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97节课

第九十七课

 

庚四、愿赴其他清净刹:

以无碍神变,愿上午前赴,

现喜具德刹,妙圆密严刹。

往生极乐世界后,在阿弥陀佛的加持下可以很快获得一地菩萨果位,具有一刹那现见一百个刹土、面见一百尊佛等无碍神变[1] ,愿我们以此神变每天上午前往东方现喜刹土、南方具德刹土、北方事业妙圆刹土、中部密严刹土,再加上极乐世界本身,如是自在游行五部如来的刹土。

极乐世界的菩萨具有无碍神变,所以很容易前往其他刹土,这也是阿弥陀佛的愿力所致,如《无量寿经》云:“设我得佛,国中人天不得神足,于一念顷下至不能超过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者,不取正觉。”

《极乐愿文》的内容完全出自佛经,作者只是以窍诀的方式作了归纳,希望大家牢记其文字、通达其意义。特别是对于阿弥陀佛往昔如何发愿、极乐世界如何庄严、往生后有何功德等内容,道友们务必要有全面的了解。

佛法不同于世间法。如果是世间的小说、动画片,那我们了知也可以、不了知也可以。世间有很多书看似很玄妙,实际上没有什么价值,看完以后最多带来暂时的感官刺激,满足自己的猎奇心理。而佛教的经论则不同,它们具有甚深的意义,所以我们必须知道其中的道理。可惜的是,现在的人经常将无价值和有价值的书籍平等对待。看了课本里的一个故事和经论里的一个公案后,很多人觉得两者没有什么差别,都只是一个故事。其实这种认识大错特错,不管就今生还是来世而言,二者所出生的效益都有天壤之别。因此希望有些人分清佛法和世间法的差别。

有些人以前看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世间杂书,这些书中充满贪嗔痴的内容,看完后心里产生了各种迷乱的分别念,以致进入佛门后在学法过程中依然深受其害——看到任何教证、公案都提不起信心,觉得这和世间书籍的内容没有什么差别。因为有这样的邪见,所以他们认为佛教的道理知道也可以、不知道也可以,在学习过程中敷衍了事,只要能混过去就可以了。这样非常不好。希望大家摆正学法的心态,要静下心来认真学习,正确掌握每一个偈颂的内容。

不动宝生佛,不空毗卢佛,

求灌顶加持,受戒作广供,

傍晚无艰难,返回极乐国。

到其他刹土后,向那些刹土中安住的东方不动佛、南方宝生佛、北方不空成就佛、中部毗卢遮那佛等无量佛菩萨祈求灌顶、戒律等众多显密法要。在他们面前得法后,为了酬谢而作广大供养。到了傍晚时分,再无有艰难地返回极乐世界。

娑婆世界出行很艰难,有些人到某地买东西,回来时一直找不到车。而极乐世界出行不会这样艰难,不会出现上午到别的刹土,下午回来时没有神通的情况,来回都很方便。我们这里有些人在路边等车,来了一辆车就一直招手,招了半天手司机也不理自己,心里还是很痛苦的。

从这里可以看到,往生极乐世界后能到十方佛陀面前求灌顶、得加持、闻妙法,换句话说,其他佛刹与极乐世界并不矛盾。现在有些学净土的人认为,只能发愿往生极乐世界,不能对别的佛和刹土起信心。这种观点是片面的。我们应该广泛地寻求佛法,而且佛法不可能主动上门找自己,所以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那里有佛法,我们就应该前去求法。

不过现在有些人是主动出去“传法”。我听说有一个人到处打广告,说自己是弥勒菩萨的上师,每天早上到兜率天给弥勒菩萨传法,晚上再回到人间。也许他晚上回来睡懒觉吧。

普陀杨柳宫,邬金妙拂洲,

十亿化身刹,愿见观世音,

度母金刚手,莲师十亿尊。

南方普陀山、东北杨柳宫、西南妙拂洲的铜色吉祥山以及邬金空行刹土安住着观世音菩萨、度母、金刚手菩萨、莲花生大士等圣尊,娑婆世界有百俱胝此类化身刹土,这些刹土中的每位主尊有无量眷属。愿我们往生极乐世界后,也前去拜见这些圣尊。

