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节课

2004227                                  

现在是讲《开启修心门扉》里面观无常的时候,昨天我们也讲了,观想无常一定要学习香怎耶巴、宁敦释迦炯还有奔公甲这三位尊者,香怎耶巴的公案已经讲了。

宁敦在一开始自恃博学多才,极其傲慢,不可一世。对于自己所掌握的秘诀也是保守吝惜,守口如瓶,绝不轻易示人。

宁敦最初就像有些金刚道友,觉得自己在各方面超人一等,所掌握的学问根本不愿意与别人交流,决不轻易示人,这种行为非常不好。

除了密法的甚深窍诀以外,别人提出问题时,希望你们能将自己所懂得的教言尽心尽力地告诉别人。我们闻思修行过程中最大的毛病就是自相续中对某个教言或论典颇有感触,而且懂得窍诀时,舍不得给别人,很保守,这样不好。尤其是大乘有关菩提心的法门,一定要和别人交流。当然如果是密宗的甚深窍诀,随随便便传给别人也不一定合理。

后来因为他的一位胞弟的死亡,(才令他如梦方醒,)终于看破今生。

当时宁敦尊者本来很傲慢,无常修得一点也不好,但是后来他的一位胞弟死亡的原因,他的生活从此迥然不同了。

以前我接触很多人的出家和修行也与此类情况有相似之处。我大概是在读中学的时候,有一个人的名字叫王巴,他妻子的名字我忘了,他的女儿叫王瑞,本来我们藏族不是用父亲的姓,但是他有些特殊,可能是学汉人。当时在动乱年代,他不信佛教,而且对佛教、对出家人非常不满,经常摧毁佛塔,非常可怕,后来他的妻子突然暴死,他在工作和行为上有非常明显的改变,他开始寻找原来打过的人,悄悄地去这些出家人面前供养。前一段时间我和德巴堪布谈了他的事情。

我的意思就是说,有时候我们身边的亲人死了,或者是身边真正出现一些重大事情的时候,会对无常有深刻的认识。我们学院今年冬天发生的事件令每一个人觉得寿命没有什么可靠,当时他也是这样的。

以强烈的出离心专一修持无常,即使在闲散解闷之时,也唯独念诵道“亲友长时相往来,死到临头各分开,巨大忧患相煎熬,此为世间之必然”等警句,以促进修行。

宁敦对亲朋好友的执著还是很淡薄的,他说亲友长期往来,大限来临一定会分开的,那个时候为了亲友而造的诸多恶业令自己非常痛苦,这也是世间不可推翻的必然规律。可能宁敦耍坝子的时候经常念这个颂词。

绰普的上师旬呢策信口开河地讽刺道:“连宁敦大师也声言‘要修无常’,这可能吗?”

这位上师也许是修甚深的法。他非常不满,他说:听说宁敦大师也修无常,不可能,无常是很简单的法门,这么有名望的上师还在修无常?不可能吧!修无常就是世间刚入佛门的人修的。

大瑜伽士却以赞赏的口吻回答说:“如果他真的在修的话,就必定有这个无常的境界。”

这个瑜伽士的名字在藏文中也不明确。他说:如果宁敦真的在修无常的话,那这个人肯定是很了不起的。

确实!虽然我也跟这里的道友讲了无常,但是有些人不一定修,如果不断地、持之以恒地修无常法,他相续中的境界肯定不可思议、很了不起了,我们也可以推测出来。

一次,侍者向宁敦大师禀报准备夏用木柴事宜。(宁敦不屑一顾地)回答说:“夏天在不在都不能打包票,准备柴火有什么用处?如果真的活到夏天,再作商议吧!”根本没有将这些琐碎之事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侍者可能这样说:夏天的时候雨水较多,我们应该买一点牛粪吧。后来他说:夏天在不在都不知道,现在买牛粪干什么,到时再说吧。

可能到时也买不到牛粪,死也死不了,会不会很麻烦?到时候想:那天不观无常好一点,现在根本买不到。到时也许弟子怪他:那天很好买,你那天说不让买,当时说修无常,现在根本买不到怎么办,买煤气又没有钱,电炉也不能用,现在烧开水的牛粪都没有,那上师你去背吧……

博朵瓦赞叹道:“(由此可见,)宁敦无疑已经现见真谛了!”

