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104节课

第一百零四课

 

在如今的末法浊世,众生积累了许多佛制罪和自性罪,从很多人的行为来看,死后必定会堕入恶趣。往昔佛陀曾取了少量尘土放在指甲上说:“从恶趣转生到善趣的众生像指甲上的土,从善趣堕入恶趣的众生则如大地之土。”[1] 《乐邦文类》[2] 中也说:“得人身者如爪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

在这种情况下,唯有佛法才能让众生离苦得乐。尤其净土法门是显宗的捷道,当今的人们只要勤奋修持,没有不能成就的。只要我们有信心,愿意求生净土,尽力积累善因,就一定能够往生净土。不要说修此法的人,甚至与之结缘的人也可以往生。

《印光大师文钞》中提到,民国时期,江苏无锡有一个人会做素菜,当地凡有打佛七都请他去做菜,所以他天天听到念佛声。后来他儿子要死了,对他说:“我要死了,可是不能到好处去,你把你的佛给我,我就能到好处去了。”他说:“我不念佛,哪有佛给你?”儿子说:“你佛多得很,你只要说一声,我就可以去了。”他说:“那随你要多少,就拿多少。”刚说完儿子就安详而逝。事后他很奇怪:我从来不念佛,为什么有佛呢?有明白人对他说:“你给大众做菜,天天听念佛的声音,所以也有大功德。”

后来的净宗大德对此分析说,不仅念佛人有大功德,甚至耳濡目染之人也有功德,可见念佛有多么殊胜。

《佛祖统纪》中说,有一只八哥经常听人念佛,于是它也学会了念佛,后来它就经常念佛。八哥死后,主人把它埋在地下,不久它口中生出一朵莲花。《虚云老和尚年谱》中说,某寺院有一只放生的公鸡,这只鸡凶恶好斗,经常伤害群鸡。后来虚老为它说戒,并教它念佛。从那以后这只鸡就变得调柔了,再也不害其它众生,而且经常念佛,最后它站立着迁化了。

得到阿弥陀佛的加持后,连旁生都能往生净土,更何况有信心、经常听闻佛法的人呢?因此大家对净土法门要有信心。

尤其对如今的人来说,乔美仁波切造了这部《极乐愿文》,华智仁波切依此开创了举办极乐法会的传统,现在学院就是根据这个传统每年举办极乐法会,这为我们提供了切合时宜的法缘。通过这种因缘可以让不计其数的众生往生极乐世界。我经常想,学院每次开极乐法会都有成千上万人参加,这么多人一心一意修持八天八夜,大家共同发心、念诵、观修,这个善举确实大得无法形容。

再过两三天学院就要开极乐法会了,刚好是这次净土法传讲圆满,时间不谋而合,这也并不是我们特意安排的,非要把最后一堂课赶在法会前讲完,因此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殊胜的缘起。法王如意宝对净土法门如是重视,这次我们共同发心圆满了此论的学习,紧接着马上就要开极乐法会,所以希望每个人念完法会规定的咒语,同时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其他通过光盘、网络学习的佛友,甚至将来看到这本《藏传净土法》的有缘人士,也应该发愿念诵阿弥陀佛名号或者心咒。我祈愿诸佛菩萨加持大家获得共修的功德。

大慈大悲的传承上师们再三承诺:凡是在此极乐法会中精进修行净土法门的人,如果没有往生极乐世界,则圆满正等觉佛陀和我等都已经欺骗了你们。这是华智仁波切、麦彭仁波切等传承上师对有缘众生亲口承诺的。当年,佛陀也给有缘众生做过这样的承诺。佛陀和传承上师的金刚语不会欺骗任何众生,我们应该对这些教言生起诚信,通过这次法会努力成办自他二利。