奉如海供品,求灌顶深教,

速直返自刹。

面见这些圣尊后,向他们奉献内外密的如海供品,请求显宗因相乘的法要以及密宗金刚乘的共与不共灌顶、教言,之后依靠佛陀的加持力和自己的神变力,无有阻碍地迅速返回自己居住的极乐世界。

往生极乐世界以后,并不是天天呆在那里什么事也不做,要前往观世音菩萨、度母、金刚手菩萨、莲花生大士的刹土,向这些刹土中的圣者们求法。这些刹土因为在娑婆世界,所以称为化身刹土,而极乐世界则是半化身、半报身刹土。这些化身刹土也有无量功德。《大圆满史》中记载,藏地有很多大德往生到铜色吉祥山。在汉地,也有很多人往生观音菩萨的刹土。

观音菩萨的刹土名叫普陀山。这是汉地的简略叫法。印度的叫法为补怛洛迦山,如《华严经》云:“善男子,于此南方有山,名补怛洛迦,彼有菩萨,名观自在。”藏地的叫法则为布达拉。汉地、印度、藏地的叫法虽然略有不同,但都是指观音菩萨的刹土。

随着佛教的传播,在大乘佛法所及之地,出现了各自的观音刹土。最根本的观音刹土在印度,玄奘大师的《大唐西域记》记载:“秣剌耶山东有布呾洛迦山。山径危险岩谷敧倾。山顶有池。其水澄镜流出大河。周流绕山二十匝入南海。池侧有石天宫。观自在菩萨往来游舍。其有愿见菩萨者。不顾身命。历水登山。忘其艰险。能达之者盖亦寡矣。而山下居人祈心请见。或作自在天形。或为涂灰外道。慰喻其人。果遂其愿。”

藏地的观音刹土则是布达拉宫。藏地是观音菩萨的所化世界,自从松赞干布国王到现在,历代都有观音菩萨的化身应世度化众生。特别是布达拉宫于17世纪重建成时,出现了许多观音菩萨显圣的瑞相。在藏族佛教徒的心目中,圣洁的布达拉宫就是观音菩萨在人间的刹土。

汉地的观音刹土是浙江舟山的普陀山。《普陀山志》记载:五代时期,有一个叫慧锷的日本和尚到五台山朝圣,他从一所寺院拿走了一尊庄严的观音菩萨像,准备带回日本供奉。当他到达普陀山附近海域时,海中忽然涌现无数铁莲花,拦住航船不得东行,如是三天三夜。慧锷大惊,他想:也许这尊菩萨像与日本无缘,看来只能留在这里了。于是停舟普陀山,在岛上筑庵供奉观音菩萨,形成了普陀山第一座寺院——“不肯去观音院”。这就是普陀山开山的由来。

藏地、汉地的观音刹土是观音菩萨的加持而显现的,所以一般人都可以到达,而印度的观音刹土一般人很难前往,以前佛密论师就是依靠神通前往补怛洛迦山的。

上述化身刹土与极乐世界并不相违,所以学净土法的人也要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后要前往那里。在这里要提醒的是,希望有些念佛者不要排斥观音法门、度母法门、莲师法门。现在有些人在这方面比较危险,由于受个别法师的影响,他们认为密宗和净土宗毫不相干,密宗不是相应自己的法门。尤其是个别智慧浅薄、没有广闻博学的人,经常对密宗产生邪见。在对密法产生邪见的同时又想往生极乐世界,我觉得这是比较困难的。因此希望大家对一切法门观清净心。

前一段时间,有一位法师在国外开示说:“不管显宗还是密宗,不管南传、汉传还是藏传佛教,都是非常殊胜的,大家没必要互相排斥。佛教各宗都源于释迦牟尼佛,就像人的五个手指一样,虽然指端不同,实际上都是一个根。”我觉得这种比喻很有道理,懂道理的人都知道,内道一切宗派的究竟观点都是圆融无违的。

