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91节课

第九十一课

 

要从三界轮回中获得解脱,必须具足出离心。不管学小乘还是大乘,显宗还是密宗,都需要出离心。只有具足出离心,自己所修的善法才能成为解脱之因;如果没有出离心,善法只能成为随福德分善根,而不能成为出离轮回的随解脱分善根。学佛不只是为了获得暂时的人天安乐,应该希求最究竟的目标——令自他一切众生获得涅槃。所以大家一定要有出离心。

如果没有出离心,即使学了净土法门也很难获得解脱。现在有些净土宗的法师和居士不强调出离心,这种倾向值得观察:如果一个人一直贪执亲朋好友、荣华富贵,这种人在临死时能不能看破世间?如果没有看破世间,对极乐世界就不会有向往之心,对娑婆世界也不会有厌离之心,这怎么能获得解脱呢?希望大家在学法的过程中认识这个关键问题。

 

下面继续讲对轮回痛苦生起厌离心的道理。

《念住经》中说:“地狱有情受狱火,饿鬼感受饥饿苦,旁生感受互食苦,人间感受短命苦,非天感受争斗苦,天境感受放逸苦。轮回犹如针之尖,何时亦无有安乐。”这里讲了六道之苦:地狱有炽热、严寒的痛苦,饿鬼有饥渴交迫的痛苦,旁生有被人役使、互相啖食的痛苦,人间有多病、短命、求不得、怨憎会等痛苦,非天有作战的痛苦,天界有放逸的痛苦,总而言之,轮回就像针尖上一样,充满苦苦、变苦、行苦,连少许快乐都没有。

我们应该认识到,在三界轮回中,不管人天善趣还是三恶趣都没有安乐可言,就像罗刹洲或者没有解脱机会的监狱一样,要祈祷三宝加持自己对轮回生起畏惧心。罗刹洲非常可怕,《释迦牟尼佛广传》和观世音菩萨的传记中提到,凡是身陷罗刹洲的人都会被罗刹女吃掉,一个都不会逃脱。无有解脱机会的监狱也很可怕,谁进了这样的监狱都不会有快乐。我们应该将轮回看作罗刹洲和监狱一般,要有发自内心的畏惧,这一点非常重要。每个人请观察自相续:我对轮回有没有这样的畏惧之心?

贪执轮回有极大的过患。佛在《中阴经》里说:“三界为火宅,火炎极炽盛,爱心所染着,将入三恶道。”意思是,三界犹如炽燃的火宅一样,如果对它生起爱执、染著,将会堕入三恶道感受无量痛苦。相反,如果了知轮回没有可贪执之处,这就是解脱的正因。

轮回的痛苦和极乐世界的安乐比较起来,就像炽热的火坑与清爽的凉室一样。了知二者的差别后,明智之人会做出合理的选择:在轮回中只能永远受苦,我再不能住于轮回了,一定要往生极乐世界。大家都是有智慧的人,应该做出往生净土的选择,而且对往生要有紧迫感。

无始以来,众生在轮回中感受了无量的痛苦,有宿命通的人观察宿世后,很可能恐怖得口吐鲜血。在座的很多人不知道宿世,如果你有宿命通,观察后肯定会由衷地感到:唉,三界轮回的众生很可怜,我自己也很可怜!就像《过去现在因果经》中说的那样:“菩萨以天眼力,观察五道,起大悲心。”

本来,在轮回中受苦的因就是贪欲,可是愚笨的众生不知此理,反而一直贪执世间的享受。《诸法集要经》中说:“愚痴着欲乐,由乐而受苦。”意思是,众生因为愚痴而贪执世间的欲乐,其实这种贪执是不幸的根源,它会导致无量的痛苦。进一步说,这种贪执本身也是一种痛苦。

生生世世以来,众生转生在地狱饮用的铜汁、铁水,转生为饿鬼饮用的脓血、不净物,转生为旁生饮用的乳汁或者互相吸食的血液,转生为人饮用的乳汁或者因哀伤流下的泪水,等等,这些如果积聚在一处,比四大海洋的水还要多。转生为蝼蚁以上的众生时,散落的头颅、手脚以及死后的骨架如果积聚在一起,则比须弥山还高。轮回的痛苦就是这样漫无边际,可惜的是,很多人想不起自己转生过什么身躯,感受过何等痛苦。

