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课

200416                                 

昨天已经讲了噶当派的四依:心依靠法非常重要,也非常珍贵,大家的心应该依法不依人,我听了很多人与人之间互相欺骗的事实,没有什么意义。

法依靠贫,最好的修行人应一辈子依靠贫穷过简单的生活,当然如果具备一些财力,非要把自己的东西扔出去也没有必要。

贫依于死,今生中最初很贫穷,临死之时变得非常富裕就不是好修行人。

不该死在城市里,应该死在山谷或山洞里。有些噶当派的老修行人死去以后尸体都无人看见,有些修行人终年都住在山洞中,临死的时候跑到父母、儿女旁边,这样也不是好修行人,这是四依,非常重要。

昨天也讲了三金刚,讲完课以后我就问了一些修行人:“三金刚是什么?”他们给我的答案是:“身金刚、语金刚、意金刚。”

不缓金刚先行:我们修行的时候谁的话都不要听,有成千上万的人劝你不要出家,你真正要看破今世的话,不要听他们的,就像金刚一样。

不耻金刚后卫:不要认为出家会为自己的祖辈或家庭抹上不光彩的一笔。那天有个老年人对我说:“如果我们儿子出家的话,我的家可怎么过下去呀,无脸见人了,一定要让他还俗,我们家里从来都没有过出家人,多么的光荣,但是现在出了个出家人,这在历史上是非常遗憾的!”看起来特别可怜,这些世间人真是愚痴。

智慧金刚助伴:我们已经舍弃家庭而出家,并不顾一切地修持,但是如果没有智慧金刚作助伴就有点可惜。有些人依止一个毫无学问的上师或者住在一个只是不愁吃穿的寺院里,就不叫智慧金刚助伴。要我们也获得像释迦牟尼佛在印度金刚座所获得的智慧金刚,的确有些困难,但是在喇荣,起码是看破今世的智慧伴随自己,这是谁也抢不了、夺不走的。如果没有智慧金刚作为助伴,虽然已经出家,出家时候的发心也很大,但终究不会获得收益。

昨天有个人打招呼说要到其他寺院,我也同意了,但心里面担心他能否在所依止的上师跟前得到智慧,如果不能,光是从感情上或者是表面上互称师徒,互相说一些悦耳的话,过了一段时间以后相续当中连悲心和信心都没有,更不要说出离心和菩提心,这样是不是很可惜!

所以,有人离开这样好的道场,我觉得特别伤心,但是也没有阻止他,因为一两次阻止也许是起作用,但如果他每天都想走是可以给他自由的,我们这里也不是监狱。但是没有智慧金刚助伴,不管在哪里,有用不完的锦衣玉食,别人也对你倍加恭敬,都不是真正的目的。

三类,昨天也讲了。就是要脱离人群,接近狗类,证得圣类。

这里所说的接近狗类,不是要你成天跟饿狗在一起生活,吃不净粪。意思就是要别人把你看作老狗而不是像人一样对待,自己原有的地位、工作、家庭全部已经舍弃了,落到了修行人的行列当中,在常人的眼目中觉得特别可惜,认为你这个有好端端家室的人,却全部舍弃而跑到寂静山,跟狗没有什么差别,已经落入这步田地。但是你在这里一定要学习高尚的行为,最后获得圣位,这是噶当派真正的十大至宝。

我们获得几千块钱、几万块钱的时候都会兴奋不已,如果上师给了他三百块钱,他会认为这个上师和佛陀没有任何差别,给了一点牛粪,也觉得这个上师真是太慈悲了。但是我想牛粪不是很珍贵的,这些教言才真的很珍贵。以前你没有懂得这些道理,现在真正按照噶当派的教法去衡量,你就很有可能变成一个中等的修行人。像米拉日巴尊者那样最好的修行人,我们也做不到,但是起码不要变成最差的,因为人生就像秋虫一样转瞬即逝,我们最初是一个修行人,没有必要最后变成一个很可怜的在家人。所以,大家应该牢牢记住以上所讲的噶当派之十大妙法,以后我遇到一个道友就要问三金刚是什么,你不要说这个金刚、那个金刚……

关于此理,佛陀以当年如何义无反顾地出家,在六年中栉风沐雨,艰苦卓绝的行为,为我们后学者如何出家修道等做出了最好的示范。若能深解其意,则前辈圣哲的修要指南是极为深奥的,故当深切领会以上修法精要。

