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大头长出舍利子

渥太华  沃色卓玛

这些舍利子是在我磕大头的时候,在佛台的油灯灯芯里面长出来的。第一次发现是我磕头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想去看看灯芯,看到正中间有一个白白的东西。就用镊子夹下来,仔细看,觉得是舍利子。

后来基本每天一粒,就都夹下来放到小塑料袋里。后来因为安全原因,不供油灯了,在佛台上发现过几粒。一直在塑料袋里放着,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些舍利子大多白色和透明,很硬,像水晶。上面的黑色是烧焦的灯芯。数了一下,大概大大小小有六七十粒。我拍完照片后就把舍利子放到舍利塔里供养起来了,很是庄严。

看到这里,大家会想:她一定是那种在佛堂里一磕就是几千个大头的人吧?并不是这样的。回想起刚开始磕大头时,意气风发,恨不得两个月就磕完,没想到业障立刻显现。

刚磕了不到一千个的时候,就大病了一场。说是病吧,却说不出来是什么病。说不是病吧,又在床上躺了好久,浑身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没有,象是感冒,却没有症状,不发烧、不打喷嚏,在床上一躺就是几天。

好不容易稍稍好些,挣扎着起来再磕。又磕不了几千个的时候,又病一场。这样反反复复,基本上每个月都这样“感冒”几次。每次都要在床上躺个几天,我先生觉得非常奇怪,这到底是个什么病呢?最后他给了个名字,叫做:类似感冒的病。

后来,渐渐觉得什么都不想吃,吃了就恶心,一磕头就恶心,不吃东西哪还有力气磕头啊?终于实在熬不下去了,去了医院检查,“幽门螺旋杆菌”,吃了半年的药,终于好了,胃舒服了,能吃东西了。

没多久得了肠道寄生虫(我先生和我吃的都是完全一样的,他没有得哦)。这时我心里很清楚,这是磕大头消业障的表现,这些都是怨亲债主,于是就将闻思修行的功德回向给它们。没多久,晚上上厕所,清清楚楚看到寄生虫们随着便排出来了,在水面上漂了一层。肠道寄生虫好了。

后来常常会在不断的干呕中醒来(这是消业障的表现),时有头痛,还生了一些其他的怪病,在此不一一描述了。如此病病好好、好好病病,渐渐的,“类似感冒”的病减少了,成了一月一次、二月一次,而我在磕大头的时候,也逐渐地感悟到我此生遭遇的很多事情的因果。

比如,我明白了为什么我父母从小就对我不好,也意识到自己前生造过无量恶业。

磕大头就这样在磕磕绊绊中艰难地行进着,但是无论多艰难,我都从来没有过丝毫放弃的念头。每一次都更让我清楚地了解自己实实在在是一个业障太深重太深重的凡夫,而对上师更加生起无比的感恩之心,更加深信不疑:如果没有上师,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漂泊,对上师的恩情,我生生世世也难以报答。唯一唯一感到庆幸的,是在自己年纪不算太大的时候,得遇和佛无二的上师,能够依上师的教言而奉行。每次想到这里,我都泪湿眼眶。

而舍利子就是在这样磕磕绊绊的过程中,不断地从佛台上出现。似乎是上师在不断地鼓励我:我的孩子!加油!我就在你身边,生生世世从来也不曾离开过。要努力啊!

第一次发现油灯灯芯里的舍利子,我着实激动了一番。在灯光下看,在阳光下看,一会儿装瓶子里,一会儿装信封里,一会儿想要用红纸做一个专用的容器……就在使劲折腾的时候,舍利子掉到地上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这时我意识到,我已经执着了,这是对我提醒啊!于是调整心态,不找舍利子了,还是老老实实地磕头吧。后来发现的舍利子就装在塑料袋里了,放在佛台上。每天有新的舍利子的时候,我就放进塑料袋,不是特别执着了。

这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师兄们,因为觉得没有把握自己会不生起傲慢之心,因为我们的心隐藏性太强了,常常会生起傲慢而不自知。这次和师兄们分享,真心希望师兄们能够不断坚定信心闻思修行,圆满福慧二资粮,尽快成就,以行持度化众生的事业!

附:供品上显现的观世音菩萨像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生老病死犹涌涛,愿度有海诸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