其实,不必说无始以来,即便在一劫中生了又死、死了又生,期间辗转投生的身体如果积聚在一起,也比大山还高,饮用的水、乳汁如果积聚在一起,也比大海的水还多。如《杂阿含经》云:“一人一劫中,积聚其身骨,常积不腐坏,如毘富罗山[1] 。”

另外,《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中说:“众生没在生死海,轮回五趣无出期。”《亲友书》中也说:“每一众生所饮乳,胜过四大海洋水。”以前热扎[2] 回忆起宿世后,作了一个忏文,文中说道:“骨肉若积等须弥,脓血若积如大海,宿业若积说不尽,辗转生死三界中,仍造无义唐捐事。”意思也是一样:宿世的身体若聚在一起,要比须弥山还高;饮用的脓血若聚在一起,要比四大海洋的水还多;造的业若聚在一起,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如果没有获得解脱,今后仍将流转于轮回,还会毫无意义地造业。

因此,不管学习净土、禅宗还是密宗,首先要看破轮回,这一点非常重要。当然,如果口头上说看破,实际上对世间的名声、地位、财产特别贪著,那是不可能得到解脱的。对此,截流大师[3] 曾以窍诀的方式开示道:“今时净业人,终日念佛,忏罪发愿,而西方尚遥,往生弗保者。无他,爱桩未拔,情缆犹牢故也。”

《净土圣贤录》里有一个公案。民国时期江西有一个农民叫赖祥麟,晚年他对世间生起强烈的厌离心,于是放下万缘,长斋念佛,一心求生净土。日子久了,邻人见到他都以阿弥陀佛称之,他也随声以阿弥陀佛应答。七十多岁时,他患了脚痛病,行走不便。他知道自己要离世了,便向家人告辞说:“我要到极乐世界去了。”孙子问:“你不是脚痛吗,怎么去呢?”他说:“不是身去,是心去。”说完就趺坐面西,念佛而逝。

从这个公案可以看到,如果能对轮回生起厌离心,觉得世间没有任何意义,一定要远离这个世界,前往清净的佛国,这才有解脱的希望。这种厌离心类似有些出国者的心态,觉得国内没什么留恋的,在学术、地位方面都没有前途,应该去别的国家深造,学佛也要有这样的厌离心。

总之,大家应该想到,世间的很多事情确实无有实义。有些人可能认为:既然一切事情都没有实义,那行持善法、为来世积累资粮也不用做了吧?并非如此。《诸法集要经》中说:“有为皆无常,如水泡非久,应当行善行,为二世饶益。”意思是,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的,就像水泡易破一样无法久住,正因为如此,我们更应该精进行善,为来世而努力。

在座的各位要知道,名声、财产、地位、父母、子女以及眷属等,这些在你离开世间时一点都带不走,甚至自己的身体都带不走,所以没必要贪执它们。什么能带走呢?唯有善法的功德能带走,不仅能带到下一世,而且在未来的生生世世都能利益自己,所以有智慧的人应该以行持善法对来世有所准备。

我希望很多人都能懂得因果、轮回等基础的佛理。这些道理在《极乐愿文大疏》中有详细宣说。此外,在《正法念处经》、《亲友书》、《大圆满前行》、《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等经论中,也详细阐述了轮回的过患,尤其对恶趣的痛苦、转生恶趣的因以及如何避免堕入恶趣有广述。如果有时间和精力,大家应该翻阅这些经论,从中一定能领悟许多道理。

现在很多人对加行方面的道理不重视,这就是不懂修行次第的表现。如果不经过共同加行和不共同加行,不一定能得到正行的灌顶和窍诀,即使得到,你的境界也像冰上建筑一样不稳固。在修行人中,确实有百分之一或者千分之一的人不经过加行,依靠上师直指心性马上就能开悟,甚至顿超佛地,这一点我们也不否认,但除了极个别利根者以外,大多数人都是渐次根机者,所以还是应该按照次第修持。

