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节课

2004221                                 

《开启修心门扉》总共分十九个问题,现在讲第十六个问题——无常。这些噶当派的教言,从字面上应该没有什么不懂的,尤其对于有些知识分子来说浅显易懂,但是在实际行动当中真正要去行持却有非常大的困难,因此,有些行为并不是口头上说,而是在实际行动中身体力行。今天接着讲传承上师们对我们的教言。

博朵瓦云:“法师们希求法师的法;

博朵瓦格西这样认为:世间上的大法师们希求大法师的法,比如讲《俱舍论》的上师求《俱舍论》,讲中观的上师就求中观的法,而禅宗的上师还是求禅宗的法门,目的是什么呢?现在求哪一个法,以后就弘扬此法,目的就是以后当法师。当然,当法师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一定要观察自己的动机和心情,看我当法师的目的是什么?我当法师的目的,如果是为佛法末期根本不懂佛法究竟含义的众生开示取舍的道理,这样的发心是正确的。如果自己觉得以后当法师时名声、财富、地位都会圆满,很多人对我恭敬顶戴,以这样的发心想当法师是根本不正确的。

尤其我们作为修行人,内心的发心最重要,而不是表面的样子。

今天有个道友对我这样说:“我现在没有成佛的目的,我闻思、背诵的目的,就是怕上师不高兴,我为了上师高兴而做这件事情,其实我心里什么目的都没有。”他很坦白、很真实。我想我可能也是这样,现在我在这里传法,但是不是真正为众生的利益?有时候根本谈不上,每一个凡夫人也有很多的毛病,但是我们发现自己的错误以后,不能直接观想,也应该间接地观:我现在这样做,是为了一切众生,众生是如此的痛苦……直接的意思可能是一种无记的状态,但是间接地或者逐渐地可以观想到真正发心的利益上来,这很重要。

很多道友可能喜欢观心,观心的过程中自己的有些毛病可以掏出来,以后慢慢改正,无始以来的习气比较严重,再加上今生当中的习气也是比较严重,所以不能一蹴而就。

老人们希求老人的法;

老人的法是什么呢?就是念阿弥陀佛名号或者心咒,让老人去背诵很困难,你们有些老年人,精神是非常可佳的,前一段时间笔考的时候也有七八十岁的老年人,拿着电筒一直写,但是写也写不了很多,干脆你还是念佛号,完成三百万阿弥陀佛名号。不然人老了,以后住在这个世间从年龄的角度来讲也不是很长了,所以老年人求老年人的法。华智仁波切也讲过,年轻人的修行和老年人的闻思不一定成功。

孤苦伶仃的弃儿希求离母之法,

离母之法是一种比喻,意思是没有被上师摄受的,像孤儿一样的修行人求的是离母之法。我们大家都知道,世间上的有些孩子没有母亲,他的所作所为肯定没有规律。同样的道理,世间上的修行人没有被善知识摄受,没有真实的教言,他自己随心所欲做一些善事、功德,这就是离母之法。前面不会有发心,后面不会有回向,中间也可能被世间八法的念头所占据,所以说这样的修行不太好。在这个世间上,没有被大乘善知识所摄受的有些人的行为,自己认为是殊胜的善法,但实际上是离母之法。

而我却认为无常法是最无与伦比的精妙大法。”

博朵瓦格西认为无常法是所有佛法中无与伦比的。可能我们这里的有些人认为大圆满法是无与伦比的,我们可以这样说,大圆满也是无与伦比的法,菩提心也是无与伦比的法,无常法也是无与伦比的法。但是有一个问题,本来大圆满从法的角度来讲是无与伦比的,如果没有修好无常观的话,可能无与伦比的法不一定能用得上,因此修大圆满的人自相续中一定要有一个厌离心。

我那天开玩笑说,现在很多人可能是世间法的大圆满:我今生一定要成就,为什么呢?轮回是很痛苦的,所以在痛苦的轮回中我要解脱。这是阿罗汉的大圆满,我自己在轮回中获得解脱的想法是否真正具足出离心也很难说,因为真正的出离心,就像关在监狱里面的人日日夜夜想从监狱中出来,但是我们修行人的心念中,轮回实在是苦不堪言,我真切地要寻求解脱,具足这样非常强烈的厌离心可能很困难。如果没有这样的厌离心,大圆满不一定修得成,如果有了厌离心,但是属于自我的厌离心也不行,如果是因众生在轮回中痛苦难耐,我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众生从轮回中度化出来,这才是厌离心和菩提心所摄持的大圆满的修持。所以,我们修持佛法的时候应打好基础,尤其是显宗中的无常法,如果无常法在一个人的心相续中生起,定会屏弃世间八法,修行圆满。

我前一段世间讲了,有一个法王在阿秋喇嘛那要求大圆满的法,阿秋喇嘛感叹他连一个简单的无常观都没修,还要希求大圆满,在课堂上也批评了,他老人家非常不高兴。我想对很多修行人来说,无常法和大圆满真的无与伦比、极其殊胜,尤其在末法时代,我们不能不赞叹。