不过,一说各宗派不相违,有些人也有点过分。前一段时间,有一位格鲁派的格西在一次佛教研讨会上说:“藏传佛教的各个宗派应该融为一体,不要分不同的派别。”当时我们学院的一位法师遮破他说:“如果这样的话,那宗喀巴大师四大弟子的观点也有差别,如果他们的观点一点都不需要分别建立,这也是很困难的。”事实上,内道各宗派都有不同的修法、窍诀和理论,虽然我们不能视其为水火不容,但也没有必要混为一谈。

大家首先要对自宗生起定解,在此基础上对其他宗派观清净心,对任何法脉都不生邪见,也不去排斥,这样自己的修法才能成功。道友们一定要了解这些道理,否则你学了一辈子净土,念了一辈子佛,同时也生了一辈子邪见,诽谤了一辈子佛法,这样没有任何必要。

实际上,如果能对他宗的殊胜之处有所了解,一般来说不太容易生邪见。比如我以前不太了解汉传佛教,通过学习知道汉地有许多人往生净土后,就不会对汉传佛教生邪见。同样,有些佛友以前对藏地甚至汉地的其他宗派很排斥,后来系统地闻思了经论,以后就再也不生邪见了。

有一位成就的上师说:“对个人的修行来讲,闻思其实是很重要的,有闻思的修行和没有闻思的修行差别很大。”他说得很有道理。以修净土而言,如果从来不闻思,对净土的道理一无所知,即使天天念佛,功德也不会很大,修行的进展也不会快;如果学习了经论,懂得极乐世界的功德和往生净土必需的因缘后,再念佛就完全不同了。所以我们不赞叹盲修瞎炼,原因就在于此。

修大圆满也是如此,现在有些道场不提倡闻思,直接从最高的法起修,刚开始某些人也许有一些觉受和验相,但因为基础太差了,经常产生各种恶分别念,这些邪见摧毁了修法的功德,最终自己一无所获。在这些关键的问题上,道友们应当慎重思维。

言归正传,关于往生后前往其他刹土,佛经中也有宣说:“以神变力游众刹,供养数俱胝佛陀,于善逝前作供养,傍晚返回极乐刹。”

需要指出的是,前往各个化身刹土后,并非只能见到化身刹土和化身佛,因为获得一地菩萨果位后,就可以相应地见到报身刹土和报身佛。

极乐世界没有日月、星辰、昼夜,如《无量寿经》云:“极乐世界……亦无四时春秋冬夏。”虽然那里没有昼夜等差别,但观待世人的时分概念,佛陀也安立了这些概念。而且根据莲花开闭、鸟儿是否鸣叫等,也可以区分白天和夜晚。极乐世界的夜晚也是光明的,并非像我们这里一样,电也没有,路灯也不亮,到处黢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极乐世界的上午、下午、年、劫等是以佛陀的遍知智慧安立的,如果按照人间的标准计算,则娑婆世界的一劫等于极乐世界的一天。

秽土和净土差别非常大。《无量寿经》中说,娑婆世界凹凸不平,很不清净,众生也是苦难深重;极乐世界则没有不如意的环境,所有的往生者都快乐无比,都具有神通,只不过神通暂时有大小之别。

汉地有一位叫袁宏道[2] 的居士,他生前一直虔诚地修持净土法。袁宏道去世后,有一天晚上他的弟弟袁中道做了一个梦,梦见两个自称是袁宏道侍者的童子带着自己飞到极乐世界,到极乐世界后,两个童子向他一一介绍水池、园林、宫殿,最后带他见哥哥。哥哥对他说:“我在世时戒律不是很清净,所以现在没有大菩萨的神通,但因为生前造《西方合论》,广赞如来不可思议度生之力,所以感得飞行自在,凡诸佛说法之处我都能前往听法。你以后要严持净戒,特别是不能杀生,否则很难往生净土。”袁中道醒来后,记下了这段梦中经历。