佛陀出家,是在六年当中不怕风吹雨打的艰苦卓绝之行为。大家都知道,佛陀当时是怎么样坚决,我们出家的时候也应该这样随学,家里的人肯定不支持,这一点佛陀早已经说过的。有的人这样讲:“你们佛教不是很慈悲的吗,一定要把我的儿女放出来,你看我们家里的老人多么可怜啊,你一点悲心都没有吗,你这个人真是太讨厌了。”

佛陀当年出家的时候、高僧大德当年出家的时候遇到了什么样的违缘,像汉地的弘一大师、印光大师等等,此类意义要深思。

此等十法是当之无愧的“十大至宝”,一旦让其深入内心,则可摧毁尘世的一切迷乱;吸干贪欲的茫茫大海;铲除八法的重重高山;推翻烦恼的稳固堡垒;捣毁恶业的坚韧航船;趋至对治的辽阔平原。实为不可多得的胜妙至宝。

如果得到了世间的珍宝,大家都可能欢喜雀跃的,但是这没有很大的意义,因为即生当中珍宝对我们有用,但是乃至生生世世,不会像菩提心和出离心那样对我起到作用。所以,我们一旦在心相续当中生起以上所讲的十大至宝,可以吸干贪欲的茫茫大海……乃至最后可以趋至一切对治的辽阔平原,这些全部是用比喻来说明的。

有天我和齐美仁真堪布谈话的时候说到,不管根登群佩到印度还是到尼泊尔等地,从他的道歌和他写作的诗歌中看得出他的逍遥自在和他不羁的生活方式,因为他内心当中对今生没有任何贪执,他这种境界真像是在辽阔的平原上一样,没有任何痛苦和约束,自由自在。

我想我们这里的有些修行人如果没有出家、没有依止法王如意宝的话,可能还是为家庭和生活而痛苦。现在看来很多人对世间八法看得很淡泊,已经具有一定的境界,这一点是令人羡慕的。我们看到忙忙碌碌的世间人天天为无有意义的琐事奔波,心里面只生悲心,一刹那也不会生羡慕,这就是我们现在获得的境界,也是上师三宝的加持力所现。因此,最后到达对治一切或者是不用对治的境界,如果按照无上大圆满的说法:一切分别念自然消于法界的时候,是不同寻常的境界。尤其对大圆满和菩提心的修行稍微究竟的人来讲,真正能摧毁轮回。

这就是真正的珍宝。真正的珍宝跟其他世间的珍宝最好不要搞错,很多人把珊瑚等等当作珍宝,特别愚笨。我的弟弟就是这样,我天天骂他,可是他的习惯始终改不了,我给的一点点生活费全部被他买成珊瑚挂在脖子上,看了以后特别生气。他这个人从小倒是很好,我没有发现他做坏事,但是人的习惯和愚痴已经无法改变了,他悄悄地将钱全部都变成石头,也不能吃也不能穿,但是他认为这是至宝。我不是这样认为的,可能是个人的见解不同、性格也完全不同的缘故,我在这方面从小就没有兴趣,但是在法宝上面只要看到无垢光尊者、麦彭仁波切的教言就手舞足蹈,我死了不可惜,但是我的法宝全部留在人间,太可惜了。(你们不要对他说,不然他肯定会生气。也不要给别人说,只是听了以后笑笑默许就可以了!)

噶当派的十大至宝——真正的至宝就是这样。我也是好心好意翻译以后献给你们了,你们最好不要把这些至宝扔出去,将真正的至宝扔出去,不是至宝的石头作为顶饰就本末倒置了。

在以下的文字中,仍将大处落墨,广泛地对其进行宣讲,以便大家能彻底通达明了。因此,看破今生之法极难通晓测度,是人们都很难证达且极为隐秘的妙法。

下面还要进行广泛宣说。这是一般人不能通晓的,它就是所谓的密法,很多人都说来到这里就是要听一点密法,我今天就给你传了甚深的密法,需要萨玛雅[1]。去年我和俄巴堪布从厦门回来,分手的时候,他要到红岩去,俄巴堪布特别喜欢《开启修心门扉》,他说经常看能压服自己的烦恼、对治自己的烦恼,他不管到哪里去都带着它,我让他借给我,因为我准备用藏文打出来,他却不借,我有点不高兴地问他为什么,他说:“不能公开,这个是密法。”我说:“这算什么密法,这是加行,最简单的法。”最终我还是不得不复印了,藏文打出来以后印了好几千本,去年慈诚罗珠堪布讲的时候,可能有一千多人听了,他们也觉得受益匪浅,所以说它真正是密法。俄巴堪布说得是对的,当时他说对自己有利的最殊胜的法最好保密,不要公开,但最后还是公开了,藏文印了很多,汉文也印了很多。