以前觉囊法王多罗那他老人家也是这样讲的:现在末法时代的时候,显宗中像以前那样成就的人为数不多,但密宗成就的人相比之下非常多,有些人一直赞叹显宗排斥密宗,这是佛法衰败的一种象征。

所以,我们如果说显宗非常好,出离心非常好,无常很好,一直站在这样的一种境界当中,就可能是毁坏佛法的一种象征了,我们一定要赞叹无上大圆满的功德、威力和加持,但是我们也要知道从什么样的基础上修持无上大圆满才能成就,这个问题很关键。修行人首先要修无常观和生死因果观,尤其是发菩提心和无常观,每一个人的相续中要真正生起来,不是口头上说,万法皆无常谁都能说,但重要的是通过各种比喻和道理,自相续中一定要生得起来。

有人认为无常法只不过是属于孩童与妇女们的浅显低劣之雕虫小技,根本不能列入法的行列,以前藏地的法师们时常就“是否遮遣现分”、“佛陀是否拥有智慧”等主题展开针锋相对的激烈争论。

无常法是一些孩童或者是妇女们在家里面观一观而已,根本不能列入大法行列中,有些人是这样说的。

不仅是以前,现在也是辩论场所中很多道友集聚在一起,针锋相对地辩论,主题是现分要不要遣除,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中也讲得比较细致,比如说佛陀智慧的现分现在存不存在,讲第七品时饿鬼所见到的脓和人所见到的水,现分到底灭不灭,这方面的辩论特别多,在辩论场所中所有的法师们展开辩论的最主要的话题就是现分到底存不存在,到底需不需要遣除。以前我们学院的几个法师,几天几夜一直在佛陀智慧的现分上面辩论,到底如来藏空性的现分灭不灭?还有一个辩论话题,佛陀到底有没有智慧?如果佛陀有智慧,那么这个智慧已经成了世俗谛;如果佛陀没有智慧,那么佛陀不能照见万法。还有比如声闻缘觉证悟空性没有?六道众生所看到的一碗水到底所得的是什么结论?一直辩论诸如此类的话题。

博朵瓦针对这一时弊,义正词严地呵斥道:“如果相续生起无常之心,此生的一切现分都可以此念轻而易举地遮遣。”

但是博朵瓦认为:没有必要在辩论场上辩论现分存不存在,佛陀有没有智慧。他认为作为修行人应该内观,比如如果我们心的相续中真正生起了无常,那么所谓现分存不存在的问题全部迎刃而解,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和困难。如果在自相续中生起了无常的观念,很容易看破今世,如果看破今世,所有的修法会成功的。如果修法也没有成功,自相续中的无常观念也没有生起,整天语无伦次地辩论,结果也许造了舍法的罪业,除此之外一无所得。

因此噶当派有些格西的想法很接近于真正舍世修行人的想法。

北方的一些人正在为一位病人作禳灾的经忏佛事,一人不期而至,将用于供施鬼神的食子一下子夺走了。

北方当时有一个病人,很多人在为他作经忏仪式,食子、食品还有很多仪轨都需要预备安排。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把供僧的食子全部夺走了。

猝不及防的人们都纷纷谴责与嘲笑他不该将鬼神的食子夺走,他却满不在乎地说:“蛮不讲理也好,丢人现眼也好,反正我已得到了北方色卡地方的食子。”

想防止也来不及,很多人谴责他不应该把鬼神的食子夺走,但他满不在乎地说:别人怎么说都可以,别人怎么样埋怨我也无所谓,反正我自己已经得到了食子,他可能把食子吃了,《大圆满前行》中也讲到一个非常笨的人把觉沃前面的食子和酥油全部吃了。与此相同,别人笑我,别人说什么都无所谓,反正我已经把色卡地方的食子吃了,已经心满意足。这里的意思是指别人说什么都不顾一切,我们作为修行人也应该这样。

同样,观修无常尽管也被世人视为蛮不讲理,丢人现眼,但是,只要心中生起了无常之念,就可以此为满足了。

同样的道理,我们在修无常观的过程中,也许有人说:修无常法是如此低劣,不如观修无上大圆满,大圆满很好,大威德很好。

刚才来了一个道友,他要求我讲本尊大法,我给他写了一个文殊菩萨的心咒,他特别不高兴,仍然坚持要我讲一个大法。后来我说:以前有一个叫做博朵瓦的格西,他说最大的法就是无常法。这个道友说无常法早就学过,无常法不用教。我问他究竟弄懂没有,他说无常法懂了,春夏秋冬都是无常的,你一定要给我讲一个大威德的法,否则我不走。

所以修无常法、发菩提心的人,很多人谴责他:现在你到藏地去,藏传佛教中听说最高的法是大手印、大威德,你怎么求了一个无常的小小的法?不管别人怎么样讥毁、嘲笑,自己的相续中真的有一种无常观,自己已经心满意足,从此以后跟这些口头上说大话的人的相续完全不同,因为有无常观,时时刻刻自己的行为在佛法上面,如果没有无常观,虽然他修的是本尊大法,实际上也可以看得出来,修大法的人相当多,但后来真正能修行成功的有多少人,我不是讽刺他们,这是我们耳闻目睹的事情。

