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179节课

第一百七十九节课

下面的科判是“宣说能害”,也就是说,承认诸法有自性不合理,否则于理证、教证有妨害。

庚三(宣说能害)分三:一、由因建立空性;二、由果建立空性;三、成立之摄义。

辛一(由因建立空性)分二:一、真实无生建立空性;二、名言中由因生建立空性。

壬一(真实无生建立空性)分三:一、破无因生;二、破常因生;三、摄义。

在有些讲义中,此科判安立为依靠中观三种因来破斥,即观察因之金刚屑因、观察本体之大缘起因、观察果之破有无生因。抉择空性的论典中,中观共同五大因[1] 用得比较多,比如,无垢光尊者的《七宝藏》、龙猛菩萨的中观诸论用了金刚屑因和破有无生因,《中观庄严论》用了离一多因,《中论》用了大缘起因……依此来破斥一切实法。

有人可能认为:“既然要破的是诸法实有,为什么《入中论》、《中论》、《四百论》等中观论典中,首先破诸法产生呢?”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有为法的法相是生、住、灭,如果抉择诸法不生,自然就没有它的安住和毁灭。众生执著的对境是有为法,如果有为法都不存在了,对它的本体和果就不会产生强烈执著。

很多人没有学过空性法门,对世俗中的东西有强烈的分别念,怎么样也空不了,始终被执著束缚着,非常苦恼。在古代,人们看得不多,听得也不多,不会有什么大的痛苦,而现在的人随着科学发展,表面上物质生活大幅度提高,可是内心却越来越空虚、越来越苍白。尤其是大城市里的人,物质条件相当圆满富足,但追求的目标越来越多,精神上的压力越来越大,自己痛苦得不得了,最后不得不自杀。

因此,无论出家人还是在家人,要想获得快乐、安逸、舒适的生活,一定要对空性法门有所了解。不然的话,一直随着欲望而奔波,一辈子会成为欲望的奴隶。这样的生活谁都不愿意过,然而很多人由于业力现前,对如幻的对境耽著不舍,从而招致层出不穷的痛苦。所以,我非常希望大家通过各种方式来认识佛教,尤其是金刚屑因[2] 这种推理非常殊胜,它就如同金刚能坏一切,而不为一切所坏般,能摧毁各种邪见执著,无论是什么样的科学力量,在它面前都不堪一击。我们在知识分子面前弘扬中观空性理,靠的不是信仰或崇拜,而是确凿的依据、可靠的推理。此处的逻辑推理叫金刚屑因,通过这样的观察方式,抉择万法在名言中如梦如幻、无有自性,胜义中远离四边八戏,这种境界若能得以成熟,生活中遇到什么样的违缘痛苦,自己也有坦然面对的能力和勇气。

因此,之所以要破一切万法的产生,就是为了对无生的境界有所认识。若能通达无生空性,不仅可以解脱生死轮回,还会给现实生活带来无穷饶益。既然知道了它的价值,被烦恼束缚的严重患者,为什么不吃这样空性的妙药呢?

癸一、破无因生:

世人亦能见,一切能生因,

如莲根茎等,差别前因生。

世间上有形形色色的外道,其中的顺世外道,以前在印度比较兴盛,如今在世界各地,类似的观点也比较多。它最初的来源是这样的:往昔阿修罗与天人作战时,由于天人本性相信因果等善法,不愿意杀害阿修罗。当时有一天尊认为,如果这样下去,天人恐怕会一败涂地,于是撰著了一部无有前世后世的邪论。后来此观点传播于人间,形成了所谓的顺世外道。(现在也有很多人认为前世后世不存在,包括在座的有些道友,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人只有一世,所以应当尽情享受,不要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等等。)

