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节课

2004220                                 

《开启修心门扉》当中有十九个问题,现在讲死亡无常的时候,观修死亡无常作为修行人来讲是重中之重的事情。昨天《中观四百论》和《入行论》的有些道理也给大家做了阐述,我相信大家已经把前几个颂词的内容搞明白了。今天继续讲这个问题。

以下宣说修持忆念死亡之功德:假使能生起观修忆念死亡的真实念头,譬如,假设自己已经被断定,在今明日之内必将死亡。

意念死亡有无量无边的功德,下面给大家宣说。

我们修行的过程当中假设自己真正生起了死亡无常的念头——我现在已是决定性地死亡,死的时间也许是明天,也许是今天。

只要对正法有少许的概念,大多数人就不会对亲友等有依依不舍之情,完全能断除对彼等的贪恋,并对布施等具有实在意义的善行生起浓厚的兴致。

如果在心的相续中真正生起了死亡无常的念头,那么很多人根本不会对今世的亲朋好友有依依不舍之情,不会再有任何贪执。同时会对布施、持戒或者念佛号等等具有实在意义的善行生起无比的信心。

如果他对佛法无有信仰,或者对佛法一窍不通,虽然知道明天会死,但是在他心的相续当中也不一定有非常迫切的希求来世的念头。

同样,(若能生起观修忆念死亡的真实念头),也会由衷地意识到为了利养等而使出浑身解数的行为是毫无实义的颠倒之行,从而与恶行一刀两断,坚持不懈地积累皈依、持戒等等善业,为迈入殊胜的果位而披荆斩棘、倾力攀登

如果我们的相续中真正生起了死亡无常的念头,就会由衷地认识到:所谓的使尽浑身解数为世间各种各样的名闻利养付出毕生精力的行为实在是毫无利益、毫无价值。

从而不但对名闻利养没有丝毫的兴趣和信心,凡是与恶行相连的所有行为全部会一刀两断。并且会坚持不懈地行持皈依持戒等等的善业,为迈入殊胜的果位披荆斩棘[1]

意思就是说如果心的相续中真正发起了无上的菩提心,那么从此以后不管是皈依或者持戒,所有的善业全部会用在有意义方面,而且会奋勇前进,不顾自己的一切而努力奋斗的。

因此,作为修行人,如果真正生起了无常的念头,不会懈怠,不会不求善事,而且对今生的名闻利养根本不会有丝毫的信心。

并将位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苦难众生引往那(最终的解脱彼岸。)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意义的事情呢?

真正懂得了无常的观念,对于沉溺在水深火热中的众生也一定会去度化。我们在所有的修行中哪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呢?所以菩提心的功德也相当大,无常的功德也非常大,但是作为一个修行人,如果你的相续中无常和菩提心的观念没有生起来,可能大圆满、大手印、大中观等等的法没有办法修持。因此,每一个金刚道友应该全力以赴、尽己所能地令自相续中生起菩提心和无常的观念。

不胜枚举的比喻都不约而同地对此竭力赞叹。

有不可胜数的比喻已经赞叹了无常的道理,佛经中也有这样的赞叹文。

《大涅槃经》云:“耕耘之中,秋日之收获最为殊胜;诸印迹中,大象之脚印最为殊胜;诸意念中,思维无常及死亡最为殊胜,以此念即能将于三界之贪执、无明及我慢彻底驱散。”

《大涅槃经》中说:所有的农民在种庄稼、精勤耕耘的过程中,秋日的收获是最殊胜的。所有的脚印当中大象的脚印是最殊胜的。

此处有几种解释方法,有些上师解释说大象的脚印是圆的,从庄严方面来讲非常殊胜,所以说大象的脚印与诸多野兽的脚印相比是最好的。还有一些上师说大象不管走什么样的路,它有观察的能力,不会趋入悬崖等危险的地方,因此,如果沿着大象的脚印而去,不会有危险性,所以大象的脚印是最可靠、最保险的。

所有的意念和观想中思维死亡无常是最殊胜的,《大圆满前行》当中也引用过这个道理。如果我们努力修持无常,自相续当中所谓的无明也会在很快的时间当中驱散无余,而且自相续当中的傲慢或者贪执等等的念头也会一并消除的。

又将其赞为顿时摧伏一切烦恼之铁锤,顷刻成办一切善妙之门径等等。

还有在其他的经典中把无常赞为摧毁一切烦恼的铁锤,或者还有某些经典中把无常比喻成能趋向一切正道的门路等等,有很多比喻。

总之,现在已是士夫们成办大义的紧要关头,获得殊胜之所依(——暇满人身)的机会仅此一遭,我们中的大多数,都住于恶趣,能有幸趋往善趣的机会万不得一,并且极有可能前往无有闲暇之地,在那种忙碌不堪的地方,就不可能再获得修持正法的时间了。

我们作为修行人获得这样暇满难得的人身仅仅是一次,不可能多次获得。现在的修行人当中,大多数人造的恶业是相当多的,所以将来他们的住处就是恶趣,就像《中观四百论》里面所讲的一样。因此,我们中的大多数未来的住处也可能是恶趣,趋往善趣的可能性不大。虽然有些人已经转到人等善趣中,但是有各种琐事忙碌不堪,所以不可能有真正修持正法的机会。

即使获得了可以修持大义的人身,而没有如理如法地修行,就是因为不会死亡的念头所导致的。

虽然我们已经获得了人身,而且遇到了善知识和大乘殊胜的佛法,可是没有真正如理如法地修行,因为相续中还没有生起无常的念头,所以一拖再拖——明年再修,后年再修。这样一来并没有在闻思修行上用力气。

