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入行论》修学安排之二

关于《入行论》修学安排之二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

各方丛林大德长老、信众居士:

依靠大家的共同发愿与努力,不知不觉之间,《入菩萨行论·善说海》的学习已经持续了将近八个月的时日。作为讲者,我勉强支撑着一把脆弱的身子,也算是战战兢兢地完成了前五品的讲解任务;作为听者,你们也依照承诺,通过各种形式完成了前四品的学习。虽然每个人的学习态度、学习深度、学习进度与受益程度各不相同,但相信大多数人都付出了一定的辛劳,所以也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

在人心动荡、物欲横流的当今时代,诸位能在繁忙的世间杂务中,抽出宝贵的时间和精力,这种选择本身就十分难能可贵,而最令本人高兴的,是在此期间不少道友纷纷通过不同途径传递来的消息——通过《入菩萨行论·善说海》的学习,自己懂得了皈依多年仍未了解的大乘教义,懂得了大乘行人所应行持的行为与应断除的行为,自己不再单纯停留在皈依的表面,而开始尝试性地触及大乘佛法的精华——珍贵无比的菩提心;通过学习也了解到,即使在相续中生起一刹那的菩提心,也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和意义,从而对菩提心生起了前所未有的向往之情,内心充溢着无与伦比之大乘胜妙法喜;通过学习也使自己端正了学佛、生活与工作的发心与言行,使参与学习的佛友之间、家庭成员之间与朋友同事之间都弥漫着和睦、慈爱、友善与祥和的氛围……当然,在各种各样的赞美声中,免不了有很多夸大其词的成分,但我相信,虽然作为讲者的我乃一介凡夫,但《入行论》本身的加持却是毋庸置疑的。我相信,只要认认真真地修学该论,无论任何人,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感悟与提升,这就是大乘佛法不共的魅力所在。

面对不绝于耳的溢美之词,诸位发心人员也信誓旦旦地告诉我,如果这次学习真能起到如此效果,他们即使再苦再累、再多承受一些经济负担也心甘情愿,因为这也是诸佛菩萨的追随者与仿效者——大乘行人的最终目标。极易受外境影响的我在感动之余,也受到极大的鼓舞,虽然日常事务极其繁杂,但我始终把《入行论·善说海》的讲学放在首位,力争不辜负各位道友的殷切期望。

据了解,参加这次学习的成员,包括了净土宗、华严宗、禅宗、格鲁派、萨迦派、觉囊派等藏汉各大教派的道友,很多高僧大德也不计个人得失,积极鼓励弟子们参与《入行论》的学习,并尽己所能地提供了学习场所及便利,从各个方面都予以了高度支持,这不仅说明了《入行论》本身的吸引力,同时也是佛教兴盛的标志之一。在世间人争名夺利、尔虞我诈的环境下,佛教内部各派能做到团结合作、互不排斥,共同为续佛慧命而努力,由此也可见佛法的强大力量。从个人而言,我这次讲学的目的,绝不是为了拉帮结派,扩大自己的势力,也不是为了个人名声的宣传,虽然身为凡夫,不能说没有丝毫的私心杂念,但作为一名由佛法熏习多年的佛教徒,我最强烈的愿望,的确是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大乘行列,沐浴到大乘法雨,这一点是没有半点含糊的,所以,对于诸位的大力支持,本人也不胜感谢之至。

在这段时间的学习过程中,既出现了很多好的现象,同时也暴露出不少的问题。针对这些现象和问题,我想再啰唆几句:

一、通过调查得知,学会中绝大多数的组长都十分认真,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地承担了烦琐的召集与管理任务,绝大多数的学员也放下架子,主动服从管理、听从安排,小组成员之间相处得十分融洽,小组学习也安排得十分紧凑,基本上能保质保量地完成预定的学习计划。但也有一些小组却走入了两个极端:一种是组长操之过急,私自制定了一些规章制度,或在背颂词、交作业、打考勤等方面要求过严,随意开除或不讲方式方法地严厉批评组员,引起组员的极大不满,从而影响了正常的学习;一种是组长过分不负责任,很少组织学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经常以朝拜、修学为名四处游逛,即使组织学习,也是纪律松散、心不在焉,至于思考题的完成,更成了一种走过场。事到如今,不要说前四品的学习,甚至前两品的学习都远远没有完成。

