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他相换修习笔记

多伦多 圆诲

y20140122-12

此篇随笔记录关于修习自他相换(Tonglen)的一点感受。由于我学佛修行的时间很短,如果说的有偏差请各位法师以及师兄们指正。

我在一年多以前听上师仁波切讲《入行论》的时候,里面有提及自他交换的修法,

上师讲过: “如 果你能修的话,每天可以按规定的时间修持;如果没有这种条件,那随处随地都可以修。尤其是对菩提心稍有体验的人,不一定非要独自住在寂静的地方禅修,在人 群中也可以修的。从阿底峡尊者的传记中看,尊者有时候转绕佛塔,有时候跟大家一起,自他交换的菩提心一直在心里修持。所以你们上街买东西也好,上班跟人交 往也好,出去逛花园也好,无论在什么场合中,都可以修这样的自他交换。

那怎么修呢?外面有那么多芸芸众生,看到他们快乐就随喜,看到他们痛苦就想:“这个人很可怜,愿他的痛苦我来代受。”如果自己身体和心里感到快乐,马上想到:“我吃得特别好,今天真是过年了,多舒服啊!这个快乐不应该消失了,应该回向给众生,让他们也快乐。”古代修行特别好的人,认为痛苦和快乐不能浪费了,应该要用上。怎么用上呢?当我遭受痛苦,甚至有感冒头痛的小苦时,马上想众生无始以来的痛苦让我代受;稍微有点快乐,比如冬天晒太阳很舒服,立即把这种舒服回向给众生。

当然,这种心态平时要修,没有修的话,生病了才开始修自他交换,那个时候的目的是为了自己,不是真的想代众生受苦。现在有些人听说修自他交换可以治病,就 把它当作药来对待,平时快乐或痛苦时从来没修过,一旦得了绝症、癌症,就观想一下自他交换,翻开书来修一修。那你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给自己治病,并不是 要利益众生,这样的话,干脆不要修了,没有多大意义。”

当时在字面上看起来很是美好,心里无比激动,发愿要做这样的修行人:承受众生的痛苦,并真诚的随喜众生的欢喜。但是实修和文字上是有很大差距的。

在日常生活中修行

有时看电视节目上各种众生的痛苦,心里就开始默默修;有时在上班的路上,经常看到各式各样的人们的表情,疲倦的,愤怒的,无聊的,我就会在旁边默默地希望他们能快乐。这 样在上班路上的修行慢慢形成了一种习惯。这时我最大的体会就是自己更容易体恤他人。

上师讲过修自他交换会减轻病痛,这点我是有一些体会的。

有一次生病,鼻子无法呼吸,而嗓子干疼得像是在冒火,晚上难以入睡,当时正在学习思维八苦,自然想起饿鬼道的众生时时都承受着比这更大的痛苦,心里就自然地开始修自他相换,心想愿上师加持我能让我替众生承受这种灼热的痛苦。

心的力量真实的不可思议,当时一转念, 立刻感受到了上师的加持,心里充满了感激与喜悦,而身体上的病痛竟然减轻了一多半。

有了这次生病实修的体验之后,心里对自他相换法产生了很大的信心。于是去年读了顶果钦哲仁波切和创巴仁波切所教授的自他相换的修法。(文后附有台湾香巴拉中心的师兄记录的自他相换的修法。)

去年初在香巴拉接受了其传承的修法,这个修法里面有很多技巧,可以更深入的体会某种情绪的质感,而且细致有次第的把心打开,从一开始对自己亲近的众生开始,一步一步修到与无量的众生交换。

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的瓶颈了。 当修到给自己怨恨的人施受的时候,有很大的心理抵触感,这时就发现,其实以前,所谓的为了利益“一切众生”的众生是不包括这些 跟我有过节的人的。这时候自己有了很大的挫败感,一方面觉得自己实在是个很虚伪的人,另一方面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找到要领。在我理性的思维里,一直在寻找一个不能成功的原因。

在这样的状态下又陆陆续续自己修了一段时间。可是在生活中对于自己心有芥蒂的人生起各种各样的情绪时,还是无法及时对治。

有一段时间我对一个女孩生起了强烈的嫉妒心,她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孩,我每次做自他交换的时候都不会想起要对她交换。平时生起嫉妒心的时候,也会使劲地给自己找理由,为什么自己要给她做自他交换,这种理性的思考往往是等我把一个长篇故事都编完了才回过神来。

直到有一天,自己被嫉妒心折磨得难受到极点的时候,忽然转念对这位让我升起嫉妒心的人没有任何目地做起了自他交换,当时只是单纯的为她的快乐而快乐,并希望她能获得世间和出世间的一切快乐。这时候一切嫉妒心马上化为喜悦,一种海阔天空的感觉。为了不对这种喜悦生起执着,我立刻把这喜悦供养上师并回向众生。

其实回头想想,大乘里的教授就是这么直白,一心为自己就会痛苦,想要快乐就转念利益他人。Just do it!不用考虑原因,不用权衡利益,这些理性思考不过又是新的陷阱罢了。

 

附件1:

本文摘译自2/20/2008- 香巴拉阿闍黎Arawana Hayashi 传授给台北香巴拉禅修小组“自他相换法”讲座上的详细教导。笔记整理:台北香巴拉禅修小组杨茗旭居士;现场口译及补充说明:蔡雅琴。本文供参考;建议读者应由具德上师处得到亲传、了解细节后再修习此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7fe4ab0100u2yw.html

 

Purpose: To reverse our habit of wanting all the good things for us and hoping all the bad things go away.

