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74节课

第七十四课

 

今天讲忏悔严重身语意之恶业中的第五个内容——忏悔恶见罪,此处的恶见与邪见比较相近。

壬五、忏悔恶见罪:

闻善功德恶过患,地狱痛苦寿量等,

认为不实仅说法,此罪重于五无间,

发露忏悔无解罪。

听闻善法的功德、恶业的过患以及地狱的痛苦和寿量等因果方面的甚深道理后,有些人由于智慧浅薄,认为这些道理不真实,只不过是佛教的一种说法,这是一种大恶见,其罪过已经超过了五无间罪。如果有人产生过这样的恶见,应该尽早发露忏悔。

我们讲过很多善法方面的道理。比如,阿弥陀佛名号有无量的功德,仅仅听到阿弥陀佛的名号也不会堕入恶道,依靠阿弥陀佛的发愿力必定能往生到极乐世界。又比如,即便以少分的供品,像一朵花、一根香或者一点财物,以之供养三宝也能逐渐获得佛果。我们还讲过很多恶业方面的道理。比如,以恶心诽谤菩萨的罪业比杀害三界一切众生的罪业还要严重。对一位菩萨生起多少刹那的恶心,以后就将在多少大劫中在地狱感受痛苦。

听到这些功德和过患后,有些人可能想:会不会这样啊?有那么严重吗?很多凡夫人就是这样:听到功德不相信——没这么简单吧,如果真是这样,那成佛就不是很难了;听到过患也不相信——没那么严重吧,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活在人间真的没希望了。尤其是闻思基础比较差、前世诽谤过佛法或者善法习气薄弱的人容易产生此类邪见。

此外,经论中宣说了地狱的很多痛苦。如《亲友书》中说:“于此一日中感受,三百短矛猛刺苦,彼较地狱最微苦,难忍之分亦不及。”如果一天之中不断地用三百根短矛猛刺一个人的身体,这种痛苦是极其难忍的,但这连复活地狱(所有地狱中痛苦最轻的地狱)的一分痛苦也无法相比。经论中还说,地狱分很多层,复活地狱位于最上层,越下层地狱的痛苦越大,最底层的无间地狱痛苦最大,其他所有地狱痛苦的总和也无法与无间地狱的痛苦相比。

不仅如此,地狱有情的寿命也极其漫长。以复活地狱而言,人间五十年是四天王天的一天,四天王天的五百年是复活地狱的一天,复活地狱众生的寿命为五百年,相当于人间的一万六千二百亿年。在《俱舍论》、《大圆满心性休息》等论典中,都宣说了地狱的寿量。如《俱舍论》云:“复活地狱等六狱,日渐等于欲天寿。”意思是,复活地狱以下六个热地狱的一日,依次与四天王天等六欲天的寿量相等[1] 。《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对这六个地狱的寿量折合人间多少年有详细的计算。此外,极热地狱的寿量是半个中劫,无间地狱的寿量长达一个中劫。

如果有人听了上述善恶因果法门后,认为它们只不过是佛教的说法,实际上不可能是真实的,从而对因果产生邪见,这种邪见的后果非常可怕,其过患比造五无间罪还严重。经论中说,一个人造了五无间罪还有忏悔的机会,而一旦产生上述邪见,则会从根本上中断善业的相续,乃至没有对因果重新产生诚信之前,不仅相续中的善根无法恢复,而且即使忏悔也无法清净罪业,无量劫都不能从恶趣中获得解脱。因此,对于上述无有解脱机会的滔天大罪,应该在阿弥陀佛及其眷属面前诚心诚意发露忏悔。

前面我们讲了诽谤菩萨罪,虽然这种罪业非常严重,但它属于口造的业,自己比较容易发现。而今天所讲的恶见是心造的业,这种罪业不容易发现,有些善根微弱、智慧浅薄、没有正知正念的人很容易产生这种恶见。鉴于此,乔美仁波切再三强调了这个问题,各位道友要对此引起特别注意!

