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节课

2004228                                 

有人认为,既然观修具有如此重大的意义和功德,就分门别类地分成若干部分进行观修。但总的来说,噶当派的善知识们,并没有将观修程序详细地加以区分,而成为各个科判。

有些人认为应该分若干问题来观修,但总的来讲,噶当派的大德们每天都要观无常,不太重视理论,因此并没有加以分析而成各个科判。

但是,过去也有个别智者将其分成各个科判进行观修,众多的追随者也按此次第进行修习。两种修法之间无论在思维与观修的意义方面,都没有任何差别。

过去的高僧大德们把无常分为很多科判来宣讲的情况也有。修行人也根据高僧大德们所分科判的次第来进行修持,不分科判也好像没有什么差别,不管是观修还是意识思维方面都没有什么差别。

往昔卓龙巴大师的《菩提道次第》中对此也有分类,如今的宗喀巴大师及其弟子们,是遵照“三根本”、“九缘由”的科判进行修习的。目前,这种观修方式是举世公认且享有盛名的。

关于卓龙巴,在前面也做过解释,他的《菩提道次第》中有分类,后来宗喀巴大师和他的弟子们也遵照卓龙巴的科判。我以前看过《菩提道次第》,里面分三根本和九缘由,希望你们有时间看一看《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修无常,其实《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共同加行不是特别广,但是讲无常的时候有这些科判,而且后来的噶当派,尤其是黄教格鲁派的很多高僧大德们根据宗喀巴大师《菩提道次第广论》的科判宣讲无常,有这个传统。

以前,源自恰索巴的传承大师们,将观修无常划分为三个部分:粗分无常,细分无常,暂时无常。

恰索巴是阿底峡尊者的大弟子,他的传承大师们是分三个方面来讲的。

粗分无常又可分为两个方面:一切有为法注定毁灭;自己必将不由自主地死亡。

粗分无常从大的方面来讲:一切有为法注定是无常的,自己一定会趋入死亡,两个方面来讲的。

细分无常即为:思维每一刹那尽皆趋于无常,犹如陡坡之飞流般咆哮奔腾,以及牧人马不停蹄地驱赶牲畜等比喻。

细分无常是思维每一刹那趋于无常,夏天路过马尔康的时候有陡坡飞流,或者牧童赶牲畜的时候不断地向前走,从这个比喻来了知细分无常。

暂时无常可从四个方面而思维:四大错乱之无常,触怒天龙之无常,以上两种紊乱、冲突皆具之无常,因衣食住处等缘而导致的横死等等。

暂时无常:四大错乱的无常。有时候触怒天龙以后自己的四大也不调顺,很多人生病、发狂,就是两种无常都具足。因衣食住处等缘而导致的横死等等是暂时无常。以这种方式来观修也是很殊胜的。

他们就是按照以上方式进行观修的。

还有很多其他的善知识,则是从外无常与内无常两方面进行思维的。

《大圆满前行》中是通过七种无常来观修的。

外无常可分为两个部分:器世间无常,情世间无常。

内无常可分为三个部分:刹那无常,连续无常,暂时无常。

刹那无常:每一刹那均处于毁灭状态的无常;

连续无常:即使拥有生命,却比离弦之箭与狂泻之瀑更加迅猛地往(死亡)飞驰;

也就是说我们虽然寿命未尽,但是就像离弦之箭或者瀑布的奔腾咆哮一样,很快地趋往死亡的方向。所以,你们自己也可以想一想,我们来到人间十几年、二十几年或者是几个月、一年过得特别快,刹那趋往死的方向,从这方面来观想无常。

暂时无常可分为四个部分:寿命穷尽无常,业穷尽无常;福报穷尽无常;于放逸之中暴死之无常。

我的上师说:“观修无常等法时,身体做毗卢七法,观修的本体、次第以及定数都应当确定。以强烈的意乐安住其中,而不散于外境。从一开始就要力争不放纵于恶念而如理修习。”

宗喀巴大师的大弟子是克主杰和贾曹杰,他的上师肯定是克主杰,即克珠格勒华桑,我们前面也讲了,有没有贾操杰和宗喀巴大师,这在历史上的说法不同。

我的上师说:观修无常的时候,身作毗卢七法,观修无常的所观本体、次第和定数首先要准备好。比如说要观修的本体是我的身体无常,次第是先观身体无常还是器世界的无常也要搞清楚,定数是所观时间一定要确定。

并由此写道:“要观修死亡无常,就应当对观修量以及次第十分重视。”

要达到一定的境界,就像前面喀衮穹一样。无垢光尊者的每一个引导文当中有一个界限,尤其是无垢光尊者的《上师心滴》的每一个引导前面也有一些观修无常的法,而且《三种自解脱》的前面也有。所以,无常在自相续中一定要到生起为止,无垢光尊者很多的教言当中说最后观到整个世界都是无常、不可靠的、动摇的、没有一个稳定的,自己心里面自然而然生起定解,而且对器世界和有情世界都没有很大的贪执,这个时候你的心里面具有了无常。

不然,这个城市多么美呀,这里特别舒服,我应该在这里呆20年、30年,我看到了旧金山,旧金山那边有一个金桥,多么庄严!

说明这些人口头上说大圆满,问我要讲什么,我说讲《俱舍论》,“《俱舍论》是小乘法,增加分别念,一定要入大圆满的安住定,这里特别舒服,吃得很好,冬天也开着五彩缤纷的鲜花。”对整个轮回有特别强烈的希求之感,无常的心根据大圆满的《上师心滴》和大圆满的《三解脱》的教言,是不具足无常。但有些上师可能是为我们这些业力深重的人显现的。前一段时间有一个人给我打电话,他对我讲《俱舍论》有点不满,所以我今天在这里驳斥他,他听不到!

卓衮大师精辟地阐释道:“这些文字表明:不论以何种方式修习,应当按照次第不错乱而思维,以及跟随记忆而思维两种方式进行。”

卓衮大师解释道:一个方面是根据传承上师们的次第不错乱而修无常,另一方面根据自己的记忆。比如说《大圆满前行》中有七种思维方法,以各种因缘来思维,以猛烈的希求心来思维等等。思维的方式,春夏秋冬如何无常,自身如何无常,在自己心里要有定解,有定解以后可以意念,然后以这种清晰的意念方式进行思维。

其中第一种,是指在尚未娴熟的时候,就不能让次第错乱;一旦到了观修娴熟,得心应手之际,就可随意而修,而不必依照一定的次第。根据观修量的多少,其效果也有着天壤之别,所以务必对此加以重视。

没有娴熟的时候,要按照高僧大德们的引导次第来修,真正娴熟以后随时都可以观,不一定首先按器世界、有情世界,然后高僧大德的无常这样的次第,但娴熟之前要这样去修。

所以不管是加行班还是正行班,并不是口头上说,在自相续当中真的要生起看破今世和无常的观念,平时在自己的相续中一定要有出离心和菩提心,这些特别关键。大圆满的觉受、大圆满的证悟和觉性应该是通过自己虔诚的信心引发的,只要前面的前提基础已经具足,后面有很清净的传承和法要,就会在自相续中生起来。

但是前面的无常观念一点也没有,口头上说大圆满,实际上不一定很大,只不过是自己语言的有表色很大,身体的有表色很大,但是无表色的心相续中的觉悟不一定很大,所以口头上说的不重要,应该是打好基础以后自己变成一个如理如法的修行人特别重要。

针对这一点,无著菩萨在《五部地论》中也这样阐述道:如果对其内容,从多方面进行思维,就会具有所向披靡的巨大力量。

讲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