相应不同众生的根机,佛陀所说的法也是不同的。《深密解脱经》云:“诸佛如来,随诸众生,种种信心,说种种法。”因此,随着众生的种种意乐和信心,佛陀开启了种种法门,尤其是开启了能度化无量众生的净土法门。我们对此法应深信不疑,千万不能因为自己的愚痴而以狭隘的分别念妄加衡量。

《父子合集经》中说:“大海深可量,虚空可知际,须弥尚可称,佛功德无极。”《法华经》中也说:“舍利弗当知,诸佛语无异,于佛所说法,当生大信力。”佛陀永远不会欺惑我们,凡是佛陀所说的金刚语,我们一定要生起大信心。对于世间的小事,佛陀都不会说妄语,对于众生的生死大事,佛陀就更不会说妄语了。同样,传承上师也不会欺骗我们。如果佛陀和传承上师没有能力宣说解脱的真理,却故意欺骗这么多众生,那他们就成大骗子了,但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即使火不具足热性、水不具足湿性,佛陀和传承上师也不会说妄语,所以我们一定要有坚定的信心。

生于末法浊世,如果有不堕入恶趣而往生清净刹土的捷径,自己却不肯精进修持,那这个人真是没有心了。遇到这么好的净土法门还不愿意修,这样的人表面上看是人,实际上绝对不是人,跟石头和木头没什么差别。在家人吵架时经常说“你的心被狗吃了”,这种人也可以这样形容。我们也应该想:遇到这么好的法,如果自己还不去修,那我就不算人了。

本来,能够听闻修持珍宝般的经藏之义,必定是往昔的宿缘以及积累福报的结果,所以各位理应生起无比的欢喜心。毕竟在罪业深重的人当中自己算是有福报的人了,在不幸当中也算是万幸了。今生我们听到了佛号和大乘的教言,应该说是前世积累资粮的果报,否则根本遇不到这些妙法。有些人说:我因为偶然的机会逛寺院,看见一本《阿弥陀经》,结果走进了佛门。在《智海浪花》中,很多知识分子也说,因为某个偶然的因缘遇到了佛法。其实并非如此,表面上看是一个偶然的因缘,实际上肯定有前世的因缘,否则今生不可能遇到佛法。

在世间,如果一个人前世没有造善业,即生中能不能得到如意宝啊?不可能的。如果一个人得到宝贝,我们都会说:这个人还是有福报的,你看在这么多人当中,只有他一个人得到宝贝。佛法也是如此,在这么多人当中,遇到善知识和大乘佛法者就像指甲上的微尘或者白天的星星一样少之又少,这些人前世肯定积累过资粮。

这个道理在佛经中讲得很清楚。藏文《阿弥陀经》中说:“若不积福德,不会闻此法,何人具福德,则彼闻此经。”《佛说大阿弥陀经》中说:“若不往昔修福慧,于此正法不能闻,已曾钦奉诸如来,故有因缘闻此义。”《佛说称扬诸佛功德经》中也说:“福德智慧薄少者,终不堪任闻此法。”

如果有幸听闻净土法门,即便是特别愚笨、什么都不懂的人,也能往生极乐世界。鸡足山祝圣寺有一个石碑,上面记录着一件真实的事:光绪三十三年,虚云老和尚在祝圣寺,有一个愚笨的人为了谋生到祝圣寺做工,在寺院住了一段时间后,他跟虚老学会了念佛,虽然他很笨,但念佛却非常专心,其他任何事情都不管。不久他家的八个人都来到寺院,本来寺院不允许女众住,但虚老特殊开许,让他们在寺院后山搭茅棚住。后来他带全家人一起出家,他出家后法名为具行。具行曾说:“我半路出家,一字不识,只知道一句阿弥陀佛。”所以他每天一边给僧众做事,一边精进念佛。因为他念佛特别专注,任何事情都不管,甚至别人说话也听不到,后来大家都称他“聋子和尚”。民国九年,具行往生净土,当时出现了很多瑞相。

