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课

昨天讲了如来在整个世间中是唯一的真实语者,平时我们认为某个人很老实,不会说谎,但他毕竟没有断除妄语的因,为了某种目的,可能会说一些妄语。然而,佛陀与之完全不同,他断除了语言障碍,所说的话语究竟圆满。当然,由于众生的根基不同,佛说话的方式肯定不同,但这并不代表佛说妄语。比如一个人针对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编了不同的教材,每种教材对相应的学生都会有利,同样,佛陀在第一、第二、第三转法轮中讲的法肯定不同,但其决不会欺骗众生,真实义对众生都有非常大的利益。

“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

“须菩提,如来所得之法,既不是实有,也不是虚无。”

乍一看来,似乎这里有点矛盾,因为按照平常人的思维,不是实有,就应该是虚无;不是虚无,就应该是实有。其实不是这么简单,证悟一切万法的本性后,才知道那种境界多么不可思议。

“如来所得之法”有多种解释方法,从一方面而言,如来在因地时舍弃过很多次头目脑髓,经历过难以忍受的苦行,最后获得了甘露妙法,这就是如来所得之法。这种甘露妙法是诸法的本性,也是一切法的实相,但它不是实有的东西,用胜义理论观察时,并没有所得之法,因此“此法无实”。但它也不是虚无的,因为在众生的迷乱显现面前,因果不虚、轮回痛苦、人身难得等都真实存在。

佛陀所说的“万法无实无虚”有甚深的意义,在名言中,如幻如梦的显现真实不虚,能取所取没有消于法界之前,这些都是存在的,但在胜义中,实质性的东西丝毫也没有。《四百论》云:“以世间少有,于胜义都无。”《入中论》亦云:“若谓安住世间理,世间五蕴皆是有,若许现起真实智,行者五蕴皆非有。”因此,从世间角度来说,一切都是“无虚”的,但以出世间智慧来衡量,一切都是“无实”的。

“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即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须菩提,假如菩萨的心执著于法而行持布施,就像在黑暗中行路一样,什么也看不到。如果菩萨不住任何法相而作布施,如同有眼睛的人在白天看色法般一清二楚。”

有智慧的菩萨以三轮体空的境界来行布施,这种布施是最圆满的。无论五度中的哪一度,都要以智慧度来摄持,否则就像盲人在黑暗中摸索一样,无法得到究竟实义。《大智度论》云:“五波罗蜜如盲,般若波罗蜜如眼。”《入中论》言:“如有目者能引导,无量盲人到止境,如是智慧能摄取,无眼功德趣圣果。”永嘉大师说过:“住相布施生天福,犹如仰箭射虚空,势力尽箭还坠,招得来生不如意。”《佛子行》亦云:“若无智慧以五度,不得圆满菩提果,故以方便三轮空,修持智慧佛子行。”

《金刚经》主要抉择的是般若之功德,究竟来说,暂时的布施等五度就像盲人行路一样,最后一定要靠智慧度才能到达彼岸。

“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即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

“须菩提,未来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对《金刚经》生起信心、受持读诵,以如来的智慧完全能够了知、照见,此人将来可成就无量无边的功德。”

根据《俱舍论》的观点,佛陀不同于声闻独觉,佛能于一刹那间不混杂地照见整个三千大千世界,并以神通把未来千百万劫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由此可见,我们现在正在讲闻《金刚经》,未来将获得不可思议的功德,这一点佛陀早就一清二楚!

麦彭仁波切说:“自己若没有闻思修行的能力,最好念诵真实的金刚语。”我们有些人因为智慧有限,平时没有能力闻思修行,但每天诵一遍《金刚经》,功德也非常大。而且“讽诵经典”是十法行[1]之一,行持十法行中的任何一种都能获得无量福聚,乃至书写、听闻一偈,功德亦超越一切世间善根。

上师如意宝摄受弟子的方式,确实令人十分赞叹。因为在我们这个地方,仅仅是坐禅,对有些人不一定有特别大的利益,但若有生之年每天念一遍《金刚经》或《系解脱》,对我们来说不是很困难,如果真能做到,得这个人身也有很大的意义。

当然,发下誓言后,大家务必要坚守誓言,对终生持诵的经典,无论遇到任何情况都不能放弃。《高僧传》中有一位唐朝的蔚公法师,他每天念诵五十遍《金刚经》从未间断,后来临终时,阿弥陀佛与眷属亲自接引他往生极乐世界。一天五十遍《金刚经》,这么高的要求,对我们来说可能有点困难,但一天一遍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1]十法行:书写、供养、施他、谛听、披读、受持、开演、讽诵、思维、修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