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随笔

莲花籽

y20140124-106

八是个吉祥的数字,当时间刚刚踏入八月,我就有幸参加了第二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此行的目的很简单:一方面有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去亲近大恩上师;另一方面,正如《功德藏》所云:“决定行持善法者,胜师广积二资时,彼中皆能结上缘,役使信使清扫等,极劳具果胜资道”,自己很想加入大恩上师弘法利生的每个事业。在为期四天的短短时间中,感受颇多,兹分述如下:

一、 会议简介

本次第二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主办单位是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香港理工大学佛学会、香港中文大学人间佛教研究中心、香港教育学院宗教教育与心灵教育中心,会议围绕“开放、包容、求真、利他”的宗旨,围绕“佛教与科学”、“佛教与心灵教育”、”认识藏传佛教”三个主题,经过热烈、认真的研讨,达成了“佛教不违科学,乃至有利于科研”的共识。

二、 与会人员

本次活动的参会人员,来自中国、美国、英国、德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国内外知名法师、各个相关研究机构的专家、国内外著名大学的教授及大学生、研究生等,总数近四百人,其中硕士、博士近六十人,真可谓是人才济济。正如香港佛教联合会执行副会长释宏明法师说的,这一次盛会,参与的年轻人超过了第三届世界佛教论坛。

三、 大家对佛法的信心以及大恩上师的恭敬心

令人我始料未及的是,与会的许多知名专家学者和大学生们表现出对佛法特别虔诚的信心以及对大恩上师无比崇敬的尊重心。

许多大学生说,他们参加此次活动,就是冲着大恩上师而来的。有一位大学生祈请上师为他签名,然后接过签完名的笔记本放在自己头上加持,热泪盈眶;有一位大学生,在餐厅遇到上师恭敬合十,上师向他打招呼后,他激动地对身边的同学说“太荣幸了,堪布向我打招呼了”;有一位大学生在上师住处顶礼上师,出来后,兴奋不已,逢人便说“我顶礼到上师了!”;当会议宣布,上师将亲自赠送每位学员一尊莲师像时,全场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一些人是噙着泪珠使劲鼓掌。

香港中文大学佛学会的甘耀权硕士在聆听广兴法师演讲时,一直双手合十,而他本人,不仅在学术上颇有成就,而且在密法的修行上也很不一般。

一位高级工程师说,原来一直认为自己对上师三宝很有信心,对比其他与会者,真是惭愧至极!

四、 大恩上师的谦卑、豁达、智慧与幽默

我们尊敬的大恩上师,始终居住在学生寝室里,与我们住在一起;坚持在学生食堂用餐,与同学们融成一片;四天的会议一直坚持在会场就坐,并亲自带领我们放生、绕佛,与我们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发愿、回向。

有一位科研工作者感慨道:“我们这些人在大恩上师面前作所谓的学术报告,就像一个娃娃在一位智慧的长者面前耍戏一样的幼稚,而上师却面带笑容,始终坐在台下聆听我们的报告,我们是多么大的福报!”

上师在报告中多次说他只是一名凡夫,针对“一名学员提问一位演讲者‘你开悟了吗?’,对方回答说‘大作梦中佛事’”,上师在心经简林为学员开示时,说到“我甚至连梦中也没有觉悟”。

上师智慧如海,香港教育学院的王秉豪博士说:“堪布讲课从来就没有讲稿,讲起课来,却引经据典,妙语连珠、诙谐生动,令人叹为观止。”南京大学王忠林博士说:“面对堪布的博学,我连骄傲的资格都没有!”

曾有大学生问有关甘露丸的问题,上师说:“我也不是特别清楚。”然后讲了一些相关问题,对方再问:“甘露丸有药物成分吗?”上师回答说:“这个问题要问医生或者药监部门。”

五、 专家学者、大学生的学修水平

许多专家学者、研究生、大学生在会议上进行演讲,有些是即兴发表自己的心得体会,可以看得出,他们的闻思到了一定深度,大恩上师也讲,“与会有许多佛菩萨的化现,有些大学教授的修证水平已非一般。”从他们精彩的讲演、敏捷的思维、雄厚的辨析能力中已经可以略见一斑。他们一方面在自己所学的专业方面特别突出,另一方面对佛法的修学也很有体会。一位华中科技大学的硕士,现场演绎了三殊胜的大乘法义。

六、 对佛法认识

与会科研工作者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秉持严谨的治学态度,充分论证了佛学不仅是科学可信的,而且在促进人类的生产力发展、净化心灵、解决当今棘手的社会问题等方面,卓有成效。

索达吉上师在讲座中强调,2009年7月,日内瓦“国际联合宗教会”与会200位宗教领袖提过投票形式,一致表决佛教是世界上最好的宗教。原因:一、过去的历史,没有一场战争由佛教发起;二、佛陀的智慧极为透彻。

担任香港理工大学校长18年之久的政协委员、著名化学专家潘宗光教授认为:“佛学是科学的前向导!”