大家应该明白:第一、不管什么样的人,如果即生中遇到净土法门,说明前世肯定和此法有缘;第二、任何人只要一心修持净土法门,来世肯定能往生极乐世界。因此道友们要生起欢喜心,之后精进修持此法,该念的、该修的都要努力去做。

在修行的过程中,关键是要对佛陀和传承上师的金刚语有信心。凡夫人就像幼儿园的孩子一样,有些小孩自认为很聪明,可是在大人看来智慧一点都不成熟,只有老老实实听大人的话才会有光明的前途。同样,凡夫人也应该诚信佛陀和上师的教言,并依照教言如理如法地修持,这才会有解脱的希望。

 

以上根据《极乐愿文大疏》对《极乐愿文》作了讲解。今后如果想传讲此愿文,自己首先要下一番功夫。在为在家人传讲时,如果不愿意从字面上逐句讲解,可以把往生四因作为科判作概括性的传讲,尤其要详细传讲业因果法。为了让听者生起诚信、获得佛菩萨的加持,可适当穿插一些公案。学习公案很有必要,以前我们编过一本《儿童佛教课》,里面有许多佛教的公案,学起来效果非常好。

本来《极乐愿文》浅显易懂,对于稍有智慧的人来说,不用解释颂词也能轻易通达,但为了某些实在无法理解的人能够随词句忆念意义,所以喇拉曲智仁波切造了这部大疏,对愿文作了字面上的解释,又添加了一些公案和教证以作引导。由于藏地很多在家人文化水平比较低,所以他造大疏时没有着重于措辞优美,而是着眼于让人容易理解。从总体上看,这部大疏文字浅显易懂,并且有许多精彩的公案,特别适合现在的一般在家信众。

大疏中某些公案与佛经在词句上略有不同,这是因为作者是归纳而写的,所以稍有出入也很正常。这次我在传讲大疏的过程中,将每个公案对照了大藏经,没有发现大的出入。

喇拉曲智仁波切说,他在大疏中引用了很多教证,其中大多是根据记忆写下的,在意义上并无相违之处,如果个别教证的来源有出入,希望各位不要责怪,予以修正即可。这一点我很佩服他,整本书用了那么多教证,全部是凭记忆写下来的,不是这里翻一本书、那里抄一个教证拼凑出来的。现在人造论要翻很多资料,而以前的大德不需要这样,因为他们一辈子在佛法中熏染,所以能背诵很多公案和教证,在传法和造论的过程中随时可以引用。我们现在半天背不会一个教证,即使好不容易背会了,第二天也忘得一干二净。所以古代的这些高僧大德确实很令人佩服。既然大疏中引用的教证全是凭记忆写的,所以在来源方面肯定会有所出入——某教证本来是《法华经》里的,却说成是《华严经》里的,这种情况是有的。但这不是大问题,大家也不必苛求。很多大成就者造论都有这种情况,无垢光尊者的《大圆满心性休息》、《如意宝藏论》等论典中,教证来源也经常有出入的情况。

这部大疏还有一个不共的特点:它是遵照无等华智仁波切师徒的口传造的,具有口耳传承的殊胜加持。每个得到此法的人都会获得加持,因此大家应该对此论有信心。

 

下面介绍结文。藏地很多大德造论时,刚开始要写好多顶礼文,尤其喜欢诗学的人往往会写一大串偈颂,全是赞颂这个上师、那个佛菩萨,有时候看了半天还找不到正文,到了结尾又要唱很多金刚道歌。此处的结文也算是一首有关《极乐愿文》的金刚道歌。

如是能仁教法之乐园,装饰贤妙愿文之莲花,

以吾慧日令其已绽放,如我凡夫欢喜取此饰。

在能仁释迦牟尼佛教法的美丽花园中,装饰着《极乐愿文》这朵贤妙的莲花,依靠我的智慧日光令这朵莲花已经绽放了,但愿如我这般的凡夫人以欢喜心取受它,并用它装饰佛教的殿堂、供养佛陀。

