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美味不戒慈善

作者: 张达明

今年3月,墨西哥人卡洛斯·斯利姆·埃卢以5亿美元的优势,将比尔·盖茨连续戴了12年的“世界首富”皇冠,戴在了自己头上。

埃卢此次荣登《福布斯》富豪排行榜首位,得益于全球经济的回暖复苏。在这场洗礼全球的经济大潮中,他所持有的多项电信资产均大幅升值,财富由一年前的350亿美元飙升至535亿美元,从而一举登上了全球财富的“神坛”。

1940年1月,埃卢出生于墨西哥城一个黎巴嫩移民家庭,虽然家境富裕,但当他稍懂事时,父亲朱立安·斯利姆·海达就开始给他灌输理财意识,并教他为人处世之道。埃卢10岁时学经商,第一笔生意是用零用钱批发一些糖果和饮料,又以零售价卖给家人,从中赚取差价; 11岁时,他用从家人那里赚取的20美元,购买了人生的第一支股票,一年后升值到了40美元,这也让他弄懂了复合利率的含义;13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埃卢化悲痛为力量,继承了父亲的衣钵,甚至比父亲做得还好。他回忆说:“父亲教我要有勇气,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危机,墨西哥都不会消失,如果我对这个国家有信心的话,那么任何合理的投资都将获得回报。”基于此,在17岁时,他大胆介入股票市场,开始独立的风险投资运作,并成为墨西哥最大银行的一名股东。

埃卢深深懂得知识的重要性,于是一边经商,一边深造。1962年从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后,经过4年打拼,在年仅26岁时,他的身家已达4000万美元。

1990年,埃卢迎来了积累财富的重要转折期。当时,墨西哥掀起了一股国有企业私有化浪潮,埃卢和合作伙伴说服了墨西哥时任总统萨利纳斯,用17亿美元购买了已濒临破产的“墨西哥电信”和“墨西哥西北电话”两家公司,承诺在10年内维持两家公司在电信领域的垄断地位。

埃卢没有食言,在他的精心运作下,两家公司被改造为现代化和专业化的大企业,运营效率随之大幅提升。正是凭着这两棵摇钱树,他将墨西哥90%的电话线路掌控于手中,逐渐建起了自己庞大的产业帝国,一步步从墨西哥首富发展成为拉美首富,直至成为世界首富。

现在,埃卢集团旗下拥有墨西哥电话公司、拉丁美洲最大移动电话运营商美洲移动通信公司、百货大鳄桑伯恩集团等企业,经营涉足旅馆、饭店、石油勘探、金融和建筑,在墨西哥的雇员21万人,并在海外持有美国奢侈品零售商萨克斯公司和《纽约时报》股份。

虽然埃卢富可敌国,然而他对于财富的态度却很淡然:“财富就跟果园一样。所谓经营果园,就是要让果树生长,然后再种树,再让它生长,长得越大越好。如果长不下了,就栽到别的地方好了。”

尤其他简单的生活方式,让许多人甚为不解。他没有私人秘书,一直和中高层职业经理人共用一名秘书,而且没有自己的顾问;他也没有私人飞机,需要时就用旗下墨西哥电话公司的飞机,更没有豪华游艇。对此他说:“我对那些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拥有私人飞机和豪华游艇的人,除炫耀富有外,我看不出对工作有什么特别的好处。”他的座驾是一辆老式奔驰车,有人劝他,以他的财富和身份,确实该换一辆像劳斯莱斯那样的豪华车,而他却说:“车子只是个代步工具,只要能载我到达目的地,不管什么牌子的车,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更让人吃惊的是,他至今仍戴着上世纪90年代买的一块塑料手表。对此,他这样说:“手表是用来掌握时间的,我想象不出,一块豪华表和一块塑料表之间有什么根本区别,难道豪华表就比塑料表有多准?”吃饭更是简单,除业务上需要的宴请外,他个人的每餐费用绝不会超过50美元;更让人赞叹的是,他从不在集团额外开支一分钱,平日全部开销,都从自己2.4万美元的月薪中支出,物品则全部在旗下的连锁店购买……

虽然埃卢在生活上十分简单,但在慈善方面却非常慷慨。目前,他主要在拉美国家开展以抗击贫穷和文盲为主的慈善事业,他先后创办了两个扶贫基金会,期间向贫穷儿童捐了7万副眼镜,9.5万辆自行车,为15万名贫困大学生提供了奖学金…… 他说:“10年前,我用于慈善的开支占我全部资产的1%,当我认识到这是一个失误后,就大幅调整了比例,遂将资产的20%用于慈善,以后比例还要不断增加……有人担心我的孩子们有意见,坦率地讲,我的孩子们会像我一样,戒美味和罪行,但不戒慈善。所以我相信,在慈善方面,他们会比我做得更完美。

资料来源:《中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