在很多高僧大德的教言中,都把恶见称为超越五无间罪的大罪业。恶见确实非常可怕,只要一个人的相续中有了恶见,一切善法都会中断,一切烦恼和罪业都会生起。比如一个出家人,本来穿着出家的法衣,各方面都非常如法,可是一旦他的相续中有了恶见,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行持善法,贪嗔痴等八万四千烦恼也会自然产生。

《法王经》中有一个教证:“若作邪见,即烦恼起;若无邪见,烦恼不生。”这个教言非常好,人如果有了邪见,各种烦恼都会产生。对于出家人来说,如果对上师三宝有了邪见,那他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相反,如果没有邪见,即使他已经还俗了,因为相续中的正见还在,也不容易产生烦恼和罪业。

以前我们学院有一个阿坝州的道友,当时他闻思修行还是很不错的,八七年的时候,由于某种因缘他还俗了。前一段时间他给我打电话,说想让他的两个孩子到我办的智悲学校读书。以前我和他关系非常好,我还给他讲过《中观庄严论释》,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没联系。我们在电话里聊了很久。通过交谈,我得知他虽然还俗了,但二十多年以来从来没杀过生。一般来说,在家人不杀生是很困难的,本来他能找到报酬比较高的杀生工作,但是他没有做那些工作,而是以打短工为生,每天干一些砌墙、挖地等粗活。我赞叹他:“你还可以啊!虽然身份和从前不一样了,但见解和修行一直没有变。”以前我听别人说,他还俗后每天念诵的功课和出家时一模一样,有些放逸的出家人看到他那么精进都不好意思。这位道友的身份虽然是在家人,但在取舍因果方面还是很不错,这就是正见的力量。

《诸经要集》中说:“邪见有二种:一者可转,二者不可转。诽谤因果,言无圣人,名不可转。非因见因,非果见果,是名可转。”又说:“邪见自有轻重,轻者可转,重不可转。”可见,对因果法诽谤或者不相信,这种邪见属于不可转的重邪见。现在社会上有不少人不相信佛教“那一套”,我想,这一方面和宿世的业有关,同时也和他们成长的环境和所受的教育有关。如果一个人连最基本的善恶因果之理都不相信,就更不堪能接受其他甚深的佛理了,所以,接受甚深的佛法也需要一定的条件,这就是佛教中所谓的法器。

在座的很多人从无始以来肯定造过恶见罪,尤其是初学佛的居士很容易产生恶见。按照《毗奈耶经》的观点,一个人如果有了恶见,相续中的戒律会从根本上失毁。恶见的过患如此严重,因此我们要精进忏悔,这一点相当重要。

《药师经》中说,法海雷音如来在因地曾经发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有众生生邪见家,于佛法僧不生净信,远离无上菩提之心。若闻我名至心称念,由是力故,无明邪慧日夜消灭,于三宝所深生正信,不复退转,乃至菩提。”所以我们可以持诵法海雷音如来的名号来忏悔。此外,平时在做顶礼、摇转经轮等善法时,自己也应该想到:我肯定造过恶见罪,愿以此善法的力量清净往昔的罪业。如果我们能经常忏悔,以前中断的善根也可以恢复,所谓的“无解罪”也有解脱的机会。

佛经中宣讲了邪见的很多过患。有的佛经说,邪见者永远不能从恶趣获得解脱。《大般涅槃经》中说:“若有邪见,命终之时,即应生于阿鼻地狱。”如果因邪见转生到无间地狱,这种人基本上没有解脱的机会了。《大解脱经》中也讲了很多对佛法生邪见的过患。想到这些可怕的果报,大家要经常观察自心,看自己有没有产生邪见。如果没有注意这个问题,一旦入于邪见的网罟,就很难摆脱痛苦的命运了。