汉地有很多净土方面的精彩公案,可惜现在的人不愿意看,天天看的是世间的报纸和杂书,有些人一辈子修净土法,可是连一个公案都讲不出来。世间有许多吸引人的书,看了这些书后,人的心很快会受到染污。凡夫人容易受环境、教育、朋友的影响,如果因此而经常串习非法方面,则白天夜晚都会显现迷乱的景象,这就很难有解脱的希望了。

《念佛三昧宝王论》云:“恶欲想女,梦见于女;善欲想佛,梦见于佛。”如果我们经常生贪欲,忆想某个女人,晚上睡觉都会梦到她;相反,如果我们经常生善念,经常观想佛菩萨,梦境中都会出现佛菩萨的形象。可见平时的串习多么重要。如果一个人白天想的、做的都是不如法或者与解脱无关的事,晚上睡觉自然会梦到这些,临死时也会现前这些景象。作为凡夫人,一定要强迫自心不要入于邪道,如果随顺自己的分别念,由于无始以来的串习极其可怕,许多人自然而然就会趋入恶道,根本不会走解脱之路。解脱就像登山一样困难,堕落则像下山一样容易,所以我们要远离堕落之路,走上解脱的光明大道。

前面说到,往生极乐世界后,可以依靠神通到其他佛菩萨面前听受佛法;同样,我们在人间时也可以依止不同的上师、学习不同的佛法。既然在极乐世界都可以去莲花生大士、观世音菩萨、度母的刹土求法,如果认为现在只能念阿弥陀佛,其他什么法都不能接触,那就过于偏执了。

有些法师也许有密意,特别强调一门深入,反对杂修。但我认为,所谓的“杂”要分情况:如果是对解脱有害的法,比如贪嗔痴等恶分别念,这些“杂”当然要剔除;而对佛法进行广泛闻思、对佛菩萨生信心并非解脱的违品,像对释迦牟尼佛、宝髻佛、药师佛生起信心,这样的“杂”完全是开许的。如果固执地认为:只能对阿弥陀佛生信心,不能对其他佛生信心,否则阿弥陀佛会不高兴。这种观点是需要观察的。

庚五、愿游不清净刹土:

愿天眼明见,生前友侍徒,

加持并护佑,亡时接彼刹。

往生净土后,愿以清净无垢的天眼明见与自己有法缘并且未破誓言的亲友、侍者、弟子等,保护他们免遭各种违缘,使之具足一切顺缘,并以等持加持他们的相续,待命终时接引其往生极乐世界。

虽然极乐世界的菩萨不会有亲怨的执著——这是我的亲人、那是我的怨敌,但是因为往昔的愿力,这些菩萨也经常以神通观察与自己结缘的众生,并以无量化身、无量方便度化他们,遣除学佛过程中的违缘,制造顺缘,让他们的修行得以成功。

法王如意宝就是如此。根据他老人家生前的宏愿、圆寂时的缘起以及许多大德的授记,我们相信,法王肯定往生到了极乐世界,有了法王在极乐世界的加持,与之结缘的众生应该很容易往生净土。在座的各位和法王都有殊胜的因缘,所以要对自己往生净土充满信心。

法王的加持不可思议,他老人家圆寂以后,学院的弘法利生事业依然如是广大,我相信这肯定是法王的加持所致,不可能是其他大德的威德力。虽然自己的肉眼看不见,但我相信法王一定在对弟子们恒时赐予无形的加持,让他们的修行得以成功。

通过法王,我们也可以得到全知麦彭仁波切的加持。法王曾说:“我和我弟子的一切善根,乃至相续中生起一刹那善心,都来自全知麦彭仁波切的加持。”法王的传记中记载,依靠宿世的善缘,三四岁的时候,他就对上师麦彭仁波切、本尊文殊菩萨、护法格萨尔王有了不共的信心,从那时起就恒时祈祷他们。法王出生时麦彭仁波切已经去世了,法王并没有见过麦彭仁波切本人,但依靠猛烈的祈祷,法王得到了麦彭仁波切智慧身的摄受。依靠这个缘起,法王的传承弟子也能得到麦彭仁波切的摄受。

