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节课

200434                                   

《开启修心门扉》全论有十九个问题,现在讲最后一个问题。

十九  承前继后,于师生信

修行人还应当学习前辈的修行之道,并对上师的窍诀深信不疑。如果在此基础上,修习其他的法门,就能使信心进一步增强。

应对上师的窍诀深信不疑,应该对上师有信心,如果没有信心,上师讲得再好,或者上师的窍诀再殊胜,恐怕要把它看作一般的语言来对待,这样对自相续没有利益。因此,通过各种途径对上师生起信心,对上师的窍诀始终有与佛经、经论相合的信心,在此基础上修任何法都会更加增上。

德热扎波兄弟俩曾到仲敦巴格西前闻听佛法。敦巴仁波切殷切地说道:“据说,在印度圣地,佛法的入门方式唯有一种,而外道的入门方式则有七种。我们应当修持上师的窍诀。

以前的印度,佛法入门的方式唯有一种,就是要听上师的窍诀。比如从密宗八十四位大成就者的传记,或者其他密宗成就者的传记来看,很多都是依教奉行而获得成就的。而外道入门有七种方法,外道有各种各样的修行法。

什么是窍诀呢?就是数数修习死亡无常与业因果,并持守清净戒律。坚定不移地修持慈悲菩提心,以及以其为前提而引发的各种行为,并积累资粮、净除罪障,这就是窍诀。”

实际上上师的窍诀就是要看《大圆满前行》,别无其他。很多人问我要修什么法,我都说你认真地看《入菩萨行论》和《大圆满前行》,其实我的窍诀已经讲完了,可能是个好上师,因为下文就讲什么是窍诀?窍诀就是数数修习死亡无常与业因果,没有说轮回的过患和暇满难得,(仲敦巴仁波切认为四个共同加行里这两个可能不太重要,)还要受持清净的戒律,之后发菩提心、积累资粮,积累资粮是修曼茶罗,净除罪障修金刚萨埵。这是仲敦巴格西给我们的教言。

《大圆满前行》真是一生当中成佛的法,华智仁波切在后面的偈文当中也如是说。那天实修班的法师问我可不可以讲《大圆满前行》,我说非常好,按理我们每年都听一遍是最好的,但是学院中所学内容特别多,以前法王如意宝说每年春天要讲一次,但后来可能因学院的人越来越多,没有成功。按理我们的传承非常清净,尤其上师如意宝亲口传的最后一个圆满的法就是《大圆满前行》,因此,对我们来讲,这个法是非常殊胜的窍诀,除此以外没有窍诀。

那天有个美国的道友给我打电话说对西方人不敢讲轮回的过患、地狱的痛苦,美国人不太喜欢听,所以就不想给他们讲。”我说:“不喜欢听就不讲是不行的,不管法里面说什么,都应直言不讳。”“不不不,我不想讲,我只给他们讲了寿命无常,不讲轮回的过患,他们是不喜欢痛苦的,很喜欢快乐。”他是这样说的。但实际上造恶业也恐怕是不能实现快乐的。不管别人怎么说,《大圆满前行》作为我们终身的、真正的上师窍诀来对待的话,是非常殊胜的。

沃色加措法师向尊者祈求教言的时候,尊者的回答如出一辙。

沃色加措法师向仲敦巴尊者祈求教言的时候,尊者也是同样的回答。

另外,康巴华巴即将离开之际,曾向敦巴仁波切讨教,仁波切回答说:“行住坐卧之时,都应当趋向于禅定。在体力充沛的青年时代,就应抓紧时机,培养锻炼自己的身心,修习上师的窍诀。

康巴华巴要离开的时候,他说:敦巴仁波切,我要回去了,现在家里和寺院里的事情特别多,我依止你这么多年了,今天我要离开,心里很伤心,也许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可不可以将你一辈子当中最殊胜的教法传给我。