什么人容易产生邪见呢?如果是从外道或者边地的野蛮众生转生来的人,那无论怎样宣说善恶因果之理,他们都不会舍弃邪见、产生信心。很多道友对此深有感触,虽然自己想尽一切办法转变家人的邪见,可是他们就像着魔了一样不肯舍弃邪见,也许他们就是从外道或者边地众生转过来的。当然,对这些实在不信佛法的人,我们也没有办法。佛陀在世时,印度也有相当多的外道不信佛教,所以佛教徒不必奢望所有的人都皈入佛教。虽然我们很想让所有的人学习大乘的大悲空性法门,这对人们的今生来世和整个社会都有不可估量的利益,但这种想法是很难实现的。现在全世界有六十多亿人,大家也清楚其中有多少人是信仰佛教的。

不要说不信佛的世间人,甚至有些佛教徒对佛法也心存邪见,他们自己也很苦恼:为什么听到佛法会无端产生不满?包括有些出家人也是如此,其他方面还算不错,但就是对因果生不起信心。这也许和宿世的因缘有关。

此外,善于口头传法、表面听法的法油子以及行为偏于见解的人也容易产生轻视因果的邪见。有些人嘴巴上讲起来特别漂亮,可是从来没有实地修行过。有些人表面上住在听法的行列中,可是心一直外散,从来没有认真听闻过。还有些人的行为偏于见解,他们自以为见解高深莫测,所以行为完全跟着见解走。诸如此类的人经常会轻视因果,对取舍善恶毫不在乎。

有些对佛法似懂非懂的人也容易轻毁因果。今天我看到一本可笑的书,有一个人自称在公元2009年成佛了,名号为某某如来正等觉,心咒是什么什么。书中有他的照片:装模作样地坐在莲花座上,像阿弥陀佛那样手持钵盂……书后还附了一份认证书,有一所小寺院认证他是成就者。这有点荒唐——如果是佛,那根本不需要别人来认证,可是这位末法时代的“佛”却需要别人认证。这个人对佛的断证功德一无所知,也许在他看来,佛就像世间的领导一样。可能他确实认为自己成佛了,因为他也不知道佛是什么。也正是因为什么都不懂,所以他觉得在世人面前随便打广告是很快乐的事情。

有些人说:“别解脱戒是声闻的行为,出家有什么用啊?受戒有什么用啊?”有些人说:“我们金刚乘的做法不必受别解脱戒的约束。”还有些人本来没有将烦恼转为菩提的境界,嘴上却说大话:“烦恼就是道智,能束缚的东西不成立,一切都是空性的,若证悟了见解则没有因果相。我在入定中得知行善无有利益、作恶无有害处。”诸如此类的狂妄说法都属于邪见。

现在世界上持邪见的人特别多,人一旦产生了邪见,一切正见、戒律都会从根本上失坏。《大智度论》云:“是人邪见网,烦恼破正智,离诸清净戒,唐苦堕异道。”异道即恶趣,如果一个人入于邪见之网,以邪见会破坏相续中的正见,此人会远离清净的戒律,最终将堕入恶趣感受痛苦。《中观四百论》里也讲了邪见的种种危害。世间最可怕的就是邪见,一个人即便修行没有成就也不要紧,最关键的是不能产生邪见,否则会生生世世贻害无穷。

当然,如果证悟了究竟的见解,那的确是没有什么可取舍的,万法都是空性的,一切都是无利无害的,禅宗和大圆满中都是这样讲的。可是,佛经中从来没说过见行脱离可以获得解脱。因此,如果一个人没有证悟空性的见解,甚至连基本的无常观念都没有,行为上却肆意妄为——善法方面一点都不做、恶业方面什么都敢做,这种见行脱离之辈不可能有解脱的机会。

