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之路

 

2000年末,学院举行汉僧七部大论的结业考试。一千余名汉族四众弟子中,普英以一百分的优异成绩荣获女众的最高奖励——特等奖。不过,单从外表你可能一点也看不出她身上的知识分子味儿:永远都是那么朴素,永远都是一种苦行僧的神情。但她的内在智慧却很成熟,闻思也已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不唯出世间法,她对世间法同样也很精通。有一段时间她发心为众人做饭,结果她娴熟异常的刀功与做菜技巧同样让大家叹为观止。

在给她剃度的那一天,她流着泪说道:“我没有什么可以供养上师三宝的东西,我就把自己的学佛历程讲出来作为供养吧。”

 

我于1971年出生,今年刚好三十整。在这而立之年,回顾自己学佛的前后过程,我要说,如果没有佛法,如果不到色达喇荣佛学院,那我这“立”恐怕永远也不会有真正立起来的时候。

记得1989年考入四川师范学院政治系后,大一、大二基本上是在与好友泡茶园中度过的。后两年才痛感虚度光阴、毫无所获,便一头扎在图书馆里开始潜心钻研。那一阵子,举国上下到处呈现一派经济飞速发展的腾腾景象,原本想在书山文海里探出一条明达世事人情、洞悉社会人生的通天大路来,但两年秉烛夜读的经历却让我对书本上的所有现成答案越发疑惑起来。百思不解之中,我便从书堆中抬起头来。这一抬头不要紧,思想困惑的我很快就被书斋外汹涌澎湃的经济浪潮席卷而去了。想当初确也想在经济大潮中当一回弄潮儿,结果在我钻进孔方兄的小眼睛后,见到的金钱风光却让我感到大煞风景。亲戚家的几个姐妹在一起合股开了个公司后,原想利益均沾。但一涉及到“钱”字,她们的态度与做法就让缺乏社会生活经验的我大长了一回见识:因为收入分配问题,亲姊妹差点火拼起来,真应验了“亲兄弟明算账”那句老话。最后亲戚们反目成仇,只好散伙、各自为政去了。

我这个人倒还有个长处,那就是相同的错误不愿再犯第二次。通过这场经济纠纷,我隐约明白了金钱的魔力。钱可能会驱使别人为得到它而六亲不认、发疯发狂,不过我却感到钱这玩意儿恐怕很难给人带来安乐。眼见周围的许多人在经历了苦难和贫穷的挣扎后,腰包渐渐鼓了起来,但大多数人在陷入金钱的魔力磁场后,欲罢不能,都只能加快对财富的聚敛。这中间所使用的手段不外坑蒙拐骗,而消费所聚资财的方式也不离吃喝嫖赌。而且不管是已致富还是未发达,人们大都“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在欲壑难填的贪心那里,我终于看到:社会仅仅依靠物质的富庶永远不可能真正消除精神的贫困;个人把幸福和安宁的赌注全部押在金钱上的结果,也未必能使自己如愿以偿。

带着旁观这次经商活动所得到的创伤记忆,也带着更多的疑惑与不解,1993年毕业后,我来到了垫江县中学当起了一名政治课教师,前后共达五年。尽管不得不放弃为自己建购别墅、添置名车的美梦,但对金钱的淡漠并不妨碍我在别的层次上,继续我对这个社会的探究热望。于是我开始选择人大法学院的民法专业作为我的考研目标,这个小小的垫江县中学怎能让我施展对未来社会的种种宏观构想。我想以法制来约束人们过分贪婪的欲望,以法制来协调社会方方面面的关系,以法制强行把不规范、混乱、无序、疯狂、不均、倾斜等等社会病态现象扭转过来,使我们这个人类社会能在法的阳光下健康成长。然而在北京备考时,在公安大学遇到的好几起上访事件却让我的热望很快息灭下来。首先,我感到以法治国在一个“人治”观念根深蒂固的国度里会受到种种挑战乃至扭曲;另外,社会上存在的不公与强权已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我感觉自己真是幼稚之极;最关键的是,法制如果不以一种文化心理作为底蕴,那就像锁链可以锁住人的身,但却无法锁住人心一样,它只能从外部表面上调控一下人的行为,指望它实现社会人心的长治久安,恐怕最终是会令人失望的。

那我们的文化脊梁、精神品性又在哪里呢?什么又是扭转人心的内在驱动力呢?当时,我仿佛看到人生之海上很多小舟在随波逐浪。而在金钱和物欲的冲击下,那指路的灯塔却在风雨中飘摇。

