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课

按藏传佛教的讲经方式,《金刚经》分为初善题目、中善经义、后善结尾。昨天讲了初善部分,今天接着讲中善经义。

提到“三善”,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个笑话:有位炉霍县的干部,经常喜欢看一些经论,有一次他在开统战会议时说:“同志们,今天我们要开一个会。初善我先发言,中善我要讲一些政治问题,后善祝大家吉祥如意……”(众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

依照密宗的讲法,此处是说五种圆满:1、环境圆满: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2、时间圆满:释迦牟尼佛成佛后的一时;3、眷属圆满:一千二百五十位大比丘;4、法圆满:《金刚经》所诠的甚深意义;5、本师圆满:三界导师释迦牟尼佛。

〖舍卫国〗:据《现观庄严论释》记载,舍卫国是印度六大城市之一(其余的还有广严城、鹿野苑等),佛陀在世时由孟光王(波斯匿王)统治。

〖祇树给孤独园〗:它的来历有一段典故:给孤独长者皈依佛陀后,祈请佛陀来舍卫国传法,并欲觅地为佛建造精舍。他发现祇陀太子的林苑清净闲旷、适合静修,所以打算购买。太子非常不舍得,为了打消他的念头,对他开玩笑道:“你若能把这里用黄金铺满,我就答应你的要求。”给孤独长者回家后打开宝库,用大象把黄金驮到那里铺地。由于给孤独长者前世供养过六佛,今生能够看到地下的宝藏,并可加持土石变成黄金,具有极为殊胜的福报。最后祇陀太子为其诚心所动,对他说:“以前我们商量卖地时,并没有说这里的树也要卖,现在这块地属于你,但这些树仍属于我,让我们一起供养佛陀吧。”以此原因,该地名“祇树给孤独园”。后来,给孤独长者迎请天人在这里建造了一座经堂,佛陀常在此地讲经说法。

1990年我随上师如意宝前往印度,在日薄西山的某一天,朝拜了这座闻名遐迩的“祇树给孤独园”。如今那里唯有一片废墟,既没有寺院,也没有城市,只剩下了遗址的大概界限。当年,佛陀在此示现神变降伏外道六师,为了纪念这段历史,在每年神变月(藏历一月)的一日至十五日,拉萨都会举行隆重的法会,我们学院也在这十五天中举办“持明大法会”。

〖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藏文译本和义净法师的译本中,除了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外,还有“大菩萨众”。此译本之所以没有提及,应该是梵文版本的不同所致。就像《入菩萨行论》的颂词,克什米尔的班智达说有一千多颂,东印度的班智达说有七百颂,中印度的班智达说有一千颂,最后问寂天菩萨时,才知道一千颂是正确的。印度的经文经常在文字内容等方面有所不同,故大家不要一见到不同版本,就妄加断言“这是真的”、“那是假的”!

我个人认为,在梵文版本方面,藏传佛教与义净法师用的应该是一个,鸠摩罗什与唐玄奘用的可能是一个。你们在研究经典时,倘若发现不同之处,千万不要随便取舍。要知道,经典是具不忘陀罗尼的班智达结集而成,但他们的不忘陀罗尼就像现在的录音机一样,也有不同层次的差别,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金刚经》的听众有小乘比丘,也有大乘菩萨,因此本经属于大乘的范畴,《经庄严论》的意义可以尽摄其中。

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

诸眷属聚在一起时,世尊于正午之前,着衣托钵到舍卫城中乞食化缘。

〖著衣〗:世尊出门之前都要先整理衣服,我们弟子就更不用说了。不管大家穿藏装还是汉装,如果下山到城市里去,一定要看看自己的衣著是否整齐。有些汉喇嘛的衣服穿得很难看,每次见到他们时,就像见到了藏族的“济公和尚”。作为一名出家人,不管穿什么样的僧衣,都应让人看起来顺眼。当然,这不是叫你们去学打扮,而是应有的威仪必须具足,否则会令世人对佛法产生邪见!

〖乞食〗:有人会问:“佛陀为什么也像我们一样,中午肚子特别饿,要出去化缘呢?”其实,佛陀并不是肚子饿,而是要给众生一个积累资粮的机会,并借机为他们传讲佛法。《秘密不可思议经》中云:“佛陀体内没有内脏,犹如金丸。”《金光经》中也说:“释迦牟尼佛显现上是在化缘,但并没有享用这些食物,因为佛陀从来没有饥饿。”

退一步说,即使释迦牟尼佛的肚子饿,他也可依神通加持土木、石头变成食物,而不需要向人乞讨。依靠佛陀的加持力,一个东西能变化无量之多,就算是不好吃的食物,也会成为醍醐美味,诚如《现观庄严论》中言:“在佛陀口中,低劣的饮食也能变成无上胜味。”以前释迦牟尼佛在阿耆达国安居时遇到灾荒,佛陀担心阿难因出生王族而受不了这种苦,所以给他吃一粒青稞,致使他七天中没有饥饿,以此因缘,阿难对佛陀的加持生起了极大的信心和稀有感。不仅如此,佛陀还具有虚空藏等持,圆满世间上的一切财富。因此,佛陀并不需要真正去化缘。

现在世间上有些人说:“释迦牟尼佛是乞丐王。”这其实是一种毁谤,有极大的过失!尽管佛陀确实带比丘到城中乞食,但这完全是一种示现,就像佛陀虽已灭尽我执,显现上还要说“我的弟子”、“我的施主”一样。根据刚才的那些教证,足以说明释迦牟尼佛并不是到了中午就饿得受不了,拿一个大碗跑到城市里去,不是这样的!

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佛陀于舍卫城次第乞食后,回到祇园精舍享用斋饭。吃完饭,收拾钵盂,洗净双足,在法座上跏趺而坐,身体端直,安住于正念之中。

〖乞〗:现在的泰国也是如此,早上七、八点钟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比丘们就托着钵,在马路上赤足而行。此时施主们早已在十字路口拿着食物等候,看到比丘来了,就高兴地排在路边,对他们一一献供。供养物除了食品以外,有时还有洗脸用具、衣服等。比丘的钵非常大,每次回来都满满的,早饭用完后,还剩下足够的食物留待中午享用。

在印度,化缘的时间一般是上午。而在部分佛经中,有时候也会看到比丘中午出去化缘,但种现象在泰国是没有的。

〖洗足〗:吃完饭后洗脚,泰国也有这种习俗。以前喜饶嘉措格西去泰国时,国王亲自为他端水洗脚。上次我们去虽然没有这种待遇,但也是居士帮忙倒水的。

〖敷座而坐〗:洗完脚后,佛陀在法座上端身正坐。值得注意的是,讲法、听法、修行时,身体的端直非常重要。有些人在家里看书念经,经常喜欢斜靠着,这种姿势相当不好。要知道,身不正则气脉不正,气脉不正,记忆力和修行就会受到很大影响。藏传佛教历来重视身体的姿势,不管是念经也好、修行也好,都要求身体必须端直,跏趺而坐。说实在的,我的习惯也不好,平时喜欢靠着看书,今后一定要改过来!

表面上看,佛陀吃完饭后,洗了个脚,在垫子上休息一下,安住于正念当中,马上就要讲《金刚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