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90节课

第九十课

 

现在正在讲发清净愿。发愿往生净土对每个人都非常重要,如果活着时经常发愿,临终时就会想到往生净土;如果活着时从不发愿,也没想过阿弥陀佛和极乐世界的功德庄严,临终时就不会想到往生净土,即使能想到,心念也不会强烈。所以大家平时要有这方面的作意,也要想到不往生净土有何过患,沉溺在轮回中会感受何等痛苦。

往生净土有无量的功德。从自利角度而言,将永远享受无漏的安乐;从他利角度而言,往生后能轻易获得各种神变,圆满一切世出世间的功德,之后可自在利益无量的众生。作为大乘行者,利益众生是我们唯一的目标,但如果没有一定的功德,以现在这样单薄的力量利他是相当困难的,所以往生净土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圆满利他的能力。世间人想服务社会、为国家做贡献,首先要通过读书来提高自己,有了一定能力和智慧时方可实现自己的抱负,佛法也是同样的。

要想真正往生净土,必须系统地听闻佛法。现在不少人对净土法门的一部分有所了解,可是对另一部分却不太了解。比如,对念佛有无量功德比较了解,对诽谤佛法和高僧大德、不断除十不善业、不守持戒律会障碍往生却不懂。这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要往生净土恐怕有一定困难。所以大家对佛法要有全面了解,要知道内道各宗派的究竟意趣是一致的,首先通过广闻博学打好理论基础,然后再一心念佛,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

可惜的是,现在有些人不愿意听闻佛法。萨迦班智达说:“何人学者身旁时,若不向他学知识,则定此人遭受魔,或是业力所逼也。”有些人已经到了殊胜的道场,却不愿意听闻佛法,这些人确实很可怜,他们要么是被魔所缠,要么前世是业力深重的恶趣众生。这样的人在大城市也很多,本来他们有听闻佛法的机会,却偏偏不去听法。总之,不管在家人还是出家人,只要有因缘就应该听闻佛法,这样自己能懂得许多佛法的道理,对今生来世有很大利益。下面我们继续讲愿文。

愿八大菩萨,神力临空中,

指示极乐道,接引得往生。

在危在旦夕之时,即中阴的恐怖景象即将出现时,祈愿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普贤菩萨、弥勒菩萨、除盖障菩萨、地藏菩萨、虚空藏菩萨以神变降临到自己前面的虚空中,一边以悦耳的音声说:“善男子,善来”,一边指示通往极乐世界的道路,在五彩缤纷的虹光中伴随着妙音在前方领路,自己不需要见到中阴的恐怖景象而直接被接引到极乐世界。

这是在讲临终时,除了阿弥陀佛以外,八大菩萨也会来到有缘者面前,指示前往净土的妙道并接引其往生。

有缘者方能得到佛菩萨的接引,所以大家生前要多念修阿弥陀佛、八大菩萨的仪轨以及《普贤行愿品》等发愿文。现在我们每天讲完课都以《普贤行愿品》回向善根,大家在念诵的时候要想到:以此闻法功德回向一切众生,愿我和他们一起往生极乐世界。一边念诵一边这样发愿,依靠普贤大愿的加持,临终时一定能如愿往生净土。

关于八大菩萨,《八大菩萨曼荼罗经》中和此处的说法相同,而《药师经》和《七佛八菩萨所说神咒经》中的说法则有所不同[1] 。一般来说,在净土法门里,主要是依靠阿弥陀佛和这里所说的八大菩萨接引往生极乐世界。

宗喀巴大师也有一个《极乐愿文》,与此处乔美仁波切的《极乐愿文》内容相仿。宗大师说:“愿我一旦命终时,明现佛陀无量光,如海眷众所围绕,信悲遍满我相续。愿现中阴境即时,八大佛子示正道,往生乐刹以化身,接引不净刹土众。”意思是,愿我临命终时,见到如海眷属围绕阿弥陀佛,依靠他们的加持,我的相续中遍满对圣尊的信心和对众生的悲心(在一切功德中,信心和悲心是最重要的);愿中阴的景象显现时,八大菩萨立即现前,他们为我指示极乐世界的道路,并亲自接引我往生净土,自己往生后再以化身度化不净刹土的有缘众生。除了宗大师,果仁巴大师和法王如意宝的极乐愿文也有此类内容。

平时这样发愿非常重要。活在世上,每个人为了满足暂时的需求,每天都在不停地忙碌奔波,当然,活着的十几年、几十年中也不得不应付这些,但我觉得最重要的需求应该是永久的安乐。如果生前经常为永久的目标发愿,临终时就能实现所愿,以后再也不需要在轮回中流转了。

对许多人而言,净土法门是解脱轮回的唯一妙道,净土法门非常简捷,不需要漫长的苦修。在末法时代,苦难深重的众生能值遇这样的法门,确实应该欢喜若狂,大家应该以最大的信心和精进去修持!