博朵瓦格西说:不准备牛粪,不准备木柴,此人肯定已经见到大圆满或无常观的真谛了。

这些境界我们是没有的,我前一段时间都在想,如果很多金刚道友冬天没有买到,夏天雨水多了以后就更买不到了,到时候很困难。所以,无常修得不好的人,境界恰恰相反。

据说,博朵瓦自己也因为相续中生起了无常的缘故,所以,一旦遇到利养等纷至沓来的情况,反而会面呈怒容。

现在的有些人稍微有点恭敬利养的时候就自吹自擂、大肆宣传,或者自以为是、坦然享受。但博朵瓦尊者不是这样,利养纷至沓来的时候不但不高兴,而且面带怒容。现在很多大活佛、上师到其他地方去还是有一定弘法利生的事业,所以也应该很随喜。但有时候他们到了城市里面,比起以前呆过的山谷,觉得城市特别舒心惬意,坐的轿车也如何好,城市这么美丽,好像依靠这些生不起出离心一样,所以不应该特别羡慕。世间上的无常法应该不是修行人羡慕的对境。回来的时候,侃侃而谈的是环境如何等等,包括自己在内,有时候非常惭愧。

在(他所著的)《自言长篇》中,也反复地自我告诫:“应当考虑如果我今晚死掉该怎么办,从而对明日之后的事情漠不关心。”

《大圆满前行》中也讲了,以前噶当派的很多高僧大德晚上睡的时候将碗扣下,他们认为明天早上可能会死的。

一次,多吉法师献上了仅仅用于包裹《大方广佛华严经》的170函卷帙的包布。

多吉法师供养了包《华严经》170函的布。

博朵瓦尊者说道:“应当催促倍敦法师尽快备妥他准备奉献的包布。”

博朵瓦尊者要求陪敦法师马上准备包布。

查噶格西解释并请求道:“绸缎和毛毡还没有备齐,可不可以暂缓几天?”

当时包经书是用一些绸缎,现在有些包布的角上面加上五颜六色的绸缎,但是可能也加一些毛毡。查噶格西说没有准备好包布,不要那么急吧,暂缓几天再用吧。

博朵瓦回答说:“我已经没有工夫等待了,有一张包布就包一函,有两张包布就包两函吧!”

博朵瓦回答的是:没有那么多时间了,有一张就包一张,有两张就包两张,有多少还是包多少吧,不要再拖了。一般口头语会这么说。

(听了博朵瓦的话,大家都开始紧锣密鼓地加紧准备,)其后,又有300张包布备妥。三天后,尊者示现重疾,七天后圆寂。原来,他早已确知自己的去日。

他觉得时间再不能拖,这也是一种比喻。

博朵瓦虽然一向都是放浪江湖、荡迹浮踪、居无定所的,但也因其功德而感召聚集了2000余名僧众。其中舍弃今生,通达并忆念无常的就有500名。

虽然他走遍天南海北、山山水水,放荡不羁,足迹飘荡不定,到处游走。热振寺是仲敦巴的寺,但是博朵瓦的寺院前面也没有提到,他可能是不固定的,当时博朵瓦在藏地最多是在康区。以后人们的行动越来越方便,今天到这里开法会,明天到那里开法会,后天又去放生,今天在东北,明天在南方,后天到新加坡。国外的人都是今天在马来西亚,明天在香港,后天在美国,再过两天又要去法国,再去加拿大,整天都是跑来跑去,但有些是真正有弘法利生的利益,有些没有什么意义,博朵瓦尊者应该不是这样吧。

他的弟子中通达并忆念无常的有四分之一,我们这里有多少能通达无常和真正看破今世的,不可能是全部,但是也有一部分人通过《开启修心门扉》,尤其是《窍诀宝藏论》来通达的。我希望你们不要舍弃《窍诀宝藏论》的教言,应当经常看,因为很多修行上面的问题在《窍诀宝藏论》里面讲得非常清楚。而且《开启修心门扉》仅仅是我们显宗当中的窍诀,《窍诀宝藏论》则归摄了显宗和密宗所有的修行窍诀。