这是在说,喇拉曲智仁波切通过他的智慧解释了《极乐愿文》,后来的人们应该享用这些道理。

惊涛骇浪轮回之大海,为业烦恼狂风所吹动,

众生航船入老鲸鱼口,了知此情当依不放逸。

在充满惊涛骇浪的恐怖轮回大海中,众生的小船为业力和烦恼的狂风所吹,一天天趣入衰老死亡的鲸鱼口中,了知这种情况后为什么自己还要放逸度日呢?理应精进修持解脱之法。

进入鲸鱼口中是比喻。前面我讲过,摩羯鱼张开大口时,船上的人看到上面是两个太阳,下面是一座白山,山中有一个黑色的大洞,非常可怕。众生一天天走向衰老和死亡,就像船只一天天进入摩羯鱼口中一样。如果我们现在不努力,等到衰老或者死亡时才发现什么善法都没有修持,那就太可惜了!身处轮回大海之中,我们唯一的想法就是解脱,因此各位一定要精进修持。

以如皎洁皓月之光辉,极乐世界赞文之甘露,

为苦热恼所迫难忍者,欲求喜乐清凉生定解。

就像皎洁的皓月散发出清凉的光辉一样,这部极乐世界赞文也充满清凉的甘露,无始以来为痛苦和热恼所逼而难以忍受的众生,如果你们想从轮回中解脱、获得解脱的喜乐清凉,就一定要对此净土法门生起定解。

寿命飘摇不定如闪电,濒临隐没中有黑暗中,

仍不知晓妄想常久住,懈怠者为死主绳所缚。

众生的寿命像风中的残烛一样飘摇不定,又像闪电一样稍纵即逝,很快就会隐没于中阴的黑暗之中,可是愚痴的众生不知此理,还觉得会在世间住千年万年,这些懈怠者显然被死主的绳索捆缚,没有丝毫自在了。

我特别喜欢这个偈颂,二十年前天天都背这个偈颂,我觉得它对生命无常讲得特别好。暗夜中的闪电一闪就消失了,我们的生命也如是短暂,很多人马上就要进入中阴了,可是一点无常感都没有,还在准备买房、买车,考虑永久的生计。有时候看起来,世间人的常执特别可怕,本来在死主阎罗的口中暂时生存,还觉得自由自在、很快乐,实在是太愚痴了!

身着四因日月光白衣,见无死刹欢喜露皓齿,

大悲之主疾步来迎时,黑色死主老翁极羞涩。

怎样才能从死主的口中解脱出来呢?如果生前认真修持净土法门,身着往生四因的日月光白衣,临终见到极乐世界时就会露出开心的皓齿,当大悲主尊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疾步迎接自己时,黑色的死主阎罗老翁看到无法害你,只有羞愧难当地离开。

这个偈颂意思是说,如果想从轮回中解脱,就一定要修持往生四因,这样临终时西方三圣就会迎接自己,从而远离中阴的一切恐怖。

罪苦愚痴睡眠至今日,愚为梦中美女屡引诱,

能王乐器妙音唤醒彼,此时喜看解脱之舞蹈。

从无始到现在,众生在罪业、痛苦、愚痴的睡眠中沉迷不醒,这些愚昧者屡屡为世间法的美女引诱,如今我依靠佛法的美妙乐声将有缘众生从轮回的迷梦中唤醒,此时他们应该欢喜地观看解脱的舞蹈。

一个人正在呼呼大睡时,如果旁边有人放音乐把他惊醒,看到外面精彩的歌舞表演,他一定会很欢喜;同样,众生沉迷于轮回的迷梦,一直被梦中的世间法美女引诱,如果依靠如来和上师的教言将他们唤醒,这时他们也能看到解脱的美景。

信心不退不求轮回法,善恶业果视为生命想,

于佛教言生起真定解,如是之人迈近清净刹。

什么人有希望往生极乐世界呢?对三宝的信心不退,对轮回法毫不希求,将取舍善恶因果视为生命,对佛陀的教言生起真实定解,如果一个人具足这些条件,即便他身处轮回,但已经迈上了解脱之路,肯定有希望往生极乐世界。大家应该反思:自己具不具足这些条件?

