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观庄严论解说第7节课

第七课

按照那烂陀寺班智达的传法方式——造论五本来讲,第一个问题,这部论典的作者是谁;第二个问题,这部《中观庄严论》为什么样的众生而作;第三个问题,《中观庄严论》属于哪一种经典和论典的范畴。前面已经对上述三个问题作了阐述,下面讲全论内容。

四、全论内容:如果有人心想:二谛的无谬真如到底是什么?二理指的又是什么呢?

此处提出了两个问题。所谓胜义谛和世俗谛无有错谬的真如,也就是说,它的真相、究竟含义到底是什么?然后,观察名言和观察胜义的两种理证到底是什么呢?

所谓的二谛自性也就是所应了知的,

什么叫做胜义谛和世俗谛?所谓的胜义谛和世俗谛,从世间角度来讲,叫做知识;从广义来讲,佛教称之为所知,也就是能知智慧的对境。

中观当中经常说:二谛的分类,二谛的分基,二谛的法相、定义。那么,二谛的分基是什么呢?有些智者认为是从所知中分的,有些智者认为是在无自性中分的。但在这里,所谓的二谛是什么呢?二谛就是一种所知,也就是人们所了解的一种知识。其中,圣者所了知的是什么呢?是胜义谛。凡夫人所了知的是什么呢?是世俗谛。

而二理则是如实决定二谛之义的途径。

什么叫二理呢?通过两种理证抉择二谛原原本本的真相,比如说,外面的色法就是所了知的,了知色法的眼睛或者望远镜,这就叫做二理。我们依靠什么了知胜义谛和世俗谛呢?必须依靠胜义理和世俗理。没有依靠这二理,就不能了知胜义谛和世俗谛。

现在的世间人从来没学过胜义谛和世俗谛,因此对胜义理和世俗理也一窍不通。二理其实是指一种途径,从能境的角度来讲,应该说是胜义智和世俗智;从所境的角度来讲,就叫做胜义谛和世俗谛,是两种对境。

那么,所谓的胜义谛和世俗谛依靠何种方式来了知呢?应该依靠胜义理和世俗理这一途径来了知。

此等所知由真实与非真实两方面来分析可完全囊括于二谛之中。

所知分为真实和非真实两种。圣者所见到的真谛、一切万法的本来实相叫做真实的所知;现在凡夫人见到的,就叫做非真实的所知。凡夫人中还有更迷乱的人,比如捏着眼睛时见到的二月,就是倒世俗——世俗当中的世俗、假当中的假。

通过智慧衡量这两种意义,由于颠倒分别、片面理解以及真实了达的差别,从而出现了内外各自迥然有别的各种宗派。

用智慧来抉择时,有些人对二谛的本体一点都不知道,这叫做颠倒的智慧、颠倒的分别念;有些人稍微懂一点,像声闻缘觉片面地了解一点;有些人则完全能了解,就像中观所抉择的智慧。所以,能抉择的智慧分为上述三种。

莲花生大师《见解鬘歌》中专门讲到:智慧有稍微颠倒、完全颠倒、一点都不颠倒三种。《俱舍论》中解释有境智慧时也说:完全颠倒的是指外道;按照大乘观点,有点颠倒的是指声闻缘觉;一点不颠倒的,就是诸佛菩萨的智慧。

因为所知是固定的,但对所知的认识,根据不同的众生而有所不同。比如柱子,有些人认为它是常有的,这是完全颠倒的知见;有些人认为两三天之后或者过段时间会毁灭,这是片面了解;有些人认为,柱子是刹那刹那无常的,片刻也不会停留,这应该是最好的智慧。同样的道理,众生对二谛,依靠各自的智慧也有各自不同的认识。

首先简述一下外道的观点:

在这里,首先概括讲述一下外道的各种观点。

麦彭仁波切为什么要宣说这一问题呢?因为我们所抉择的所知就是二谛。以什么方法来抉择呢?应该依靠胜义理和世俗理的途径来抉择。那么,在抉择的过程中,根据自己的根基以及所遇到的善知识的不同,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当中,有些人已经完全证悟了二谛的本相;有些人只是稍微了知一点;有些人一点都不知道,反而在自相续中产生了各种各样的遍计执著。因此,麦彭仁波切首先介绍了当时印度外道的各种观点,其中第一个是数论派。