能够修持此等深密无上之法的人们,将获得他人所不能具有的,获取利乐之方法。

别处得不到的在这里可以得到。在汉地和藏地的寺院里面呆了很多年,也上了很多佛学院的人,但是有些人一样做不到里面所讲的道理,即便做不到,但是心里面明白也非常好。做,现在有些困难,但是我们已经知道了方向。

另外,此深妙大法还具备超胜他法的殊胜特点:可以获得今生的愉悦,来世的安乐,直至获得三菩提之间的一切利乐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地成办。

搞懂方法很重要,比如说修车、修录音机,把要点搞清楚会很快的。

也许有人会提出质疑:看破今生之法难道不是放弃今生安乐之法吗?既然是舍弃今生安乐之法,又岂能成办今生之安乐呢?

这是令今生安乐、来世安乐的法,为什么这样说呢?

这种说法虽然言之有理,但是,正如“企盼超胜尝苦痛,希求盛名断胜缘,追寻高位坠深渊”之说法一样,倘若如蚁附膻般地疯狂追逐幸福享乐,结果反会大失所望。

这是以比喻来说明:有些人企图获得超胜一切的乐果,结果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落到恐怖的深渊当中。有些人特别想希求名声,结果全然断却了缘分,世间人经常有这种情况。追求高位最后坠深渊,譬如有些领导特别想当县委书记,到处去贿赂,结果被别人发现,就像前一段时间朝鲜总统那样,最后生命也很难保得住,本来想摇身一变成为总统、县委书记,甚至公社的村长,各有所求,非常可怜。敦珠法王说:“犹如雀栖树梢之地位,高贵抑或卑贱皆相宜,自受苦厄源泉莫企盼,愿能勤修殊胜之佛法。”所以,世间人们特别喜欢追求高位,但是结果自己落到万丈深渊当中。

就像蚂蚁特别喜欢最腐烂的肉和最秽臭的地方,它疯狂似的追求,我们如果也这般疯狂地追求今世的快乐,结果也会大失所望。因此即生的安乐并不是非要希求,大多数的人拼命地去寻找即生的快乐,拼命寻找的过程中不但得不到,痛苦反而更胜一筹。

据说有一个活佛到某地去弘法,结果那里的人没有接待,他们说:“上师,你这次不来可不可以,我们好多人不太欢迎你,怎么办?”他说:“人不接待,我去了可能没有很大的意义,但是我觉得非人特别欢迎我并一定会接待我,我是为非人而去的。”非人欢迎的话,让非人买飞机票嘛!

反之,如果对它们抱着不屑一顾、兴趣索然的态度,幸福安乐反而如运诸掌般地容易获取。

如果我们对世间八法的态度兴趣索然、不屑一顾,觉得得也可以,不得也可以,对世间名声看得淡泊,反而幸福安乐就像在自己的手掌中一样,不期然就会获得。我们这里有些人还算是很不错,从言行举止各方面来看,有意义的就去做,没有意义的不做也无关紧要,世间人完全不是这样,一定要拼命地获取、寻找快乐,寻找的过程中往往得不到,最后大失所望。

瑜伽行者们将受用福报视若草芥,却有“受用不舍瑜伽士”之说法,难道不是吗?即使英名盖世、超绝尘寰的佛陀,也岂不是因为断除了妙欲的缘故吗?

我们修行的瑜伽士把福报看成草芥一样淡,那么所有的受用不会舍弃瑜伽士的说法,难道不是吗?

大家都知道,美名已经远播整个世界的伟大的佛陀也舍弃王位,舍弃一切的名闻利养,结果他的成就远远超胜一切。

我们这里有些人刚出家的时候家里也很反对,但是你的修证越来越增上的时候,名声也超越其他人了,因为最初的发心特别纯净。你回去利益人们的时候,别人原以为你发疯了,结果你没有发疯,当时可能我们发疯了,他们会这样想。



[1]萨玛雅:意为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