有些组员将学习作为填补日常空虚的、可有可无的项目,根本没有引起思想上的高度重视。一说起上课,便垂头丧气;一提到玩耍,便兴致勃勃。组长一宣布某天上课,有些人便会找出种种理由说自己不能参加云云云云,但若将日程改为郊游、灌顶或见活佛,立刻就能腾出大把的时间;有些人即使交作业,也是通过抄袭、电脑拷贝甚至网上下载等方式敷衍了事;有些人试图在修学佛法方面耍小聪明,一方面为了不交作业而答应负责人要参加集体学习,另一方面却以各种理由敷衍负责人,一期课程中只参加了一两堂课,领完资料便溜之大吉;有的人从来没有出现在集体学习的场合,也没有交作业,而负责人却碍于情面,不讲原则地保留了这些人的学员资格,并将资料发给了这类人。

作为名誉上的师长,我有责任也有义务提醒各级负责人,在工作中不能走极端,要宽严适度,对某些内心十分渴求正法,但因客观原因而违反了非原则性问题的道友,还是应当采用循循善诱的方式,令其逐步改正,不要以强硬态度随意断绝他人希求解脱的慧根;反之,对某些学习态度极差,又屡教不改、自以为是的顽固分子,也不能随意姑息,对这种人,就不能不讲原则地保留他们的学员资格,也不能将三宝财产做人情任意发放给他们。

此处再次重申,这次学习所发的影音及文字资料,是免费结缘给认真学习的三种人 [1]的。除了特殊原因,如长期出差在外、生病等之外,如果每期中超过50%的课程都没有参加集体学习,又没有按时交作业的道友,就没有资格自称为菩提学会的成员,也不属于免费发放资料的范围。这些道友只能通过其他途径取得学习资料,任何人都无权违背因果随意处置三宝财产。这是我和诸位发心人员的初衷,也是最基本的因果道理。当然,如果这些道友从下期开始恢复状态,端正学习态度,积极参加学习,菩提学会的大门也将永远为他们敞开。

同时我也要提醒各位组员,修学佛法不是像世间的升职或考取某个职称一样,只是在应付某个负责人,或应付某场考试,一旦达到目的,便万事大吉了。要知道,修学佛法、行菩萨道是永无止境的崇高事业——在乃至轮回未空之间,竭尽全力地度化众生。即使是小乘行人,为了自我的解脱,也应刻苦精进,又何况是我等发大乘心者呢?既然我们已经发心,将自己的身体、寿命奉献给了广大有情,就没有资格随意违背自己的承诺,将大好的光阴用在毫无意义的吃喝玩乐上面。若将自己个人的前途、儿女的学习、朋友的约会、腰包的鼓瘪看得比泰山还重,而把闻思修行、度化众生看得比鸿毛还轻,就是在欺骗诸佛菩萨,欺骗三界老母有情!任何一个菩提学会的成员都应当杜绝这种发心。

二、本次学习资料的制作和发放,得到了不少道友人力上的支持与经济上的援助,很多道友都一直在辛辛苦苦、不计酬劳地主动承担着资料的制作与较大区域范围内的发放工作,为我们减轻了不少人力、物力、精神以及时间上的压力。要知道,我们今天的每一点进步,都与他们的付出密不可分,在此,我代表学会的所有成员向他们表示深切的谢意,也希望大家能将自己修学的功德回向给他们。