今年有很多人实修,只听堪布的课,我也已经开许同意,但实修的过程中一定要好好地看一看、修一修《窍诀宝藏论》。前一段时间我们做的讲义也很不错,闻思班的道友如果有时间也一定要看,《窍诀宝藏论》里面也尽是讲看破今世和寿命无常,有很多很多的教言。

有些人说需要修行,有些说不需要修行,有些人需要闻思,有些人不需要闻思,但是《窍诀宝藏论》里面对这些问题都已经阐明得非常清楚,有句教言说:“证悟心性无需诵经典。”所以有些问题到底怎么样解决,似乎特别矛盾,但实际上无垢光尊者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殊胜的《窍诀宝藏论》,大家应该修持。

加哲仁波切对此赞叹道:“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在当今时代,即使一名这样的修行人都难得一觅,(更何况有500名?)”又进一步夸赞道:“像喀ra衮穹也堪为忆念无常的楷模。

现在这么多看破今世的人,有些是现象上的看破,有些是心里面,临死之前能看破今世,在末法时代中还是非常难得的。喀衮穹也是看破今世的好榜样,前一段时间有一个道友已经讲了这个故事,讲得很好,我在这里不用广说。

据说,他在喀ra黑山洞的岩穴修行时,洞口有一丛荆棘,常常挂到他的衣服。他本想将其砍除,但转念一想:砍了又有什么用呢?就这样无论进出洞口的时候,都会生起此念。直至最后圆寂,始终没有砍除荆棘丛。

这个公案在华智仁波切的《大圆满前行》里面稍微讲得广一点。他进去的时候荆棘挂着衣服,他思量要不要把这棵树砍掉,算了,算了,不一定还能出来,他就进里面修行,出来的时候又挂着他的衣服,算了,算了,不一定还能回来,他一直这样修,最后上师已经圆寂了,(《大圆满前行》中是说直到上师成就为止。)但是荆棘树还在那里。

我一直打听那个山洞在哪里,可是打听不到。现在无著菩萨造《佛子行》的无起仁钦山洞已经打听到,是拉萨上去扎西绒布附近的地方,不是很远。那天学院的有些喇嘛要去,我请求他们一定帮我拍一张照片,以后可以放在《佛子行》或《入菩萨行论》的封面。你们去拉萨的时候再去看一看喀衮穹的山洞,看有没有这棵荆棘树,如果有就拍一张照片。

现在世界上的很多人拍一张照片就已经满足了,代表去过此地,很多人是这样。

另外,格西桑颇瓦与喜顿雍仲嘉措等人的事迹也是感人肺腑,值得我们效法的。”

桑颇瓦每一次听到一个人死了就很高兴:“我听到了一个好消息,有一个观无常的机会了,某某人已经死了。”他特别喜欢转告别人,他自己也觉得收获非常大,我在下面注脚中写了他的一些事迹。

喜顿雍仲嘉措跟他也不谋而合,尤其是听到死亡的消息,对他来讲是最深高的法。

我也在前一段时间听说,巴西的一个比较出名的人叫做汇罗,他是世界上最富裕的人,原来他的资产是20亿美金。这个人比较笨,从出生什么事都不做,好逸恶劳,我们读书的时候他也是比较出名,很多明星对他特别关心。但是他有个愿望:死的时候一定要贫穷,这样生活才有价值。前一段时间在新闻里报道说他已经死在一个宾馆里,享年88岁,死的状况也确实很凄惨、可怜。20亿美金全部已经享用完毕,生活特别奢侈,真的没有意义,20亿美金核算人民币大概是170多亿,他一个人全部花完,后来政府对他救济。

这个汇罗的消息对你们来讲也是大圆满法,你们可能没有什么感觉,死就死吧,人都是要死的。如果来想这个道理, 20亿美金,在八十多年当中被一个人消耗完真是可惜,我们一般的生活也可以过得很好。

作者听到死人的消息都觉得非常殊胜,我们也应该这样去效仿,当然真正在心里面生起死亡无常的定解对修行会有很大的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