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佛教的传播与发展

自从一八四四年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将法国学者乌金·布诺夫(Eugine Burnouf)所译的《法华经》翻成英文并将它摘录发表在《新英格兰形而上学》期刊上、标志着佛法登陆美国本土以来,至今已走过整整一百五十年的不平凡历史。期间曲折,难以尽述。虽然如此,佛法这株古老的参天大树,还是以其通变性、包容性和多方适应性的优势特征,终于能在基督教的强大思想文化土壤里渐渐地生根、发芽、长叶,并成长壮大起来。

美国出现的第一座寺院是中国广东省的华侨公会——四邑(指珠江三角洲的台山、新会、开平、恩平四县)总会馆,于一八五三年在旧金山创立。严格地说,这还不是一座纯粹的佛教寺院,而是有着儒、释、道三教混合的形式。随后不久,作为四邑竞争对手的侨商会馆也在旧金山设立了第二座寺庙。这样,到了十余年后的一八七五年,仅旧金山一地即已有八座华人庙宇。据理查德·休斯(Richard Hughes)所著《美国佛教》一书所说,十九世纪末叶,美国西海岸各州已有小木屋型或家庭式的各种“神庙”约四百座。

此后,由于美国国会颁布《禁止输入中国劳工法案》及其它相关因素的影响,华人进入北美受到极大限制,佛教(尤其是中国大乘佛教)的传播也相应处于低潮。直到一九二九年,太虚大师代表中国僧伽赴欧美巡回演讲,中途抵达夏威夷弘法,同时随着美国国会废除《禁止输入中国劳工法案》,中国大乘佛教在美国又迎来了新的发展时期。

一九五三年,知定法师在夏威夷创办当地最古老的中土佛寺——檀香山华前佛教总会虚云寺。两年后的一九五五年,邓燮荣居士等人也开始筹建夏威夷中华佛教总会檀华寺。同年,蒙古族格鲁派(黄教)喇嘛Geshe Wangyal到美国宣扬藏传佛教,并在新泽西州设立首座藏传佛教寺院——美国喇嘛佛寺。一九六一年,西藏萨迦派(花教)的Deshung仁波切在华盛顿州西雅图市的华盛顿大学教授西藏佛教哲学。十年后,他开始传授金刚座佛法。一九六二年,应美国佛教信徒的邀请,宣化上人从香港取道夏威夷抵达旧金山,成立了中美佛教总会和金山禅寺。次年,应金玉堂女士之请创立美东佛教总会大乘寺下院。一九六四年,由乐度法师、姜黄玉靖居士等人共同发起成立美国佛教会。同年,沈家桢居士的夫人居和如女士捐款在纽约布朗士区设置大觉寺,作为美国佛教会的道场。

还有,星云法师在创建佛光山后,从该年起即陆续在海内外开办了十六所佛教学院、四所大学。到一九九七年为止,他已经在世界五大洲设立了一百余个佛光分会。至今,佛光山在美州有着三十余座道场,其中有二十二座在美国。一九六九年,西藏宁玛派(红教)Tarthang Tulku仁波切在美创设第一个金刚乘教会——西藏宁玛派禅定中心,建立佛法出版社和西藏援助工程。第二年,在英国牛津大学毕业的西藏噶举派(白教)Ch?gyam Trungpa仁波切被引进美国,在佛蒙特州建立Tail of the Tibeter(后改为Karma Choling)。到了一九七四年,他会同宁玛巴一起在科罗拉多州建立佛教大学——Narope University。

日本佛教进入美国的时间虽比中国晚,但发展势头非常强劲。一八八九年,西本愿寺派遣日僧曜日苍龙(Soryu Kagahi)至檀香山等地传播佛教,并在夏威夷建立了首座日本净土真宗的寺院。十年后,净土真宗又委派园田宗惠(Shuye Sonoda)、西岛觉了(Kakuryo Nishsijima)两位传教士远赴旧金山弘传佛法,进一步拓展日本净土真宗的地盘。一九一四年,在旧金山设立传教团体——北美佛教会,向当地的日侨传教。一九四四年,净土真宗改北美佛教会为美国佛教会,成为美国最早的一个主要佛教组织机构。一八九三年,日本禅宗开始在美国活动,其因缘是,日本禅学巨擘铃木大拙(D.T.Suzuki)随乃师临济宗的宗演(Shaku Soyen)和尚代表日本出席在芝加哥举行的世界宗教会议,当时他担任随行翻译。这是他第一次踏上美国本土。四年后,铃木大拙再度赴美,在中西部的伊利诺伊州为美国学者保罗·卡洛斯(Paul Carus)工作,担任Open Court宗教出版社的编辑,同时兼做翻译及书评等,为其以后大弘禅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一九五一年,铃木大拙来到纽约,被聘为著名的哥伦比亚大学的客座教授,并在其它大学及城市演讲佛学,在整个五十年代的美国掀起一股禅学热潮。

文章来源:《香港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