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底峡尊者传略

阿底峡尊者于宋太宗七年(公元982年)出生在古印度萨诃罗国(今孟加拉达卡地区)。他不仅是一位博通显密经论的著名学者,而且也是一位悲心具足、内证圆满、住持圣教、利益众生的圣者。他对印度佛教乃至西藏佛教的利益是难以估量的。

尊者种姓圆满,父为国王善胜王,其兄为太子,其弟出家为僧,是受人尊敬的善巧大师。举国人民信奉佛法,勤修善业。尊者自幼异于常人,爱乐正法,悲悯众生,常得度母加持守护,处处显示出俱生之功德。出生十八个月就能读颂《赞佛》,六岁便精通算术字画等世间学问。尊者虽然生于圆满种族受用无缺,但却不贪恋世间欲乐,时常感到世事如幻,王宫如同牢狱。年龄稍长便想效仿释迦佛舍弃王位,成正等觉转大法轮。11岁时尊者离开王宫,游历印度各个道场,遍访大德。尊者在佛教圣地——中印度那阑陀寺于多生师长菩提贤论师处得发心教授。又于持戒清净、具有无碍神通的杜鹃论师处听闻缘起性空深义,尊者听闻教授后当即就证得了加行位,获勇健三摩地。尊者自述内证云:“我今住定,见诸法性,光明清净,无诸染杂,犹如虚空,离诸云翳;次从定起,见诸法现,虽见法现,而不执实,亦能任运,忆诸有情。”此后尊者在游学期间又参访了阿缚都帝、莲花铠等十几位得成就的显密大德。尊者从十二至十八岁一直依止阿缚都帝修学,尊者的中观见多依阿缚都帝获得。阿底峡尊者在二十一岁之前已经非常精通佛教与外道所共通的声明、因明、工巧明、医方明等四种明处。例如,尊者十五岁时仅听了一次有关因明的《正理滴论》,就在辩论时将一著名外道折服从而名声大振。这个外道极善辩论,曾经将四位精通因明学的论师挫败,所以依照古印度的习惯,他身后带着四把伞以示炫耀。

尊者21岁时又回到黑山道场,亲近莲花铠上师修习金刚乘密法。莲花铠喇嘛是一位大成就者,曾亲见喜金刚并得空行母受记。尊者在此上师座前求得大灌顶,立密法名为智密金刚。从此尊者一直精进修习金刚乘教法,到29岁时尊者对于显密教法已经相当精通。当时邦伽罗国境内佛教衰落,在辩论时佛教往往负于外道,所以很多道场都被外道占领。后来人们请尊者前往住持道场,随即大破外道,收回了失去的寺院和僧侣。此时尊者生起我慢,认为自己是知解所有密法加持教授的第一人。此念一起,空行母便在尊者梦中示现出众多尊者所没有见过的密续。从此尊者的我慢之心彻底消除。

由于尊者如果出家现比丘身则能极大地利益佛陀教法,所以释迦佛以及众多空行母或在尊者醒时、或在尊者梦时劝请激励尊者正入僧教,并授记尊者的亲教师为证加行位的圣者。尊者见出家因缘成熟,便于29岁时前往大菩提金刚座摩底比柯罗寺,以证入大乘位的持律上座戒铠论师为亲教师,于大众部正式出家,法名圣燃灯智。一时魔军惊怖,人天欢喜。从此至31岁尊者遍学显密教法,上至中观、唯识,下至经部、有部无不遍学无余。特别是依止法铠论师精研《大毗婆沙论》多年,对于圣教的根本四部要典非常精熟,连不同部派之间“受食”、“净水”这样细小戒律的差别也能毫不相混地分清,从而成为印度佛教十八部所共同尊重的持律上座。尊者虽然获得如此成就,但是作为一位不证究竟则视一切所知为戏论的佛陀教法的真正行者,阿底峡尊者并不满足于对教法的无缺解了,而是思索如何实证教法速疾成佛,真实利益众生。此时他的上师莲花铠论师无碍了知了尊者的心意,便以神通力出现于尊者之前,告诉尊者:你虽然已经通达教理,也见到本尊,修定也很有成就,但是距离成佛还很遥远。必须修大慈悲心,以大慈悲心为本尊才能速得佛果。尊者在朝拜菩提道场时本师释迦佛现身说:善男子,依菩提心而成正觉。象这样佛菩萨亲自指点尊者修习菩提心的事例还有多次。于是尊者对于只有依菩提心才能速得成就生起了无比坚定的信心,所以向那些已得菩提心的上师广求教授。后来尊者历尽艰险,在海外(金洲岛,即苏门答腊岛)于金洲大师处求得了圆满无缺的菩提心教法。此教法包含两种传承:一为文殊所传,一为弥勒所传(即修七种因果和自他相换两种修菩提心的教授),是佛陀教法中深见、广行两大传承之精华。后来每当尊者提起金洲大师必定双手在头顶合十,用四句偈赞颂之后才称大师之名。尊者时常说:我的众多上师都是成就者,他们的功德都是一样的。但我的菩提心是依止金洲大师才生起的,所以金洲大师的恩德是最大的。尊者依止金洲大师精进修习了12年终获定解,所以回到印度展开了弘法利生的事业,重振圣教宗风,降伏一切外道。