最初,我们对轮回过患要有一个充分的了解,要对因果之理坚信不疑。如果没有这些基础,即使你自以为开悟了,已经获得了超胜的境界,甚至诸佛菩萨每天在眼前显现,你可以跟他们随意对话,等等,有很多稀有的“成就相”,但因为没有出离心,实际上你连小乘的境界都达不到。有些人请想一想:你经常嗤之以鼻地说别人是小乘,但小乘行人是什么样?他们的见解和行为非常如法,你根本比不上他们。所以有些人要注意了:不要以禅宗和密宗的高深名词来否定一切次第之道,否则就不算真正的佛教徒了!

现在很多人所谓的修行就是观修气脉明点、本尊身相、文字、法轮,当然密宗里面有这样的修法,但我希望大家还是多花时间修共同加行和不共加行。原因何在?既然我们的目的是出离轮回,首先就一定要对轮回有彻底的认识,要搞清楚六道轮回存不存在?我们生活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怎样才能出离它?如果对这些一点都不了解,所谓的修行就成了空中楼阁。

现在有些人学佛真的跟外道的气功没什么差别。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们对三宝的功德一无所知,对前生后世的存在没有定解,对轮回的痛苦也毫无感觉。善知识再怎么宣讲地狱的痛苦,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还不相信:这是不是传说啊?也许是佛教的说法吧,地狱不一定存在吧,即使存在也没那么痛苦吧……完全凭自己的想象来否认一切,这就是现在许多人的邪见。如果没有摒除这些邪见,一上来就高攀大法,这到底有没有意义?希望大家好好考虑。

一个人要想修行,首先必须通过各种方法生起出离心。如果有了出离心,以后他肯定不愿意再散乱度日,唯一的想法就是早日从轮回中获得解脱,每天也不会再睡懒觉,一醒来就会想到:沉溺在轮回中多可怕啊,现在我遇到了善知识和佛法,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应该马上修行!不管什么时候,自然而然有一种鞭策感,这就是出离心的力量。

如果没有出离心,就会觉得日子过得还可以:又有吃又有穿,晚上看看电视,有时间去餐厅美餐一顿或者去逛逛街。现在城市里的人就是这样,每天得过且过,该上班就上班,该吃饭就吃饭,只要日子能打发过去就可以了,解脱轮回对他来说成了一句空话,内心对此毫无感觉。这就是没有出离心的过患。这种人会不会有高深的修证境界呢?很难。

因此大家应该反复思维:过去我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以后自己应该怎么办?其实,人如果有了出离心,很快就能获得解脱;如果没有出离心,就只能继续在轮回中受苦。就像监狱里的犯人一样,本来刑期已经满了,可是他自己不愿意出去,还要呆在监狱里,那谁都拿他没有办法,他只能在监狱里继续受苦。同样,没有出离心的众生也是这么可怜。

在漫长的轮回中,有许多值得回味的经历,这些足以让我们产生出离心。下面看一则《贤愚经》中的公案。

以前,佛陀在王舍城广说出家的功德后,许多人纷纷发心出家。(原来我讲《百业经》时,一直宣讲出家的功德,那部经还没讲完,就有一百多个人出家了。现在我不敢这么讲了,因为这样讲以后,有些人一激动马上出家,但因为没有出离心,刚过两天又换下僧衣、蓄起头发。)当时有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人叫福增,他也在佛陀的教法下出家了。出家后他经常被年轻比丘欺负,他们讥讽说:“这个老比丘穿衣不如法,走路也一拐一拐的,在家的习气真重。”福增很不舒服,他想:不知道我前世造了什么业,在家的时候家人和亲友天天欺负我,现在我出家了,本来应该很安乐,可是比丘们也欺负我。后来他想:我活在世间没有意义,不如自杀了好。于是他来到一条河边,脱下袈裟挂在树上,顶礼袈裟后哭着发誓:“我并非舍弃佛法僧三宝,我受到众人的欺凌,实在活不下去了,如今我舍弃自己的身体,希望三宝加持,愿我将来投生富贵之家,不受人欺,早遇佛法,出家成道。”发愿后,他就跳入湍急的漩涡中。

