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观总义讲记第8节课

第八课

下面继续讲《现观庄严论总义——修行次第略说》。前面已经讲了以胜义中万法抉择为空性、世俗中如幻如梦的方式来修持般若波罗蜜多,下面华智仁波切引用《般若摄颂》的教证:

如云:“如同木艺工匠所仿造,诸等男女造作诸等事,精通般若诸行之菩萨,以无分别智慧造诸相。”

有些手艺好的木匠能造出各种男女像,这些像还能做各种事情。《百业经》就提到一个木匠会造飞机,经常乘飞机到他欢喜的对境那里去。其实这相当于现在的机器人,科学家用各种零件造成“人”像,让它们做事情。但这些只是幻化,并不真实。同样的道理,精通般若波罗蜜多的菩萨,虽然安住于无分别智慧,无自他分别,却能在世俗中以如梦如幻的方式做种种事,比如发无上菩提心,或以禅定、智慧度化无量众生。没有分别,但却可以造作诸相。

因地菩萨和果地佛陀都有无分别,虽然利生能力不同,但都是无分别。通过无分别智慧,不仅佛菩萨本身能利益众生,以佛菩萨加持而化现的化身,比如桥梁、公园、门槛等等,都能在无分别念的情况下利益众生。特别是现在人们普遍使用的电脑,其实也是诸佛菩萨以禅定力、幻化力显现的利生手段。比如我现在讲的法,电脑处理以后,东南西北的人都可以了解;前几天的金刚萨埵法会也是,国内外都可以听到。所以,无分别当中可以自在显现。

现在是科技时代,一切科技都是无分别的,你依靠它可以自我损害,也可以轻松获得利益。凡夫人的世界本来如梦,而仍要被梦中的幻化——电脑世界深深束缚,的确可怜。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你想利益众生,这些也成了方便。比如目前我们正在传播的佛法,通过这些如梦的方便,可以让很多众生从轮回迷梦中醒悟,让不同地方的人们得到一点利益。

不信佛教的人造了这些电脑、电器,可是用到我们手上,半天的操作,诸多“等持”就闪现了。经论中经常提到一些不可思议的等持,像狮子奋迅等持、虚空藏等持等,入于等持,一时间可以救度无量众生。这些难以想象的事情,现在以科技的方式呈现了。比如我今晚讲的法,明天上午有些道友“入定”——用电脑整理、传输,这样人们很快就了知了。这也是诸佛菩萨不可思议的等持,虽然是无分别、没有实质,但也可以利益众生。

此外,本论宣说基智之际也说道:以能了知的虚幻七相来表示一切万法,并以四无耽执的方式修持此等诸法。

对于万法胜义中是空性、世俗中如梦如幻之理,本论第三品以“证知七现事”讲了七种现而无自性的比喻,也就是虚幻七相:梦境、幻觉、阳焰、回响、光影、寻香城、幻象。并云:“不执著色等,四种平等性”,以四种无耽执修持诸法:不执著色法之本体、不执著色法之相、不执著色法之作用、不执著色法之有境,总共有四种平等性,这就是如梦如幻的修持。

以这样的修持,暂时可以在自相续中生起无一不备的三乘修证境界,究竟可以将此等一切清净于空性离戏无执的一体法界之中。

这样修持,暂时可以在自相续中生起完整无缺的三乘证悟境界。因为修持般若波罗蜜多最主要的特点,就是能生起三乘境界。证悟基法一切相为空性,这是声缘的证悟境界,是基智;证悟道法的一切相为空性,是菩萨的境界,是道智;对果法的一切相通达无碍,是遍智佛陀的境界。所以,如理修持以后,三智境界可以现前;而究竟则将三智一切相全部清净于空性、离戏、无执的一体法界中。

三乘境界其实是一本体、异反体。从般若空性的角度,三智境界是一个本体;但从世俗显现的反体来讲,声闻缘觉的智慧、菩萨的智慧、佛陀的智慧,三者是分开的。

只有现空智慧方便两种资粮的双运,才是令诸佛欢喜的无上妙道,作为具慧之人,就必须通达这一点。

胜义中远离一切戏论,这是无缘智慧资粮;世俗中一切法以如梦如幻、现而无自性方式具足,这是有缘福德资粮。只有福慧双运,才是令十方诸佛欢喜之妙道。否则,看上去是在积累资粮——磕头、供养僧众,但内心不离强烈实执,这不是诸佛欢喜之道;似乎是在安住空性,但却否认一切世俗显现,这也不是诸佛欢喜之道。一切显现皆是空性,空性中一切皆可显现,只有安住此现空双运的境界,才是令过去、现在、未来一切诸佛欢喜之道,令所有传承上师欢喜之道。所以,具智慧者应如是修行。