临终若能面见诸佛菩萨,往生净土就会有很大的把握。《阿弥陀经》云:“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普贤行愿品》中说:“愿我临欲命终时,尽除一切诸障碍,面见彼佛阿弥陀,即得往生安乐刹。”[2]

另外,《宝箧经》中说:“凡听闻六字真言‘嗡嘛呢叭美吽’者,命终时由十二佛陀、八大菩萨引路而往生极乐世界。”只要众生听到六字真言,死后就能往生极乐世界,所以今后在市场或饭店见到鱼鸡狗等遭杀的众生时,我们应该为它们念一些观音心咒。《大乘庄严宝王经》[3] 中说:“若人恒念大士(观音菩萨)名,当得往生极乐界,面见如来无量寿,听闻妙法证无生。”所以在遇到临终的众生时,也可以为其念观音菩萨的名号,依靠大菩萨的加持,这些众生必定能往生净土。当然,如果自己能念,往生净土就更不用说了。

三宝的加持不可思议,即便是罪业深重之人,临终十念阿弥陀佛圣号也能往生净土。《三宝感应要略录》中有一则精彩的公案。以前有一个人性格恶劣,不信三宝,平时以打猎为业。后来此人罹患重病,临终时见到地狱的恐怖景象,以前所杀的众生都前来索命,那时才后悔从前不信因果。他让家人赶紧救自己,可是家人也没办法。后来他说:“如果你们不能救我,就从附近的寺院请一位出家人来。”家人依他的话,请了一位僧人。他一见到僧人,就哭着哀求:“我已经见到了地狱相,您能不能救我?”僧人说:“你平时不信三宝,现在临时抱佛脚,恐怕有点困难。”他问:“像我这样的罪人,有没有命终后不堕落的办法?”僧人说:“《观经》中说,临终至诚念佛十声,即可往生极乐世界。”他一听,欢喜踊跃地说:“佛说有地狱,现在我已经见到了;佛说十念就能往生,那我一定能往生了!”他立即让家人点上香,然后一边拿着香一边念佛。还没念到十声,他就告诉众人:“阿弥陀佛从西方来了,无量眷属随行,佛送给我莲花座。”说完就在种种瑞相中往生了。

对临终者来说,唯有佛法才是解脱的方便。当然,每个人的死法不尽相同:有的人是长期疾病缠身而死,这种人有观想、念诵的时间;有的人则是突然横死,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可以采用《六中阴》里的刹那往生法。即在突然遇到生命危险时,如突然发生地震、翻车、大火或者落水时,当下忆念头顶上安住着上师阿弥陀佛,或者心识立即专注于头顶,这样死后就可获得解脱。

密宗有非常甚深的往生窍诀。法王如意宝以前讲《上师心滴》时说,得过密法灌顶和窍诀的人,尤其是对本性有所认识的人,临死时如果有能力就自己明观法性,如果自己不能明观,上师或道友可以引导他:“出现中阴光明显现时,你要认识自现而获得本地,不可退转。”这样说三遍以后,临终者安住于本来清净的法界而去世,死后就不会堕落。

在显宗里,临终解脱的殊胜方便就是刚才提到的十念法。如果有能力,临终者自己念十遍“南无阿弥陀佛”,如果自己不能念,旁边的人可以为他念。《无量寿经》中讲了阿弥陀佛的四十八愿,其中第十八愿是:“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意思是,我成佛后如果有众生想往生我的刹土,下至十念我的名号都能往生,如果不能往生,我就不成佛。现在阿弥陀佛已经成佛,完全成就了因地的大愿,并且正在极乐世界转法轮,所以我们应该对十念法坚信不疑。

怀感大师在《释净土群疑论》中也说:“临终念佛,具足十声,灭众重罪,得生净土。”和上面的说法一样:临终之际,下至念十声佛号,当下就能灭除深重罪业并往生净土。

为什么临终容易获得解脱呢?这是因为临终的心识力量极大。势力强大的国王发布一条命令,下面的人不得不执行;同样的道理,临终的心识力量也很强大,故此时只要一心祈祷阿弥陀佛,往生极乐世界也是很容易的。