(一)数论派:这一外道将三德平衡的自性主物与神我二者许为胜义,

《智慧品》等很多论典中说:数论外道认为有二十五种所知。其中,胜义谛有两种,世俗谛有二十三种。

而认为其中主物所变化的一切现象是欺惑性的世俗有法。

麦彭仁波切在本论中讲到:他们所承许的主物相当于阿赖耶,神我相当于意识。

一旦通过修道而获得禅定眼后再来观看,便会现量照见所有现象的本来面目,

数论外道特别精进,他们通过修道以后、依靠禅定获得智慧眼,最后见到并非主物和神我的所有现象的本来面目。就像人们所认为的,意识当中显现万事万物的形象。因此,麦彭仁波切也说:在所有外道当中,数论外道应该是最好不过的一种宗派,因为它接近唯识宗。

由此使诸现象全部融入主物境界中。

通过修行认识这些假象以后,一切世俗法逐渐融入外道所承认的主物 [1]当中。

这样一来便使明知之士的神我与似乎欺骗诱惑的对境一刀两断,不再有任何关联,从而独自逍遥而住,这就是所谓的解脱。

这时,作为明清胜义谛的神我,已经与世俗谛各种各样欺惑性的万法完全分开,不再有任何牵连。这个时候,神我开始逍遥安住,这就是所谓的解脱。

有人认为:这种说法跟佛教的说法是不是相同啊?一切世俗谛都是假的。通过修持,对这种假象的本体获得认知之后,一切假象全部融入主物,最后现前自我的逍遥自在。这是不是已经获得了佛教所谓的成就呢?

这有很大的差别。因为他们承认“主物”是实有存在的,而佛教徒完全是在无我的基础上进行抉择,无论如何观察,所谓的“我”根本不可能成立。显宗、密宗,包括大圆满当中,虽然有“普贤如来”、“自我本净”等诸如此类的法语,但实际上,这些全部是建立在“无我”的基础上。因此,二者之间存在非常大的差别。

如果没有懂得这个道理,表面看来,似乎外道的修法也特别殊胜。有些没有头脑的道友很可能会说:“外道和佛教之间,外道应该是很殊胜的……”这些人因为前世没有好好积累资粮,即生也没有如理如法地依止善知识,类似的恶习气很容易就可以开发出来。

但实际上,外道承认一种实有的我,这就是他们的错误。有关这一宗派的观点,麦彭仁波切在下文有广说。下面介绍密行派,这也是对二谛本体没有真正认识的一种观点。

 (二)密行派:这一外道宗派认为,如同广大虚空般周遍一切并且是心识自性、独一无二的胜我即为胜义谛;

他们所承认的胜义谛就是胜我,是周遍整个世间的一种心识。这种观点虽然接近唯识宗,但与唯识宗也是完全不同的,因为他们承许一种独一无二的实有的“我”,并将之称为胜义谛。

多种多样的显现都是不真实的,实际上与明知的我一味一体,

世俗谛的各种各样的现象是不真实的,实际上与所谓的我是一味一体的。

因而所显现的器情等形态各异的万事万物则为世俗谛。

表面看来,他们的这种观点与唯识宗非常相似,因为唯识宗也认为:各种各样的万事万物只不过是依他起的显现而已。

瑜伽行者通过如理修持胜我而使本性与非本性的无明脱离开来,

这一外道的瑜伽士,通过如理如实地修行之后,而使本性无明和非本性无明脱离开来。他们所谓的本性无明和非本性无明,其实与内道的俱生无明和遍计无明基本相同。

如同瓶子破碎后其中的虚空回归大虚空一般融入大我之中。

在下文也会对密行派的观点进行阐述,但在名词方面可能有点差别。

他们认为:整个万事万物由胜我遍知,然而通过修行以后,其本性与大我融入一体。这种说法,跟密宗的有些说法非常相似。比如密宗也说:最后融入普贤如来的本体当中。但实际上,二者之间有很大的差别。因为他们承许一种虚空般的“我”应该实有存在,因此这也是执著常有的一个宗派。但是佛教当中,不管密宗还是唯识,都不承认一个所谓的我存在。这一点是最为关键的。

我们为什么以缘起和无我的道理对释迦牟尼佛进行赞叹呢?世间上的有些智者,也会对万法进行研究和探索,在这方面也具有一定的贡献。但是,有关无我和缘起空性等万法真相的道理,任何人也没有宣说,唯有释迦牟尼佛宣说了如此殊胜的道理。