正在这个时候,目犍连尊者以天眼遥见此事,便以神通把他救到岸上。尊者问他:“你为何要自杀?”福增讲述了原因。目犍连心想:我应该以方便度化此人。于是对福增说:“你先别急着自杀,你拉着我的衣角不要放手,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看一看。”于是尊者带着福增飞到一个海边。海边有一座骨架山,高七百多由旬,山体遮住了太阳,山影映在海中,使整个大海成了漆黑一片。目犍连带着福增爬上山,又越过山谷般的肋骨。福增好奇地问:“这座山是什么因缘形成的。”尊者说:“这是你前世的骨架。”福增听后,恐怖得汗毛竖立,马上追问其中的因缘。

目犍连说:“久远以前,有一个叫法增(有些经中叫法胜)的国王,他性喜布施、持戒、闻法,一向以慈悲心对待百姓,执政二十多年中,从来没有害过一个众生。有一次国王公务之余跟下属下棋娱乐,当时有一个人杀了人,大臣们询问国王如何处置,国王因为忙于下棋,便随口说:‘按照国法处治。’根据国法,杀人者应该处死,于是大臣们处死了那个人。国王下完棋后问:‘刚才那个人是怎么处理的?’大臣们说:‘遵照大王的意思,已经将他依法处死了。’听到这个话,国王顿时昏厥在地。醒来后,他悲伤地说:‘我执政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害过众生,现在我杀了人,已经成了昏君。王妃、宫殿、象、马、七宝都将留在人间,只有我独自前往地狱,感受无量的痛苦。现在我不想当国王了。’于是他舍弃了王位,独自到山中修行。

杀业有直接杀和间接杀,国王虽然没有亲手杀,只是命令大臣杀人,但从因果上看还是造了杀业。虽然他很精进地修行,可是临死时依然没有清净罪业。以此罪业,他死后变成一条巨大的摩羯鱼,身体长达七百由旬。这条摩羯鱼一入睡就是一百年[4] ,当它醒来时,因为饥饿而张开大口,海水就像江河流入大海一样流入口中,海中的小鱼也随之被吸入口中。以前造恶业的大臣转生为它身上的小鱼、寄生虫,并且以它的身肉为食。它疼痛难忍,在海中的水晶山上蹭来蹭去,结果挤死了身上的无数众生,使周围一百由旬的海水染成血红一片。千百年来,大鱼不断地感受这样的痛苦。

有一次,五百个商人到海中取宝,这条摩羯鱼张口准备吞食他们。商人们恐惧万分,大声呼救。有些求地神,有些求天神,有些求龙王,有些求大力非人,有些喊着父母、妻子、儿女的名字。其中有个别商人念了‘南无佛’,依靠佛陀的加持,大鱼听到佛号后闭上了嘴巴,商人们就这样死里逃生。从那以后,这条大鱼再也不吃众生了,并因此而饿死。它的尸体被冲到岸边,经过日晒雨淋,身上的肉掉尽了,剩下的骨架变成了这座大山。要知道,当时的法增国王就是你,由于杀人而堕为摩羯鱼,这条鱼又辗转了很多世,最后成了现在的你。”听到这番话,福增对轮回产生了极大的厌离心,从此以后精进修持佛法,再没有想过自杀[5] ,后来这位百岁比丘终于获得了解脱。

这个公案不是虚构的动画片,也不是哄小孩的故事,而是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事。对此公案深入思维后,大家也应该像福增那样对轮回生起强烈的厌离心。要想到:我只不过没有宿命通,所以不知道自己的前世,如果知道自己的前世,肯定会很恐惧;现在如果不好好修行,来世很可能变成牦牛、豺狼、鱼虾等众生,继续在轮回中感受痛苦。

