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节课

2004  217                               

所谓闻思,以前的高僧大德们也是同样的,一定要反反复复地看,再次地看书和复习,不然一两次就过目不忘,不要说现在,以前的高僧大德在显现上也是没有的,显现上华智仁波切、无垢光尊者也是在依止寂静山的时候特别苦行,早上很早就起来背书。所以我想我们末法时代的众生,很多人从小在心里面串习的是另一种教育,这样变成大人的时候要有转变还是有很大的困难。

好像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除了我一个人以外别人都记得很好,我这个笨蛋。自己对自己批评,但实际上每一个凡夫人基本上都是相同的。尤其是现在科学发达的时候很多不清净的东西染污了我们的智慧,所以人的记忆力和智慧不像以前那样,忘性非常大,因此,要靠自己的精进,遇到佛法要解释和研究。研究物理、研究化学、研究天文学都没有什么意义,现在我们学的是佛陀亲自传下来的法门,因此,希望大家不要认为自己是个笨蛋,其他人可能都懂。但结果人人基本上都是相同的,现在我们学院里的一些堪布也是这样,特别精进的人对以前学的不太忘,如果不是很精进,以前讲五部大论讲得特别好,可是几天当中放下来,基本上跟其他的人没有什么差别,但是他再次看的时候有点不相同,因为以前有一定的基础。

我们学习的时间很短,而且有些人在我讲完后没有精进地看,所有的出世间智慧不可能轻而易举地融入你的相续当中,世间的稍微指点一下你马上懂得了,这一点是我们的习气。原来我们学院有一个喇嘛,背《佛子行》花了好几天都背不下来,一看流行歌,他边提水刚刚看的就马上能背了,他对自己特别失望,与佛法如此无缘,《佛子行》只有37个颂词,花了这么多天还不能背,流行歌还是很长的,一看就全部倒背如流了。

下面我们讲课吧。

十五  无需为师积财

《开启修心门扉》中共有十九个问题,讲到现在没有出现什么违缘,我还是很高兴,现在时值末法,光是圆满这部论典,我都心满意足。

大家以后真正想做修行人,就把这部论典结合自己的相续,一辈子中可以作为自己修行的指南,作为自己修行的说明书,所以在末法时代,有没有圆满听受五部大论的机缘很难说,从听者和讲者的角度来讲都很难说,但是我想,已经听完了这部法,对有信心的人来讲以后主要是依靠这本书来检点自己,也应该可以了。

第十五个问题是不要为上师积累财产,为上师供养、为上师化缘、为上师做事,所有的传承全部中断,这样不好。这个问题尤其是对当前修行人非常重要,很多人有根本上师和一般上师等等,你们如果真正想为上师做一点事情就应该好好闻思修行,也许这位上师显得不一定高兴,说:“你闻思修行不如为我去化缘。”但实际上这是他最高兴的事情,他显现上怎么发脾气不要管。比如他说:“我现在贫穷得要命,人人都有电脑,我都没有,你怎么不去给我化一台电脑。”他这样示现,实际上就是让你不要断传承,闻思对于一个大乘上师来讲肯定是最高兴的事情。

大家心里想一想,真正令大乘上师高兴的事情就是要闻思修行,这个道理以下会展开叙述。

现在学院中一方面都在闻思,特别好,另一个方面大家都特别执著形象,教理上的东西谁都不执著。

昨天桑管家说纪律的时候要求大家不要太迷茫迷信了,作为修行人,有些是二十多年,有些是十几年,一年两年都没有闻思过的人几乎是没有的,既然这样,我们不要学世间上民间的说法,也不要像从来没有学过佛法的人一样,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比如最近有些人说在星星里来了上师,星星中观世音菩萨来了,星星里面莲花生大士来了,或者天空中出现了等各种说法,也许是个别人的信心激发后的一些显现,但所谓的上师并不是在星星当中。

好像整个身心全部是一种奇奇怪怪的状态,我们作为闻思过教理的人跟其他人是不同的,其他从来没有闻思过佛法的人就澜倒波随。听说前一段时间所有的人都到大经堂里面去看,差点不是大经堂都倒塌。好像大家都觉得路上有一个树丫丫都是莲花生大士,不要观得神神秘秘、奇奇怪怪的,身心已经成了颠颠倒倒的。所谓上师的法身是什么样的,色身是什么样的,从教理上说得过去吗?我们是闻思过的人,不是世间信迷信的人,信迷信的人跟我们完全不同,依止上师是什么样的方式来依止,见本尊是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见得到,光是像外道所说的一样,我们不要信任,没有智慧的人特别容易受迷信的欺惑。

