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里有的,我家都有

一天下午,一位五十多岁,工人师傅模样的人在一位老居士的带领下,来拜见妙法老和尚。他像老相识一样,一进门就笑呵呵抱拳拱手,冲着师父鞠了三个躬,也没等让坐就回身坐了下来。一看就知道是个爽快人。

师父问他:“是不是因为腰疼才来的呀?”

他有点惊奇:“师父您真神了,我还没说您就知道了。”说着站起身,背向师父撩开了后背的衣服:“您看我的腰”。

他腰上扣着一圈用机器上的平板轮带制作的,约十五公分宽的护腰。

他坐下后接着说:“我带这东西快十年了,医院说是腰肌劳损。这种病吃药打针都没啥效果,只能靠这护腰护着点,否则连腰都直不起。冬天春天还好一点,到了夏天受的罪就别提了,这全是我年轻时干活不要命累的。听我这位老朋友说,您是位活菩萨,求您救救我吧!您要是把我的腰治好喽,我天天给您烧香,一天磕一百个头都行。”说罢又冲师父抱了抱拳。

妙法老和尚笑了笑说:“我一不是菩萨,二不会治病。我要是菩萨,咱俩还能坐在这儿说话?如果我会治病,我应该去医院里应诊。你的病好与不好,决定权在你自己。因为‘解铃还需系铃人’嘛。现在我问你,要是让你戒烟、戒酒,戒偷盗,再把肉也戒掉,你能做到吗?”

“只要我的病能好,叫我戒什么都行。可是我没有偷,也没有盗呀!”

“你的腰除了有疼痛感外,是不是感觉很沉重?”

“对,好像腰上压着几十斤重的东西。”

“你偷没偷过单位的铁合页、螺丝、钉子?都是整盒装的。”

他一下子怔住了。稍后,点点头说:“有这回事,我是单位的钳工。近水楼台先得月嘛,现在谁不沾点国家的便宜,可这能算偷吗?连我们厂长也没少往家拿东西。”

“把国家的财产拿回家不是偷盗是什么?你是正大光明拿走的吗?是不是装在空饭盒里往厂外带呀?”妙法老和尚口气不无严厉。

这一问可把这位工人师傅吓住了,瞪着一双大眼盯着师父说不出话来。

“不光这几样。还有钳子、螺丝刀、铁丝。你还用厂里的白铁打自家的烟筒、做土簸箕,用盘条做炉通、火筷子、火钩子,还有……”

他突然打断妙法老和尚的话说:“师父,您别讲了,厂里有的,我家都有。不过,您是怎么知道的?”

“就是它们压得你直不起腰啊!”

再看这位工人师傅,已没有了刚进来时的豪爽。我突然觉得这书房倒有点像公安局的审讯室。你看他可怜巴巴的,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他小声说:“我拿走的东西并不都是自己用,也没有卖掉换钱花,大都送给亲朋、邻居了。老百姓工资都不高,反正是公家的呗,不拿白不拿。我是钳工,有点手艺,会干点活,和仓库保管员互通个有无,帮个忙呗,这在厂里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根本没觉得这是偷盗。今天听师父这么一讲,如同晴天打雷一样,把我给震住了!真是老天有眼哪!我偷的东西怎么您都知道?它们又怎么都压在我的腰上?这真叫恶有恶报!我说这些年怎么越治病越重呢,还不是东西越偷越多造成的。今天我算明白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这句话是真的啊!我现在就向您保证,从今天开始,决不再抽烟、喝酒、吃肉了,决不再贪国家一点便宜了。我这个人从来说话算话,明天我就去请佛像供起来。师父,我该买点什么佛书看好,真恨自己为什么不早几年信佛呢?那该少做多少坏事啊。”

我真没想到这个人悟性这么高,听着他自己这番悔过般的表白,我心里可以说是法喜充满,看得出师父也是同样的高兴。

我说:“我送你一些佛教书籍先看着,你还可以去寺院的佛经流通处去请。”

他谢过后又问:“我以前拿过厂里那么多东西怎么办?要不,我折成钱还回去?”

妙法老和尚说:“你要是这样去还,麻烦可就大了。心里知道忏悔,罪因也就消除了。至于向厂里还债,可以采取义务为厂里多做贡献的办法去补偿。同时,要多向你身边的亲朋现身说法,使他们也能不再贪占国家的财产。这就是知过必改,既知即行,一定可以将功补过。”

临走时,他双手捧着一摞佛书郑重地对妙法老和尚说:“您等着瞧好吧,我要是不变一个人,就对不起您。”

半月后,他又来了一趟。进门就在我家佛像前叩头,站起来后,他撩开衣服给我看那护腰没有了。

还没等我问,他就快言快语地说:“我从这回去就觉得病好了一大半,我把答应妙法师父的事一一照办了。原先的酒柜我重新油了一遍漆,改成了佛台和经书柜,并请来了观音像。现在,我每天都看经书,佛经讲得实在是太好了!如今我是心宽了、气顺了、病也好了!这些日子我们家天天像过年一样高兴,真感谢妙法师父啊。”

我听后打心眼儿里为他高兴,这位老兄真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

文章来源:http://www.cn66.net/bencandy.php?fid-25-id-1284-page-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