因此,执持命不该绝的观点,就是通往一切衰落之门;能忆念死亡,即是抵达尽皆兴盛之门。

所以,如果有些人持着命不该绝的观点,那么此人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完蛋,也就是说,这个人已经通往了一切衰落之门。

如果我们像以前噶当派的博朵瓦尊者、普琼瓦尊者那样,时时刻刻将无常观念用在自相续中,那么这个人已经抵达了兴盛之门,意思就是说他的修行必定会成功,根本不会衰损。

所以,千万不要执持只有无缘修持其他深奥法门的人才需要修持此法,以及仅需在观修之初稍加修持,而无需长期连续不断修持的观念,而应自始至终对此不可或缺的法门,从心灵深处生起定解,并持之以恒地修持。

千万不要认为只有修甚深法门(就像大圆满、大手印,)的时候才需要修无常,一般的修行人根本不需要修持这样的法,这种念头也是不合理的。还有一些人认为刚开始修五加行的时候要观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等,根本不需要长期观想,这样的念头完全是一种被错谬所遮蔽的思想,是不合理的。

所以,我们作为修行人一定要持之以恒地修持这样的无上法门,在内心深处真正生起了无常观念,我们的修法就一定会成功。这些观念一方面需要上师三宝的加持,另一方面最好经常翻阅有关无常的书籍,《大圆满前行》中无常的窍诀也是非常殊胜的,原来讲解的时候觉得很多金刚道友心的相续中确实是生起了无常之念,我们讲札嘎仁波切的《山法宝鬘论》时,很多人也是对无常观念生起了一定的定解,这次金厄瓦罗珠加参也是在《开启修心门扉》当中把无常观念讲得淋漓尽致。

自己的相续中生起这样的修行境界,就如同我们昨天所讲的一样,“温故而知新”,也就是说不要将以前得过的法抛到千里之外,而应将这些高僧大德们的窍诀融入自己的相续。

布顿法王云:“此生无暇速疾睹死神,恰似牵至屠场之畜生,每一刹那均往死亡奔,当思注定死亡仁亲哲!

布顿仁波切的名字是仁钦哲,他的《自我教言》中也是这样讲的:我们此生的暇满不会停留很久,很快的时间中会见到死神,在座的修行人,可能今年或者明年或再过两三年的时候一定会在阎罗卒手里,恰似旁生在屠宰场一样,因为屠宰场中的众生在很快的时间当中会被宰杀的,同样的道理,我们一刹那一刹那地趋往死亡的方向,因此一定要观想死亡无常的道理。

莫为今明杂务念头转,百种心思终应归于一,可怖阎罗相迎于吾前,榻间呼吸断绝命终时,除法别无助益仁亲哲!”

我们有各种杂念在心里延续产生的时候,所有的思维分别念全部归属于一处——所有的修法和事宜全部观到无常上面来。恐怖的阎罗来到我的面前迎接时,虽然很有可能在呼吸阶段死亡,但是此时除了真正的佛法以外别无依处了。

不管是不是修行人,很多人临死的时候都异常恐惧,但是真正修行较好的人,临死时根本不会有恐怖之心,因此除了佛法以外没有其他所依靠处。

上师如意宝也教导我们:“如果没有生起猛厉的死亡无常之意念,就会不知不觉地被繁花似锦、五彩缤纷的利益、名声所勾引,并为其所役使,无论行持闻思修持的何等善业,也全部成为相似之善,对来世没有利益。

作者的上师如意宝,我们那天所讲的应该是克主杰,但是按照《东噶大词典》中说克主杰是他的上师,宗喀巴大师也是他的上师,两种说法,但不管怎样,他的根本上师如意宝是这样教导我们的。

如果我们的相续中没有生起一个非常猛厉的死亡无常的念头,很有可能被世间上各种各样、花花绿绿、繁花似锦或者是五彩缤纷的名声所吸引。五彩缤纷的名声是用比喻说明,好名声是很多人特别喜欢求的,名闻利养也是如此。很多修行人的相续中没有生起无常之念,所以被世间各种名闻利养所勾召,为它所役使。不管他怎么样闻,怎么样思,只要相续中没有生起无常,没有看破今世,那么就全部成了一种相似的法。

很多人是这样,无论背诵、闻思还是修行,如果他的相续中有无常之念,会对来世种下一个很好的善根,他精进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来世的利益,但是相续中没有生起无常,所作所为回向于今生,为今生中的自己做事情,今生为众生的利益而做事情的人也是极其稀少的,所以完全成了相似之善,对来世没有利益。

在无法戒除浑浑噩噩的愚痴沉睡、说三道四、大吃大喝中,被这些无聊之事所转。

真的非常可惜,我们的相续中如果无常的念头生起的话,不会整天睡懒觉,不会整天闲言碎语,也不会整天在大吃大喝当中度过自己千金难买的宝贵时间,根本不会!

若能生起猛厉的无常之念,则不但在临终之时无有后悔之心,反而会在此基础上,对即将到来的死亡,生起乐不可支的欣喜之情。所以,思维死亡实在是事关重大!”

真正的修行人因为一生中相续里生了无常之心,以此因缘在临死时根本不会有后悔心,为什么呢?因为他在活着的时候该修的法已经精进地修了,到真正死亡之时不但不后悔,而且心里也会生起极大的欢喜心。所以思维死亡实在是事关重大!




[1]披荆斩棘:比喻在前进道路上扫除障碍,克服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