虽然法王已经圆寂了,在座有些人没见过法王,但我相信,仅仅听到法王的名号或者忆念他老人家的身相,也能得到殊胜的加持。《佛说十一面观世音神咒经》云:“若复有人称十万亿诸佛名字,或复有人称观世音菩萨名字者,彼二人福正等无异。”同样,仅仅持诵法王如意宝的名号,忆念他的身相,或者随喜他弘扬佛法的功德,也能积累无量的福德资粮。

大家要想到:虽然法王已经圆寂了,但他肯定在极乐世界恒时赐予加持,所以自己有很大机会往生净土。在世间,如果某人的师友在美国,他要去美国肯定有不共的顺缘;出世间也是这样,往生净土的菩萨对自己的亲眷也会做特别的加持。

《往生集》[3] 中记载,刘宋时期,梁郡的魏世子信奉佛法,对净土法门有极大信心,他不仅自己精进念佛,并且引导家人修行佛法。全家人中唯独他妻子不信佛。(就像现在有些家庭一样,有的人学佛,有的人不学佛,还有些人在中间徘徊。有一个人说:“我丈夫非常好,虽然他自己不学佛,但他不排斥我学佛。”)后来魏世子的女儿病死了,七天后她又活了过来,告诉母亲:“我因为念佛而往生无量寿国,我和父亲、哥哥在极乐世界都有莲花,将来他们也会在莲花中化生,唯独母亲您没有莲花,我非常伤心,所以专门回来告诉您。”说完又圆寂了。从那以后,魏世子的妻子也精进学佛,后来也往生到净土。

世间的家庭各不相同,有些全家人学佛念佛,这样全家都有往生的机会;有些家庭的人不但不学佛,反而诽谤佛法,这些人死后会堕入恶趣。不管怎么样,如果自己往生到极乐世界,一定不要忘记度化与自己有缘的众生。法王就是这样发愿的,他老人家曾说:“我往生到极乐世界后,首先要加持佛学院的四众弟子,然后要幻化不同的身相,度化色达、藏地乃至一切有缘的众生。”

有人说闭关修法很困难。如果每天闭关修加行比较困难,那可以念阿弥陀佛名号,完成一百万藏文或者六百万汉文的阿弥陀佛圣号。人生很短暂,应该及早与净土结上胜缘。作为法王的弟子,我们有非常好的因缘,如果临终前不生大的邪见,不造特别严重的恶业,则大多数人都可以往生净土。当然,要想真正往生净土,自己首先要有往生的意乐,这个前提非常重要。

到极乐世界不是为了自己享受,而是要度化众生。如《普贤行愿品》云:“彼佛众会咸清净,我时于胜莲华生,亲睹如来无量光,现前授我菩提记。蒙彼如来授记已,化身无数百俱胝,智力广大遍十方,普利一切众生界。”讲得很清楚,往生极乐世界后,面见阿弥陀佛,得到成佛的授记,然后分身无数,普利天下一切众生。

不仅一般的凡夫修行人,往昔的龙树菩萨、萨迦法王根嘎酿波[4] 等许多印藏大德如今都在极乐世界,所以我们应该追随这些大德,也要发愿往生极乐世界。

贤劫一大劫,极乐刹一日,

无数劫无死,愿恒住彼刹。

贤劫这样的一大劫相当于极乐世界的一日,极乐世界的众生在无数劫里连死亡的名字都听不到,更不用说有真正的死亡,愿我们在寿量无边的极乐世界恒时具足妙身而安住。

《往生论》中说:“此娑婆世界释迦牟尼佛刹一劫,于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刹为一日一夜。”在《无量寿经》中,阿弥陀佛的第十五愿说:“设我得佛,国中人天寿命无能限量,除其本愿修短自在(即除了以愿力示现死亡)。若不尔者,不取正觉。”可见极乐世界的寿命有多么长。

相比之下,娑婆世界的人寿确实太短了。我经常想,现在是21世纪,到22世纪在座各位肯定都会离开世间,就像去年的小虫到了今年一个不剩一样。虽然人的寿命如是短暂,可是大多数人根本认识不到,还觉得自己好像能活一千岁一样,每天为各种琐事而奔波忙碌,众生实在是可怜!