这是密行派的观点。下面介绍吠陀派,也叫做伺察派,这一派将四大吠陀作为修行的主要内容。现在印度和其他很多国家仍然存在。

(三)吠陀派等承许各自所推崇的梵天、遍入天及大自在天等所有天神是常有胜义谛,

现在的尼泊尔,大自在派特别多。在莲花生大师苦修的山洞旁边,专门有一些大自在天的道场。每次到了各种节日的时候,他们就对天尊等进行杀生供养,这种现象相当多。

他们认为:获得了这种天尊的果位,就是所谓的胜义谛。

而由其神变所造出的万物则是不稳固、欺惑的本性(即是世俗谛)。

大自在天或者遍入天所变化出来的各种各样的、外面的虚假现象,就是世俗谛。

并且认为当获得这些天尊的果位时便已永久解脱了。

现在这种外道相当多,包括印度、尼泊尔、斯里兰卡、孟加拉国,这些地方都有一些大自在派。

于是这些外道徒便开始凭依修道苦行、种种禁行、供养布施、禅定观风等五花八门的瑜伽修法。

他们一般好长时间不吃饭,到山上修禅定;还有一些修风的,比如修宝瓶气等等,这方面的修法比较多。

麦彭仁波切在有些教言里面说:外道当中,修神通的也有,修风脉明点、修禅定的也非常多,但是,修行最主要的特点不在于此,仅仅在形象上修行不一定很殊胜。

现在内地比较兴盛的道家,他们也修丹田、修各种禅定和风,但这些并不是从轮回中获得解脱的真正途径。虽然他们在世间行持善法、道德伦理方面,确实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但是,他们将获得天神的果位执著为最究竟的解脱,对真正的无我空性根本没有作过抉择。

以前上师如意宝在加拿大,与一百多位博士的座谈会上说:“没有学过宗教的人,难以确立一种正确的行为标准;学过宗教的人,行为、处事则会更趋于合理。而在所有宗教中,最为殊胜的即为佛教。”有关这方面,上师如意宝讲了特别殊胜的教言。

还有说什么常我与虚空等本来自然就存在的原始派等等,

有一种原始派认为:常我、虚空等等法本来已经存在,没有办法将其抉择为空性。

宗派的名称与观点虽然各不相同,多之又多,可是归纳而言,他们均承认轮回束缚与解脱之因是常有的实法。

现在不管是外道的书还是其他宗教的书,很多修行跟佛教几乎没什么差别,比如念咒语、修行禅定、获得解脱,这类相同的法语特别多。但关键在于,轮回中获得解脱的法门,唯一在佛陀的教法中存在。

所以,麦彭仁波切在这里说:他们的宗派虽然是各种各样的,但归纳起来,他们都承许束缚和解脱的因是常有的实法。这一点是最大的差别。

这些常有派也都是说解脱存在的宗派,

在佛教当中,暂时从名言角度来讲,可以说解脱是存在的;但从究竟胜义角度而言,所谓的解脱是根本不存在的。《中论》当中,对于涅槃不存在、佛陀不存在、因果不存在、轮回不存在的道理介绍得非常详细。

佛教的不共特点就在于此。但是,大家应该了知,佛教的这种甚深教义,只有真正的大乘根基才能接受;小乘根基或者外道根基的人,对这种道理也是不能接受的。有关这一点,佛陀在很多经典当中都有授记。

因此全力以赴精勤于自以为是修道的颠倒禁行。

这些执著常有的外道宗派,将自己所有的精力和财产都用在修行上,可是根本不能从轮回中获得真正的解脱。

有时候看见他们的苦行也的确是非常可怜的。他们认为自己的宗教非常好,在一生中精进修持。但这一世结束以后,还是继续流转在轮回当中。因为他们所谓的修行,根本没有损害轮回的种子——无明这一因。

表面看来,世间上的这些外道有自己的修行、解脱,也有自己的殿堂。我们在路边经常会看到各种各样外道的教堂,尤其像印度、新加坡、马来西亚,有些殿堂的屋顶是尖尖的,有些是四方形的。这些人与世间不学宗教的人比较起来,还是可以的。但是,从轮回中解脱的因、解脱的修法,在他们的论典和窍诀中根本没有。

我们当中的有些道友,以后很可能会遇到外道。这时,我们应该知道,他们的修法当中根本没有解脱道。虽然在他们的论典中经常提到的人天果位等,有一种暂时的解脱道,但是,他们根本没有真正从轮回中获得解脱的窍诀。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清楚。

不然,在学院呆了很长时间,也学了很多有关中观的道理,过六七年以后纯粹成了一个外道徒,还要说“佛教不合理”。如果佛教不合理的话,从理证方面根本不会出现任何妨害,因为现在真正从因明或者推理上说“佛教如何如何不合理”的人,几乎没有。