仲敦巴仁波切说:行住坐卧要经常观自己的心,尤其是年轻的时候,老了以后可能就糊里糊涂的,所以,精力充沛之时,一定要修炼身心,不要太脆弱。我们的身体是欲界的、有漏的、四大组成的,所以,身体实在倒下去了肯定是无可奈何,不要说我们,以前的很多高僧大德,到了年老体衰或有病在身之时也是无计可施,在此之前以小小的因缘不要退堕。我都这样想,如果我们大家都脆弱,去年、前年遇到了很多修行的违缘,如果不坚强,大家现在连闻法的机会都不一定有。阿罗汉是有退失的时候,有些阿罗汉遇到小小的一个违缘就退失果位了,这叫做退法阿罗汉,有些遇到小违缘不退,大的违缘就退了。所以阿罗汉都是如此,我们凡夫人一点也不退恐怕是有困难的,但是坚强还是很重要,尤其是现在的时代当中。

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痛苦,不要自以为只有自己很痛苦,别人都很快乐顺利,上至大法座上的法师下至乞丐以上的所有人都有自身的一些痛苦和违缘,不坚强都不行,因此在修行过程中一定要锻炼自己的身体和心。

什么是窍诀呢?就是多多修习死亡无常与业因果,并持守清净戒律,修持慈悲菩提心,以及由其引发的积累种种资粮、净除种种罪障,这就是窍诀。”

什么是窍诀,这里与前面所讲没有差别,仲敦巴要求所有的弟子都是这样。

除了“种种资粮”等的语句与藏文稍有出入外,其他是相同的。我想,仲敦巴遇到哪个弟子都让他修加行。你们也是这样,有些人初学佛时不知所措,一无所知,虽然皈依了,但是不懂修什么法,我想你们最好给他提一个建议——好好看《大圆满前行》,如果通达了里面的道理,你就成了名副其实的修行人了,仲敦巴当时讲的内容就是这些窍诀。

博朵瓦尊者云:“如理思维佛功德,皈依三宝入佛道。

博朵瓦尊者:首先如理思维大慈大悲佛陀的功德,尤其是《白莲花论》当中讲了很多佛陀的功德,归根结底,佛陀的功德归纳起来是什么呢?就是利益他众。佛陀并没有在《白莲花论》中修生起次第、圆满次第,或者修什么建筑、搞什么宣传,佛陀成佛的途径不是这样,唯一就是利益众生,哪怕是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事他也去利益众生,这就是佛陀的功德。

因此,作为佛陀的随学者,在自相续中应“以悲待众,以智行事”,以悲心来观待众生,以智慧来行持事情。以悲待众是在世俗中以大悲心来观待众生,以智行事就是世俗中具足一切,胜义中智悲双运,当然是显空双运的究竟妙智了。

暇满难得为先导,修习随念死无常,复次恒时思四谛,了知轮回诸过患,众生俱与我等同,于彼萌生慈悲意,温和且具菩提心。诸法彼中咸包涵,此即野风传遗嘱。”

上面所讲的一些教言,我不解释大家都会明白,这是野风传的遗嘱。野风传的遗嘱有两种解释方法,一个是以民间的故事来宣说,或是当时博朵瓦要圆寂的时候留下了这个教言,意思是让山上的风传达自己的遗嘱,以后如果人们要听我的教言,风传的范围比较广。就像无著菩萨和博朵瓦格西临死的时候也再没说什么,好好地修持我所讲的道理,这就是我的遗嘱。

卓衮大师也单刀直入地指出:“我等出家人,所修之白法,三藏四续外,别无诸修士,无常至实相,当修此渐道。”

卓衮大师:不管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除了三藏四续部以外再没有其他的修法,但是三藏四续部修法的道次第首先从无常开始,最后到证悟实相,显宗和密宗都是如此。显宗比如说宗喀巴大师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也是根据阿底峡尊者的《菩提道灯论》而讲的,显宗和密宗的最究竟就是从无常到证悟实相。我们宁玛巴的道次第论就是《大圆满心性休息》,这也是从无常到最后证悟实相之间,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诸位修士一定要记清。

柳吾色巴仁波切曾坦率地说道:“我常为农区某些密咒师以酒献新的方式感到害臊,拉美白咒师饮酒前献新时,口中总是念念有词:‘请三宝享用、请护法享用、请三世父母享用、请六道众生享用,其他再没有剩下的吧!’

