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观庄严论解说第21节课

第二十一课

现在继续讲《中观庄严论释》的总义部分。这里面有些问题比较难懂,希望你们听的时候认认真真地听,下课之后,通过各种方法好好地学。

现在我们这里有辅导,这一点是最好的。如果没有辅导,自己不懂也没有问的地方、没有探讨的机会,这样的话,很多经论并不是有个传承就可以通达了。因此,大家对哪些地方不懂、哪些地方懂应该分清楚。我想:对于刚来学院的、比较好学的人来讲,参加辅导真是非常好的。一般来说,作为年轻人应该长时间地思考这些问题,然后再听几次辅导,仅仅听一次不一定听得懂。有些人认为:我反反复复地听录音机就可以了。这也不一定。因为我的表达方式,你们很多人不一定马上懂,但通过几次辅导以后,应该可以听得懂。

前面有一处内容,在这里再给大家介绍一下。

对方承许:六识聚以外的异体阿赖耶不存在。对此,麦彭仁波切问:你们所谓六识聚以外的异体阿赖耶,究竟是本体不存在还是反体不存在?

对方如果说是本体不存在,我们可以再次问:既然本体不存在,那到底是相续的异体不存在还是作用等方面的异体不存在?

对方对此回答说:与六识聚相续异体的阿赖耶不存在。也就是说,六识聚是一个相续,阿赖耶是一个相续,这种方式的异体阿赖耶不存在。

对于这种回答,麦彭仁波切说:“不仅仅是中观,承认与六识相续异体之阿赖耶的唯识宗何处也无有。”因为不管是阿赖耶识还是六根识,在识的本体中都是一体的,不能说成分开的相续。否则,就如麦彭仁波切说的:“所有识如果在识之本体中还存在不同相续的话,那就有一个人兼具两个心相续的过失了。”

所以,麦彭仁波切首先问:你们所谓的异体,是反体异体还是本体异体?如果说本体异体,而且在本体上也属于相续上的异体,那么,不要说中观,即使唯识宗也不会承认这种观点。

这时,对方辩解说:相续倒不是他体,应该是作用方面的异体。这也不合理。作用方面的他体,对方也不能承认。

于是他们又解释说:其实并不是本体的异体不存在,而是指名言中反体的异体不存在。对此可以回答说:如果名言中的反体不存在,也就根本没必要说六识以外的阿赖耶不存在,因为依靠这句话根本没有否定其他法,如此宣说纯属多此一举。

这样一来,对方所说的“六识聚以外的异体”,既不是本体异体,也不是反体异体。那我们问他:你们所谓的异体到底是指什么?这时,他们自己也是犹豫不定,因为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异体方式。

麦彭仁波切说:“在此只不过是打开一个思路而已,请诸位公正不阿地进行分析吧。”在这里,只是试探一下你们的智慧。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不知道你们推理得怎么样。这里面的确有很多比较深奥的教理,最初的时候,我担心很多人根本听不懂。有些人虽然比较聪明,但对因明、中观听得比较少,对于很多推理的方式都不懂,这样的话,可能会有一些困难。希望你们实在不懂的时候,应该在一起互相探讨。很多问题都是这样的,你自己怎么也转不过来,但是别人只说一两句,你就觉得:哦,原来如此,也不是很难懂。

法王如意宝讲这部法的时候,大概也是五六月份。当时,我也是跟几位金刚道友经常在这些问题上互相探讨、一直思索。那时候我刚来学院,对中观很有兴趣。但我们有些道友刚来的时候,好像对中观根本没什么兴趣,对吃牛肉很有兴趣的,这些问题对他来讲根本无所谓,他认为只要有三顿饭就可以了。不应该用这种态度来闻思。

现在在学院里面打工的这些人,真的是非常辛苦,从早到晚,一直在不停地干活。我想:很多道友如果能像这些打工的人一样精进的话,《中观庄严论》的这个“工程”也不会特别困难。但如果抱着一种“讲不完也无所谓”的心态的话,肯定学也学不好。希望不要有这种心态,对我个人来讲,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真是一节课都舍不得缺;你们自己也应该把听法当作最重要的事情来抓,不然里面的有些内容还是很难的,如果仅仅听一遍就能完全明白的话,这个人肯定是天才!但是,真正听一遍就将其中的内容全部领会,恐怕还是有点儿困难。

