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文殊菩萨简传

云增大师著

郭和卿译

在阿底峡尊者所说的菩提道次第上师传承中,有广行和深观两派传承。深观派传承诸师:由正等正觉释迦佛世尊传至尊妙吉祥(梵语“文殊”的美称),次传圣龙树等次第传出的师承,名为深观派传承。

赞颂中说:“无比导师释迦等,佛智普集妙吉祥。”这是说至尊妙吉祥的身语意功德不可思议、赞说不完。只以身功德一种来说,十方一切诸佛以无碍语音,不断地经无边劫赞说,也赞说不完;遍虚空界一切有情任作若干赞说,更不能赞说其少分功德。如宗喀巴大师所作颂中说:

无边福资因所生,殊胜尊身妙庄严,

尽虚空界无边刹,诸众生中如幻现。

此刹生已他刹中,复现证悟菩提身,

如是妙身虚空刹,众生成佛亦难赞。

虽是这般难说难赞,但是为了便利于修行菩提道次第的人们,在向至尊妙吉祥作祈祷时,思念其功德而生敬信起见,在这里略说少分如下:

至尊妙吉祥于往昔生中,于过去无数百千恒河沙劫前,善生世界雷音王佛出现之时,至尊妙吉祥生为彼世界中的转轮王名虚空,同其王妃、太子、亲眷等以无他业染、本来清净的心,承事供养雷音王佛及其声闻众、菩萨眷属等,直至八万四千年之久。正在想以此善根回向成为帝释、梵天、声缘等何种为佳时,听得空中很多天神齐声唱言:“大王,请勿发如是心!请发无上圆满菩提心!”经这般劝请发心后,虚空王率同围绕他的一百万零八十俱胝那由他数的生灵来到雷音王佛前,启问如来往昔成佛因缘:

世尊先发如何心,圆满菩提始生起,

从何得证彼智慧,此义启请明示我,

我亦愿如佛世尊,发起如佛殊胜心。

雷音王佛答道:

一切诸法如其因,要在发愿之根本,

由彼所发何种愿,如其所愿得成果。

大王我亦于往昔,曾发圆满菩提心,

为利一切有情故,我发正愿愿成佛。

如我所发如是愿,我已证得如是果,

圆满菩提我证得,以此圆满我心愿。

大王汝应心坚决,此心不变发菩提,

若能行彼菩提行,汝亦当成正等觉。

经这样的劝请发心,转轮王虚空祈请十方一切诸佛作证,于雷音王佛前,以极猛利的心力,发心和宏愿道:

轮回无尽中,何时有终始,

彼时为利众,当行无量行。

今于世尊前,我发菩提心,

众生是亲客,当解其贫乏。

从今至以后,我若生贪心,

则欺十方中,所住诸如来。

从今至以后,直至证菩提,

嗔心及害意,嫉悭决不作。

梵行我当行,恶念尽舍弃,

严持戒律仪,随学佛世尊。

菩提我勤行,一心愿成佛,

至终一有情,未度我当度。

无量不思议,佛刹当净习,

十方诸刹中,皆得闻我名。

自我作记别,成佛定无疑,

我之增上心,所摄诸士夫。

身语诸业因,我皆为净治,

并为净意业,不作不善行。

薄伽梵作证!我所发誓愿:

“我从千万亿俱胝那由他无数大劫以来,所有一切诸佛世尊以清净无碍眼观察,何时不见我于十方无量无边世界中,正入于菩提,庄严菩提心,以及正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等波罗蜜,及由我劝导,由我宣化时,彼时我绝不现证无上正等正觉圆满菩提。我愿以清净无碍佛眼观察十方,何时不见有一有情不是如你如来时(言众生都已成佛),我始现证无上正等正觉圆满菩提。“

自己作了这样的发心和宏愿,复令无数生灵在雷音王佛前,发心愿修行布施等六度以成熟身心,直至成佛后,转正法轮。彼时,除一佛住世外,其余诸佛皆入涅槃。所谓一佛,是从此世界下方四万四千由旬经过恒河沙数世界,有一世界名地界,其中有如来现仍住世,名地尊。

又至尊文殊菩萨广说正法,成为法幢时,令我们的释迦佛世尊等贤劫千佛,皆发菩提心。他曾作诸佛的善知识,在《入中论本释》中说:

做师长的特别事业者:

是至尊文殊成菩萨时,

令释迦牟尼及一切佛,

都于最初始发菩提心。

又至尊文殊以最大善巧方便,令他者发菩提心、成佛、转法轮,是难以数计,只说其名,经劫也说不完的。被至尊文殊引入菩提而成佛的诸佛,为表示对文殊菩萨报恩,所供献的伞盖等,可以遍满三千大千世界。