生于末劫远离圣怙主,陷入恶友怨敌诡计中,

业惑魔女媚眼睨视等,此等之时以持佛号救。

生在末法时代的众生远离怙主佛陀,身陷恶友和怨敌的诡计中,罪业和烦恼的魔女一直用媚姿媚态勾引他们,这时唯以受持佛号才能得到救护。

也就是说,在这个远离怙主佛陀的时代,我们经常值遇各种恶友,为业惑的魔女缠身,此时如果一心一意念佛、祈祷西方三圣,就可以从这些违缘中解脱。因此,当遇到违缘时,至诚祈祷阿弥陀佛就是智者的选择。

佛教将为散乱琐事毁,为不知法理恶业担累,

此时若能弘扬此法者,如同世尊再现于世间。

真正的佛教是讲闻教法和修行证法[3] ,可是如今佛教即将为散乱琐事毁坏了,既没有讲闻教法的人,也没有实修证法的人,许多人一直忙于看似佛教、实非佛教的琐事。因为不知道佛法的正理,人们被恶业的负担所累。此时如果有人能弘扬净土法门,让众生道理上了解、行为上修持净土法门,这种人和世尊再来没什么区别。

当年佛陀就是通过转法轮解开众生的迷网,让他们了知取舍之道的。《缘起赞》云:“您之一切事业中,语之事业最殊胜。”在佛陀的事业中,语的事业是最重要的,佛陀并不是以身和意度化众生,而是通过说法让人们了解正理从而获得解脱。因此佛教的教育非常重要,世间也有“百年大计,教育为本”的说法。从这个角度而言,如果有人能无偏地弘扬净土法门,这种人完全可以称为佛陀再来。

纵然广闻却忘思维义,虽讲数多却乏修功德,

未经详察如我疯行者,所造之论无有美滋味。

虽然本人广闻博学,却忘失了思维的智慧,虽然数数讲经说法,却缺乏修行的功德,此次我未经详细观察,就自不量力以胡言乱语造了这部论,像我这样的疯狂者造的论典没有美味,不值得各位喜爱。

一般智者一会儿说自己好,一会儿说自己不好。喇拉曲智仁波切也是如此,前面说依靠自己的智慧日轮开启了《极乐愿文》这朵莲花,人们应该以欢喜心取受它,现在又说自己造的论不好。

然以佛经口传百味精,拌入清净意乐食品中,

献给贫愚老母诸有情,略表还清债务报恩德。

然而,在我清净意乐的食品中,拌入了佛经教证和前辈大德口传窍诀的百味精华,我将其奉献给思想贫乏、愚昧无知的老母有情,以此略表偿还欠他们的债务,并报答他们的恩德。

所以,造这部大疏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它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可以帮助一些“扶贫对象”——各位老母有情,还清欠他们的恩德之债。这是转弯抹角地说,这部论典对很多众生还是非常有利的。

松解词藻诗学腰带故,定遭诸歌舞者讥窃笑,

若有凡夫意根迷乱法,具慧长老大德前忏悔。

由于本人在造此论时,解下了词藻和诗学的腰带[4] ,所以肯定会遭到许多耽著词句的歌舞者(指学者)暗中讥笑,此外,如果此论中有以凡夫迷乱意根所导致的文义不妥,这些过失在诸位具慧长老大德面前发露忏悔。

有些人文笔特别好,写的东西读起来特别美,听起来像唱歌一样好听,但真正去寻找意义时,则一点实际内容都没有,这种华而不实的作品没有价值。我们需要的是解脱,如果一部论典不能引导众生解脱,那它的词汇再美也没有意义。