总而言之,开显所有大乘显密观点之根本的要诀就是此论。

麦彭仁波切说:要想真正通达显宗、密宗根本的窍诀,就一定要学习这部论典。依靠这部论典,显宗密宗的很多宝库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开启。

所谓的窍诀,也就是用很少的语言,真正开显佛法的本来密意。本论虽然不到一百个颂词,但真正通达其中的意义的话,显宗、密宗非常甚深的道理都会揭开。

诚然,作为大乘行人都要按照佛陀所说整个大乘可包含在五法三自性等之中而如此承认,可是关于如何实修之道唯有这位阿阇黎所开创的宗轨。

正如前文所说,佛陀在《楞伽经》所讲的,整个大乘可以包括在五法、三自性、八识聚以及二无我这几个要诀当中。这一点,凡是大乘修行人都是公认的。

佛经中虽然明确宣说了这个教证,但是,作为修行人,具体如何操作、如何行持?如何在实际行动中身体力行?对这一问题,唯有阿阇黎静命论师以《中观庄严论》这部论典作了宣说。

因此,佛经中虽然以比较略的方式,讲到了以五法涵盖大乘的教义,但对于这个问题,究竟怎么解释、如何修持呢?对此,恐怕很多人不一定特别重视。但在这里,依靠静命论师的这部《中观庄严论》,再通过麦彭仁波切窍诀方式的讲解,所谓的大乘到底包括在哪些要诀中,作为修行人应该如何去修持,对这些问题可以清楚了知。

所以说,此论委实至关重要。

大家应该想一想,麦彭仁波切说至关重要,你自己有没有什么感觉——的确,这部论典很重要。如果一点感觉都没有,说明里面的内容还没有融入到自己的脑海当中。

名言中承认实法存在并运用自续因而着重阐明有承认的相似胜义、建立宗派,

所谓的中观自续派是如何创立的呢?这里说,名言中,承认柱子是实有的、火是实有的,名言中的法全部存在;胜义中,依靠自续因,将一切万法抉择为单空的相似胜义。由此,建立了中观自续派。

中观自续派在抉择万法时,主要依靠自续因进行抉择。有关自续因和应成因的差别,下文还会讲,此处不作说明。

从这一角度而言,阿阇黎可列于自续派的论师中。

由于静命论师在《中观庄严论》和其他论典中,主要依靠自续因来抉择一切万法,因此,将他列于中观自续派当中,可以称之为印度东方三大自续派论师之一。

但万万不可认为其见解远远比不上应成见,因为就创立二理融会贯通的大乘总道轨而言,与二谛双运不住一切之法界要领始终一致,无有任何差异。

然而,也不能认为:静命论师是中观自续派,我们学的是中观应成派,可能静命论师的见解不如我吧。有些人也不一定会这样想,但是,很有可能认为:月称论师和静命论师有很大差别,因为月称论师是中观应成派,静命论师只是中观自续派。千万不要这样认为。

为什么呢?因为静命论师已经创立了名言唯识理和胜义中观理融会贯通的大乘的总轨,如果他没有通达中观应成派,对于所谓的中观理也就根本没有能力解释。所以,万万不要认为他的见解比不上中观应成派的见解。

藏传佛教中有一些格鲁派的大德,他们虽然暂时宣讲中观自续派的观点,但不能说他们不懂中观应成派的教义,只是为了不同众生的根基才如此宣说而已。

比如释迦牟尼佛转三大法轮时,第一转法轮当中,为小乘根基的众生宣说了相应的一些教义。但我们不能认为释迦牟尼佛的根基即是如此,释迦牟尼佛没有通达中观最甚深的意义,因为他所讲的法就是四谛法。不能这样认为。

有些上师经常传授小乘法,但也不要认为:这位上师是小乘根基,不然,他怎么不传大圆满?他所证悟的境界只是小乘的境界。不能这样讲。实际上,戒律班的上师和大幻化网班的上师,在见解上没有任何差别,只不过上面“分配”时作了如是安排,如此而已。

所以,具德月称论师的意趣——所有显现直接清净本地而令名言假相悉皆消于法界的甚深见解,等同于大圆满论著中抉择本来清净的道理,

月称论师在《入中论》、《显句论》为主的中观论典中所抉择的意趣就是如此。也就是说,名言中各种各样的瓶子、柱子等显现,通过应成派的不共因直接抉择为本来清净,现在名言的各种各样的假相全部融入法界当中。

