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课

 

(未经大圆满灌顶,不得翻阅)

 

前三品分别讲了心怎样入于法、法怎样入于道、遣除道的障碍,今天讲第四个问题:障碍清净于智慧。

后两个问题——遣断道障、转迷为智,无垢光尊者主要是以密宗的窍诀宣讲的,所以,没有得过灌顶不能听受的原因就在于此。

 

第四品    转迷为智

 

尔后当净迷乱为妙智,暂时究竟义之次第中,

首先暂时修习之道时,即以修习甚深之方便,

令惑初萌即于法界净,自明妙智由此而现前,

即称妄念净于智慧界。                                

迷乱障碍转为智慧,有暂时和究竟两种次第,首先讲暂时的方法:通过修习甚深的方便,如密法中的生起次第、圆满次第,还有大圆满的各种修法,将烦恼在刚刚萌芽之际,依靠观察它的本体等殊胜方便,将其清净于法界,令自明自知的智慧得以现前,这就称为妄念清净于智慧法界。

有人说:“转迷为智是佛地的智慧,我们凡夫现在没有资格,因此没有必要修持。”其实不然,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中说:因应该与果随顺。凡夫纵然在因地时,也可以通过上师的窍诀,相似地将迷乱转为智慧。当然,这个智慧与佛的智慧有很大差别,我们现在没有得地,甚至连资粮道也没有入,但是依靠密法的修行和窍诀,同样也能将烦恼止息并转为智慧。

这一点,在座的很多人都可以做到,并不是像有些法师所说:“密法只有一地或八地菩萨才能修,我们普通人不能接触。”尽管密法的真实境界确实在佛地才有,就像显宗的般若波罗蜜多只有一地才能现前一样,但凡夫可不可以相似地修呢?当然可以,修这些法有不可思议的功德,且对众生也有极大利益。要知道,修过密法窍诀的人与没有修的人,在同样遇到烦恼时,对治的方法完全不同:没修过的人对任何事都特别执著,一遇到生活上的不顺,就痛苦得不能自拔;相反,修过的人在遇到烦恼违缘时,虽然也有一些痛苦,但与世间人相比,其程度有天壤之别。所以,不要因为密法的境界至高无上,就断言凡夫不能接触!

知道了这个道理以后,大家应在每天闻思的同时,尽量抽出半个小时来观心。观心的方法并不是什么都不想,而是要先读一些大圆满或中观方面的甚深教言,边读边思维,最后再闭目打坐,这样的修行可以断除相续中很多的迷乱实执,这即是所谓的暂时转迷为智。

有些人特别过分,一开始修就观风脉明点,以致后来精神都有点不正常了。要知道,修密法之前一定要打好加行基础,加行并不是完成了五十万的数量,而是要在相续中真正生起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等定解,以此为基础再修不共加行,然后修持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和大圆满才会成功。否则,基础都没有打好,内心对因果的存在、前世后世的存在还疑虑重重,即使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观明点上,也肯定是修不成的。对此我以前强调过一千遍,但对某些人还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今天我再重申一次:没有打好加行的基础,希望不要修风脉明点!

 

彼依共同殊胜无上乘,各有不同方便之分类,

以对治净方便转道用,自然本解无舍性中净,

无论修学执持何见解,灭除烦恼清净一致性。

共同大乘、殊胜密乘、无上大圆满断除烦恼的方法各不相同:共同大乘通过对治来净除烦恼,殊胜密乘(外三续)依靠方便将之转为道用,无上大圆满则以窍诀令烦恼在刚生起的当下自然解脱,于无舍无取的境界中得以清净。总而言之,无论持什么样的见解、修什么法,最关键的是要灭除烦恼的自相。

《三戒论颂》云:“断除转变与道用,均断惑相智者同。”意思是说,声闻乘视二谛实有存在,因而别解脱戒断除烦恼;菩萨乘了知烦恼无有自性而转变为法性;密乘将烦恼视为智慧自性而道用。三戒的方式表面看来是各自分开的,实际上均要断除束缚之因——自相烦恼,这一点,所有智者都是一致认同的。

有些人打着密宗的旗号喝酒、抽烟、吃肉,做各种各样的非法行,他们相续中若生起了自相的贪心、嗔心、痴心,这是不是密法呢?不是!只有相续不被烦恼染污,才是密法的特点,一边以密法为借口,一边以自相的烦恼行持禁行,这种做法完全是自欺欺人!

 

贪欲嗔恨无明及我慢,嫉妒诸惑生起当下识,

自住自解清净为五智:妙观察智及大圆镜智,

法界性智及平等性智,成所作智等等胜妙智,

称为五毒迷惑暂时净。                                 

在贪、嗔、痴、慢、嫉五毒烦恼生起的当下,若通过观察它的本性,就会令五毒自然安住、自然解脱,清净为五种智慧——妙观察智、大圆镜智、法界体性智、平等性智、成所作智,此称为五毒迷惑的暂时清净。

比如,我们相续中生起了一个嗔心,这时通过观察它的来源、颜色、形状,会发现嗔心如同石女儿或虚空中的鲜花一样,从来没有产生过,只不过是自己迷惑自己罢了,这个光明分就是大圆镜智。所以,密法当中有这个特点,在自相烦恼生起的当下,通过认识它的本性,可令其马上清净为智慧。