其实喇拉曲智仁波切很精通诗学,我看过他作品中的赞颂部分,感觉尊者文笔非常优美。但他也像华智仁波切一样谦虚地说:我不精通诗学,没有运用各种修饰,可能会令一些智者不满,因此在这里进行忏悔。这就是高僧大德的谦虚风范。

未杂愚者分别欺诈行,未贪自享寂乐味一边,

智慧方便印持此善根,回向成就弘法利生业。

本人既没有夹杂愚者的分别念和欺诈行为,也没有像声闻缘觉那样贪执自我寂灭的一边,而是一心一意为众生的利益造了这部论典,愿以智慧和方便印持造论的善根,回向成就弘扬佛法、利益众生的伟大事业。

作者并没有将善根回向健康快乐。因为这辈子健康快乐,下辈子不一定健康快乐,所以回向这些并不是很重要,回向弘法利生的事业才重要。在《普贤行愿品》中,一切大愿最终归结为弘法利生。因此,今天在座的各位以及将来看到此法本的人都要如是发愿,自己的目的必须是弘法利生,这才最有意义。

我们在这么长时间里讲闻了此论,这份功德也要如是回向:愿以此成办弘扬佛法和利益众生的广大事业!

诸众老母往生极乐刹,本人跟随文殊菩萨尊,

愿意步入三有虚幻城,祈愿于此不生畏惧心。

愿一切老母有情生前精进修持净土法门,临终往生极乐世界,面见怙主阿弥陀佛,享受无量的安乐;愿本人生生世世跟随本尊文殊菩萨,步入三界轮回的幻化城市,度化无量无边的众生,祈愿在此过程中不产生任何畏惧心、厌烦心。

有些人在度化众生时,稍微遇到一点违缘就产生厌离心:“我不行了,我不度化众生了。”有些人遇到一点痛苦,就产生畏惧心。对大乘佛教徒来讲,这些心态是最大的违缘。我在做事情的过程中有时候感觉特别累,有时候别人有不好的说法,那时自己唯一的想法就是:这不是我个人的事情,这是佛法和众生的事情。只要这样一想,什么事情都能想得通了,所以人的精神力量还是很大的。我没有别的窍诀,这就是我多年的切身体会。在座的很多发心人可以试用一下,在遇到别人的攻击或者身心感觉痛苦时,如果能想一想:我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众生,苦一点也无所谓。这样一想,可能一切苦恼会马上消失。

法王如意宝在发愿文中,也经常说愿跟随文殊菩萨步入三界轮回,度化无量无边的众生。大家也应该这样发愿。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心不要怯弱,要有顽强的毅力。这一点非常重要。世间人经常说“加油”,其实加什么油啊,为世间法加油不重要,应该为弘扬佛法、利益众生的事业加油!

佛教夕阳已落于西山,愚众星宿黑暗中狂笑,

仅以悦耳佛号细妙音,愿除当今浊世诸傲慢。

在如今的末法时代,佛教的太阳已经接近落于西山,邪魔外道和愚昧众生的繁星在黑暗中发出狂笑,此时,愿以净土法门的悦耳妙音遣除浊世的一切傲慢、衰败与不吉祥。

在末法时代,邪知邪见异常猖獗,如果能大力弘扬净土法门,很多邪法会自然而然消失,因此我们要大力弘扬净土法门。

天众圣者弹奏妙乐器,人类手捧十善之鲜花,

增上所需受用喜乐缘,愿息疾疫饥馑刀兵劫。

这是愿世间增上吉祥:愿天众和圣者弹奏正法的美妙乐器,愿人类手捧行持十善的鲜花,愿增上所需的受用,财富越来越圆满,而且这些要成为增上快乐的助缘[5] ,愿息灭疾病、饥馑、刀兵等一切灾难。