修习自他相换法的目的: 逆转我们那种“希求一切对己有利的事物, 排斥一切不利于己的事物”的习惯。

 

Make us much braver.

此修习能让我们变得更勇敢。

 

In this practice, we are sending out our bodhicitta, our goodness, and taking in the suffering, fear and claustrophobia.

在这个修法中, 我们把我们的菩提心和善意送出去, 把痛苦、恐惧和幽闭感吸收进来。

 

When we breathe out, we are sending out white, light, and cool; and when we breathe in, we are taking in dark, heavy and hot (and constricted) qualities.

当我们呼气的时候, 我们把纯洁、轻松、清凉的质地放送出去;吸气的时候, 我们把黑暗、沉重、炎热和束缚的质地吸取进来。

 

Stage I 第一阶段:

 

We begin with flashy absolute bodhicitta -a moment of openness.

我们从绝对菩提心的刹那显现开始——片刻的敞开、开放;

 

Absolute bodhicitta - emptiness, openness, vastness.

绝对菩提心的质地——空性、开放、广大

 

We all have glimpses of open awareness. The buddha mind is always open, and we all have buddha mind. So, when we are relaxed, sometimes our mind is just open and free.

我们常常会有对“开放之觉知(觉性)”的一瞥。佛心永远是开放的,而我们都具有佛心。此故,在放松的时候, 有时我们的心是开放而自由的。

 

Here we try to be open, be connected with buddha nature.

在此我们试着开放, 与佛性相连结。

 

Stage II 第二阶段:

 

Start sending and taking using the breathing.

开始配合呼吸, 做送出和吸入的修习。

 

Breathe out white, light, cool, fresh atmosphere, and breathe in black, heavy, hot atmosphere.

呼出纯洁、轻盈、清凉、清新的气息, 吸进黑暗、沉重、炙热的气氛。

 

Stage III 第三阶段:

 

We bring to our mind somebody we know who needs our help, someone who’s suffering that we know. (Or it could be an animal.)

我们观想某个正在受苦的人,我们认识的、需要得到帮助的人(或者动物也可)。

 

We send out to that person peacefulness, white, openness, care, refreshing qualities.

呼气时, 我们把和平、安宁、纯洁、开放、关爱、清新的质地送出去给那个人。

 

And when we breathe in, we take in their suffer, take away their fear, anxiety, pain or claustrophobia.

吸气时, 我们把他(们)的苦难吸进来, 取走他们的恐惧、焦虑、痛苦或幽闭感。

 

We have a heart big enough to be able to be with that and help that person and take on their suffering.

我们有足够广大的心(量), 能够处理那些烦恼, 帮助那个人, 并承受他们的痛苦。

 

Stage IV 第四阶段:

 

We continue sending out good, light, freshness, and taking in dark, suffering, but we do it generally for everybody, for the whole planet, not just for that particular situation.

我们继续送出善意、轻松、清新的氛围, 以及吸取进黑暗、苦难的氛围。但这次的对象是普及所有人、全世界、全地球, 而不仅限于刚刚那个特定的情况。

 

There is no solid self, solid me. So we can afford to be very generous and open.

(佛陀教导说, )实我是不存在的。所以我们完全有能力变得心胸非常广大、开放。

 

修习纲要:

 

1. One-minute shamatha.

一分钟(或数分钟)的静坐;

(开始时:领众者快速敲两下引磬)

2. Having a moment of open bodhicitta

闪现片刻开放之菩提心;

3. Alternating with the breathing: sending out white, light, cool, and bringing in dark, heavy and hot.

配合呼吸交替: 呼出纯洁、轻松自在、清凉, 吸进黑暗、沉重、炙热等。

(Eyes can be close or open.)

(眼睛可以闭起来或张开。)

4. Bring to the mind the particular person, situation, family or animal that is suffering.

观想某个正在受苦的人、家庭、动物、情况等等。

Give to them healing (soothing), courage, kindness, relief from suffering. Draw in their suffering, pain.

放送给他们疗愈、抚慰、勇气、慈爱、及痛苦之解脱。把他们的苦难和痛苦吸取过来。

You can do it for yourself also.

你也可以为对自己做此修习。

Taking in what usually we do not want.

把我们平常不想要的吸取进来(并且布施、呼出自己喜爱执着的)。

5. Extend to all beings.

(最终,)把对象扩展为所有的众生。

(A double rolldown on the gong, ending with a full stop [medium-soft- loud].)

(结束时:领众者连续敲引磬、渐渐密集、终止(最后三击:中度敲击-轻击-重击))

6. Shamatha for a while.

奢摩他(修止)一段时间。

This practice is similar to windhorse, because it cuts away our self-absorption.

这种修行与风马的修习法有其相同点, 因为它能断除我们的自我耽溺。

*在第四步的时候,更细致的次序是先给自己爱的人以及朋友,到认识的人,到自己怨恨的人,最后是所有众生。

祈愿世界和平,众生离苦!请修习施受法为天灾、人祸中一切受苦众生祝祷回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