又有一次,文殊菩萨变化施主,在释迦佛世尊前,以食盛满钵中供佛,至尊文殊启白道:“世尊受用这样食品供养,是曾经做过而未得酬的了。”以此佛前其他侍众正想文殊在何处对佛世尊做过饶益时,佛钵忽然向下方飞去,越过七十二恒河沙数世界。佛命舍利弗、目犍连等弟子去寻钵,寻遍十二万世界中,不得佛钵。佛命文殊寻钵,文殊于座中伸出其手,捧钵而供。说到至尊文殊对释迦世尊曾做饶益的事实:是往昔无能胜幢如来出现于世时,至尊文殊名智王比丘,他正捧持着盛满饮食的钵,释迦世尊那时名无垢臂童子,来乞钵中食,比丘智王赐食后,领他到无能胜幢如来前,令其皈依,发菩提心。以此对佛世尊曾做饶益。

又未生怨王杀其父影胜王(瓶沙王)、镞象害佛、断男女僧众生活、威逼女阿罗汉劫毗罗贤女作妃子等极恶大罪。他生起追悔后,求释迦佛世尊解除他的罪恶和悲伤。佛世尊对他说:“除文殊菩萨外,他者谁也不能消除你的悲伤和疑虑。”因此,未生怨王想迎请文殊菩萨及迦叶尊者到王舍城中。他问舍利弗道:“圣文殊有多少侍从?”答说:“有五百人。”于是他请圣文殊明日赴午宴,文殊允如所请。圣文殊于当天黄昏时分,前往东方宣德如来前接引来八万二千菩萨大众来到赡洲中,黄昏、中夜、黎明三段时间中,文殊都为菩萨侍众说法。到中午文殊领菩萨侍众八万二千人,迦叶尊者领侍众五百人来到王舍城的时候,由于大大超过了未生怨王所预备的千份宴馔,以此未生怨王大生畏缩。药叉鸠毗罗立即现身指示他说:“大王,勿焦!圣文殊有善巧方便,以此一份食也可满足一切来者受用。”这样他才心安下去。到午宴时,不见前来的侍众持有食钵,问宴馔盛在哪里?文殊说:“我的这些侍众,到进餐时,食钵自然会从各自的刹土飞来。”刚一说完,所有侍众的手中都已有了食钵;进食毕,食钵复向空中飞去。未生怨王所预办的饮食,一点也不嫌少。因此,大众都叹为稀有!于是,圣文殊对未生怨王开示说:“你观察一下罪恶和悲伤的自性,是如何而有的吧!”说了这样种种胜义法门,由此未生怨王消除了他的悲伤和疑虑。他为酬答而供献文殊一件宝衣时,不见文殊,大生焦忧!顿闻空中有声传言:“有谁在就供谁吧!”他于是以衣供迦叶等人,而迦叶复不见;最后,连他自己也不见了,以此他断离了我想的分别,而住入空性三摩地中,从空性定中起后,方有实看见圣文殊等众。

又有五位缘念观行的菩萨,往昔曾做无间罪业,尚有一些余业存在。至尊文殊菩萨为使他们断离所缘起见,圣文殊用右手持剑指示他们说:“薄伽梵就在那里,跑去吧!薄伽梵对我缘,是已杀灭了的。”以此缘念观行的五菩萨也杀灭我缘,而证悟无我,通达一切法如幻。他们称赞圣文殊是最善巧方便大菩萨已,腾身虚空说道:“诸法如幻,全由分别而生起,决无实有,一切法皆是空。”

又圣文殊从空性义出发而说:“心亦不在内,亦不在外,亦不在中。以此彼无任何解脱,亦无所得,亦无现证。”有很多比丘听得这样法语,也获得解脱;也有一部分比丘对于这种教义不起敬信,而认为如果无任何解脱的话,那么我们修行有何意义呢?说着“走吧!”不悦而去了。圣文殊为了调伏他们,变化出一位比丘,在路途中和那些比丘相遇。比丘们问他道:“你往何处去?”变化的比丘答说:“我对文殊所说的法,不起信解而走开了。”诸比丘说:“我们也是对文殊所说法,不起信解而走的。”变化比丘说:“你们对文殊所说何种法语,不起信呢?”答道:“对所说‘亦无解脱,亦无所得’不起信解。”变化比丘说:“那么,你们通达的解脱是方的、圆的、长方的等形状?还是白色、红色、蓝色等色彩?还是在内、在外等处呢?你们观察吧!”诸比丘寻觅名义了不可得。因此,变化比丘说:“这样思惟后,看来文殊所说‘亦无解脱,亦无所得,亦无现证’是对的了!”以此诸比丘心得解脱,而复返回圣文殊前,作圆满的承事供养。如此等类,文殊菩萨由善巧方便之门,做出了利益无量众生的事业。