福增前世杀了一个人,死后就转为摩羯鱼,长期感受剧烈的痛苦,可想而知,如果杀很多人,堕入地狱受苦就更不用说了。

现在虽然没有七百由旬长的动物,但通过一些动物化石,也可以推知古代确实有巨大的动物。比如,在阿根廷曾发现一个恐龙化石,身长三十九米,高十八米,据考古学家推算,它生活在距今一亿六千万年到一亿七千万年之间。前一段时间,重庆也展出了一亿九千万年前的巨型恐龙化石。

现在世界上最大的动物是蓝鲸,目前已知的最大蓝鲸体长三十六米,重一百九十吨,四十辆卡车都拉不动。和摩羯鱼一样,蓝鲸也以海中的小鱼为食,它每天吃大约四吨食物,进食的时候,先张开大嘴将海水连同小鱼一起吞入口中,接着嘴巴一闭,从齿缝间排出海水,滤下小鱼后吞而食之。

有时候看起来,考古学家的研究结论和佛教的观点比较相同。国外有一位考古学家在非洲北部的撒哈拉沙漠考察时,发现了一亿年前的河床遗迹,看到眼前的荒凉环境,联想到远古时代的生机盎然,他有一种强烈的沧桑感。当然,他的沧桑感并不是佛教的出离心,出离心是认识到整个轮回没有实义,从而生起厌离之心。

许多考古学家发现,很多曾经兴盛圆满的地方,如今都变成了令人伤感之地。刚才提到的撒哈拉沙漠就是一个典型,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沙质荒漠,面积跟整个美国相仿。据考古学家研究,在一亿多年前,撒哈拉地区是水源丰富、森林茂密的绿色天堂。但经过漫长的演变,如今已经成了寸草不长、滴水不流的死亡之海,而且这个沙漠每年还在扩大。在当地的河流遗址中,发现了许多动物化石,甚至有十几米、二十几米长的恐龙化石。面对这些发现,很多学者都感到历史上的有些事情确实很难想象。可惜他们没有学过佛法,不然的话,不仅对自然界的无常迁变有所体会,而且通过家庭、工作、地位等方方面面的变迁,很容易明白世间的一切都没有可靠性,进而体会到万法无常的道理。

在座各位是学净土法的人,大家应该首先对往生净土有强烈的希求心,这一点前面也再三强调过。为什么要往生净土呢?因为在这个娑婆世界,再美丽、再可爱、再幸福的事物都靠不住,一旦无常到来,它们只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伤感。所以我们应当唯一希求往生净土,追求永恒不变的安乐。前辈的许多高僧大德选择了这条殊胜的道路,作为后学者,我们也应该选择这条道路。

希望大家对漫长、痛苦的轮回从内心生起厌离。如果是有善根的人,通过一个公案也能改变自己的一生。多年前,我曾在藏地一所寺院安居,当时给僧众们讲法,在讲到福增比丘的公案时,自己内心有极大的收获。现在再看这个公案,好像都没有以前那种感觉了。当时我强烈地感觉到:每一个众生都是如此啊,都在轮回中转了无数次,只不过自己不知道而已,如果现在不好好行持佛法,没有断除轮回的根本,不知道还要在轮回中流转多少次!

其实,只要自己努力,生起出离心也是很容易的。如今我们获得了难得的暇满人身,也值遇了难遇的正法,此时一定要认清轮回的本性,争取从轮回中解脱。

《佛说分别经》中说:“一失人本,难有复时,佛世难值,经法难闻。”人身难得,一旦失去人身,百千万劫都难再得,同样,佛陀出世、听闻佛法也很难得,如今我们已经具足了这些因缘,此时一定要希求解脱,尤其对佛法要有爱乐之心。如果一个人对佛法没有爱乐之心,这个人的前途必然是黑暗的。《正法念处经》云:“若人不爱法,从苦到苦处。”说得很清楚,如果一个人不喜爱佛法,他只能从痛苦前往痛苦。这就像有些孩子不爱学习,一点知识都没有,长大后不会有出息一样。所以作为学净土的人,我们对净土法门一定要有欢喜心。印光大师曾经说:“若舍净土,莫由解脱。”大家要明白这个道理,要依靠净土法希求解脱,这一点非常重要。