弥勒至胜解,贤劫诸佛陀,

降临此刹时,以神变诣此,

供佛闻正法,尔后愿无碍,

返回极乐刹。

未来从怙主弥勒佛到胜解佛之间的诸殊胜导师贤劫千佛来到娑婆世界时,愿我们以神通回到娑婆世界供养他们,在他们面前听闻正法后,再无碍地返回极乐世界。

《药师经》等佛经中说,释迦牟尼佛转法轮时,十方刹土的佛菩萨都来听法,闻法后再回到自己的刹土。所以往生极乐世界后,我们也应该到诸佛面前闻法。

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精进积累资粮、发清净愿,这样临终时才能顺利往生净土。如果现在不努力,指望死后某位上师超度自己,可是那位上师也要依靠祈祷阿弥陀佛才能将死者超度到净土,除此以外也没有办法。所以指望他人是很困难的,现在大家不应懈怠而住。

有些人是这样的,平时不好好修法,一直缠着上师:“我现在好好供养您,临终时您一定要好好加持我,我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您身上了。”其实这是很困难的。莲花生大士说:“神识未离肉身勤修法,灵牌之上灌顶时已迟,意识漂泊中阴如愚狗,彼时引导善趣有困难。”因此,要趁神识没有离开身体时好好修行,如果自己已经死了,即使上师在你灵牌上灌顶或者道友为你助念,但那时你的神识就像愚狗一样漂泊在中阴界,感受各种难忍的痛苦,要被引导到善趣是很困难的。所以关键是人活着时精进修行。

一般而言,虽然佛教中有“发愿能否实现需要观待贤劫恶劫”的说法,但实际上主要观待自己积累资粮的状况,也就是说,具福德者很容易现前一切所愿。如颂云:“具有福德者,成办诸所愿。”《十住毗婆沙论》亦云:“多集福德故,舍命时无畏。”所以为了实现往生净土的心愿,现在大家要多积累资粮。

从根本上说,往生极乐世界依靠自己的信愿力和阿弥陀佛已经现前的宿愿力,只要具足这两个因缘,就很容易往生。现在佛教界众说纷纭,有些人说往生净土靠他力,有些人说靠自力。其实自他两种力都需要,一方面需要阿弥陀佛的宿愿力,另一方面也需要自己的信愿力,这两种力和合就很容易往生。尤其是自己要愿意往生,这就像上学一样,学生自己要愿意上学,如果自己不肯上学,那谁也不可能强迫他,即使把他拽到校门也不会进去。所以自己要有往生净土的意乐。如何产生往生的意乐呢?要对娑婆世界产生厌离心,对极乐世界产生欣乐心,应该深刻地认识到:在娑婆世界,不论转生到哪里都没有真正的快乐;而极乐世界则快乐无比,能圆满一切所愿。

我觉得大家对往生净土要有一定的自信心。造了微乎其微的有漏善根后,作颠倒回向尚且能成熟恶愿,更何况精进积累资粮后,以阿弥陀佛的宿愿力和自己的信愿力摄持而回向往生净土呢?这样的善愿肯定能实现,对此我们无需怀疑。

愿力不可思议,以前有一个叫能空的年轻人被许多士兵杀害了,临死时他发了报仇的恶愿。以生前供养舍利子尊者斋食的善业,这个恶愿很快成熟了,他转生为牧区的一个黑夜叉,伤害了很多众生。

《印度佛教史》中记载,以前摩揭陀国有两个婆罗门,他们性情凶暴并且不守婆罗门教规。有一次,这两个人因偷窃而被国王处罚。他们很生气,便供养阿罗汉斋饭并发恶愿:以此善根愿我们转为夜叉,将来毁坏国王和摩揭陀国人。后来他们因瘟疫而死,死后果然投生为夜叉。他们在摩揭陀国散布瘟疫,导致很多人畜死亡。当地的星相师观察后,知道是两个夜叉在作怪,便让摩揭陀国人请商那和修尊者调伏了他们。