又有一次,圣文殊在胜光王(波斯匿王)王妃山林中修夏,到了祇园时,比丘迦叶心中不悦,为了驱逐文殊,他击起犍槌,看见十方一切刹中,都遍满了文殊。佛世尊对迦叶说道:“在这无数的文殊中,你想驱逐哪一文殊呢?”因此,迦叶心生惭愧,想丢下犍槌,但是放不下来,槌声仍不断地发出。他只好在文殊前请求宽恕,才放下了犍槌。

又有一次,圣富楼那(满慈子)见祼形外道说实话仙人等,认为堪为见谛器,而向他们说法,可是人家不愿听,无法调伏,只好放下。后来由圣文殊变化分出五百文殊,才将这些外道调伏。

那么,现在圣文殊仍是菩萨,或早已成佛呢?这位圣尊于往昔龙种尊胜如来时成佛,也有经中说他是在龙种明灯佛时成佛。在《妙吉祥刹土庄严经》中说:“此是如来已圆满十力;此是菩萨已圆满十地;此是佛位已证圆满。”是说有很多的示现。他虽早已成佛,在南方无尘净积刹土中示现成佛事业,号普照如来。这一刹土能容纳入整个赡部洲于其中,面积相等于恒河沙数刹土那样宽广,高齐有顶天界,地基为诸宝所成。刹土中全无无暇及苦、不善、过失等名声,各种声音都是法音。所有佛刹器世间所有功德,这刹土中无不全备。刹土当中,有一菩提树,面积宽广等于十倍三千大千世界,树根处有八大狮子所托宝座,上有普照如来,身如紫磨金色,结跏趺坐,右手作施救印,左手作等持印,身量八万四千由旬。在这刹土中的所有化众,想见佛时,佛就立即现在自己面前。他们不必求法,所有法义都能领会,而已成为善巧。刹土中无声闻、缘觉、妇女等众;非从胎生;无瞋恨、凶顽、罪恶覆藏等,全是梵行化生,身量四万二千由旬;全是菩提萨埵,具足五种神通。想受用饮食时,右手中自然而来食钵,满盛有妙味饮食;并且不是由自取而供于他,而是由想念以神通变化出来,供于十方诸佛及其侍眷等,同时使贫乏受苦众生及饿鬼诸众,皆来刹中而受用得饱满。其他衣服等受用,也都如前一样。

以此,念诵圣文殊的名称的功德,比较念诵其他一切诸佛名称的功德为大,念诵普照如来名称的功德,更是大得多。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文殊童子一一劫中,所作饶益一切众生的事业,千百万俱胝那由他数一切诸佛都没有做到。那么极乐世界与普照佛刹,二者中以何为超胜呢?极乐世界的功德,好比是以发端从大海中取出的一滴水,而普照佛刹的功德,则如尽大海所有的水量。普照如来佛刹与常具普光功德海王佛的佛刹,二者的功德是没有差别的。此外如普照佛刹那样佛土,还有光髻菩萨、慧师菩萨、诸根寂静菩萨、智愿菩萨等菩萨成佛的佛刹。因此,八万四千菩萨也都发愿成就如圣文殊那样的佛刹。此诸菩萨中,已有十六位菩萨成就如圣文殊那样的佛刹,其余诸菩萨虽未成就如圣文殊那样的佛刹,但都成就了如极乐世界那样的佛刹。那么,极乐世界的应化有情和普照佛刹的应化诸众,有怎样的差别呢?极乐世界中有声闻众,而普照佛刹中尽是修积清净圆满度化事业的大菩萨众;极乐世界中应化有情的数量,与普照佛刹中的应化诸众数量比较,极乐世界中的数量只等于一仓芝麻中的一粒芝麻,而普照佛刹中则是全仓芝麻。发愿往生普照佛刹中,也就算是发愿往生一切报身及化身刹土中,而且以文殊菩萨及普照佛作为本尊,以此也就算是以一切显密圣众作为本尊了。往生这一佛刹的主因,则是心中常思这一刹土的功德,及发菩提心,学修六度,念诵文殊菩萨及普照佛的名称和明咒,建造文殊菩萨及普照佛像,诵念文殊菩萨及普照佛的经教等。

修行菩提道次第的人们,应当思念至尊文殊的身语意诸功德,生起极大敬信来虔诚祈祷为最要!对于菩提道次第当意乐求知,对于生起特殊的定解,必须增长辨诸法性智;特别是对于获得甚深中观见,更必须有极明显锐利的妙观察智。要生起这一智慧,就必须在上师与本尊文殊菩萨无二无别之前,长久时间中做猛利祈祷,令心中得到加持。这是至尊怙主文殊对宗喀巴大师亲授的教授。以此我们应当至诚向至尊文殊菩萨祈祷求加持,勤奋修行菩提道次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