有二十七位专家学者以论文的形式阐述了佛法在科学发展、研究、对治当今其他方法难以解决的社会问题上起着不可代替的作用,既有翔实的理证,也有堪为证量的教证,更有胜于雄辩的事实,这充分证明了佛陀是唯一的量士夫,佛法不但是科学的,乃至超越了目前科学的认知范畴。甘耀权会长说过,他与一位知名的天文学家探讨有关天体运动问题,对方持现代科学的观点,甘会长持佛学观点,经过探讨后,对方马上表示,他应该开始学习佛法。

七、 尖锐的提问

与会人员不限于宗教信仰,只要对真理有追求的有志之士均可参加,因此也有许多没有宗教信仰者,甚至是其他宗教信仰人士参加会议,他们也会提出有些尖锐的问题,甚至是挑战性的问题;还有一些佛教徒,不是修学上师的法脉,但本着对事实真相的尊重,他们最终的疑问也冰消云散。

来自北京高校的一位六岁就学佛的大学生就向上师提问,在火车上,就有许多非佛教徒向他说教,他很反感,他问上师,如果作为佛教徒也这样主动去给别人宣传佛法,是否也会引起别人反感。来自国外的许多留学生也说,现在许多基督教徒也盯紧中国留学生,甚至为他们做饭,目的是要他们信仰基督教。上师回答说,其实真理的传播是超越时间、国界的,每个人都有义务传播真理。

来自北京吉首大学的一名老师从一位无信仰人士的角度,在会上给弘扬佛法者提出三个建议。

八、 学以致用

上师在会议中,一再强调,研讨会的目的是通过科学、认真的探讨,对佛法达成共识,并且将这种观点应用于实际生活、工作中,真正去服务社会、解决问题、利益众生,而不是仅仅停留在理论上。

复旦大学的曹蕴硕士在演讲中,就以她在教学中一次体验为题材,阐述如何运用佛法,教导学生,并且取得成效。罗佰方硕士在论文中,讲到他如何运用佛法去指导高中毕业生压服烦恼,获得健康心态,从容面对升学压力。

一位学员刚刚学完《入行论·安忍品》,他把本品颂词“为令如来喜,止害利世间,任他践吾顶,宁死悦世主”作为自己的发愿供养大恩上师;有一位美国留学生讲到《入行论》颂词“遣鱼至何方,始得不遭伤”时,泪流满面;另外一位美国留学生讲到有些慈善机构没有与佛学有机结合,她去参加一个希望小学工程,别人对偏僻山区的小学生说“你们好好读书,将来就可以享受大都市的繁华富贵”,对此,她甚感失望;深圳的部分学员在闭幕式的表演上,全体背诵《入行论·受持菩提心品》;来自美国知名企业的副总裁谈及他如何将佛法应用到生活、工作当中。

九、 义工的辛苦

这次会议的圆满成功与义工菩萨们的辛苦付出密不可分,他们从住宿安排、餐饮服务、会议流程、嘉宾接待等方面,特别精细、很是用心、热情洋溢。他们经常通宵熬夜,第二天却仍然神采奕奕、彬彬有礼,对每一位与会者鞠躬问讯。

经常会看到这一幕,当别人在吃饭,他们还在清扫会场,准备下一场会议的筹备工作;然后,匆匆忙忙拿着已经冷却的盒饭,一边吃饭,一边思维下一步的工作。他们尽最大努力去为每一位与会者提供周到的服务、热心的帮助。

有一位大学生说,有这么多大学生连续四天吃素,并且吃得津津有味,特别感恩义工菩萨们,他们从家乡长途跋涉、不辞劳苦带来了可口的调味品,并且买水果、煮凉茶,无微不至的关怀,令人感动。

有一位专家说,他参加过近千次会议,从来没有组织者想得这么仔细、服务得这么到位的。

十、 与会者多才多艺

与会者不仅学术渊博、佛法修证水平高,而且多才多艺,这在闭幕式的文艺表演时表现得淋漓尽致。有位学员通过自己余音绕梁的歌声,诠释了大悲观世音菩萨的悲智双运;有位学员通过自编自导的舞蹈给我们带来了度母的加持;有位学员通过她的灵感,弹起吉他,呼喊悲智力无与伦比的莲师,引起全场共鸣。有一位五、六岁的小主持人,风度翩翩,他说,再过几年,他也长大成为青年,也要参加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

十一、部分不足

圣者法王如意宝说过,闻思修是佛法命根。缺乏系统的闻思修,难免在见解上捉衿见肘;或者在行为上,不能完全如理如法。

由于缺乏闻思,有些演讲者的见解还不是十分正确,比如讲空性时,安住在单空境界;对佛陀的如所有智、尽所有智理解不到位,用自己分别心去揣测佛陀的智慧,不知道“胜义非心境”;有些演讲者表现出一种贡高我慢;有些演讲者沉醉于自己的学识中长篇大论、泛泛而谈,听者不知道他要表达一个什么样的主题。

相信,在下一次的研讨会,这些问题会得到改善,我们也期望着再次参与这样的佛学研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