我们在这里讲了往生净土的殊胜窍诀,道友们应该掌握这些窍诀。同时大家也要知道,往生极乐世界这么容易,一方面是阿弥陀佛的愿力所致,另一方面也是自己积资净障、恭敬诚信所致,只要具足这些因缘,就能轻易往生净土。

死亡在每个人身边都会出现,今后大家见到有人去世时,要为他们念阿弥陀佛名号或者观音心咒,在饭店、市场或者路边见到动物死,也要为它们助念。藏族人有这种习惯,只要看见死去的众生,都要主动念观音心咒、阿弥陀佛名号、宝髻佛名号或者药师佛名号[4] 。作为大乘佛教徒,我们应该养成这样的习惯,这对众生有极大利益。

己二(发愿死时断除对轮回之贪执)分二:一、对轮回之痛苦生起厌离心;二、断除贪执。

庚一、对轮回之痛苦生起厌离心:

恶趣苦难忍,人天乐无常,

愿生畏彼心。无始至今生,

漫长漂轮回,愿生厌离心。

三恶趣的痛苦极其难忍,人天善趣的安乐虽然看似快乐,但也是无常的,没有任何实义,愿我对六道生起畏惧心;从无始到今生,自己漂泊轮回的岁月已经足够漫长了,愿我对轮回生起厌离心,一刹那也不想再与它共住。

出离心非常重要,现在很多人连出离心的概念都不懂,更不用说真正生起出离心了。何谓出离心?对于轮回的一切,甚至善趣的美好,不产生刹那的贪执,这就是真正的出离心。一般人很难做到这一点,但如果没有这样的出离心,往生净土是很困难的。

往生极乐世界的一个大障碍就是对轮回的贪执。其实,如果详加观察就会发现,轮回没有丝毫可贪恋之处。以恶趣的地狱而言,八热地狱有烧煮之苦,八寒地狱有严寒之苦,孤独地狱和近边地狱有刹那生死、砍杀断割等痛苦,这些都是极其难忍的。

《百业经》中有一个公案。以前帕吉波国王率军屠杀释迦族人,阿难的妹妹和妹夫在战争中遇难了,留下两个孩子无人抚养,天天在街头流浪。一个善心人得知此事后,对他俩说:“你们有个出家的舅舅叫阿难,你们去找他吧,他肯定有办法照顾你们。”他把两个孩子带到阿难住的寺院附近便离开了。两个孩子找到阿难后,阿难也很为难:我自己以化缘为生,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现在又来了两个孩子,以后该怎么办呢?其他比丘得知此事后,安慰阿难说:“他俩虽然不能直接享用三宝的财产,但如果做一些服务僧众的事,如给僧众洗钵、供花、供水,也可享用僧众的财产。”这样两个孩子就在寺院住了下来。平时僧众把剩下的饭布施给他们,但他们正值长身体,经常感觉吃不饱。于是阿难又把自己的斋饭分一半给他们,日子一长,阿难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佛陀得知此事后问阿难:“你收养的两个孩子是否要出家?”阿难说:“本来是要出家的,可是您规定未满十五岁的人不能出家,这两个孩子才七岁,所以现在没办法出家。”佛陀说:“如果僧众晒粮食时,他俩能驱赶乌鸦,就可以出家。”两个孩子驱赶乌鸦没问题,于是就出家了。

出家后他们生活很不错,可是天天懈怠度日,不好好闻思修行。阿难虽然反复教诫,可是他们很调皮,根本不听管教。阿难担心这样下去不行,就请目犍连管教这两个孩子。刚开始目犍连说话还管用,可是时间一长,他们又不听话了。最后目犍连实在没办法,就把他们带到一个地方,以神通在那里幻化出一个恐怖的地狱。两个孩子见到地狱众生在遭受各种痛苦,又见到一口大锅,锅里是沸腾的铁水,可是却没有众生。他们问狱卒:“为什么这里没有众生?”狱卒说:“阿难的两个外甥在人间不好好闻思修行,一直享用僧众的财产,他们死后会到这里受苦。”他们听后惊恐万分。回到寺院后,如果上午想起地狱的情景,就恐怖得吃不下午饭,如果下午想起地狱的情景,午饭都会呕吐出来。如是茶饭不思,身体渐渐不行了。