柳吾色巴仁波切曾说:以前有些农夫和密咒师用酒献新供养,但是我觉得这种献新供养的方式有点羞耻和难为情,因为当时他的动作和行为太激动。

他献新供养的时候全部都享用了,后来六道众生也要享用,再没有什么吧。他的语气当中已经包括了一切,他自己心满意足地认为再没有什么事。

同样,具德上师阿底峡尊者的菩提道次第之此法中,才真正是将四续三藏的所有法义无不涵盖,(除此之外,其他再没有剩余的法。)

同样的道理,具德阿底峡尊者的《菩提道灯论》,三藏四续的法要没有一个不涵盖的。我想方便的话《菩提道灯论》也给大家传一下,《菩提道灯论》有68个颂词,内容不多,汉文可能有三个翻译本,法尊法师、如石法师都翻译过,但是我最满意的是如石法师的翻译本。大概很早的时候我在国外请了一个法本,当时很想讲,但是一直没有讲成。在藏传佛教中是非常有名的大论典,因为宗喀巴大师也是依靠《菩提道灯论》造两大论——《菩提道次第论》和《密宗道次第论》。

也许《开启修心门扉》讲完了以后再讲一个《菩提道灯论》,但是我觉得我现在变成格鲁派一样,今天讲《札嘎山法》,明天讲《开启修心门扉》,再讲《菩提道灯论》,自宗的大圆满一点都不讲,觉得不像龙钦巴的儿子,有点惭愧,当然格鲁派的讲法是非常好,但是自宗是什么,有时候应该要头脑清晰。

因此,尊者为我们调配好的这剂灵丹妙药,诸位至少应当享用少许。服用之后也切忌呕吐,如果有要吐的征兆,就通过对其吐口水,吹气、用冰冷潮湿的石头熨贴身体,以及拔头发的方法想方设法地平息呕吐症状。

尊者给我们弄了很好的药,诸位还是要吃一点上面所讲的阿底峡尊者的教言。(其实缘起还是很好的,因为我昨天刚思维要不要讲,而且我得了一个最近的传承,但结果今天在此处也讲了最好的药。)《札嘎山法》里面讲过这个公案,享用以后最好不要呕吐,我们修任何法以后,可能生邪见,马上就吐了,把法本送给上师和道友就要离开,只学一个净土宗。这说明他把以前所学全部都吐了,这个人很可怜。

我们这里的人会不会这样,我有点害怕,很多时候传密法执著比较大,有些人学了一段时间就学不下去了,特别愚痴,把密宗的法本也交给上师,交给道友,去还俗了,去显宗道场了,这说明将药已经呕吐无余,很可怜的,给金刚道友添很多麻烦,药也不吃,水也不喝,那就是世间的一个恐怖主义的绝食反对,这样不行,所有的金刚道友一定要配合吃药,一定要配合吃饭,有些病人如果精神有问题还情有可原,否则就不好,男众和女众中以前也经常出现。

比如说我,每天尽量吃药,不管这个肉身能维持多久,别人对我好心好意供养的药,反正全部都吃,每天都吃很多,也许不会有副作用,也许药性反应也不知道。有些病人不吃药,这样不好,如果实在不行,以很平静的状态中离开这个世间,这是我们最好的一个修行标志。

有些人准备舍弃密法,舍弃菩提道次第法要的时候,就拔他的头发。出家人头发也没有,拔耳朵吧。有些人准备把密法妙药舍弃的时候,旁边的道友应该帮助他,不要让他呕吐,吐了特效药,你的病肯定治不好的。

如果现在还未曾服用,也要为了方便以后随时享用,而时刻揣于左怀。

在此处阿底峡尊者是用藏族的服装来衡量的,一般藏族人将东西揣在左怀,右怀这边有领子,不太方便,揣在左怀把右手拿出来很方便,害怕掉下来的时候再放在最里面。

如果担心其失落,就最好置于怀底。”

意思是你想舍弃密法,想舍弃上师的窍诀或者忘失的时候,再三地看这本书,立刻要记清楚,这里有很多的隐含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