我们身边的道友找大法师,在他们面前求大法,但是回来后相续是什么样的,他自己的行为也神神秘秘,有时候说不清楚,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所以希望真正的修行人在相续中反复观菩提心和无常。

噶当派的格西讲的故事真的很精彩。

一位信士曾向博朵瓦祈求迁移加持,博朵瓦恳切地说:“我没有其他的迁移加持,只希望你能一门心思地观修无常,没有比此更深妙的法门了。

迁移加持,就是上师相续中的加持融入到弟子的相续中,意思就是上师你老人家加持我。

博朵瓦格西在别人向他请求加持的时候说:没有更殊胜的加持方法,只希望你能一门心思地观修无常。

以后有人找我加持时我也可以这样说,你们也可以这样说。但是别人可能不会相信,让他好好地观想无常,这就是加持的话,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是真的大菩萨迦持是有利的,一般的凡夫人依靠有漏的身体摸顶,可能没有什么意义。

如果你的道行在我之上,那呆在这里就毫无意义。如果你的水平与我相当,那我就可以直言不讳地告诉你,对于我来说,以这个遮遣现分(指无常法)的大法,可以产生深远的意义,如果你能如法炮制,也必将受益无穷。”

现在人们特别喜欢遮遣现分的法,对博朵瓦格西个人来讲,遮遣现分并不是其他的法,就是指无常观,所以,对他来讲无常观就是一个意义深远的法,如果你能真正如理修持,如法炮制[1],按照我的安排先修无常观,自相续中的无常、厌离心和菩提心真正生起来再修密法。

很多人不会这样观的,而是先求密法,方便的时候稍微看一看无常和菩提心的书,认为首先修最深的法,但实际上首先要打好基础,然后装修,很多人先装修,然后再打基础,可能到了装修的时候你的地基不稳固,装修也装不好。

因此,要搞清修行的次第,这一点在座的人如果听了这些法就会有一些感应,如果没有听,或者听了以后以无所谓的态度来对待,就没有办法。

这是博朵瓦格西的法。

一位密咒师的女儿娇嗔地向父亲埋怨:“我的这个破镜子太小了!”

不知道是不是父亲给她买的,反正她对父亲说自己的破镜子太小了。

父亲听到她不明事理的抱怨,说道:“你先用它照脸,如果还嫌它小了,那就到我的大鼎锅那儿去照吧!(那倒是硕大无比的镜子。)”

不管怎么样,镜子再小也可以照得到你的脸,镜子如果真的太小,到我的大鼎锅那里去照也是可以的,其实大鼎锅不可能照人,这里是带有讽刺的意味。

同理,虽然有人将无常法贬斥为“拙劣小法”,(但我还是开诚布公地提醒诸位,请不要自不量力,)最好还是先让无常法在相续中扎下根,再去寻找其他的法,方为明智之举。

学院里的有些修行人也是这样,以前给大家唱上师如意宝的《无常歌》的时候大家都觉无所谓,唱大圆满的道歌时,觉得“道歌”对我有一定的利益,我可能马上会证悟的。所以,很多人认为无常法是很小很小的,如同小女孩认为镜子太小了,自己的脸在里面照不下来一样,实际上你的脸再大也一定能照到。

有些人认为自己的境界非同寻常,但是实际上你的境界再高也不能离开无常法。前面我们也讲了,有些人认为修大法的人才需要,有些人认为刚开始的时候需要,不需要长期修持,实际上自始至终,何时何地都是需要的,而且具有无常观的修行很有力量。

这是作者给我们的教言,不管什么样的境界,首先在自相续要扎下无常的根,然后再求其他的法就是智者的行为,无常观还没有在相续扎根,修持不一定稳固。

博朵瓦云:“没有忆念无常的一切修法,都好似冰上的建筑,悠然闲暇之时自己仿佛也如假包换似的具有空性等的境界,但是一旦到了紧要关头,便会从基础开始土崩瓦解;

博朵瓦又讲:没有修好无常法就像冰上的建筑,在悠闲自在的时候,好像是真正有一些空性的境界。比如说你吃穿皆具,天气也好,心情也好,没有违缘的时候,认为我的空性的境界很不错。但是你遇到了违缘,别人挖苦你,别人说你的过失,在这种情况下你就难以把握,说明所谓打好空性的境界实际上是假的。

如果生起无常之心,则修行不会退转;倘若相续中尚无有无常观的立足之地,则一切的努力都会付诸东流;如若在相续中培养起无常之心,则菩提心与空性等一切功德,都如同源源不断地堆积一般日益高涨。”

如果自相续中根本没有无常的观念,所有的努力全部会付诸东流。

这里还是有很深的教言,但就讲到这里吧。




[1]如法炮制:此处指如理行持,亦即依教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