但同时我也了解到,有个别地方的成员丝毫不体谅发心人员的苦衷,一个城市竟然分成了好几个片区。据说,之所以形成如此结果,是因为各个片区人员互不相容、势不两立,“敌对”双方都不愿意屈尊到对方的“领地”去领取或发放资料,更不愿意通过对方向弘法部反映情况,或者让对方向自己下达弘法部的精神。对此,我也不得不深表遗憾:既然我们自称为大乘佛子,修学《入行论》也有好几个月了,难道还不能放下一点自我,同参道友之间还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吗?如果连内部的分歧都不能协调,所谓的“度化他众”就只能是一句空话!在此,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自觉自愿地担负起方便他众的重责。

三、据说,有的学员因为事务繁杂而未能参加集体学习,自己也不能独立地听完所有课程,只是表皮肤浅地看一遍《讲记》,便以为大功告成;有的学员虽然参加了集体学习,却时常迟到早退,即使在听课的中途,也是东张西望、谈天说地、电话频频,根本没有集中精力听课;有的学员虽然认真听了课,但因为光碟质量的原因而没有圆满声音的传承,后来也没有想办法补上。想来诸位不是很清楚,依照藏传佛教的传统,声音的传承是十分注重的,很多修行人在听传承的过程中哪怕听掉了一个音节,也要千方百计地补上,否则,他们就认为传承不算圆满。如果有条件而故意不圆满传承,就会有一定的过失,自己将来的修行与弘法利生事业也会出现一些违缘与障碍,所以,大家要尽量设法圆满声音的传承,即使光碟出现了问题,也要通过网上下载MP3等方法将缺漏的部分补上。

四、据了解,有的人加入菩提学会的目的,只是为了炫耀自己的神通、与上师的关系以及求法的资历等等,从而抬高自己的身价,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或是为了联络关系,继而达到宣传自己或自己上师的目的,他们一参加菩提学会,便迫不及待地带着通过学会认识的道友去见活佛、求灌顶、寻窍诀等等;有的人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发心,自己对密法都一窍不通,更谈不上什么证悟,却常常向道友们暗示自己的境界如何如何,继而带着一群既没有灌顶、也缺乏密法常识的,不明真相的初学者大张旗鼓地举行所谓的会供、火供,盲修瞎炼断法等所谓的密法,甚至大肆鼓吹“可以不修前行”等邪说;更有甚者,居然把佛法当作了生财之道,通过菩提学会的关系,干起了为人打卦、消灾延寿等“副业”……

在此警告这些人:菩提学会既不是你们谋取名闻利养的道场,更不是你们传播邪知邪见的舞台,请不要打着“学《入行论》”的招牌去干这些勾当。如果还不趁早收手,菩提学会将不再有你们的一席之地!

当然,我并不是反对大家去求法、见善知识,如果对方真的是具相善知识,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以个人名义去求见,我不但不反对,而且十分随喜。但在如今这个鱼龙混杂、真假难辨、邪师邪说铺天盖地的时代,希望大家不要毫无主见,还是要多长一个心眼,在求灌顶、求窍诀之前,多看看《普贤上师言教》与《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里面观察上师的有关章节。要知道,在求法,特别是求密法之前,观察上师是极为重要的,如果求错了对象,就再也无法挽回,大家千万不要落到“一失足而千古恨”的境地啊!

至于修习密法,我认为,对于你们当中的大多数人而言,现在的时机还不够成熟,最好还是在打好基础之后再开始,现在大家还是应当把主要精力用在佛教基础理论与前行的修习方面,切莫不切实际、好高骛远地追求所谓的高法、大法!