现在有些人说:“造恶业没有关系,一切都是空性的。”实际上,他们不要说证悟空性,从字面上都解释不了《中观根本慧论》的意义。以后如果遇到这种爱说大话的人,大家应该问他们:“为什么万法是空性的?你吃饭空吗?走路空吗?”大乘的见解和修行极其深奥,何人生起这样的境界都非常稀有,也是非常值得随喜的,但如果没有下一番工夫,只是念了几个偈子或者读了几遍《心经》,就想空掉一切,这恐怕有一定困难。大家在这方面一定要小心谨慎。

《妙臂续》中说:“佛陀我说别解脱,一切清净戒律中,在家咒士除相轨,其余皆当实行持。”根据这个教证,密乘行人也要按照佛说的小乘戒律来行持,小乘遮止贪嗔痴等烦恼,密宗也不允许产生自相的烦恼。对于密宗的瑜伽士来说,除了外相、仪轨与小乘有所不同外,其余都要按小乘的戒律来行持。在外相方面,密宗的瑜伽士不需要像出家人那样身披红色的袈裟,也不需要剃除须发。藏地有在家咒士的传承,他们一般都蓄发,身穿白色的法衣。在仪轨方面,小乘要求每半月诵戒、作羯磨,密宗的瑜伽士不需要做这些。除了这两点以外,密宗行人都要行持。在《三戒论》中也有这样的教言。

现在有些所谓的密宗瑜伽士确实太过分了,他们经常宣称:“修密宗的人什么都可以做,可以喝酒、吃肉,杀盗淫妄也是开许的。”其实,续部中根本没有这样的开许,凡是自相的烦恼和恶业,密宗一律遮止。为什么现在有些人认为密宗是婆罗门教、性力派?原因也和有些密宗修行人的行为有关,本来密宗确实有一些超越的行为,可是有些人没有证悟密宗的见解,行为上则肆意妄为,结果导致他人对密宗诽谤。

如果真正证悟了密宗的见解,并且有度化众生的特殊必要,密宗也开许某些人行持双运、降伏。比如,莲花生大师曾授记某些大德开取伏藏,所以他们需要行持一些密宗的行为。但这种人是极为罕见的,千万人中只有一两个。除此之外,所有的密宗修行人都必须按照佛说的别解脱戒去做。如果舍弃别解脱戒,就会失毁密宗的誓言,如果失毁密宗的誓言,这个人的修行肯定会出现违缘,不可能获得任何成就。如续部中说:“破誓瑜伽者,多出行违缘。”

有些人不要觉得:我是学密宗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干。这不仅对自己有害,也有损佛法的形象。当今时代,由于一些人的不如法行为,导致很多人对藏传密法产生邪见。当然,这不是密法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汉地也有些行为不如法的出家人,他们不守寺院的清规,抽烟、喝酒、吃肉,导致很多人对汉传佛教产生看法。这一点所有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因此佛教徒要维护佛教的形象,即使自己不能广弘圣教,最起码也不要让世人对佛法产生邪见。

《密集续》中说:“外护声闻行,内喜密乘义。”外在要护持小乘的行为,守持清净的别解脱戒,内在则不仅要具足出离心、菩提心,还要喜欢密宗的见修行果,应该具足生圆次第的境界。以前的菩提萨埵大师就是这样行持的。邬金莲花生大士也说:“外表应当实践经部仪,细致取舍因果有必要。”作为密宗修行人,虽然内在是密宗的境界,但外在应按照小乘的仪轨来行持,这样细致取舍因果非常有必要。

如果是受过正规戒律教育的人,人们看到他的行为就会生起信心。我遇到一些戒律道场出来的出家人,他们说话走路都特别如法,对法师特别恭敬,开口闭口都自称“弟子”,一直说:“弟子很惭愧”、“弟子很不好意思”……这样的自谦是对别人的尊重,别人听起来感觉也很舒服。而没有受过戒律教育的人则不同,本来一点功德都没有,可是说话、行为、表情却傲气十足,甚至他们的眼睛都像忿怒金刚一样放光。

