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课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

“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

“须菩提,你是怎么想的?若有人以遍满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宝来作布施,以此殊胜因缘,他的福德是不是非常大?”“是的,世尊。此人以是因缘,所得福德不可限量。”

不要说遍满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宝,就算在殊胜对境前供养一朵鲜花、一杯净水,佛经中说也有不可思议的功德。

“须菩提,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须菩提,你应该明白,假如福德的本体实有,如来根本不会说福德多。正因为福德无实,故如来在佛经中说:这样的布施,所得福德非常多。”

这里和昨天的问题有一个上下衔接:前文已叙“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有人会生疑惑:“既然三心不可得,那么积累资粮会不会成为无义?”回答是否定的。尽管心的本性不可得,但在名言中,通过布施积累福德资粮,永远也不会灭尽,乃至佛果之间都会存在。

大家都知道,佛经中为大乘行人宣说了种种法门,尤其是布施这一方便法,对初学者来说非常殊胜,依此可迅速积累资粮、忏除罪障,获得殊胜的佛果。那么,若有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宝作布施,功德是不是很大呢?须菩提完全了知佛陀的密意,他回答说:福德确实非常大。《中论》云:“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因为布施是因缘所生之法,本体是空性,以无实之故,所以福德非常大。

为什么福德如此大呢?因为是空性的缘故。当然,我们凡夫并未证悟空性,对这个理由不一定接受,只有对空性法门生起稳固定解,了知诸法没有芝麻许的实质,才会明白这种因果的安立非常合理。

倘若福德是实有之法,如来在诸经中根本不会说这样的布施福德极大。前面也讲过:“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不著相布施的功德非常大,著相布施的功德几乎没有,而且实执也是修行过程中着重要断除的大障。《入行论·智慧品》云:“见闻与觉知,于此不遮除。此处所遮者,苦因执谛实。”由此可见,我们修行所要遮破的,并不是见闻觉知,而是痛苦之因——执谛实。

梁武帝曾问达摩祖师:“我自登基以来,造佛像、印经书、供养僧众,为三宝作了不计其数的善事,这个功德大不大?”达摩祖师回答:“没有功德。”梁武帝当时很不高兴,拂袖而去。但那天表演时,为了大乘佛法的缘起,梁武帝接受了大乘佛法,达摩祖师也给他传授了殊胜的法,这是我们编的!我当时就想:可惜梁武帝没有学好《金刚经》,如果他明白不著相的功德,就不会执著自己很了不起了。

总之,假如诸法实有,实有的法中不可能产生功德。正因为一切都是缘起空性、如幻如梦,因缘具足的时候,功德才可以显现。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

“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须菩提,你是怎么想的?见到佛陀色身,是否意味着见到了如来?”“不,世尊。不能以见佛色身而见如来。为什么呢?因为如来在经中说:具足色身,并非具足色身,不是色身才是色身,故以色身见如来不合理。”

本经的很多地方,都是用胜义和世俗相结合来说明诸法的本性。如果详细观察,前面和后面还是有很大的联系:前面讲了福德分,福德资粮能产生色身;此处讲的是智慧分,智慧资粮能产生法身,这是因缘的特殊关系。龙猛菩萨在《六十正理论》中也说:“以此之善根,回向诸众生,积福智资粮,愿众得二身。”

有人可能会问:“福德所生的色身,是不是实有的呢?”并非如此。福德能够产生色身,只是名言中这样承认,从胜义来讲,色身与福德远离一切戏论,二者既不是各自分开的,也不是能生所生的关系。《涅槃经》云:“色是无常,因灭是色,获得解脱常住之色。”因此,色身即法身,法身即色身。《大乘起信论》亦云:“以法身是色实体故,能现种种色。”法身实际就是色体,色体中可显现种种色法。

不懂大乘经典的人听后,会觉得非常矛盾,但了义经典的观点即是如此。如来的色身非色身,而是本空离戏、光明周遍的一种显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也是这个道理。

相好是色身的一部分,如果色身不具足,那报身佛的相好具不具足呢?也不具足。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

“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

“须菩提,你是怎么想的?能否以见到如来具足的妙相,认为已见到了如来呢?”“不能,世尊。如来不以外在的圆满具足妙相而见。”

从名言来说,佛在世时,很多人可以看见佛的三十二相,而外道饮光所见的佛身则具足九种丑相。但实际上,如来的色身并没有真实之相,《法华经》云:“若得作佛时,具三十二相,天人夜叉众,龙神等恭敬,是时乃可谓,永尽灭无余。”三十二相只是成佛的一种标志,并非实有,因此以色相见如来不合理。

外在的佛像,暂时来说是加持的象征,有不可思议的功德,但不是最究竟的。《入行论》中说:“别人摧毁佛像、佛塔时,不要对他生嗔恨心,因为佛像、佛塔没有感受的缘故。”如来的真正身体是无为法,无为法不可能被火烧坏、被东西砸碎,以密乘来说,它是不了义的、形象的幻化网。

 

当然,这样一说,你们也不要认为不用恭敬佛像了。没有智慧的人,经常喜欢走极端,不是“左倾”就是“右倾”,从而造下堕落的恶业。所以大乘佛法只能在法器面前说,非法器前万万不可宣说,因为很多人都无法接受,他们认为有鼻有眼的才是佛。其实,我们什么时候开悟了,才是真正的见佛。禅宗说明心见性,也可以叫明心见“佛”,所见的这个佛,并不是有面有相的!

“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为什么呢?如来在佛经中说,所谓的诸相具足,实相中并不成立,只是名言中随顺世间而安立为诸相具足。”

凡夫认为:如来不是有相,就是无相,除了有相、无相以外,不可能有其他相存在。但实际上,如来的本相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境界,无法用语言文字来表达。《大日经》云:“诸佛自证三菩提,不可思议境,超越心境。”

打个比方说,我的身相映现在镜子中,镜中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但也不是跟我毫无关系。因此,一切相并非究竟实相,如来的这种境界,我们如何衡量也不合理。《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大圆满观修“托嘎”中,也有非常殊胜的教言,但在这里不方便讲。

“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

“须菩提,你不要认为如来有所说之法,千万不要这样想,也不要这样说。为什么呢?若有人言如来有所说之法,此人故意诽谤佛法,不能完全了解我所说的密意。”

这种观点,有些小乘学者接受不了。因为佛明明转了三次法轮,开演了八万四千法门,佛自己也常说“我在某某时候,说过什么法”,怎么一下子就全盘否定了呢?而且,竟然还说“凡是说佛讲法者,都是毁谤佛法”,真是太令人费解了。

其实,在众生迷乱的根识前,佛陀也确实宣说了佛法。《法华经》云:“佛说过去世,无量灭度佛,安住方便中,亦皆说是法。”佛经中有明确记载,过去的无量佛都说过法,现在的佛陀也安住在方便和智慧中宣说佛法,不像我们,安住在贪嗔痴等烦恼中说法。因此,从名言的角度来说,佛陀已经为众生讲过佛法。

但从诸法实相或究竟法界来说,一切法的法性就是等性,除了等性以外,佛陀没有说过任何法,所说之法全部是名言假象,是不究竟的。经云:“凡以诸名言,宣说之诸法,是法皆无有,此乃诸法性。”在《宝力经》中,文殊对佛也说:“不管是谁,若依靠名言来宣说佛法,这些法皆无相,并非实有。”诚如《证道歌》所言:“默时说,说时默。”佛从来没有说过法,沉默不言是佛所说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