佛子高僧大德之足下,富足施主以信敬承侍,

愿以讲辩著之三事业,兴盛佛教喜宴增吉祥。

愿在佛陀的代表——菩萨和高僧大德足下,具有能力的富足施主以信心和欢喜心恭敬承侍,愿以讲闻、辩论、造论三种事业兴盛佛教,愿众生享用闻思修的佛法喜宴,增上一切吉祥圆满。

寂天菩萨以前发愿:当真正的高僧大德弘扬正法时,愿有能力、有财力、有智慧的施主帮助他们。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一位大德身边有一批能力很强的人,他的弘法利生队伍就会越来越壮大,依靠这样的队伍可以开展广大的事业。否则,虽然有些大德有慈悲和智慧,也很难利益到众生。以前阿底峡尊者的上师来到藏地,因为没有人帮助、承侍他,结果他的慈悲和智慧展现不出来,最终没有很多人蒙受利益。

不管在任何地方,只要一个人对众生有利,我们就应该无偏地恭敬承侍他。这时不需要分别你我,没有什么可取舍的,禅宗的可以,净土宗的也可以,藏传佛教的可以,汉传佛教的也可以。总之,只要对众生有利益,任何一个人都值得人们信赖,他的事业和威望都应该越来越大。

跋文:

乔美仁波切此《极乐愿文》之注疏,结合举行极乐法会的方式而造,遵照大恩上师口传引导,以教证严饰,谁人阅读都会感到易懂。比丘罗桑曲杰扎巴或索南曲智于宗萨寺随意而撰写,以此善根回向众生,愿彼等往生极乐世界!

译跋:

公元2000年9月9日译于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2006年6月25日重新校订,吉祥圆满!

从2008年下半年到2010年10月,我为大家圆满传讲了此论,以后不知道有没有再次传讲的机会,你们也不好说有没有再次听闻的机会。这次一共讲了一百零四堂课,你们听受很不容易,我从头讲到尾也很不容易。美国和加拿大有些佛教徒经常说:某仁波切给我们讲了一个星期的法,好不容易啊!对西方人来讲,空出一个礼拜听法都不容易,很多人只有礼拜六和礼拜天才有时间听课,而且往往还是晚上听课。既然他们听一个礼拜的课都不容易,那我们讲闻一百零四堂课,形成文字有五本讲记,这就更不容易了。我这样说并不是骄傲,行持了这么大的善法,也应该有一种成就感。

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极乐愿文大疏》已经讲闻圆满了。不仅是这部法,只要大家共同努力,任何法都有圆满的一天。原来我在讲《般若摄颂》的时候,心里一直担心能不能传讲圆满,在讲《极乐愿文大疏》时,也经常有这种担心,现在这两部法已经圆满了。剩下的就是《大圆满前行》,如果这部法也圆满了,那应该就有一种解脱感了。

 

 

[1] 《大般涅槃经》云:尔时世尊取地少土置之爪上。告迦叶言。是土多耶。十方世界地土多乎。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爪上土者。不比十方所有土也。善男子。有人舍身还得人身。舍三恶身得受人身。诸根完具生于中国。具足正信能修习道。修习道已能得解脱。得解脱已能入涅槃如爪上土。舍人身已得三恶身。舍三恶身得三恶身。诸根不具生于边地。信邪倒见修习邪道。不得解脱常乐涅槃。如十方界所有地土。

[2] 南宋宗晓编。

[3] 《俱舍论》云:“佛之妙法有二种,教法证法之体性,持教法者唯讲经,持证法者唯修行。”

[4] 这是一种比喻的说法,如果人的腰带松了,肯定不太雅观,同样,如果一篇文章没有词藻和诗学的修饰,这个文章也不会美观。

[5] 即不仅物质文明不断发展,每个人有吃有穿,而且这要带来真正的快乐。不要财富越来越多,内心的幸福越来越少,这样的“发展”是没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