《胜乐续》中说:“不具见之行,不具行之见,此二密宗魔,堕入无间狱。”不具见之行,即内在没有任何密宗的见解,可是外面却大造杀盗淫妄等恶行;不具行之见,即虽然有一些密宗的见解,但是却不行持本应行持的密宗行为。不管行为脱离见解还是见解脱离行为,此二者都是修持密法的魔障。对于初学者来说,地道功德的增上必须依靠取舍因果,因此一定要细致取舍因果。谁如果忽略了这个问题,想获得成就是很困难的。

尤其是在众人中散布轻视因果的邪见,这不仅会障碍自己获得成就,甚至对自己的命运也有很大影响。《法华持验记》中有一个公案:唐朝的时候,洛阳香山寺有一位鉴空法师。他是江苏一带的人,从小生活极为贫穷,经常连吃饭都成问题。有一天他行至一条偏僻的路上,因饥渴交加而倒在路边。正在奄奄一息之际,忽然出现一位梵僧,笑着对他说:“法师秀才,你飘零旅游的滋味尝够了吗?”鉴空说:“旅游的滋味已经尝够了,但我不是出家人,你为何称我为法师呢?”梵僧说:“难道你不记得在洛阳同德寺讲《法华经》的事了吗?”鉴空说:“我活了四十五岁,只是在吴越一带盘桓,从来没有去过洛阳。”梵僧说:“看来你是被饥火所烧,把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于是从囊中取出一个拳头大的枣子,递给鉴空说:“这是我国的特产,吃了以后能知道过去未来的事。”鉴空吃了枣子,又喝了一点水,很快就睡着了。醒来后,鉴空忆起前世经历,恍如昨日。他感慨地问:“震和尚现在何处?”梵僧说:“又在四川转生为出家人了。”又问:“神上人在哪里?”梵僧说:“因为前世的愿力,现在已经成为军人了。”“悟法师呢?”梵僧说:“你不记得吗,以前他曾在佛像前开玩笑发愿:今生若不证无上菩提,来世必为大将军。最近他刚当上大将军。当时我们云游的五人,只有我获得了解脱,只有你沦为贫困潦倒之人。”鉴空流泪说道:“我前世出家四十年,每天只吃一餐,只穿一件破衣,如此精勤办道,为何反遭穷困之报?”梵僧说:“由于你在说法时,广谈异端邪说,让很多人产生怀疑,有些人甚至因此而诽谤因果、犯戒造业,所以你要感受如此果报。”鉴空又问:“现在我该怎么办?”梵僧说:“今生之事已定,来世怎么样就看你现在怎么努力了。”梵僧又给了他一面镜子说:“欲知未来的富贵贫贱、寿命长短以及佛法的兴衰,可以看一看这面镜子。”鉴空看了一会说:“多谢提醒,未来之事我已知道了。”之后梵僧就消失了。当天晚上,鉴空就到杭州灵隐寺出家。后来他到了洛阳,对一个叫柳珵的人讲了自己的经历,并说:“我的寿命是七十七岁,还要在人间活九年,将来我入灭后佛法会衰败。”等到鉴空去世后,果然唐武宗发动了灭佛运动。

鉴空是在杭州灵隐寺出家的。历史上,杭州一带佛教非常兴盛,留下了很多佛教的精彩故事。古代杭州被称为“东南佛国”。五代十国时期,杭州是吴越国的首都,历代吴越国王大力支持佛教。北宋建立后,宋真宗把杭州西湖作为放生池。北宋时期,杭州有三百六十座寺院,南宋时有四百八十座寺院。到解放前,杭州有六百多座寺院。现在杭州的寺院和出家人非常少了。以前我去杭州时,问当地的居士杭州现在有多少座寺院,他们说有七八座。所以现在和以前的差距很大。透过杭州可以看出,如今汉地的佛法大不如前了。唐朝的时候,除了唐武宗以外,其他皇帝基本上都信佛,宋朝的皇帝也是如此,而现在的情况则完全不同。我觉得一个国家应该对佛教大力支持,这对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绝对是有利的,这一点通过历代王朝的兴衰也可以了知。

