?就是原来你是城市里忙忙碌碌的“犯人”,连一个小时的修法机会也没有,而现在放下一切,每天无忧无虑地行持善法,这种快乐可以说是极为稀有、也极其难得的。我们理应想方设法令自己具足这样的因缘。

然而现在有很多人,让他行持世间法的话,有条不紊,极有计划,时间可以安排出来,但让他行持正法的话,常常借口说“我现在不空”、“我特别忙”,总能找到百般理由来推辞。比如,让他修菩提心,八点钟起床都很吃力,而如果是公司上班,七点钟起来也没问题,这就是所谓的业障深重。我们现在修加行,很多人每天半小时能磕180或200个头,但有些人连这个都做不到。其实很多无暇是你自己造成的,你每天再怎么忙,半小时肯定拿得出来,所以大家应该要求自己,这一点我觉得比较重要!

 

 

[1]据授记中说,他是布玛莫扎的化身。

[2]法王如意宝讲过,他一生中培养了二十五位堪布,这些堪布都对大乘佛法具有殊胜定解。

[3]为什么叫做外前行、内前行呢?所谓“外前行”,并不是与外道相同的前行,由于那些修法不是特别深,一般的修行人都能通达,故称之为“外”。与此相较,“内前行”的涵义比较甚深,一般人难以通达,故称之为“内”。

[4]《中阿含经》云:“人行梵行而有八难、八非时也。”

[5]蔑戾车:又作篾隶车、毕[口*栗]车。旧曰弥离车。译曰边地。下贱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