麦彭仁波切在下文中也说:我们相续中有很多外道的习气,这种习气,一不小心就很容易被引发出来。因为现在的很多人运用各种各样的语言、手段进行欺骗,有些上师说:“我给你加持加持……”其实,他的加持也是损害佛教的。这个时候,有智慧的人不会盲目地接受。但没有智慧的人,反而认为“这就是真的教法”,结果自己也被引入这些外道当中。

从世间角度来讲,各种宗教应该互相团结,社会与宗教应该互相适应,这样是可以的。但是真正从解脱的大局出发,人身是非常难得的,千万不要被外道和不信佛教的见解所吸引,否则是非常可惜的!

对于以上所有宗派,只要遮破常有实法就可以一并破除。

如果遮破了常有的法,上述所有宗派的观点都会一并破除。

有关对各个宗派进行破斥的情节在正论中可逐一了知。

对于如何破斥这些常派的道理,在本论正文中有详细叙述,这里不作广说。

 (四)顺世派:这一外道认为:显于现量对境中的四大明明存在,

顺世派认为:现量见到的地水火风四大明明是存在的。这与辩证唯物论的观点没有任何差别。

它是境、根与识之因,所以这就是胜义。

世间的辩证法当中,不一定使用佛教的名词——胜义谛,但是真实的或者说真理所在,其实就是所谓的胜义谛。

什么叫做胜义谛?他们认为,所有的地水火风四大存在,也就是说,外界的物质、世间事物产生的因素真正存在,这就叫做胜义谛。

由此所生而再度灭亡的有法——万事万物则是毫不稳固、欺惑的自性。

四大当中产生的现象法——物理学中经常说“本质的法”、“现象的法”,这些不稳固的、欺惑性的、刹那变化的现象法,就叫做世俗谛。

他们振振有词地声称:“修道等前生后世的业果根本就不存在,

他们认为:修道、学习佛法,以及前世后世的业因果是根本不存在的。

现今的这一神识只不过是从胎位四大聚合的凝酪等中突然出现的,

下文当中,详细讲述了顺世外道的观点,他们通过一个理证 [2]、四大理论 [3]、三大比喻 [4]等很多方面阐述了自己宗派的观点。

如今有很多人是这样认为的。一般来讲,从世界人口统计来看,持这种观点的人非常少。只不过个别国家由于教育理念的关系,持顺世外道观点的人稍微多一点。但从全世界范围来看,从整个地球上人口的比例来讲,持这种观点的人,在现今社会中不是特别多。

有些道友由于前世业力现前,他们生长的环境也是非常恶劣的,如果转生到相信前世后世、相信解脱存在的家庭中,应该是很好的。像美国等很多地方都有这种宗教信仰,很多西方国家的总统在发言时,首先都是在自己的上帝面前宣誓。

信仰宗教与不信宗教相比,就像法王所说的那样,的确存在很大差别。不信仰宗教的人,往往把人间短短的几十年,作为自己最大的价值来对待,这就是现世美——短短的今生过得非常美好、非常幸福,这就是他的唯一目的。除此以外,根本没有其他目标。

《智海浪花》中记载了很多知识分子学佛的经历。他们通过智慧观察:人到底是不是只有这一世?如果只有这一世倒也没有什么 ,但是不是这样呢?于是,探索佛教、研究佛教,最后从佛教当中获得了答案。一方面,《智海浪花》是很多人的分别念,是个别大学生的人生经历;但另一方面,我们有时间的时候应该翻开看一看,看看这些人的经历是怎样的,心态是如何转变的。有时候,看书还是非常重要的,不仅可以对照自身,而且从别人身上也可以学到很多知识。

总之,从整个世界来看,持顺世外道的观点的人不是很多,但我们所处的有些环境,持这种观点的人是相当相当多的。

就像酒曲中新生出迷醉的能力一样,

这是顺世外道四大理论当中的新生理论。他们认为这是非常好的一种理论——最初的意识应该是从母胎当中开始出现的。

最近,我看了一本《生命之科学》的书。在这本书里,有些生命科学家对母胎中出现最开始的生命也是产生怀疑,认为生命产生之前应该有一种因,并非仅仅依靠一个受精卵,从母胎中产生最初的意识,应该存在所谓的灵魂或者意识的潜能。在《佛教科学论》和《前世今生论》中,对于“意识是大脑产生的吗”、为何有些人没有大脑却还有意识”等等问题也作过非常细致地剖析。

