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92节课

第九十二课

 

净土法门是一个非常殊胜的法门,对有缘者来说,它是迅速脱离娑婆苦海、前往极乐刹土的捷径。正因为如此,如今有无数人在学修此法。在座的各位遇到了这个法,应该由衷地生起欢喜心,也应该好好珍惜它。否则,如果佛法隐没或者自己离开了人间,就很难再值遇这样的妙法。

在净土班的各位道友中,许多人学修得很不错,也有一部分人不太理想,刚开始以一种好奇心听一听,久而久之则生起厌倦心,不再重视这个法了。对世间乱七八糟的琐事,他们非常有兴趣,也愿意付出努力,而对了生脱死的佛法,却不好好学习,也不去实地修持。我觉得这很可惜。学习净土法后,希望每个人都尽量修持,而且要持之以恒地修持,不能修一两天就放弃。

现在有些人觉得,净土法和前行法很简单,是初学者的法,自己应该求一些高法。有些上师也宣称不用念佛、不用修加行,听到这些说法后,有些弟子将念佛、修加行一概放弃,要么天天“入定”,要么开始学“高法”。

我们用不着具体指出这些话是哪个上师说的,我并不是针对某一个人。但对于需不需要修加行、需不需要念佛这些问题,在宗喀巴大师、乔美仁波切、华智仁波切、麦彭仁波切等大德的教言中,早就有明确的答案。现在有的上师对弟子说:“你不需要修加行,只要给我交几百块钱,或者念我的名号就可以了。”如果这真的可以,那我们也很随喜,反正不管什么事情,像吃快餐面一样方便当然是很好的。可是我想,现在人根机再好也不可能超过上述大德吧,他们一辈子修过多少次加行?念了多少佛号、咒语?只要看看他们的传记就清楚。这些大德都按次第修行,我们为什么要搞特殊化呢?也许是现在科学太发达了,人的根机也有前所未有的进步,所以不需要古老的传统了,会不会这样啊?

如今佛教内部的说法很多,这个上师这样说,那个上师那样说,我觉得某些说法并不符合历代传承上师的教言,依靠这些说法能否获得成就确实值得打问号。再次重复一下,我并不是说现在哪个上师对、哪个上师错,我只是希望大家搞清楚:在一些修行的关键问题上,前辈高僧大德有什么样的传统和要求。

总之,按规矩做是比较稳妥的。有些没有打好基础的人刚开始一直讲神通,声称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天天吹自己,可是再过五年、十年,这些人会怎样?不要说超胜的境界,甚至连最基本的佛法正见都没有了。这样的人我遇到过很多。相反,按照次第闻思修行的人就保险得多了,即使以后他的行为退堕了,最起码见解不会出问题。

在此我诚劝或者祈求大家按次第、有系统地闻思修行。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没必要听从个别上师的方便语。有些上师也许是有度化众生的特殊必要,往往说一些不了义的话,这一点大家应该明白。因此,希望大家听从公认的高僧大德的教言,按照次第闻思修行,这样才保险。

 

下面讲发愿临死时断除对世间的贪执。贪执世间对往生净土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因此我们必须断除这些贪执。

庚二、断除贪执:

设使人转人,受生老病死,

浊世违缘多,人天之安乐,

犹如杂毒食,愿毫无贪求。

即使来世继续转生为人,依然要感受生老病死的痛苦,而且末法时代有许多修行的违缘;即便转为天人,也不会有真正的安乐。总之,人天的安乐犹如杂毒的食物一般,但愿我们对此无有丝毫贪执。

如果没有贪执,往生极乐世界是很容易的;如果有贪执,那就比较困难了。要消除对世间的贪执,关键是多闻思教理,通过教理这面镜子反复看:世间到底值不值得贪执?其实这个道理并不复杂,通过闻思修行佛法,很多人深深地感悟到:世间的一切,不管名声、地位还是财产,得到时就是那么回事,并没有什么可贪执的。甚至有些人并不是修行多么好,但因为人生经历比较丰富,所以对此也有一定体悟。