看了鉴空法师的经历,今后各位法师和道友一定要注意,说法时千万不要掺杂邪知邪见,否则很多人都会受到不良影响,也许你一次的讲法成了生生世世感受痛苦的因,这对自他都没有任何必要。

对于一个修行人来说,即使自己的境界很不错,已经不会被因果所染,但在没有特殊必要的情况下,在他人面前还是要如理取舍因果。有些人确实已经证悟了,不管在哪里都像“犹如日月不住空”一样,不受任何束缚,但这样的人在和别人接触时还是要小心,不要把自己的见解原原本本说出来,也不要按自己的境界直接行持,应该慎重考虑:别人会不会受到不好的影响?别人能否接受自己的言行?

作为讲经说法者,自己的言行应该保持一致。以前有一位上师讲了吃肉的过患,本来他特别喜欢吃肉,当天他的侍者没有供养肉食。上师说:“为什么今天的菜都是素菜,一点肉都没有?快给我拿肉来!”(那天我跟一些领导商量学校和寺院的事情,开了好几天的会。那些领导看我们佛教徒的面子,一直陪我们吃素。我说:“你们已经习惯吃肉了,还是吃一点肉吧。”他们说:“没事。”吃了两天素以后,好几个领导都拉肚子了。那些领导也觉得是业力现前:“出家人终生吃素都没有问题,为什么自己吃两天素就受不了?”)那个弟子说:“上师啊!您今天不是讲了吃肉的过失嘛?为什么还要吃肉呢?”上师说:“那只是说说而已,实际上怎么能做到呢?没有肉怎么过得下去?别管那么多了,还是给我拿肉来吧。”

这位上师的说法完全成了口头上的漂亮话,根本没有任何实义。如果一个人只是口头上讲得好听,实际上一点都不做,那真的太惭愧了。所谓的因果、戒律,这些不能挂在嘴上,不能贴在墙上,也不能放在书本中,一定要落实到自己的身心上。

就吃素而言,汉传佛教本来有非常好的传统,大多数汉族四众弟子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但也有少数人受某些人的影响而玷污了吃素的清净传统。这些人应该想一想:我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大乘佛教徒,大乘佛教的核心准则就是见解上观修空性、行为上不害众生,如果自己大口大口吃众生肉,这符合大乘的要求吗?《地藏十轮经》中说:“舍身命护戒,不恼害众生,精进求空法,应知是大乘。”根据这个教证,不惜身命护持戒律,不恼害任何众生,精进修持空性法,这才是真正的大乘行者,所以如果有人经常害众生,那他根本算不上大乘行者。

即使做不到佛教的某些要求,我们也不能故意去诽谤。佛在世的时候,死相比丘和具棘沙弥对戒律产生了邪见,本来出家人的戒律中有过午不食、不能触火、不能砍树等支分学处,可是他们觉得这些学处没有意义,诽谤说:“没有受持过午不食、不触火、不砍树又怎么样?有谁因此而堕地狱了?制定这些戒律有什么必要呢?真不知道这个佛陀在说什么。”现在也有人因为对上师三宝不满而胡说八道。其实,如果自己做不到佛教的某些要求,也应该保持沉默不语,没必要说这不对、那不对。凡夫人的智慧是有限的,如果遇到真正有智慧的人,自己不可能辩得过他们。因此我们没必要散布邪见的言论,这不仅会中断别人的善根,自己来世也会堕入地狱。大家在这方面一定要谨慎!

 

 

[1] 复活地狱的一天相当于四天王天的五百年,黑绳地狱的一天相当于三十三天的一千年,众合地狱的一天相当于离诤天的二千年,号叫地狱的一天相当于兜率天的四千年,大号叫地狱的一天相当于化乐天的八千年,烧热地狱的一天相当于他化自在天的一万六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