为了让他们康复,目犍连幻化出一座天宫,又带着他们去游览。到了天宫,天女告诉他们:“现在你们精进修行,将来会转生到天界享乐。”两个孩子听后非常高兴,身体也就逐渐恢复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行,他们终于认识到:无论天界还是地狱,轮回中没有丝毫安乐可言,都是无常痛苦的本性。由此生起了真实的出离心。他们更加精进修行,最终证得阿罗汉果,成为佛教历史上年龄最小的阿罗汉。

其他年长的比丘有点想不通:我们出家这么多年,头发变白了,牙齿脱落了,不要说阿罗汉果,连初果都没有得到,这两个孩子年仅七岁,却证得了阿罗汉果,这是为什么?后来佛陀讲述了这个原因:在迦叶佛时代,他们是两位老比丘,当时很多年轻比丘欺负他们,后来他们发愿:今生我们在迦叶佛的教法下出家,以此功德,愿未来释迦牟尼佛出世时,我们童贞入道,早证圣果。因为当时发了愿,所以今生七岁就获得了阿罗汉果。

我们要像这两个孩子一样,内心生起真实的出离心,对轮回要有强烈的恐怖感,无论自己身处何方,只要一想到轮回的痛苦,就害怕得对任何事情没有兴趣。

《中观四百论》云:“若凡夫亦知,一切生死苦,则于彼刹那,身心同毁灭。”意思是,如果凡夫也像圣者那样现量了知生死轮回的一切痛苦,则在了知的一刹那,其身心会因无法承受而毁灭。可见轮回有多么痛苦!

对真正的修行人来说,只要一想到轮回的痛苦,就会恐怖得饭也不想吃,水也不想喝,什么事情都没有兴趣,就像犯人听到判死刑的消息后再没有生活的兴趣一样。佛陀在世时有一位名叫花色的比丘,每当回忆起前世在地狱受苦的情景,他就恐惧得浑身毛孔出血,以至把法衣都染成花色了。凡夫人不一定有这样的感觉,这一方面是因为没有宿命通,另一方面是因为不相信轮回的痛苦,即使相信也不深刻,只是从理论上泛泛认可:也许是吧,可能是吧,恐怕是吧……

《亲友书》中说:“即便见闻地狱图,忆念读诵或造形,亦能生起怖畏心,何况真受异熟果?”仅仅看见地狱的画面、听到地狱的故事或者想到地狱的景象,也能令人生起怖畏之心,更何况真正在地狱感受异熟果报呢?

《正法念处经》中也说:“汝闻地狱声,已如是怖畏,何况地狱烧,如烧干薪草?”听到地狱的声音已经如此毛骨悚然,更何况像柴草一样在地狱中被燃烧呢?可想而知那是什么样的感受。

据实而言,地狱之苦的确是不可言说的,即便人间最大的痛苦,也比不上复活地狱(痛苦最轻的地狱)痛苦的万分之一。

汉族人一听说地狱往往半信半疑,这就是没有世间正见的表现。藏族人一般普遍具有世间正见,对于地狱、饿鬼、极乐世界的存在,内心深处有坚定的信解。可是汉族人则不同,由于从小受无神论的影响,没有受过善恶报应、天堂地狱的教育,长大以后即使学佛,对这些最基本的道理也很难生起定解。希望大家反复思维这方面的公案和理论,一定要引生真正的定解。

以上讲了地狱的痛苦。此外,饿鬼也有很多痛苦,其中最主要是饥渴之苦。下面看一则公案[5]

以前商主之子珠辛吉前往大海取宝,在回来的路上,同伴们丢下他走了。珠辛吉独自漂泊,最后到了饿鬼界。他见到一座高大的铁城,城门口站着一个男子,手中持杖,身体黑色,双眼通红,浑身长满毛,肚子特别大,看起来非常恐怖。珠辛吉口干舌燥,问他:“这里有没有水?”那人一言不发。珠辛吉没办法,就进入城中,大声喊:“哪里有水?哪里有水?”结果一下子聚集了成千上万个饿鬼,它们身如柴烬,围着珠辛吉吵吵嚷嚷地说:“给我水吧!给我水吧!”珠辛吉说:“我自己都渴得要死,怎么给你们水啊?”饿鬼们说:“我们转生到这里已经十二年了,这期间不要说喝水,连水的名字都没有听过,今天才从你口中听到。”珠辛吉问:“你们造了什么业,现在转生到这里?”饿鬼们说:“南瞻部洲的人疑心重,我们即使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珠辛吉说:“我已经亲眼看见了,有什么不相信的呢?”饿鬼们便以偈答道:“我曾骂詈常嗔恚,悭吝惜财不与人,亦不曾行于布施,缘此业故生饿鬼。”