我们应该发愿早日生起出离心。出离心非常重要,小乘获得阿罗汉果位需要出离心,大乘往生极乐世界也需要出离心。如果一个人没有出离心,甚至临死还贪执财富、亲人等,这对自己的解脱肯定有障碍。

在这个世界上,尽管大多数人希求人生的安乐,但实际上这没有丝毫利益。即使从人又转生为人,还是要感受最初降生、中间衰老患病、最终死亡的痛苦。来到这个人间,有谁能不感受生老病死的痛苦?谁都会感受。

以财富导致的痛苦而言,腰缠万贯的富人有谋财、守财、财产毁灭的痛苦,身无分文的穷人有无财、绝望、求财的痛苦。换句话说,大人物有大人物的痛苦,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痛苦。

《中观四百论》云:“胜者为意苦,劣者从身生,即由此二苦,日日坏世间。”胜者是指具足世间圆满之人,他们经常感受内心的痛苦。现在有些老板和领导在财富、地位、吃穿上样样不缺,可是内心有很多担忧,如害怕自己下台,害怕被别人超越,等等;也有很多希望,如想超过别人,得到更多的财富,获取更大的名声,等等。劣者是指世间的小人物,他们经常感受身体的痛苦。农民天天在田里汗流浃背地干活,牧民、工人每天也要靠卖力气维生。总而言之,所有的人日日为身心二苦所折磨,无论转生为哪种人,都没有真实的安乐可言。

我看过一篇叫《人生特别苦》的文章,文中说:为什么人生这么苦?因为人生充满了未得、得到和舍弃的痛苦。首先,人们想得到许多,如钱财、感情、地位,这就有了未得的痛苦;中间,得到后也就是这么回事,以前没有车想买一辆车,没有房子想买一套房子,可是得到手以后,坐在车里、住在房子里,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随之而来的却是保养、维护等一系列麻烦,这就是得到的痛苦;最后,得到后又要舍弃,比如觉得养车很累,又把车卖掉,这就是舍弃的痛苦。

如果以智慧去观察,就会知道世上的一切快乐都没有真实性可言。《正法念处经》云:“虽数受欲乐,得已而复失,必当皆坏灭。”意思是说,虽然人们数数得到欲乐,但得到后又都失去了,世间的任何快乐都不会长久,最终必定会坏灭。

有些人通过修行或者人生的经历,最终认识到世间的许多希求都是虚妄不实的,自己的分别念往往觉得某件事很美好,但真正拥有时才知道它并非如想象的那么理想。在这个世界上,物质享受不一定让人快乐,只有通过佛法才能真正让人获得快乐。如果仅仅依赖外在的物质享受,即使世界上所有的财富堆在面前,你也不一定快乐。因此,内心自在才是一切快乐的根本;而内心要获得自在,最好能认识心的本性。密法认为,心的本性是光明和空性的,在这方面有许多殊胜的教言,当然这只有通过上师的指示方能领悟。

有时候我在想,如今人们拼命希求财富,但这些希求不一定能实现,即使实现也不会稳固,最终只会给自己带来痛苦。现在是泡沫经济时代,许多东西根本不值外在的价格。为什么现在经常出现房地产危机、金融危机?原因就在于价值和价格的失衡。一块地本来值五万元,可是经过一番炒作,如宣称再过几年将如何如何增值,最终卖出了二十万元。不管从哪方面看,这块地都不值那么多钱,可是交易的价格却特别离谱。为了实现所谓的“增值”,买家把所有的钱都投进去,可是到一定的时候,地价一跌就会倾家荡产。这种情况非常普遍,已经成了一个危险的社会问题。

包括有些修行人也天天炒股票,本来该观想菩提心和出离心,可他们每天想的却是炒股票、赚钱,甚至做梦都说这样的话。其实,人如果想得太多了,白天也会说梦话的。以前我有一个同学叫西珍,她很喜欢打球。有一天上数学课,她手里拿着课本,心里却想着打球,后来就这样睡着了。突然,她把书扔了出去,大叫一声:“好球!”书一直飞到老师的讲台上。全班人都吓了一跳,后来才知道她做了一个好梦。我估计有些人听法时也在想赚钱,说不定也会做白日梦。

