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轮回之确认

圆霖法师记录

(安徽周秉金为王士章之转世,自说前生。南京狮子岭比丘圆霖亲闻笔述)

一九七八年秋,霖染病,由狮子岭返老山中学附近茅棚静养,其后病情转化,于南京市钟阜医院住院治疗。自视此身如海中一沫,无量劫来幻生幻灭,坦然处之,唯一心念佛,一切由医护人员安排,但随缘而已。

一日,安徽故乡宿县人周秉金前来探疾(周,男,64岁,不识字)。谈次,自言前生事来,娓娓叙其经过,以下即其自述:

我民国十三(1924)年出生,前生的家在灵壁县西三十里的王庄。(前生)我名叫王士章,(不识字)是个瓦匠,死时42岁。当时我正在田中耕地,犁上的牛梭子歪了,因去扶梭子,忽然倒地……(但自己不知已是死了)只看见四处的人飞跑近前观看,唯不知他们都跑来看什么?问之,人皆不理我(按:此时王氏的神识(俗称灵魂)看见人来,但他不知人看不见他,也听不到他说话)。自以为同是本庄的熟人,为什么竟无一人答理,遂心中生气不顾而去。走时自觉如风飘一样,脚底不着地,不多时感觉有点累,即坐在路边歇歇,好象一打盹,即听有人说:还是个男孩子。急睁眼一看,只见眼前都是生人,一个也不认识,自己也不知怎么一回事,身体已为衣裳裹紧,动也不能动。再回看自己的手很小,便哭。喂奶时嫌丑,不肯吃,只是啼哭不止。生下三天就会说话,父母要打,不让说话,从此便再不敢说话——怕打。父母由此取小名迷乎,大名周秉金(当地旧习惯初生小孩能说话的是没喝迷魂汤的,不好养活,所以父母要打他,不让说话)。到十六岁时曾亲自去灵壁县西王庄看看是否如此,结果一点也不错。凡庄上的人来看我,我都认识,但人们不知道我,说我是神经病。我原来王家里的人更不相信,此时我记得起家中原有十七亩地,其地契纸是我亲手藏在主房墙壁中的,遂入房内将地契纸从墙壁中取出明示大家。这时王家人等才相信我确实是王士章转生的了。以后曾回去看了几趟,前几年还回去看过一次。

圆霖按:周秉金现已64岁了。解放初期曾担任过区长,他做事很认真,大公无私工作了二十余年,现已退休,住安徽宿县西六十五华里的韩村乡南五里高家庄,距其前生家灵壁县西王庄只有120华里。

王、周的这种转世(未经阴司归案等程序,径自随业缘出生)又称为夺舍,即受胎之时由另一中阴身(神识)代其在母腹中住胎,及至十月临盆分娩时突然闯来,(由业力及福力之故)将原来住胎之神识逼走而自受生,犹如夺人的房子来住,故称夺舍。若能转世不迷,记前世历历如昨天事。自是前生无大罪业恶报者,今既还得人身,理应警惕,当趁早念佛修行,皈依三宝。周今已64岁,死期又将至矣!如再转世,能否还不迷则殊难预料。可惜此人迄今犹不知信佛,惟恐他忙忙一生又成空过也。

此事以前也曾听人谈起过,始终未得亲闻。此次以患病住院因缘,他来看我时亲为我说。听后就好象听佛说法一样,顿时使我心开意解,欢喜踊跃,得未曾有。何也?这个真实的事实,足可证明佛说六道轮回之法真实不虚(录入者:本来历史上有关此类记述很多,但亲闻拔疑根最力),同时并能有力地反驳那些断言说人死后无有因果报应、轮回转生等拨无因果的邪说恶见。

以上仅就周秉金本人所述大概敬为录出,供养现前、未来十方大众,其细节种种不便具述。

轮回之说,出自佛经,世人迷倒,不肯生信;

沉沦长劫,汩没性灵,纷纭三界,扰扰营营;

前王士章,今周秉金,不异其性,仅易其形;

人死为羊,羊死为人,牛胎马腹,水陆空行;

胎卵湿化,随业受生,亦犹是耳,前路冥冥;

闻是因缘,急当猛醒,是在当人,操持命运;

皈命三宝,执持洪名,佛法界显,九法界隐;

念念念佛,全佛是心,即心即佛,绝去来今。

一九七八年国庆节记于南京市钟阜医院四楼

比丘圆霖病笔

(圆霖法师原南京老山中学教师,现住江浦狮子岭,是一位有学行的高僧)

——原载《觉世归净集》,善安慰者恭敬输入

来源:网海莲舟

http://210.32.137.90:8080/renwen/Site/202.96.119.148/personal/~zhaoj/origin/lunhuiqr.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