这个公案中提到,南瞻部洲的人疑心很重。大家要明白,怀疑是修行最大的障碍。希望道友们不要对本该生信的对境产生非理怀疑。现在很多人经常对佛法产生怀疑,当然,有怀疑可以想办法遣除,但也没必要老是生怀疑,否则对自己的解脱是有障碍的。大家要认识到,佛陀的金刚语是真实不虚的。

从这个公案可以看出,饿鬼不可能有真正的快乐。除了恒时为饥渴所逼以外,所有的饿鬼还要感受冬季太阳寒气逼人、夏季月亮炽热难挡等四季颠倒的痛苦。总之,诸如此类的痛苦不可胜数。在《亲友书》、《致弟子书》中,对饿鬼的痛苦有详细宣说,大家可以参阅。

旁生的痛苦也是无量的。佛经中说:“当视忆旁生”,我们通过耳闻目睹就可以知道,旁生恒时感受着被人役使、宰杀、互相啖食的痛苦。有些生活在海中或者山里的旁生自食己肉,有些小旁生在大旁生身上筑窝并吃它们的肉。从个体而言,它们感受着各种痛苦,从总体而言,它们都要感受愚痴之苦。

作为大乘佛教徒,见到旁生应该生起悲心。有些人有俱生的悲心,一看见旁生就觉得非常可怜。而有些人不是这样,虽然表面上经常放生、念佛,可是内心对旁生一点悲心都没有。有一次我和一群居士放生,运鱼的车停在马路上,我们从车上把鱼捞起,先放到路上的水箱里,然后再运到河边放。在捞鱼的过程中,有几条大鱼掉到马路上。我看到后特别害怕,好像自己从车上掉到地上一样,可是几个皈依多年的佛教徒却哈哈大笑。我想,如果一个西瓜掉到地上,可能他们会有心疼的感觉,而活生生的生命从车上掉到地上,他们却无所谓地大笑。所以我发现有些人放生完全是一种形式,根本不是出于悲心,也许他们从来没考虑过:这些众生跟我一样也有痛苦的感受,我应该给予它们快乐,要救护它们。不一定所有的人如此,但个别人确实是这样的。

甚至有些人看见众生正在遭杀都没什么感觉。以前我去青海放生,本来藏族人具有大悲种性,但也许是受回教徒的影响,当地有些藏族人眼看着牦牛被屠夫砍杀却没有任何感觉,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一点悲伤、难过或者恐怖的表情。我想,也许是在杀生的场合呆久了,神经已经麻木了,也许是从来没修过自他相换,所以这些人一直生不起悲心。

以上介绍了三恶趣的痛苦。请大家想一想:如果仅仅听到三恶趣的痛苦都难以忍受,那么真正感受时就更是无法忍受了;如果连即生中微不足道的寒热、饥渴之苦都无法忍受,难受得像活鱼在热沙上一样辗转反侧,又怎能忍受长达数劫的恶趣之苦呢?往昔,我们曾经无数次转生于三恶趣,今后自己一定要想方设法、精进努力,争取再不堕入恶趣。要生起阿难尊者两个外甥那样的出离心,这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虽然有一定的困难,但不能忘了这个方向。

学佛不是在外面摆个样子。出家是为了什么?并不是穿一件袈裟,剃一个光头,然后天天吃僧众的饭。有些出家人很不像话,每天什么事都不做,一直睡懒觉。有的佛经中说女众喜欢睡觉,可我看不仅女众喜欢睡觉,有些男众也很喜欢睡觉。反正出家后没有生活压力,也没有家庭和单位的负担,所以天天睡懒觉,甚至要睡十几个小时。其实这样很不好,佛经中说,如果出家人不好好闻思修行,天天昏睡度日,以后会变成螺蛳、贝壳等众生。