此时,即使当下不能真实修持佛陀唯有的(十)力、(四)无畏等任一智慧之相,但也可以将向往与发愿将来自相续中能生起这一切的方式作为修法。

从无常到佛相,一百七十三相都是所修。但在凡夫地时,无常、痛苦可以修,而佛陀的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不要说凡夫,连圣者也难真实修持。那该如何修呢?虽说不能一五一十全部展现,但可以发愿与向往的方式修。比如一个小学生,虽说不是科学家,但他可以有这个理想:“我以后要成为科学家,那时候我要造飞机。”对向往的一切,他幼稚的心中有一种行相。所以,虽是凡夫,但可以缘着佛的一切发愿:“我一定要成佛,成佛时相好圆满。”现在就可以这样修持。 

在登地之后,哪怕仍然不能真实修持这一切,但相似的修持却可以在自相续中生起。

登地之后,虽然还不具有佛的功德,但佛的相好、无缘大悲心等,可以相似具有。佛具有一切功德,所以成佛是我们共同的向往。虽说凡夫距此还很遥远,但不能认为:我不是佛,所以不可能利益众生,而成佛又太难……不能这么想!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定要发心利益众生、通达万法。有了发心,智慧会逐渐成熟的。所以麦彭仁波切的愿文中说:每一世每一世,愿我的智慧和悲心都有进步!

短短一生,要通达一切万法可能很困难,但我们至少也要这样发愿:成佛的路上,但愿我的每一世、每一世不要倒退……否则,今年五年级,明年四年级、三年级,这样下去就太可笑了。所以我们要坚信:只要我们发愿,只要每一世都有进步,成佛不会遥远。

乙二、证悟稳固之次第加行:

所有的三智之相,可以涵摄于一百七十三相之中。在采用二谛双运的方式,以正等加行一一进行修持之际,通过迅速快捷地依照顺序将自相续中生起的所有修持[证悟]前后相联而修,或者将这些修持互相归集于一相之中而修,从而使正等加行之际自相续中生起的诸等证悟稳定牢固(,就是所谓的“证悟稳固之次第加行”)。

正等加行的所修,就是三智的一百七十三相。当然,无边万法之相也是无边无际,不可能仅此数量,但归纳起来则可摄于一百七十三相当中。在正等加行时,就是对这一百七十三相以胜义中远离戏论、世俗中如梦如幻二谛双运的方式修持。而为了使正等加行的证悟获得稳固,便要进入次第加行的修持。

次第加行有两种修法:一是将所有现前过的证悟迅速快捷地次第相联而修。比如苦谛,先观想无常,之后痛苦、空性、无我……这些相次第地、迅速地在相续中现前。一是把所有相归集在一个相中修行。比如把痛苦、空性、无我等全都归集在无常相中修持,或将六波罗蜜多归集在布施中修持。通过以上两种方式,要么次第而修,要么归集而修,不断修持之后,一百七十三相的境界不易退失,否则修行不会稳固。

凡夫人偶尔会感受到无常。当亲人死了,无常真的现前的时候,他也觉得佛法是对的,万法的确无常。可是他不懂得修,处理尸体时的无常感很快就消失了。前段时间地震,大家也被无常震撼了。大街小巷,不信佛的人也开始念“嗡玛呢巴美吽”,念“南无观世音菩萨”。但他们要的不是修行,所以两天刚过,眼前的境象恢复常态,也就想不到无常了。也包括一些修行人,他的修行总是很难持续。当上师讲到无常,或者遇到一些特殊外缘,他会觉得:真的是无常,真的是痛苦,真的是空性,真的是无我……似乎已经开悟了。可是没有稳固加行的缘故,过一段时间,就恢复原来的状态了。

总之,如果相续中所生诸相、诸功德得到稳固,就是所谓的证悟稳固之次第加行。下面以一个例子来说明。

以修持第一智的苦谛之相为例,首先缘于无常与痛苦等各相,在名言世俗中,使对一切有为法皆为无常之理的定解趋于稳固;

以遍智的苦谛之相为例,一切万法都是无常、刹那毁灭;一切感受不离痛苦……名言中,对此要生起坚固定解,并让它趋于稳固。比如观想轮回痛苦时,先观想地狱众生,他们的寿量如何、感受如何;然后是饿鬼、旁生……最后内心真正生起一种觉受:无论生在地狱、饿鬼或人间等任何地方,无非痛苦。

这种痛苦觉受并不是指偶尔感觉到的痛苦。有人吵了架,感觉很苦:好痛苦!生活没有意义,我要自杀……这种暂时的痛苦体会谁都会有,但这并不是对轮回之苦生了定解。而像朗日塘巴格西那样,始终对轮回痛苦有着深刻感受,才是通达了苦谛。

在胜义中,因为通达了空性,所以对这一切都无有耽执。

在胜义中,以各种理证抉择,通达万法都是空性、无可耽执。

在相续中生起的将此二者[胜义与世俗]双运的修持[证悟],就是所谓的“正等加行之修持”。

胜义中对一切万法没有任何执著;世俗中对万法无常、轮回痛苦、一切无我等生起坚定不移的定解,对此二谛之理融会贯通、双运而修,就是正等加行的修持。而正等加行得以稳固,就是次第加行。这两种加行的差别要分清楚,否则学《现观庄严论》颂词的时候,可能找不到二者的界限。