五、虽然很多小组都知道三殊胜的重要性,也知道在课前课后应当有发心与回向的念诵,但因为我们没有统一规定,所以各个小组的念诵也是五花八门、缺乏规范。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告诉诸位,最好按照学院的日常课颂内容,并以藏音来进行念诵,念诵内容详见《喇荣课诵集》,想必很多来过学员的道友都知道具体的念诵顺序,若不清楚,可以在“智悲佛网(www.zhibeifw.com)”上下载。

有的人提出:“我们都是汉族人,根本不懂藏文的意思,这样念诵究竟有没有必要呢?”念诵藏音的必要,是因为念诵仪轨中的很多内容,都是藏地著名的成就者造的,如果按藏音念诵,一方面会得到一种声音的传承加持力,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翻译不准确而与原文之间的差异。至于不懂意思的问题,大家可以在念诵之前先熟悉一下仪轨的意思,这样就可以一边得到声音的加持,一边按照内容来进行观想了。当然,如果大家实在觉得很为难,也可以按照汉意来念诵,这不属于原则性的问题。

六、最近有不少道友打电话来反映:“我们小组已经完成了本期的学习,但下期的学习资料却还没有到位,究竟该怎么办啊?”我不禁想问问这些道友,你们真的完成了前四品的学习吗?恐怕稍有常识的人,都不敢如此口出狂言吧!古德云:“学无止境。”连华智仁波切都在上师座下恭听了二十五遍前行引导,我们怎能满足于听一两遍声音、看一两遍《讲记》的浮光掠影式的学习呢?

据了解,为了进一步加深印象、令大乘教义在相续中更加稳固,也为了避免临阵磨枪、囫囵吞枣般的快餐式应试学习,有的小组最近已经开始复习前几品的内容。他们在听课、做思考题、讨论难点与标准答案的同时,还主动地加上背颂词、讲颂词与背科判等任务,有的小组还专门请一些学得比较好的道友到小组为大家讲解、辅导,使大家受益匪浅。我想,其他小组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也最好能借鉴这种学习方式。

需要提醒各位的是:大家在讲解颂词的时候,不要仅仅停留在文字表面,也不要完全照搬我的讲解,你们可以结合自己的心得体会与实际问题,将学习佛法与调伏自心紧密地联系起来,这样才能起到修学佛法的真正目的。另外,希望所有的组员都能踊跃参与,不要把讲解与讨论变成只是几个人的发言,各组最好通过随即抽查的方式,将不够活跃、发言较少的组员的积极性也调动起来,以少数带动多数,最后大家齐头并进、共同进步,力争让每个人都为将来度化众生播下一份善妙的种子。

七、据了解,有的负责人经常牺牲个人时间深入各个小组,既取回了一些经验,改进了一些方式,发现了一些问题,同时也解决了一些疑难,在传送先进经验、督促后进提高方面起到了桥梁与枢纽的作用。本人对此非常随喜赞叹,这种认真精神,也十分值得提倡。既然世间人在做世间事务的时候,都经常学习考察、交流经验、传经送宝,我们又何不模仿效法一番呢?

八、在第六品的学习结束之后,我们将安排一次考试。考试大纲、题型、计分方法与奖励方式尚在酝酿之中,诸位道友若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也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反映到弘法部,我们将尽量尊重大家的意愿。

以上是我针对从各个渠道搜集到的一些消息而发表的一番愚见,其中若有不实之处,敬请大家谅解。但愿我苦口婆心的这些说教,不会引起你们太多的厌倦。常言道:“良药苦口利于病。”虽然我不是什么良医,但通过我的口传递给你们的佛法,却真正是能医治轮回痼疾的灵丹妙药,大家务必要好好珍惜。

随着时间的推进,菩提学会的队伍也在不断地壮大。众人拾柴火焰高,相信菩提学会的烈火将会烧得更旺!相信不久的将来,在每个人的相续中都会生起珍贵无比的菩提心!

 

 

二OO七年一月八日

索达吉书于喇荣

 

 

[1]三种人:在上次的修学安排中已经明确地提过:“资料的免费发放对象,包括以下三种:A.准备考试并积极参加小组学习的道友;B.不准备考试,却参加小组学习并完成规定数量咒语的道友;C.虽因各种原因而不能参加小组学习,却准备考试,并在规定时间内学完影音资料且完成复习思考题的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