现在世间有一种说法,说出家人是社会的负担。为什么有这种说法?就是因为有些出家人既不念经修行,也不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每天以吃吃睡睡打发日子。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出家人都如此,自古以来,很多出家人对社会做出了极大贡献,遣除了无量众生的无明愚痴,这样的出家人功德无量。但也有一部分出家人成天睡懒觉,好像已经从轮回中解脱了一样,这样混日子是不行的。

作为出家人,至少要对轮回有出离心,而且在此基础上不能独善其身,还要度化与自己有缘的众生。比如一个寺院里有两位出家人,在他们周围至少也有十个居士,这两位出家人首先要生起出离心,然后再把自相续中的出离心传授给居士。这样两个出家人加上十个居士,共有十二个人生起出离心,这个道场办得就有意义了。否则,寺院里即使人山人海,可是每天只是搞世间法,这也没有什么意义。人生很短暂,世间法我们已经搞得够多了,没有必要再搞下去了,应该对解脱和三宝负一份责任,尤其要以佛法来度化众生,这才是最重要的。

不仅恶趣充满痛苦,即便获得人天善趣的身份还是摆脱不了痛苦。天人有死堕之苦,天人临死前七天会出现五种死相,当他们以天眼见到自己死后将堕入恶趣时,会产生极大的忧愁,临终七天感受的痛苦远远超过以前数劫感受的快乐。作为人类,有生死变异、爱别离、怨憎会、疾病、战争、饥荒等痛苦,这也是显而易见的。有的人表面上虽然很不错,钱财、势力、才华样样都具足,但如果没有修行的境界,实际上也远离不了痛苦。

有时候我很奇怪:为什么人们对轮回生不起一点畏惧心呢?明明沉溺在无边的苦海中,可是自己还洋洋自得,这实在太不应理了!圣天论师曾感慨道:“于此大苦海,毕竟无边际,愚夫沉此中,云何不生畏?”轮回的苦海无边无垠,凡夫沉溺其中感受无量的痛苦,如果一点畏惧心都没有,那真是太愚痴了,起码也应该生起少许的出离心啊!

人天善趣的众生由于迷乱而将痛苦执为安乐,其实这些表面上的幸福快乐好似春天的阳焰一样瞬间即逝,绝对不离无常痛苦的本性。《亲友书》中说:“帝释堪称世间供,以业感召亦堕地,纵然曾为转轮王,于轮回中复成仆。”帝释天堪称世间的应供处,可是他也无法摆脱业力的束缚,最终会堕入地狱感受无量的痛苦;在人间,转轮王是人们特别恭敬的,可是当往昔的有漏善业穷尽后,他也会变成卑下的仆人,用自己的身体承侍他人。

思维这些道理后,各位应该清醒了吧,犹如乞丐果腹般的人天安乐有什么恒久性呢?乞丐好不容易得到一点食物,吃饱后很高兴,开心地唱起歌。但在旁边的人看来:他只不过吃了一顿饭,到了下午肚子又会饿,不一定还能找到吃的,这有什么可快乐的呢?世间的荣华富贵也是如此,因此拥有时也不要太激动:啊,我的地位如何!我的财富如何!也许以前世的善业感召,即生中你有点与众不同,拥有一些地位、财富或者才华,但这就像春天的阳焰一样稍纵即逝,没有任何恒常可言。所以我们没必要太执著轮回中暂时的圆满,应该随缘而住,这才是修行人的风范。

 

 

[1] 《药师经》中为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弥勒菩萨、无尽意菩萨、宝檀华菩萨、药王菩萨、药上菩萨。《七佛八菩萨所说神咒经》中为文殊菩萨、虚空藏菩萨、观世音菩萨、救脱菩萨、跋陀和菩萨、大势至菩萨、坚勇菩萨、释摩男菩萨。

[2] 当然,要见到阿弥陀佛,一定要净除相续中的罪障。就像监狱里的犯人要见到最高的领导是不太可能的,因此我们相续中以谤法、五无间罪为主的一切罪障也需要净除,之后方可面见阿弥陀佛。

[3] 宋代天息灾翻译,和藏地的《宝箧经》是同一部经。

[4] 《药师经》中说,听到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死后不仅不堕恶趣,还能往生极乐世界。

[5] 此公案在《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皮革事》有详细宣说。此处的珠辛吉在那里叫闻俱胝耳,因为他在闻星下出生,且生来耳朵上就有价值一俱胝金钱的耳饰,所以家人给他取名闻俱胝耳。有些经中说,因为他的耳饰价值一亿金钱,所以家人给他取名亿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