这次我讲《现观庄严论》,基本在按传统方式传讲,没有加很多世间的比喻和公案。加了这些,可能对我们理解胜义空性有点遮障,所以不讲很多。当然不论怎么讲,《现观庄严论》的本义恐怕现代人很难接受。但不接受也很正常,总不能为了弘扬般若,就去讲“怎样以般若空性摄持买股票”、“怎样以般若空性摄持买保险”……这样讲,也讲不清楚。

当相应各相在相续中生起之际,以在自相续中明观的方式,而令无常、痛苦、空性、无我等相依次在每一个边际刹那中再再娴熟,并将其他三相也摄集于无常之中。

这里是讲次第加行。正等加行时,以胜义中空性、世俗中如幻如梦的定解摄持而修持各个相。当修行达到一定境界,相应的无常、痛苦、空性、无我等各种相在自相续中生起时,再以明观的方式,在短暂的一个刹那之间,将这些相依次现前,并使这种修行再再熟练。熟练之后,还要把其他三相摄集于无常之中修持。

对我们而言,一刹那中连苦谛的四相也观不出来,但修行达到一定境界时,这四个相乃至所有相短暂的时间中就能显现,或者是次第性地显现,或者是一相当中摄集其他所有相而显现。

因为在经论中也说:“因为无常,所以痛苦”,又因为有为法是连贯的相续,所以只可能是空性以及无我等等的缘故。

经论中明显说到:因为无常的缘故,所以痛苦。这个道理,《宝鬘论》、《六十正理论》、《入中论》里都讲过。无常就是刹那生灭,所以是行苦。同样的道理,因为无常所以无我,因为无常所以空性。为什么呢?因为人们执著的“我”是常有的法,但任何有为法只是假立的连贯相续,由这种无常性就能成立无我;人们所执著的实有法也是常有,但由无常也能成立它的空性。所以,只要是无常,肯定是痛苦,只要是无常,也肯定是无我、空性。

以在相互的每一相中,都涵摄了所有相的方式所进行的锻炼与修持(,就是次第加行的修持)。

在一个刹那中,所有相次第不乱地显现,或者以一相涵摄所有相的方式显现,这就是次第加行的修持。当然,这是大菩萨的现证。对我们而言,观无常的同时又能观痛苦,一个刹那中不行,但两个刹那应该可以。第一刹那观无常,看到人死了体会到无常;第二刹那中又能观痛苦。如果时间长一点,其他的相也可以观出来:因为无常,所以我不存在;因为无常,所以万法是空性……这样慢慢地、次第连贯性地观,也可以。但在一个刹那中把所有相全部观完,这对我们来讲有一定的困难。当然,菩萨完全能做到这一点,这就像《四百论》所讲的:钝根证悟一法空不能证悟一切法空,但利根可以。

如果有人认为:依照论中的次第,只宣说了随念佛等十三种次第加行,修持无常等相又怎么会变成次第加行了呢?

有人认为:《现观庄严论》仅以一颂宣说次第加行[1] ,包括了随念佛、随念法等十三种法,所以,只有这十三法才是次第加行的内容。而为什么无常等相又成了次第加行的内容?

所谓十三种次第加行,只不过是次第加行的修行支分,而并不是正行修法。

实际上,《现观庄严论》这一颂只讲了次第加行的修行支分,并没有讲正行。

因为皈依三宝是一切道的所依,所以是所依支;

其中皈依三宝——随念佛、随念法、随念僧是一切道的基础,从所依的角度安立,所以是所依支。

因为随念天是修道的见证,所以是见证支;

随念四大天王等天尊或者弥勒菩萨、文殊菩萨等本尊,叫随念天。随念天是修道的见证,所以是见证支。随念天尊很重要,所以在修道过程中要经常忆念:上师肯定知道,天尊肯定知道,三宝肯定知道……有了这样的信念,就不会造恶业。

平时我们供护法、献新供,一定要随念三宝而供养。因为三宝里面有佛法僧,也有天尊,所有供养境都具足。所以,供护法时不仅要供护法,最根本的是要供三宝。个别道友每天敲鼓、念护法,如果知道护法是三宝的本体,这样念功德很大。如果认为护法就是某个天神、地神或者非人,今天给他个苹果求他帮助,明天他帮你做件大事,谈生意一样去供,这样不好。所以,有些人可能不会供护法,以后要以随念三宝的方式来供。

按照每一相中都包含了六波罗蜜多,以及以空性摄持的方式所进行的修持,就是后面七种次第加行的修法;

每一相中都包含六波罗蜜多,这是六度次第加行;以空性摄持是指无实性智次第加行。

至于随念舍与随念戒次第加行,则是因为一旦能安住于此二者,则可以依靠生生世世拥有善趣身体,以及圆满受用的方式而具备修道之顺缘。这样一来,则即使在来世也可以成为修法的助缘。

《中观四百论》里讲,依靠清净戒律能获得善趣身体[2] ;而布施可以获得圆满受用,这些在来世可以成为修法之顺缘。

 

 

[1] 布施至般若,随念于佛等,法无性自性,许为渐次行。

[2] 《中观四百论》云:“尸罗生善趣,正见得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