即使为了上师等等的缘故,而产生的谋取财富的念头,也应当一并抛弃。

此处讲得非常清楚,比如说为了上师、为了上师的寺院等等,产生一个谋取财富的念头,认为应该用财富来供养,希望把这类念头一并抛弃。

朗日塘巴云:“依止静处衣食足,蓄积奢望当断绝;

为什么这样呢?朗日塘巴格西是这样说的:我们作为修行人应该依止寂静的地方,衣食知足少欲,不管是为谁,凡是积累财产的奢望全部要断除。作为一个真正的修行人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要知足少欲,喜欢闻思修行,我们以后要讲《俱舍论》第六品,其中第六品中专门讲了圣者的种性,圣者的种性有四种:对衣服、食物甚至法衣等知足少欲,这是三个条件,在三个条件上加上喜欢闻思修行,任何一个人具足这四种条件,就是圣者的种性。

我们这里的有些人具足圣者的条件,衣食生活非常简单,不希求饮食,不希求多余法衣。以前贪心比较大的比丘,一次饮食不知足,还要积累很多,法衣一件不满足,还要想求很多,这样的人不具备圣者的种姓。

以前戒律里面只说法衣、饮食,但是现在的社会也可以说是眼花缭乱,什么都可以是希求的对境,所以希求过多,对闻思修行兴趣默然,那么这个人不具足圣者的种性。

这虽然是《俱舍论》里面说的,但是《俱舍论》里面的这个道理,所有的大乘圣者也必须完全要具足,所以,我们自己观察,有没有知足少欲,有没有喜欢闻思修行,虽然从如来藏的角度来讲是具足圣者种性的,但是现在要现前圣者的种性是不具足的,因此自己也应该观察。

昼夜皆以行善度,寻友奢望当断绝;

我们日日夜夜应该行持善法,发菩提心,这样来度过自己的日子。

千万不要寻一些道友和朋友,应该断绝这样的欲望,自己住在寂静地方,整天以菩提心和法本作自己最好的朋友,这就是度日的最好方法,没有必要今天到那个家里去,明天到这个家里去,整天都打扰别人。

安住卧榻人称心,随顺苦恼当断绝;

自己住在自己的地方,安住在自己的床榻上,这样心满意足、称心如意,什么事情都能办得好。

千万不要经常有随顺他人的痛苦,今天跟这个上师做事情,明天跟那个上师做事情,什么都随顺,这样自己也是很苦恼的,会出现很多的麻烦和问题,所以随顺他人的苦恼一定要断绝。

依教奉行师即喜,图谋利养苦当断;

依教奉行是上师欢喜的。

你千万不要贪图、谋求利养,这样的苦一定要断除,这是非常关键的,因为大乘上师全部承认为是佛陀的化身,他所喜欢的就是利益众生,我们心里发菩提心,好好地闻思修行应该是上师最欢喜的事情。贪图利益、牟取财物非常痛苦,这不是上师欢喜的事情。

有些人可能认为上师很高兴,上师缺乏这些财产,其他上师有财产,我一定要想办法供养。其实这是最下等的供养,三个欢喜中也是最下等的欢喜,令上师最上等的欢喜是闻思修行,中等的欢喜用身体承侍,下等的欢喜用财物来供养。但现在的很多人完全都已经颠倒了,很多人为了上师欢喜就是到处去化缘,我没有嫉妒心,化多少钱财都是可以的,但是我们对佛法的弘扬方面不得不担心,现在尤其在汉地真正弘扬佛法的还是比较少,为什么这么讲呢?有很多上师第一次去时可能不一定化缘,第二次去的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要化缘,第一次来的时候给你灌顶,传一点法,但是也传不来皈依、菩提心的功德,传得来的很多都没有传,目的就是想获得一些财产,也许是私人的,也许真正是为寺院的,但是为了上师而求财产也没有利益。

在我面前很多人都说为我的寺院出去化缘,我确实没有同意过,不断传承是我最欢喜的事情,财富方面怎样供养也肯定不如圆满听完一部法的功德。所以,希望大家以后也不要为上师断自己的传承,断传承对上师也不一定有利,对你自己,你回来后就像已经着魔了一样,闻思修行的兴趣都没有,但是财富方面可能就截然不同了,很多设备都已经齐全了,再出去一趟就更富裕了,再出去一次,完全都变成一个在家人了,心相续中的菩提心基本上没有了,之后你的施主对你产生邪见的文章逐次发表出来,到时可能后悔莫及。

