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与心

                                                 ——《入行论•善说海》讲记之正知与正念品

美国  慈旻

尽管身体是由三十六种不净物组成,但诚如《中观四百论》所说:“虽见身如怨,然应保护身,具戒久存活,能作大福德。”如果利用这个身体守持净戒、行持布施等六度万行、发起殊胜的菩提心,虽然它是非常不清净的东西,但却能依靠它让心得到永恒的解脱、永恒的快乐。《前行》中也有教言说:“此身行善即是解脱舟,此身造恶便是轮回锚,此身一切善恶之奴仆。”鉴于此,我们不能随便糟蹋这个身体,而应依靠它来行持善法帮助众生、利益众生。

世间的万事万物,不论是山川大地、环境中的任何事物与现象、我们的身体、思想、心理反应等等,都是在不断的变动之中,没有一样是永恒不变的,甚至包括所谓的原则、真理也会随着时空的不同而有阶段性的差异。到了该改变的那一刻,应该要放下的就要放下,不需执着。例如一个人,本来是小男孩、小女孩,然后是少男、少女,然后变成中年男子、妇女,最后变成老先生、老妇人,持续不断地在变,如果要执着,究竟要执着哪一个呢?究竟是十六岁的是我呢?还是八十岁的才是我?其实都不是,因为十六岁的时候已经过去,八十岁的现在也会过去,所以根本不需要执着。

人类文明五千年,身体的这些事实是显而易见的。人们常说,生命有限,指的是由色法组成的生物体的存在期有限。色法是有限的。身体终究是有限的生物体,它不能去一些地方。在远离地球的太空,宇航员要有必要的防护,这是身体本身的局限。

心的认知能力是无限的,能到达任何地方,心是不受身体结构限制的。禅修所要观察的就是这样的事实,身体组成物是怎样的?身体的活动范围以及它的性能是怎样的?它的来处与去处是怎样的?最终,它的究竟本质是什么?在这方面,现代科学知识可能会有所帮助。通过科学的观察、分析与认知,人类可以知道人体的本质——血与肉的生物体。身体与别的生物体甚至于其他的物质在组成的本质上没有特别的不同。但是,所有的众生都认为身体本身就是我自己。佛陀以高度智慧洞察到,纯粹的人类身体(有别于心)只是色法,这是佛陀对人类的最伟大贡献。他指出了这个修行方向,智慧的禅者可以从佛陀的这个指引中真正地了解自己——身体,这是心从身体中解脱的必要而唯一的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