然而,有人说:“自相庸俗的烦恼即是智慧。”这样说法很不应理,假如烦恼是智慧的话,那贪心越重,岂非妙观察智越大?杀生越多,岂非成佛越快?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所谓“五毒即五智”,是指在五毒烦恼产生的时候,认识其本性了不可得,才能真正转为智慧。反之,没有认识五毒的本性,五毒就是五毒,永远不可能转为五智,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也专门批评过这种观点。

通过认识烦恼的本性,将五毒转变成五智,只是五毒的暂时清净,而非永远清净。因为这种智慧没有断尽烦恼障与所知障,只是暂时依靠殊胜窍诀灭除了烦恼,认识了心的本来面目,故从这个角度而言,这属于一种暂时的清净。

 

下面是究竟的清净:

究竟法身远离诸客尘,获取寂灭离垢之菩提,

如理现前法界之自性,获得三身法身一味智,

即称具二净之法界身。                                 

到了究竟三身圆满的时候,法身的本体远离如来藏的一切客尘,获取了寂灭分别念的离垢菩提,如理现前了法界自性中所有的地道功德,法报化三身一味无别,得到了如所有智和尽所有智,或者说佛的三身五智,此即称为具有自性清净(众生本自具足)、离垢清净(清净二障后得到)的法界身。

 

此乃佛境非他之境界,法身受用身及幻化身,

三身及智摄于体性身,恒常周遍无为无迁变。

此唯是佛陀的境界,非其他众生可得,就连十地菩萨也不能完全照见。

法身、受用身(报身)、幻化身(化身)、体性身(三身的本体)是恒常周遍的大无为法,不随因缘而有所迁变。

 

如意之宝恒住法身界,彼性之中智慧事业身,

圆满报身化身之游舞,住地菩萨众生前显现,

佛陀加持众生福德力,二者聚集彼等方示现,

三有未尽事业不间断,如意宝树希求皆满愿,

此即称为迷乱转为智。                                 

佛陀的法身如同如意宝,恒常安住于法身界中,它所幻化游舞的智慧事业身——报身与化身,能够满足一切众生所愿(报身在菩萨前显现,化身在清净、不清净众生前皆可现前),这是依佛陀加持力和众生福德力聚合而现前的,乃至三界轮回没有灭尽之间,报化身的度生事业,如转法轮、报身佛在诸地菩萨前的显现将永不间断,就像如意宝树一样,任运满足众生所愿。此即称为究竟的转迷为智。

 

以赞叹文总结此品:

彼等深意精髓七骥日,经慧虚空往诸所化界,

发射词义万丈之光芒,愿除众生无明之黑暗。

上述的甚深义理犹如七骥所驾的太阳,经过我(无垢光尊者)相续中的智慧虚空,前往一切所化界,向有缘众生发射出《四法宝鬘论》词句、意义的万丈光芒,愿遣除他们所有的无明愚痴黑暗。

 

 

 

此理广大智慧宫殿中,闻思修行财宝为严饰,

陈设自他二利盛筵者,依经续部窍诀而撰著。

在我(无垢光尊者)广大无边的智慧宫殿中,有许多闻思修财宝以为严饰,里面陈设着自他二利的丰盛喜宴,本论就是在此处依靠经典、续部和窍诀而撰著圆满的。

我们有些人的智慧宫殿是空空的,只有世间上的烦恼财宝,而没有出世间的闻思修财宝,在著书立说时,既不翻阅经典,也没有看过续部,只是凭一己的分别念胡编乱凑,误导群迷。尤其在汉地的很多地方,除了《金刚经》、《阿弥陀经》等几部经外,《大藏经》的其余部分全都供在书架上,既没有看,也没有深入研究过,而在藏地,103函的经典、215函的论典,几乎每一位智者都要通达,如此造出的论典才能通达佛陀的密意,真正饶益众生。所以,广闻博学相当重要,只看一两部经论就想造论,这是不现实的!

 

以此善根愿吾及众生,摧毁此生三有之大山,

获得寂灭离尘胜觉悟,圆满自他二利之佛果。

以此造论功德回向:愿我与一切众生今生能够摧毁三有的大山,获得寂灭离垢的觉悟,圆满自他二利的佛果。

 

义明巍峨雪山严妙处,白善功德遍布四方界,

善说宝藏胜地熠熠光,照耀具信胜士俱欢颜。

这是结合著论之地“刚日托噶”来赞叹本论:《四法宝鬘论》的法义非常善妙,犹如巍峨屹立的刚日托噶山;善法的功德遍布四方,如同从四个方向看,此山都极为庄严;善说的宝藏就像山上闪烁的雪光,一照耀在具信胜士的脸上,能使他们绽放出满足喜悦的笑颜。

 

胜乘瑜伽士遍知语自在(无垢光尊者)于刚日托噶胜地,山花烂漫祥云氤氲之林苑内,普贤王如来之华美宝宅中,水晶皓月之耀眼光彩辉映下圆满撰著完毕。愿三时十方普降若具圆劫时之大乐清凉甘霖,成办众生一切所愿。

 

OO六年藏历正月初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