所以我们还是要当一个知足少欲的修行人,现在你们在座的修行人不像我一样,我现在不像修行人,一切的一切都完蛋了,你们有些人像当代的米拉日巴一样,非常苦行,因此最好是抓住机遇闻思修行。

自己做什么,不管上师是否知道,显现上也许欢喜也许不欢喜,但是你好好闻思修行上师肯定会欢喜,也许上师不知道你的闻思修行怎么样,但是实际这就是上师欢喜的事情。

有些人担忧是不是上师对我的看法不好,是不是上师对我不满,看他好像对我置之不理。上师不一定对每一个弟子说话,弟子多一点的,每一天都要安慰弟子是根本不可能的,尤其是有些尼众的心情每天都很痛苦烦恼,不可能上师每天到你的身边来安慰你“不要痛苦,你好好地吃饭,你一定要多吃一点,尤其是早上喝一点牛奶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真正让上师欢喜的,不管上师知不知道,希望大家依教奉行,依教奉行就是发菩提心,好好地闻思修行。

有些人认为依教奉行就是去化缘上师需要的钱财,这种说法也不对的,为什么呢?图谋利养这样的苦一定要断绝。不管是上师也好,弟子也好,利养是修行中最大的一种违缘。个别的大成就者有财富不会有任何约束,对弟子用财产、地位等来帮助不一定是真正有利的,真正对他帮助是在佛法上,他以前不懂,现在要懂得,这一点对他的一生来讲是非常重要的,就是所谓的点亮智慧明灯。

因此,希望你们不管对哪一个上师,心里面不要焦虑不安有很多想法——上师是不是不高兴,上师是不是对我生气,上师是不是对我不好,我好几天当中没有安慰他,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要不要对他说个好话……没有必要这样。

尤其是我,男众经常跑到我屋子里面来,女众不方便来,经常打电话,除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以外,今年希望给我留出一些多余的时间。你们也知道,我私人没有多少的事情,主要是很想给你们多弄一些法本。有时候想,现在法本太多了,大家都生起厌烦心。但有时候想,只有法本对你们真正有帮助,我们口头上安慰或者怎么样说,实际上没有很大的意义。

所以我每天的时间特别紧张,尤其是电话,不接也不行,要接,很多人一直讲他的故事,我也并不是不关心你们,但是关心的方法,用世间的你好我好、吃喝玩乐方面的关心也不一定很好。

你如果真正对我有一点信心、对我有一点感情的话,我所讲的这些法是辛辛苦苦弄出来的,一本法本都不是那么容易,你好好地看就是最好的供养。

我整天安慰你们,说一点好话,这就是世间上的感情,世间上这方面的技巧我都不懂,不如还是多弄一点法本对你们有利。当然我也没有把电话拿开,有时候有特别严重的、实在没办法解决的问题,我不得不解决。其他的“我的心情特别烦怎么办?”有些女众心情特别烦,女众应该注意,男众也有经常说自己很烦恼,还有许多人一直到院子里来敲门。

我现在是以闭关的方式,如果没有抓住时间,时间很快就溜走了。你们也不要整天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到这里来好像是享受的,吃狗肉、马肉,不如到城市里面去享受好一些,享受的地方比较多,到这里大家还是要以知足少欲来度日。

护持交付于魔众,念诵猛咒苦当断。”

很多人都需要护轮的保护,这些必须交给魔众。比如说我今天生病了,要不要念经,念一些护轮咒?没有必要,我把自己的身口意全部交给邪魔外道。所以真正的噶当派的人修一点断法,修一点自他交换,生病的时候也是把自己的身体、受用全部交给魔众,魔众怎么样享受都可以。因为他的相续中有菩提心,有菩提心就没有自私自利的贪执,即便有也要尽量地舍弃,所以我们修行的方法跟噶当派和传承上师们修行的方式不同。

没有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念诵密咒不一定有利,不如修一点古萨里、修一点断法,将自己的身心全部供养给魔众,因为我把身体受用全部发愿供养给所有的众生,在实际行动中稍微生病的时候就要降魔,以嗔恨心念一个大威德咒,全部把它们降伏完,这样自私自利的心不要说密宗,连小乘都根本不如,有时候我们要注意。

很多人想,我的身体上面肯定有一些鬼神,我一定要在一个威力比较大的上师面前求一个猛厉的咒语,我狠狠地念,全部让它们粉身碎骨,这样我就获得了胜利。在这种嗔恨心的状态下念诵不要说是佛教中,外道的我昨天讲的修女的心也是非常善良的,我们修密宗和修大乘佛法的人看起来却变成外道一样。密宗中是规定在具有菩提心的前提下念诵这些咒语,可是我们念诵的时候把菩提心的前行全部舍弃,在自私自利的前提下念密咒不一定起到作用。因此说,所有的守护全部交付于魔众,念诵也没有必要。

大阿阇黎杰怎上师曾讲过一段令人深思的情节:“有一名十分贤善的格西将对上师的例行祭供中断了,措巴地方的领主噶帝颇感遗憾地对他的一位弟子说:‘格西是现在前藏首屈一指的大圣贤,但我个人认为,他中断了对上师的例行祭供,是否有些不太周全吧?!’