月称论师中观应成派所抉择的中观见解,与荣索班智达、全知无垢光尊者为主的大圆满祖师们在各自论典中所抉择的本来清净的甚深见解,其实无有任何差别。全知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中也说:“远离戏论大中观,自性光明大圆满,义同名称不相同,此外无有更胜见。”意思是说,具德月称论师所抉择的大空性的道理,与无垢光尊者为主的大圆满祖师们所抉择的本来清净,应该是等同的。

就此而论,其实就是持明传承之自宗。

自性光明大圆满和离戏大中观二者无二无别,这就是麦彭仁波切和智悲光尊者、华智仁波切等宁玛巴所有高僧大德们传下来的自宗。

我本人虽然自愧不如,却对此向往不已。

麦彭仁波切在这里谦虚地说:虽然我自己没有如此高深的境界,但内心却十分向往。这一点,从麦彭仁波切的《定解宝灯论》中也可以看得出来,大中观和大圆满,从离戏的角度来讲无有任何差别。

这部论典堪为大乘总的通衢大道,将二大宗轨理趣汇成一流,

对于《中观庄严论》这部论典,通过麦彭仁波切如此赞叹以后,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明确了知它的殊胜性,大家不论是背诵还是闻思,都有很大的兴趣。

麦彭仁波切说:这部《中观庄严论》实际是所有大乘的通衢大道,它的特点是将所有大乘不同观点的河流全部汇成一流。

尤其是胜义量遵循具德龙猛菩萨的观点、名言量随从具德法称论师而承许,将这两条支流融入一味一体的理证大海究竟汇集为远离四边戏论之大中观的这部论已完整无缺地容纳了大乘佛经教义以及六庄严等诸大祖师诠解的深要。

这部论典对我们的闻思修行究竟会起到什么作用呢?

在抉择胜义方面,世界上再没有比龙猛菩萨更胜一筹的了,以《中观六论》为主的论典中,龙猛菩萨将释迦牟尼佛胜义空性方面的教义解释得非常清楚。在抉择名言方面,以法称论师、陈那论师为代表的所有唯识宗和因明的论师,在以《释量论》为主的论典中,将一切万法在名言中存在的合理性作出了圆满解释,最后,将所有名言法全部汇入于万法唯心造这一理念当中。

龙猛菩萨的甚深中观和法称论师、陈那论师、无著菩萨所抉择的广大唯识这两大支流,全部融入于静命论师的理证大海——这部《中观庄严论》当中。所以,这一深广智慧的海洋,已经究竟汇集了远离四边戏论的所有中观观点,完整无缺地包含了整个大乘经典的全部教义。

所以,我有时候也这样想:人身非常短暂,如果想把所有释迦牟尼佛的大乘经典全部闻思的话,相当困难。但是依靠这部论典,在短暂的时间中,就可以将整个大乘的教义基本通达。而且,闻思这一部论典的功德,与闻思整个大乘经典的功德没有任何差别。

麦彭仁波切也说:对初学者来说,这部论典即使用一千两黄金来买也买不到。但是,一千两黄金和《中观庄严论》二者当中选的话,很多人可能会想:我不要中观,《中观庄严论》一点都不看也可以,你把那个钱拿过来,这是钱哦……

此处说,这部论已经完整无缺地容纳了所有大乘的佛经教义以及六庄严等诸大祖师诠解的深要。“六庄严”,是指龙猛菩萨、无著菩萨、陈那论师、法称论师,还有功德光和释迦光 [1]。

这部《中观庄严论》当中,龙猛菩萨和圣天论师有关中观方面的道理肯定包括于其中,陈那论师和法称论师所宣讲的教义也可以包括在里面。功德光和释迦光宣说的道理,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包括,比如从静命论师的戒律清净也可以间接说明上述两位大德所讲的内容。因此,以六大庄严为主的诸大祖师们诠解的甚深要点,已经全部包括在这部《中观庄严论》当中。

对于大地之上无与伦比的这一伟大善说,

这部《中观庄严论》,的确是整个大地上无与伦比的伟大善说。因此,我也经常想:如果真正通达这部论典,尤其一些年轻人,可能一辈子也忘不了,这样的话,真是获得中最难得的一种获得。

偏执一方的人们为何不恭敬顶戴?