实际上,财富是虚幻不实的,而且现在许多财富的虚夸成分特别大,如今世界上经常出现经济危机,原因也在于此。可是很多人却拼命追求这些虚假的东西。现在有的老板据说有几十亿元,实际上他并没那么多资产,只是一个虚假的数字——他手头有一些房产,他估计一下十年后值多少钱,于是这个数字就成了他的资产。

有个人连一千万元都没有,可是他却到处打广告说自己有八十亿元,有些修行人居然也天天跟着他,为他服务,还抱着幻想:他有八十亿,一千万对他来说是九牛一毛,我应该承事他,如果他高兴,说不定会赐给我一千万的悉地。这种心态非常不好。

对真正的修行人来说,财富有也可以,没有也可以,关键是临终时不贪执一切,从轮回中获得解脱。大家要认识到,世间的一切都无有实义,死的时候不得不舍弃,所以没有什么可贪执的。当然,真正要做到死时不贪一切,生前就要对世间万法的本性有清晰的认识,否则,平时你一直特别贪执,死的时候要转变自己的意念也有一定困难。

在如今这个五浊恶世,一切犹如野马翻身一样变化无常,所见所闻都令人生起厌离心。很多人今天有钱,明天就没钱了;今天见解很好,明天见解就不行了;今天是很好的修行人,过一段时间就不是了。有些人遇到不信正法或者邪见之人后,跟对方过一夜、吃一顿饭甚至说几句话,马上就完全变了,法本也不要了,皈依证也交出去了。

就像夕阳西下之时,猫头鹰会到处乱跑一样,佛教接近隐没之时,罪孽深重的丑陋恶人也会降生于世。导致饥馑、疾疫、刀兵的邪教日益猖獗,带来安乐、幸福、正法的佛教则日益隐没。不好的事物、见解和行为日益猖獗,好的事物、见解和行为却越来越衰败。

前一段时间,我和一位印度的上师交谈,我说:“现在藏地的年轻人不像以前的人,他们见解比较恶劣,行为也不太如法。”他说:“不仅藏地,印度也面临这个问题。”

对于末法时代的状况,莲花生大士早就有明确的授记。莲师在藏地的未来授记中说:“空中出现噩星时,偏执宗派起争论。”意思是,当天空中出现噩星[1] 时,藏地的佛教徒会因偏执自宗而争论不息。如今汉地也是如此,禅宗、净土等宗派的修行人经常发生争执。

莲师又说:“地山发出恶声时,边地刀兵遍中土。”地山发出恶声可能是指天坑,这几年很多地方出现天坑,在四川、江西、山西的一些地方,“轰隆”一声巨响后,地面忽然塌下去几米。国外甚至有几十米甚至上百米深的天坑。按莲师的授记,大地或者山体发出恶声是一种恶兆,预示着边地的武器会在藏地出现。现在藏地有很多杀人的武器,这已经应验了莲师的授记。

“不闻了义真教时,一地兴起一凶魔。”当人们不喜欢听闻真正的佛法,对于相似的佛法有兴趣时,很多地方会兴起魔教。

“骤然改变装束时,边地众人皆入藏。”藏族人忽然改变传统的衣着、行为和思想时,边地的野蛮人会纷纷进入藏地。

以前藏地虽然经济条件比较差,但人们的思想纯正,很少造恶业。后来,一方面藏族人不重视自己的文化传统,另一方面很多邪见者到藏地搞破坏,结果藏族的文化和宗教遭到极大摧残。尤其在解放和文革期间,藏地的寺院基本上都被毁坏了,非常可悲。