一般上师圆寂了要开祭供法会。比如说黄教元月十五号是宗喀巴大师圆寂的日子,每年的这一天都要开一个专门供养上师的法会。

但是有一位十分贤善的格西想把每年所开的他根本上师的法会中断。

一位领主特别遗憾地对这位格西的弟子说:这位格西在如今西藏还是非常有名的,为何中断上师供?我个人认为他这样把上师的法会中断可能不太合理吧,他是不是考虑的不太全面。

弟子(听了此话,连忙)赶至上师身边,焦虑不安地向上师禀报:‘人们都在(对您中断上师例行祭供的事)议论纷纷,(当如何是好呢?’格西听了此话,毫不介意地)说道:‘我既没有半点对上师的不恭之心,也并非因为贫困拮据。但因此事而使众人聚集,僧众们必将会对聚会饶有兴趣,并乐此不疲,就会因散乱而贻误行善,那些对治力薄弱的僧人们,甚至会失坏及背弃(戒律),我这样做是为了让人们不沾染犯失三戒的堕罪,这也应该是圆满上师的遗愿。”

但是上师的回答是:我并不是对上师不恭敬而把法会取消,也并不是没有每天供稀饭的钱财,原因是每一次开法会的时候来了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人,在家人参加的也比较多,经常有破戒的现象,没有很大的意义,上师圆寂了以后,法会再继续开下去,后果并不一定好。这样看来这位有名的格西把上师的法会全部中断是他的意愿。

他说:我这样做是让人们不犯戒,而且好好地闻思修行,上师的遗愿就是众生心的相续中的善根越来越增上,所受持的戒律清净,并不是开法会迎请很多人,真正内心中让众生的心里生起菩提心的一个法也不存在,就没有很大的意义。

加哲仁波切对此由衷地评价道:“这种‘例行祭供’太棒了!真是十分稀有难得啊!”

他的话被加哲仁波切听到了,加哲仁波切也由衷地评价为稀有难得。他把上师的法会中断了,这是最好的上师供了,因为从此以后就已经中断了所有的散乱,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如理如法地修持了,闻思修行根本没有任何违缘,对清净戒律各方面起了很大的帮助。

我那天跟慈诚罗珠堪布也讲了,以前上师在的时候开法会有很多密意,弘法利生的事业极其广大,现在我们学院开法会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已经半个月,闻思修行断了很久。开法会的时候每一次都是接待各种各样的人住在家里,这些在家人整天都是吃喝玩乐,除此以外没有功德,因此,很多出家人陪他们的过程中已经失毁了如法的行为,这些在家人也生病,要帮助他们,法会结束后很多人都没有办法恢复原来的状态。

不如让真正愿意闻思修行的人好好地闻思修行,以后要不要尽量地缩短时间,比如说持明法会十五天就开个七天,开七天的开四天,这样是不是对很多僧人有一点帮助,确实心里这样想。对有些人来讲开法会也是很有必要的,没有大法会很多人不会来。以前我刚来的时候也是听说上师如意宝开一个很大的法会……

以前所有教务科的人商量,我们派一些堪布到藏地很多寺院里,有三个重要的任务,也是三个原则。

一个原则是到那里跟他们讲经说法为主,不是以化缘等其他为主。住在他们的大经堂里面,接受一个大的供养,不是我们的目的。

第二个是不但给寺院里的人讲经说法,还引导在家人。因为在家人心里有一些信仰,但是根本不懂佛法,所以要循循善诱,尤其是把菩提心、三殊胜、人身难得这些道理讲给他们听。

第三个是要求他们一定要断杀放生,这是我们的要求。

我们这里的有些人以后回去遇到顺缘的时候,要执行这些原则。现在尤其是汉地的出家人完全脱离社会,这是很大的弊病,为什么这么讲呢?很多在家人看到这些出家人就是在寺院里面念经坐禅而已。真正的大法师到社会中去,开法会的时候给他们开导的法师寥寥无几。

不管你是男众还是女众,你有没有法师的文凭,只要在能力的范围内,哪怕是把佛法的精神传播给十个人也好。如果是在家人,以在家人的身份给他们传也未尝不可。应该改变教育的方向。

我们在这里闻思的目的是什么呢?成佛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利益众生!

