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节课

昨天讲了若认为如来有所说之法,是为谤佛。对大乘佛法了解较深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怀疑,但没有闻思过大乘佛法、尤其是不太明白大乘密意的人,可能对此大惑不解:“佛经中明明记载释迦牟尼佛转了三次法轮,为什么说这是毁谤佛法?”

要知道,在了义实相中,并不存在实有的转法轮者、所转的法轮、转法轮度众生的事业。尽管名言中现而无自性,如幻的世尊转了三次如幻的法轮,度化了无边的如幻众生,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但此处并非破斥这种观点,而是说在胜义实相中,释迦牟尼佛转法轮度化众生,完全是一种无实的梦幻,在白天醒觉位时根本没有。

“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须菩提,三世诸佛等说法者,实际并不存在所说之法,因为能说、所说、说者皆无,所以无法可说,只是名言中假立为说法。”

在《金刚经》中,若把世俗谛与胜义谛分清楚,每个问题都是大同小异,只不过角度不同而已。从究竟实相而言,佛陀恒时安住于三轮体空的境界中,根本没有“我要转法轮度化众生”这些分别念,说法只是在迷乱众生面前,为了破除其如梦般的我执而显现的。《金光明经》云:“佛无是念:我今演说十二分教利益有情。”既然佛没有分别念要讲经典十二部[1],也没有饶益有情的念头,故而说法者不成立,依靠说法者所说的法在实相中也不存在,能说、所说均无有,故如来无可说之法。《大涅槃经》云:“我自成佛至涅槃,未曾说过一字佛法。”

概言之,实相中没有能说所说,名言中为了对治八万四千烦恼而宣说了八万四千法门,这是合理的。

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

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此时,慧命须菩提于佛前请问:“世尊,未来末法五百年,若有很多众生听闻《金刚经》,是否会生起极大信心而获益?”佛没有正面回答,他说:“须菩提,这些众生既不是众生,也并非不是众生。为什么呢?须菩提,所谓的这些众生,如来早已经说过,非众生就是众生。”

在本经中,佛陀曾说:未来众生闻思《金刚经》后生信的场面,佛陀依慧眼能彻见得一清二楚。这在名言中是肯定有的。但此处的回答是:未来生信心者根本不存在。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胜义中观察时,“彼非众生,非不众生”。名言中可以承认有如幻般假立的众生,但在实相中丝毫不成立。经云:“犹如依支聚,可称为车轮,如是依蕴聚,世俗名众生。”这是以车轮与支分零件的比喻,来说明实相中众生不存在:车轮是依靠支分而组成,实有的车轮不存在;同样,众生是依靠五蕴而聚合,实有的众生也不存在。

 

《中观宝鬘论》云:“如削芭蕉树,支分尽无实,士夫析六界,无实亦同彼。”《三昧王经》亦云:“如湿芭蕉树,人析求其坚,内外不得实,说法亦复然。”众生犹如芭蕉树,不观察时似乎真实存在,然而一经详细观察,丝毫实质也无有。无垢光尊者说:“被无明烦恼所障蔽,未如实了达真如之义的士夫为众生,反之则非众生。”可见,真正的众生并不存在,既然如此,众生闻思《金刚经》后生信,对此经恭敬顶礼、念诵受持而产生无量功德,在实相中也是没有的。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须菩提说:“佛得无上正等觉果位,证悟十力、四无畏等不共境界,具有三十二相、六十四梵音,这些是不是无有所得?”佛陀很欢喜,赞叹须菩提道:“没错,确实如此!我虽然获得了无上圆满正等觉果位,但在实相中乃至无有少法可得。

究竟的涅槃无可得之相,龙猛菩萨在《中论》云:“无弃亦无得,不断亦不常,不生亦不灭,是说名涅槃。”前面也讲过这个道理,但嘎玛拉西拉论师说,前面是从有学道而言的,这里是从无学道功德来讲的。总之,在实相中如来根本没有可得之法。

“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另外,须菩提,诸法不论是显现、空性,还是佛陀、众生,全部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胜劣之别。什么时候获得这种双运的境界,就叫无上圆满正等觉。”

《华严经》云:“我与一切佛,自性平等住。”《大乘起信论》云:“一切法从本已来,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毕竟平等,无有变异。”《五次第论》亦云:“显现及空性,精通各分已,何处成一体,彼名为双运(即平等之意)。”故从实相上看,佛陀与众生无有差别,地狱和涅槃其性平等。




[1]《月灯经》中云:“契经、应颂、记别、讽诵、自说、因缘、譬喻、本事、本生、方广、希法、论议,称为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