苦闷之中,无意间看到了一位明朝理学家对佛门的赞叹:“三代礼乐,尽在丛林中矣!”这句话又把我的思路引向了佛学思想,从此我开始留意起以前从未关注过的佛教世界来了。记得有一回去一个小寺庙里消夏,正逢一老尼师圆寂。当她的遗像挂出时,我惊讶之极:那是一位秀丽的年轻女子,含笑的双眸写满温柔与慈爱。再对照眼前这个眼眶凹陷、牙齿脱落、永远也不会醒来的老人,我怎么也不能把二者联系起来。一瞬间我就想到了我自己:现在穿着高跟鞋,脸面也还算年轻,但连衣裙里的身躯会不会最终也像这位老人那样干瘪、枯干?答案是肯定的!尽管在得出这个答案的同时,深切的感伤和失落顿时袭上我心。但事实确实如此!我也终将会成为过去。一刹那间,我想到了郭沫若笔下那火中的凤凰,它涅槃后获得了永生。我的生命可不可以也如它那般永生不灭呢?

从此,我更加专心向佛法里寻找这生命不灭的支柱。一次游五台山,偶遇一师,他告诉我:“世间幻化之事幻生幻灭,寻之如逐水中月影,终究了不可得。唯佛陀宣示万法唯心,能识取自心自可了知。不过,这世间有几人知道一切都是心的幻化?这世间又有几人能知道这心原本无有任何造作、无生无灭?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像佛陀那样生生世世以生命为代价,向心的本性回归挺进?这世间还有谁会如佛陀一般大悲心切,无处无时不现身为你照破无明?”

老师父几句话让我顿感言下有省,我坚定了继续参学的信念。就好像一层窗户纸已明现于日头光影之中,就差被一拳捅破、打开自性壁垒了。而这最关键的一拳,恰是在色达喇荣佛学院被上师们一下施予的。

听人介绍来到佛学院后,方知所闻不虚。真正在这闻思修后,才感到佛法乃“止于至善”。博大精深的思想体系,追求完美、弃恶从善的道德观念,如法修行后不可思议的神通自在,乃至祛除身体的疾病等等,并不能精辟地说明佛法的全部。她的精髓之处在于:佛法的五明能解释并涵盖现代科学、哲学的研究成果,尤其对心的见解与实证更是让所有已知的科学、哲学体系望尘莫及。大脑黑箱一直是哲学家们困惑不已的谜,而佛陀在彻证了心的本性后早已圆满解决了这个问题。于空性中显现一切,又把一切都化归于空性。佛陀就这样揭示了世界的真相,并指示我们最终也要回归没有痛苦和不幸的极乐国土——它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间。

回想过去,总会有忍不住的一声叹息。在川师的图书馆里泡了两年,为什么就没有留意佛法?工作了五年居然没有看过一本佛学书籍,这到底是自己的无知还是社会有意无意的偏见?不过这一切还是把它们都归之于因缘吧,就像因缘又让我最终碰到了佛法一样。

在金钱的追逐中,我看到并闻到了那么一丝铜臭气。在法律的天平上,我看到并感受到了:假如没有人心的支撑,这法律之天平将永远不可能公正。只有在佛教的世界里,我才头一次感到可以解决一切困惑、一切问题的智慧的力量。这种智慧根源于每个人的自心,而爱心则是她最肥沃的土壤。但太多的人看不到她的枝叶,更看不到她的累累硕果,这都是因为你的心被外物蒙蔽住了眼睛。

得出了这些定解后,在2001年的6月,我终于下定决心出家修道了。记得那天的天气并不晴朗,但我的心却充满阳光——这一剃度不知剃掉了多少烦恼与多少劫的业障啊!从此就可以轻装前行在菩提之道上了。

我的学佛之路还刚刚起步,但我相信后面的路程会越走越宽阔、越走越光明。那么你愿不愿意也与我一起上路呢?

 

普英从一个原想以法律来维系社会平衡的政治爱好者,转而成为一个认定世出世间唯有佛法才是最有意义、最值得为之献身的出家人,这中间的经过已如上文那样和盘托出了。仔细审视一下她的学佛之路,那么她最终的抉择也就并非如某些人认为的那样,是“不可思议”、“不可理喻”的了。世间的许多政治风云人物,也每每从自己的人生经验当中得出大致相同的对社会人生的看法,比如清末著名爱国政治家林则徐在《十无益》中就这样说过:“存心不善,风水无益……为富不仁,积聚无益……”而这“存心”之善恶、“为富”之仁与不仁又绝非一种政治体制或法律规则所能强行决定与扭转。风水也罢,积聚也罢,假如没有人心的建设相配套,那所谓的天时地利、物质积累,都不会对一个社会的伦理道德与人们的精神生活产生决定性的正面影响。

这世道存乎于人心,而佛法则是最好的调心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