我们一心一意去利益,众生到底能不能接受都没有关系,佛陀转法轮的时候也不一定令所有的众生都接受。因此,我也安排一些堪布、堪姆给少数的人辅导,虽然说堪布、堪姆们应该很高兴,但是依靠这个机会令自己高高在上是不行的,应有一颗饶益的心。

比如给老年人辅导,上面的法师一直滔滔不绝地讲教证、理证,下面的老年人不一定懂,不要用这种方法,你要显露你的智慧就用教证、理证,用因明的辩论,这样是不行的。原来有一个老堪布,对五个小孩子讲经,我在旁边偷听,下面的小孩子一直在玩耍,他自己讲宗喀巴大师的八大难题是如何,下面的人连什么叫宗喀巴大师也不一定懂。因为那个堪布不是很出名,所以其他的人不一定到他那里去听,但是他给他们讲《三主要道论》的时候讲宗喀巴大师的八大难题,后来我都想笑,我听了很长时间,但是下面的小孩子根本没有听。

最初我也是这样的,我去马尔康那边安居,听说他们要给老乡开一个法会,我想我作为一个五明佛学院来的修行人,连教证都引用不来肯定不行,我就提前背了很多的教证。我现在想想都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这些老乡藏话说得也不是很好,不要说教证、理证,基本上浅显易懂的道理给他们讲一下就已经足够了,但是我引用了很多因明、中观方面的教证,他们也是一点也不懂。

针对你的弟子有一颗饶益心就可以沟通,如果你没有饶益心而是全部为了自己,你自己讲什么可能都不知道。希望你们与这些堪布、堪姆互相尊重,对世间的老师也是如此,这样一来,在每一个人的面前都会获得一些学问。

在当前,佛教的传播非常重要,因为基督教的教法有兴盛的预兆,而佛教很有可能会灭亡。为什么这么讲呢?很多佛教徒自己在山里面苦修,没有大胆地在社会中弘扬的力量,基督教在很多地方建立慈善机构、医院、孤儿院、养老院等等,甚至别人办婚事的时候也去参加,随顺社会,所以人们很容易吸收他们的教法。尤其是西方,像美国,只要是个基督教徒,学费也很少,对他们帮助利益,其实他们帮助利益的角度我们大乘佛教徒根本做不到,有些地方我们应该随学,只要有一个真正利益众生的心,不管是外道徒的相续中有,佛教徒的相续中有,都是值得赞叹学习的,我们佛教徒的相续中整天抱有一颗毒药般的自私自利心,这是一定要舍弃的。

因此,以后你们在自己的行为中,只要存在帮助别人的机会就应该尽力帮助,但帮助不是用财产来帮助,而是用佛法。我的想法是这样,我的想法基本上符合佛教的道理,你帮助上师也要在佛法方面给他提供一个顺缘,这对上师来说是最大的帮助。因此,以后大家应该有一种勇气,以前在朝鲜和印度,佛教是怎样灭亡、脱离社会的呢?就是很多出家人在山里一直苦修,没有管社会,后来社会对他们的看法都不好。

因此印度有种说法:回教毁灭以后、佛教稍微有点兴盛的时候很多和尚在自己的寺院里面不想出来,不愿意与人交流,这样人们不能接受,所以现在在汉地弘扬佛法很有困难,因为汉地法师根本不管可怜的在家人,藏地来的很多人根本讲不来佛法的道理,就是给你们“灌一个水”,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子了,你一定要对我供养,很多都是这样。

也许我成了大诽谤者,但也许现在社会的趋向就是这样,很多人对我不满,对我个人来讲也没有什么,我也没有希求很高的地位和名声,以后他们毁谤我、失毁我的名声也无所谓,我是好心好意。尤其是汉地佛法现在特别衰败,为什么衰败呢?因为寺院里没有讲经说法,只有一个老和尚在佛堂里面敲一个棒棒,这些可怜的在家人只念一点阿弥陀佛,为什么念阿弥陀佛能往生?念阿弥陀佛有什么样的功德?没有闻思过。

所以整个佛教的状况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境地,这个时候很多人认为以财产来利益众生是很好的,但事实不是这样。真正去利用我们佛教的智慧,对上师和弟子来说都有助益,但很多人特别愚盲,根本没有如法行持,我想我们真正继承如来的教法,用善法方面来沟通是极其必要的,这是我的一种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