并不是来自于已故前世的神识;在这个世界无论留住多久,于此期间便会出现心识与气息,而一旦命归黄泉,则如同油尽灯灭般身体将散为微尘,内心融入虚空,而绝不会再有什么后世;业果、道、解脱这些都是不存在的;

对这段话可能不用解释,大家有关这方面的知识比较丰富。

所感受的苦乐等不同显现就像豌豆的圆形与荆棘的尖锐谁也未制造一样均是无因无缘由本性而生的。”

从佛教的角度来讲,众生感受痛苦与前世的因有一定的关系。可是顺世外道认为:这些都是无因无果的,就像荆棘树的尖锐或豌豆的圆形一样,是一种自然现象。自然科学也认为:这是一种自然现象——生命是自然现象、万事万物的产生也是自然现象。

有些道友在相续中存在根深蒂固的、前世后世不存在的邪见,希望你们还是要看一看《前世今生论》、《佛教科学论》。现在的科学并非守持一些老观念。原来50年代的科学,的确存在一种非常坚固的见解,但现在随着时代的发展,也有很多新的科学发现。这时,我们也不要死死地抱着一种旧观念,应该通过各种理证进行抉择。抉择以后,破除自他相续中的各种邪见,这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有人说:“前世后世不存在。”你应该欢喜若狂地跟他辩论:“你是不是真的认为前世后世不存在?请你老人家过来吧,今天我们两个人一定要辩论不可,你持这样的邪见是不应该的!”即使高等学校的一些教授也是这样的。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学习过有关前世后世的道理,从小就认为:前世后世肯定不存在。如果让他们讲出前世后世不存在的理由,也没有任何理由;但让他们承认前世后世的话,也不想承认,就是守着这样一种观念。因此,我们应该站出来,心平气和地和他们探讨,这一点很有必要。

因此,这一派的信徒在身心聚合尚未死亡前的有生之年唯一追求的目标就是一己私利。

他们生活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自己的亲朋好友、自己的生活发展、自己的事业等等,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想法。

在遮破此观点的过程中,对于他们所承认的四大存在依据破析微尘的正理;

他们认为所谓的四大存在,其实四大肯定是不存在的。胜义中四大如何不存在的道理,下文通过破微尘的理证进行分析,完全可以驳倒他们的观点。

而要驳倒他们所许的前后世不存在的观点,则凭借破斥无因的理证。

如果前世后世不存在,应该有无因的过失。如果承认无因,那么四种产生、四种不产生等过失不可避免。

这种理证,关键看自己能不能运用。本来这个武器是很尖锐、很锋利的,不论任何东西都可以被它砍断,可是不会运用、反而用错的话,把自己砍死也很难说。中观和因明的推理,如果会运用的话,对方的邪说一定会摧毁无余,关键看我们的智慧如何,尤其在这个山谷里培训的时候,是用什么样的心态去接受?如果以如理如法的恭敬态度,真正用自己的智慧来取受,到时一定能够运用这种理证。

作为一个大乘修行人,在利益众生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所以,一方面自相续中应该生起定解;另一方面,世间上有那么多持有邪见者,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去度化他们,哪怕只度化一个众生也是可以的。尤其学习《中观庄严论》以后,对根本不信仰佛教的老师、教授、领导等,应该通过中观的方法,狠狠地跟他辩论一番。最后,他就无话可说:“确实,佛教并不是所谓的迷信,真的有一点道理。原来的我是不是有一点盲目?”在这方面逐渐逐渐产生怀疑,进而皈入佛门。这样的话,有很大的功德。

所以,每一个人还是要发愿:我在有生之年当中,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让根本不信仰佛教的人皈依佛门。我想我这次出去的时候,医生也好、护士也好,即使向街上的乞丐辩论也可以……

关于此等内容从本论阐述世俗谛的正文论证中便可一清二楚。

《中观庄严论》当中确实有很多非常殊胜的要诀,我们如果通达其中所讲的理证方法,肯定会开启自己的智慧,自相续不会轻易被他人引诱或者随他而转。

 

 

[1] 此处外道所承许的主物,实际与内道所许的法界非常相似。

[2]一理证门:前后世等不存在,因为自己的根之行境前见所未见之故。

[3] 四理论:现世有理论、俱生理论、新生理论、非枉然理论。

[4]三比喻:无因之比喻——草地上长蘑菇;二、无果之比喻——风吹灰尘;三、本性而生之比喻——太阳升起、水向下流、豌豆圆形、荆棘尖锐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