《百业经》中也有一则发恶愿而变成夜叉的公案。以前胜光王的一个大臣因犯罪而被投入监狱,他在临死前发愿:愿我来世成为夜叉,报复舍卫国的人。他死后真的变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夜叉,最后佛陀以神变调伏了它。其实这个夜叉前世也曾是祸害众生的恶龙,当时也是因地的佛陀调伏了它。

此外,莲花生大士、静命堪布和赤松德赞国王前世建造夏绒卡绣佛塔时,有一头运土的公黄牛发了恶愿,后来它投生为朗达玛国王。当时三位尊者各自发了弘扬佛法的大愿,由于忘记了替那头牛回向,于是它以嗔心发下恶愿:将来你们弘扬佛法时,我一定要毁坏佛法。后来它转生为朗达玛国王,除了个别密宗法脉以外,藏地的佛法基本上都被他摧毁了,藏传佛教前弘期也因此而结束。

印度有一位叫德巴的施主,他的哥哥是一位阿罗汉,名叫近部。近部在家时曾与弟弟的妻子作过邪淫,弟弟一直怀恨在心,加之其他女人从中挑拨,于是他给一个猎人五百两黄金,请猎人杀死近部。猎人看到近部身心寂静,知道是具功德者,所以不敢杀害他,反而放箭射死了德巴。德巴临死时想:这一定是近部干的,愿我将来能杀死他。因为发了恶愿,他死后转生为近部房门下的一条毒蛇,近部开门时把它夹死了。它又在门框上转为毒蛇,不久又丧命了。之后又在凳子下转生为毒蛇,结果又被凳腿压死了。最后它在天棚上转生为毒蛇,落到正在坐禅的近部身上,他的身体当即裂成百瓣而圆寂。[5]

即便是圣者阿罗汉,也因他人的恶愿而被害,可见发恶愿的后果多么可怕。因此,今后我们自己不要发恶愿,也要劝别人不发恶愿。总之,每个人都应该尽量发善愿,否则,如果在发恶愿中死去,对自他都不会有任何利益。

 

 

[1] 总共有十二种百功德。《入中论》云:“菩萨时能见百佛,得佛加持亦能知,此时住寿经百劫,亦能证入前后际。智能入起百三昧,能动能照百世界,神通教化百有情,复能往游百佛土。能正思择百法门,佛子自身现百身,一一身有百菩萨,庄严围绕为眷属。”《华严经》中也有相同说法。

[2] 明代文学家,与兄袁宗道、弟袁中道并有才名,被称为“公安三袁”。袁宏道最初学禅宗,不久他发现自己徒尚空谈,不切实际,于是回向净土,每天清晨礼佛诵经,兼持禁戒,一心念佛,最终往生极乐世界。袁宏道曾博采经教著《西方合论》,其中宣说了许多净土方面的道理。

[3] 莲池大师撰,汇集了两百多例往生的公案,有高僧大德、平凡人甚至旁生的往生事迹。此书附录中普劝人们修净土,并举了念佛的十种功德。

[4] 萨迦初祖,十二岁面见文殊菩萨,文殊菩萨赐予他《离四贪教言》:“贪今非教徒,贪世非出离,贪自非菩萨,耽著非正见。”六十七岁示现圆寂,众人亲眼看见他的身体化为四份,在勇士空行迎接下前往四个净土:一个前往极乐世界,一个前往布达拉刹土,一个前往金色刹土,一个前往邬金刹土。法体荼毗后,骨灰被撒入湖中,湖面出现胜乐金刚坛城,所有在场的人都生起了殊胜觉受。

[5] 《贤愚经》中有一则类似的公案:罗阅只国有两兄弟,哥哥和一个女孩订了婚,后来他外出经商,多年未归。女孩长大后嫁给了弟弟,并且怀了孩子。哥哥回来后,弟弟很不好意思,就逃离家乡,在佛陀座下出家并获得阿罗汉果位。兄弟俩的身份和此处相反,其他情节基本上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