“饥疫刀兵泛滥时,众生唯有依靠山。”当疾病、刀兵泛滥时,本来众生应该依靠三宝,可是人们不重视这些,却逃到山里、水边,或者依靠外道以及没有修行境界的人。

“众生乱行罪业时,出现地震降雷雨。”将来的众生不行善事,广造罪业,天天杀盗淫妄,那时会出现地震、暴雨、洪水等灾难。

为什么末法时代各种灾难频频发生,莲师在授记中讲得很清楚,就是因为人们造的恶业太严重了。《金光明最胜王经》中也说:“由敬恶轻善,复有三种过:非时降霜雹,饥疫苦流行。”意思是说,如果爱敬恶人,轻视善人,还会[2] 出现三种过失:一是非时降霜、下冰雹;二是庄稼果实不成熟,即使成熟也乏少滋味,导致严重的饥荒;三是出现各种疾病。此外,《大楼炭经》中说:“行十恶事故,天雨不时节。”如果人们行十不善业,会导致雨水不按时、不正常。

这个时代频频出现各种灾难,应该就是人们行持恶法导致的。劫初时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些灾难,民风淳朴的古代也没有这么多灾难,但自从近代以来,尤其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由于人们造的恶业越来越严重,所以导致了现在的状况。

1976年,河北省唐山市发生大地震,据称这是二十世纪人类十大灾难之一,位列城市地震第一。根据资料显示,那场地震导致242769人死亡,164851人重伤,无数家庭被毁坏,是一场真正的人间悲剧。前一段时间,冯小刚执导的电影《唐山大地震》在全国公映。影片反映了地震给人们带来的巨大痛苦,在这部影片中,一个母亲面对只能救两个孩子中一个的绝境,无奈地选择了牺牲姐姐、救弟弟,最终这两个孩子都没有死。(一讲到电影,你们都悄无声息、聚精会神,这方面的修行境界比较不错啊。)由于在生死关头被母亲舍弃,女孩的内心留下了深深的伤痕,直到三十多年后才得以弥合。影片最后以王菲演唱的《心经》结束,这也许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首佛教歌曲,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亮点。

今年8月8号,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发生泥石流,一个三百多户人家的村子被掩埋。据统计,在这次灾难中有1434人遇难,331人失踪。当然我们知道,在许多灾难中,所谓的失踪往往是永远失踪,只不过比死好听一点罢了。

另外,今年7月29号,吉林省永吉县发生洪水,水位最高处达十八米,一辆火车被大水冲出数百米,永吉县全城被淹没,损失惨重。

现在世间频频发生各种灾难,其实这都是人们自身的行为导致的。不过现在人们好像都麻木了,刚开始出现地震、狂风、大雨时,大家都觉得很害怕,但出现的多了,反而感觉无所谓了。作为佛教徒,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发挥应有的作用,哪怕一个人真正行持善法,对改善人类的生存环境也能起到作用。

当今时代,人类对大自然无休止地索取,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恐怕很短的时间内就会榨干整个地球。据有些科学家说,由于人类的过度开采,地球上现有的石油、矿产等资源即将告罄;而月球上有很多资源,据说有些国家已经准备开发月球,所以月球上的竞争也要开始了。但想通过另一个星球满足人类的欲望,恐怕有一定的困难吧。

有时候看起来,不管是宏观层面还是微观层面,现在人类生存的状况并不是很好。古人的生活跟现代人的生活,内心的宁静跟外在物欲的狂乱,到底何者更有意义?在进行衡量时,有智慧的人应该有所感悟吧。可是很多世间人从来不想这些问题,只要每天吃饱三顿饭就满足了。其实人不应该这样,还是要睁开眼睛看一看:现在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什么样?