现在的很多人,有些人偏执唯识宗,有些人偏执中观宗,有些人对自己的禅宗、净土宗很耽著。这些偏执一方的修行人,他们在智慧方面如是的欠缺,那为什么不对这部论典恭敬顶戴?凭什么道理不好好闻思这部论典?你每天把法本放在旁边,根本不看,自己一直在不断地散乱,还认为自己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我有时候听到个别人的“传记”以后,真是不得不叹息。这些人把真正的如意宝完全弃之不顾,然后到处寻找一些假宝,真的很可惜!

望诸位千方百计研修悟入。

麦彭仁波切在这里合掌祈求:希望大家一定要千方百计地研修悟入。

以前法王如意宝讲这部论典的时候也说:尤其对聪明一点的人来讲,一定要好好地研究。现在学院中的很多堪布,通过法王如意宝的加持和劝导,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境界,他的定解和智慧不容易被外面的违缘改变或者摧毁。在现在这样的末法时代,这真的是非常难得的一种境界。

诸佛出有坏密意的源流、殊胜宗轨交相汇集成的汪洋就是此论。

所有大乘教言汇集成的汪洋大海——这部《中观庄严论》,已经融汇了一切诸佛菩萨和诸大论师们的所有窍诀。对于如此难得的教言,如果不去闻思的话,真的非常可惜。

姑且不谈安住一座相应法界入定的觉受,甚至闻思时也没有掌握破立之理微妙的要点,却一味高攀谈论应成派,实在难有收益,

有些人,对于真正大圆满或应成派的与法界相应的一座境界也没有。甚至在闻思过程中,对因明和中观的很多推理论式根本不懂,连最基本的破立要诀都不能掌握,却一味地高谈阔论:“我是中观应成派的修行人,我是大圆满的修行人。”这种人很难获得真正的利益。

因而理当由经此论的妙道对中观要义通达无碍、了如指掌。

通过这部论典,应该对中观和大圆满有所领会,这一点相当重要。

如果能自始至终精益求精地学修这样的论著,那么藏地共称宛若雄狮交颈般的中观与因明必然名副其实地一举两得。

我们如果自始至终非常认真地学习这部论典,并且精进修持,最后,自己必定会对因明和中观全部通达。

这里将因明和中观比喻为雄狮交颈。狮子是野兽之王,如果在一个路口,有两只狮子脖颈交叉而立,所有的野兽都不敢轻易靠近,都会特别害怕。同样,谁如果既精通因明又精通中观,就如雄狮交颈般,任何人也不敢与他抗衡,任何人也不敢与他辩论。因为这个人既通达了世俗中有关因明方面的推理,又对胜义中的中观境界了如指掌,因此可以说,这个人在世界中已经成了真正的大狮王。

所以说,如果这部论典学习得很好,既可以通达因明又可以通达中观,这时,你不论到藏地、到汉地,很多人都会特别害怕——这个人辩论很厉害的、中观的境界也很高,因为他已经学过《中观庄严论》。

的确,麦彭仁波切在下面将《量理宝藏论》中的很多问题结合在一起作了宣说。因此,如果精通了《中观庄严论》,因明当中很多大的问题也会轻而易举通达,然后,中观方面也不会很困难的。

二谛理相辅相成的无比善说、能赐予语自在胜果的宝论在印度圣地也仅此而已,

已经将胜义谛和世俗谛相辅相成而宣讲的此善说宝论,依靠它,可以让我们获得一切语自在的究竟果位。如此殊胜的论典,在印度无数班智达所造的论典中也是极为罕见。

麦彭仁波切在此处宣讲了这部论典的很多殊胜性,大家对这部论典应该生起很大的信心。

原因是将各执己见的宗派合而为一理证的胜妙精髓绝无仅有,不可多得。

这部论典为何如此殊胜呢?世间上各种各样的大乘宗和小乘宗,都有各执己见的一种特点。但是,这部论典完全将所有大乘——因明和中观所讲的名言和胜义的道理全部合而为一进行抉择,这样的论典,即使在印度也是极其稀少。我们以前也讲过,印度人造论不像藏地和汉地一样,要求非常严格。但在如此众多的论典中,像这样的论典仍然非常罕见。

关于本论如何宣说二理之义,以讲论的摄义而予以阐明,即是此全论内容。

 

 

[1] 对于六庄严的说法也有不同,有些论典中将龙树菩萨、圣天论师、无著菩萨、世亲论师、陈那论师、法称论师称为六庄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