至此阿底峡尊者成就了如是所证功德:

1、成就戒定慧三学。

大小一切显密修持皆不出戒定慧三学,戒为一切善法的基础。尊者自己曾经说:别解脱戒从未违犯;菩提心戒以及密宗三昧耶戒的细微之处曾偶尔违犯,但马上当天依仪轨忏悔。尊者持戒如此精严,以至于在很远的地方都可以闻到尊者的戒香。尊者以慈悲滋润身心,菩提心、增上心清净坚固。尊者常用菩提心的教法教育弟子,所以尊者弟子中依菩提心之力证得成就和神通的人不可胜数。

2、亲见本尊。

尊者曾亲见众多佛菩萨,经常现身的有三昧耶王、观自在、救度母、不动明王、胜乐金刚、喜金刚等六尊。

3、拥有种种神通。

尊者常把神通比喻为鸟之翅膀并说:若无神通力,不能度有情。没有神通力,则不能调伏刚强众生。尊者示现神通的事迹非常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由于尊者拥有无与伦比的功德,所以佛教各宗各派都视尊者为眼目。根据当时印度寺院的习俗,寺庙大门的钥匙一定要由寺中最善巧佛法的人掌握,而尊者一人就掌握了18座著名寺院的钥匙。

1037年,尊者受藏王迎请入藏弘法。1040年离印,1042年到藏,此时尊者已经59岁了。当时正值朗达玛灭佛后一百多年,西藏佛教极为混乱,出家在家都不重视修行次第,或修密而诽谤显教、或持律而诋毁密法,显密如同水火。藏王智光、菩提光叔侄见此情况,认为只有去印度迎请大班智达才能正本清源、挽救西藏佛教,所以不惜黄金、身命,多次派人去迎请阿底峡尊者。所去之人十有八九死于途中,藏王自己也为此舍身而亡。藏人求法之心之坚之诚可钦可佩!尊者由后藏至塘薄嘎、桑耶、聂塘、拉萨、耶吧、盆宇等处,在没有佛化的地方宣扬佛法,在有佛法的地方加以整理增广;对于一些邪说旁论、似是而非不清净的见地都用正理破斥,洗涤令净。尊者特别针对当时邪解密法轻视因果的乱行,宣讲业果、皈依令其入于正行。当时人们都尊称尊者为“皈依喇嘛”、“业果喇嘛”。尊者著述很多,最为著名的是《菩提道炬论》。此论依深见、广行两大佛陀传承,总摄一切显密修学次第,对众生利益极大。藏人依其教授而逐渐形成了后弘期著名的甘丹派。甘丹派对于后来的萨迦、噶举、格鲁等其他几个教派都直接或间接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阿底峡尊者入藏整顿教法的恩德不但利益了藏人,而且至今所有内心不被宗派烦恼执蒙蔽的人还能从中获得无边的受用。

尊者虽然证得金刚持位,永离分段变易生死,但依化度时机和惑乱有情之所见,仍于1056年在西藏聂塘示现涅槃。

以上所举仅为阿底峡尊者一生事迹之少分,若想详细了解,请参阅《阿底峡尊者传》。

文章来源:http://210.32.137.90:8080/renwen/Site/202.96.119.148/personal/~zhaoj/master/adixialz.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