莲师在授记中还说:“佛教寺宇内争时,边地军队入中土。”当佛教的寺院内部出现争论不合时,边地的军队会来到藏地毁坏佛法。

“边地汉人遍境时,藏地毫无自由也。”确实如此,现在来自四面八方的人遍满藏地,藏族的传统、文化、语言有了很大的变化,许多藏族人的信心、悲心已经远不如前,佛教的寺院也受到不少控制。

莲师当年授记,在将来一段时间内,藏地众生在享有自由、平等方面和过去会有很大差别。这一点可以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生活在藏地的人有切身的体会,而其他民族和国家的人不一定很清楚。

佛教认为一切众生是平等的,应该和睦相处,可是自从有人类历史以来,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的斗争却从未平息过。在这些斗争的背后有很多不可告人的黑暗,表面上掩饰得再庄严、再好听,也改变不了这个肮脏的事实。在这个过程中,弱势民族被强势民族控制、同化,优秀的传统文化遭到践踏,确实让人感到无比悲哀。当然,这也是众生的业力所感,我们也没有必要怨天尤人。

前一段时间,我看了南非总统曼德拉的诺贝尔和平奖演说辞,他在致辞中呼吁人类为普遍的自由、民主、和平而奋斗。我想,如果这种理念能传递到每个国家、每个民族、每个人,人类一定会拥有更多的自由,会享有更大的快乐。

当年马丁·路德·金在世时,美国的黑人也没有自由、人权,在许多方面和白人有天壤之别。当时的某些执政者缺乏远见,为了眼前的利益而偏袒维护自己的种族。后来通过他的奋斗,许多人逐渐认识到这样的偏袒是不合理的。

希望大家多看一些世界名人的作品,这对提升自身的思想境界有一定作用。作为佛教徒,虽然我们没必要参与政治,但如今某些人的处境比较特殊,不得不承受许多不幸,对此我们也要有所了解。

莲花生大士说,当异族人遍满藏地时,藏族人将丧失自由。当然,仅仅人没有自由并没有什么,但如果珍贵的传统文化因此而遭到破坏、毁灭,这就是极大的损失。现在国际上提倡保护非物质遗产,其实非物质遗产就是人类的精神遗产,精神遗产的延续则要依靠传统文化。某些优秀的传统文化是全人类的如意宝,按理来说,不分民族、宗教、肤色,任何人都有义务保护它,应该通过它让众生获得快乐,但在现实中,这些珍贵的文化却正在遭到破坏,这确实非常令人痛心。

如果你对人类历史不了解,没有深入观察当今时代的民族、宗教、人权状况,恐怕对许多事情都不知道。比如一个家庭,如果你没有去了解,不一定知道其内部的情况,你去了解后才会知道:原来在这个家庭里,大人天天欺负小人,小人不得不生存,但生存得非常可怜。人类社会也是如此。我在这里并非指责某一个人、某一个民族、某一个国家,自古以来人类社会普遍存在这个问题。

作为发了菩提心的大乘佛子,我们应该为一切众生祈愿:愿没有自由者获得自由,没有解脱者获得解脱,愿一切烦恼众生最终抵达清凉寂静的涅槃彼岸。

如今是五浊炽盛的恶世[3] ,无论从哪方面考虑,都是令人生起厌烦之处。只要你真正去了解就会知道,这个世界确实没什么值得开心的。佛经中对此说得很清楚,如《宝云经》云:“三界皆苦,如实知之。”《大般涅槃经》也说:“生死之中,实无有乐。”

尤其现在是佛法浊和众生浊的时代,佛法逐渐隐没,众生的根机越来越差,所以修法会遇到重重违缘。诚如莲花生大士所说:“恶魔黑教兴盛时,修行正法违缘多。”有时候看起来,不修行什么违缘都没有,日子过得快快乐乐的,一修行什么麻烦都来了:今天头痛,明天拉肚子,后天家人反对。除了坚强者以外,能修行到底的人很少。

阿底峡尊者也曾说:“魔类擅长谄诳术,以财诱惑大贪者,以假法骗修行人,以自诩诱净戒者,以我慢欺有智者。”末法时代,魔众特别善于用各种方法诳惑人,他们以财富诱惑贪心重的人,以假法、假上师欺骗修行人,以自我吹嘘引诱清净戒律者,以傲慢欺骗有智慧的人。(对有智慧的人来讲,傲慢是最大的违缘。)