有些人不知道是前世的业力还是今生的环境影响,虽然遇到了殊胜的佛法,可是始终不肯舍弃原来的劣见。《佛说阿弥陀经疏钞演义》中,对这种人有很好的比喻:“纵遇佛来,亦不信受,如担麻为宝,弃金不顾等。”意思是有两个人各挑着一担麻赶路,走了一会儿,见到路上许多绸缎,甲放弃麻,挑起绸缎,而乙还是挑着麻。再往前走,又见到路上有白银,甲放弃了绸缎,又挑起白银,而乙依然挑着麻。后来,又见到黄金,甲又舍弃白银,选择了黄金,乙照旧挑着麻。最后甲变得非常富有,而乙还是老样子。这比喻有些人不肯舍弃旧见,虽然遇到了净土法门,却不肯信受,故而不得真实利益。

有些老头也是如此,一直认为前生后世不存在,无论多少智者劝说都听不进去,还顽固地说:“当年我一边抽着烟,一边学习马列,我一辈子都不会舍弃无神论。”虽然他讲不出任何道理,可就是不放弃自己的劣见。

刚才故事中的愚人明明见到了绸缎、白银、黄金,可就是不放弃不值钱的麻;现在很多人也是这样,本来已经遇到了殊胜的佛法,可是因为智慧低劣或者业力现前,始终不愿意接受佛法。希望这些人能够放弃从前的劣见。既然遇到了净土、密法这么好的佛法,为什么不接受呢?你原来认为因果轮回不存在、杀生没有过失,其实这都是如麻般的劣见,应该舍弃它们,转而接受金子般的佛法。

如果我们认真行持佛法,最终一定能洒脱地说:“轮回,你安闲地住着吧,从今以后我不陪你了,我要前往极乐世界了,拜拜。”所以大家对轮回不应该有任何兴趣,要有犯人渴望离开监狱那样的厌离心。无论如何,现在我们必须向轮回挥手告别,否则以水滴般的微小罪业,未来也将感受如海般的痛苦。因果不可思议,如果没有出离轮回,哪怕杀一个众生、偷一点东西、作一次邪淫,这样少许的罪业也会招致无边的苦果,这是非常不值得的。所以明智之人应该希求解脱轮回。

当然,要真正解脱轮回,不仅要有佛法的智慧,还要有福报。如果只有智慧、没有福报,即使你发心追求解脱,但遇到各种违缘时,自己的修行也不一定成功。世间也是这样,有些人本来不想犯法,可是因为福报不够,受环境、恶友的影响而入狱,那时自己也后悔莫及。而既有智慧又有福报的人则不同,他们遇到殊胜的佛法时能够自始至终行持善法,短暂的人生完全以佛法度过,不仅自己今生来世快乐,还能度化周围的很多人。

依靠上师三宝的加持,从总体上看,目前大家各方面的情况还可以。现在是黑暗的末法时代,尤其是在距今不算很远的文革期间,恶见弥漫了整个大地,在这样的恶世哪怕有一个人走出邪见的迷雾,真正懂因果、明佛理,这也是很不容易的。有时候我也很高兴:现在有这么多人学习佛法,而且不只是表面上学习,真正懂得了佛法的道理,这确实非常难得!

希望大家珍惜学习佛法的机会,不要舍弃来之不易的正见,要好好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1] 毘富罗山:印度的一座大山。

[2] 莲花生大士传记中记载,此人往昔是一位比丘,入密乘后因为生邪见、诽谤密法而堕入地狱,经历了漫长的痛苦,最后终于获得了解脱。

[3] 净土宗第十祖,1626 – 1682,讳行策,号截流,江苏宜兴人。二十三岁出家,胁不着席精修五年,遂发明大事,后栖心西方,广弘净土。

[4] 这是它的业力所致,大海里有很多旁生,其中有些很长时间一直处于昏睡中。

[5] 其实自杀解决不了问题,只要往昔的业没有尽,下一世还要在轮回中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