“以歌舞诱散乱者”,对于喜爱散乱者,魔众会以歌舞引诱他们。现在城市里的大多数人天天散乱,每天以唱歌、跳舞、看电视、看电影打发日子。这些人很可怜,他们经常说没时间修行——肯定没有修行的时间,因为要散乱嘛。

“以韶华诱诸多人,以妙饰诱众多人,以恶友敌骗多人。”魔众还会以青春韶华、美色、妙饰引诱众人。现在很多人爱穿漂亮衣服、佩戴各种饰品,甚至有些出家人也是这样。此外,魔众还会以恶友的巧言花语欺骗人。

总之,如今有许许多多修行的违缘。思维这些道理后,似乎在浊世获得人身还不如初劫时转为旁生。初劫时即便转为旁生也不会造很多恶业,而且也经常有闻法修行的机会。而现在的人就可怜了,造恶业方面很擅长,行持善法方面力量却很薄弱。因此各位修行人务必要小心谨慎。

也许有人认为:你这样说太过分了,不至于这么严重吧?其实一点都不过分。只说好话怎么能治病救人呢?看看现在这个世界,所有的凡愚众生将痛苦执为安乐,如果稍微对他们说一些真理,具善缘者也可能对轮回产生厌离心。有缘分的人听了佛法后会思考,思考后会明白:原来这个世界是虚妄、痛苦的,根本不值得贪恋,只不过以前没有善知识开导,所以自己不知道这个道理。

《华严经》中有一个很好的偈颂,如果我们经常思维它的意义,对世俗生活的本质应该会有所体悟。偈云:“一切欲乐,皆悉无常,虚妄颠倒,须臾变坏,但诳愚夫,令其恋着。”意思是说,一切欲乐都是无常、虚妄、颠倒的,很快就会改变和坏灭,它们只能诳惑愚夫,令他们不断增上贪恋、执著。确实如此,今天你很开心,有吃有穿,享受荣华富贵,就像在鲜花盛开的花园中一样快乐,可是过一两天、一两个月,也许这些美景就会破灭。

这些道理如果拿到社会上宣传,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佛法的真理有时候确实无法向世间人宣说,即使说了他们也不理解。特别是一切感受皆为无常痛苦的道理,没有一定佛教基础的人根本不理解。但如果有一定的佛教基础,听闻之后反复思维,就会明白其实这才是世间的真相。不管科学家还是文学家,任何一个智者只要客观地去观察,最终都不得不承认“一切皆苦”这个道理。

《坐禅三昧经》中有一个教言:“世界若大小,法无有常者,一切不久留,暂现如电光。”在这个世界上,大大小小的法没有一个是恒常的,万事万物都不会住留很久,它们只是根识前的暂时现象,像闪电一样稍纵即逝。因此,一个幸福的家庭,一段美好的感情,一个优越的地位,等等,一切世间的圆满都是暂时的,很快就会显露其无常的本性。不过道理虽然如此,能否领悟它却是一个问题,这与每个人的宿世因缘有关。

总之,大家应该认识到,人天的幸福安乐就像杂毒的食物一般,苦乐混杂在一起无法分开。但愿我们对此无有丝毫贪求,当下看破放下,这样才能拥有解脱的自在和安乐。

 

 

[1] 即不好的天象,如彗星等。汉地也有类似说法,如某家娶了一个不好的媳妇,人们会说他家来了一个扫帚星。

[2] 在此经中,前面已经讲了三种过失:“由爱敬恶人,治罚善人故,星宿及风雨,皆不以时行,有三种过生:正法当隐没,众生无光色,地肥皆下沈。”

[3] 五浊,即劫浊、烦恼浊、命浊、见浊、众生浊。劫浊在前文莲师的授记中已经介绍了,此外,烦恼粗大叫烦恼浊,寿命短暂、不定叫命浊,具有邪见叫见浊,众生刚强难化称为众生浊。在《悲华经》、《楞严经》和《法苑珠林》中,对五浊都有不同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