顺世外道为了证明前世后世不存在,以一正理、三比喻、四相来安立自宗。一正理,是前后世肯定不存在,因为现量没有见到之故。三比喻是:1)无有因的比喻,如草地上长出蘑菇;2)无有果的比喻,如灰尘被风卷走般不复存在;3)无有本体的比喻,外道典籍中说:“日升河水向下流,豌豆圆形刺尖长,孔雀翎艳等诸法,谁亦未作自性成。”太阳东升西落、河水从高处流下、豌豆是圆形、荆棘刺是尖的、孔雀的翎羽五颜六色,皆是自然而然形成,并非人工所造,所以万法是无因产生。

这种说法非常可笑。虽然太阳从东方升起不是谁牵上去的,河水向下流不是谁引下去的,豌豆是圆形不是谁抟成的,刺又长又尖不是谁削的,孔雀的羽毛五彩斑斓也不是谁画的,但这些并非无因而生。顺世外道的观点,我们讲《中观庄严论》等时也破斥过,麦彭仁波切说:“他们宣称只许现量、不许比量,但在以理立宗时,却说前世后世不存在,因为没有见到之故,这难道不是比量吗?”而且,若许现量不见的法就不存在,那你自己的肠子你见过吗?明天的事情你见过吗?祖祖辈辈的事情你见过吗?假如这些没有见过,是否也要承许为不存在呢?

现在有许多这样的人,声称前世后世不存在,就是因为看不见。如果存在必须要被看见,那电磁波、原子、原子核、电子、夸克等,这些能被看见吗?你们若认为肉眼虽然看不见,但通过科学仪器可以发现,那么同样,前世后世肉眼看不见,但依靠种种依据也可以印证。

所以,对方的观点没有任何道理,大家对此要有坚定的信解。否则,很多人从小就受一些教育的影响,对生死轮回、业因果半信半疑,这样的话,会给自己的解脱带来很大障碍。如果你真的存在一些邪见,那不妨与有智慧、有正见的人进行辩论,不要埋在心里面。埋在心里面的话,永远都有一个疑团,逐渐逐渐就会变成“绝症”。

其实,认为万法无因生的观点,不要说是学过宗派的人,即便是普通的农民也不会承认。农民春天播下青稞的种子,经过精心耕耘,秋天就可以收割庄稼,这是谁都无法否认的。任何一个法,只要有因就能生果,因发生变化时,果也随之变化,这是一种因果规律。理自在法称论师说:“若此有彼生,若此变彼变,说此是彼因,此于彼亦有。”这样的因果推理说得非常好。因和果的关系是有因定生果,一旦因发生变化,果也随之而发生变化。譬如,种子被火烧焦了,就不可能产生苗芽,恶业通过忏悔得以清净,就不会成熟果报。这种因果观念在世间也是存在的,有些人为什么不承认呢?

大家应该反反复复观察,看自己有没有这样的邪见。如果你觉得前世后世不存在、业因果不存在,这种邪见以潜藏或现行的方式在你相续中存在,那务必要加以遣除。说实话,我非常担心有些人,他们对佛教的教理不是很精通,虽然剃光头入了佛门,或者受了居士戒,但心里还存在百般怀疑:“我今生造恶业,来世会不会成熟啊?人到底有没有前世后世啊?”如果这样认为,说明你非常愚笨。因为在正理面前,因果规律无法推翻,无法推翻的东西你还不承认,你不是愚者是什么啊?

对方争辩道:“如果说因果是存在的,那种子为何不具足果的所有特征呢?比如,莲花的种子只是灰色的一小粒,上面根本没有莲根、莲茎、莲花、莲叶等差别相,既然二者如此不同,种子又岂是枝叶花果的生因?”

这种说法很荒唐。莲花、莲根、莲茎等的因,在种子上其实也是存在的。但这种存在并不是以现行的方式存在,不然,种子上有花蕊、花瓣的话,那它就变成花了,我们没必要求果了,献花的时候,供养一粒种子就可以,不必非要花钱买花。如此一来,世间人为获得果实而辛辛苦苦收集种子,此举就成了徒劳无益,如月称论师言:“世间为求果实故,不应多门收集种。”

既然因上没有果的差别相,那因是不是不能生果呢?并非如此,这一点,我们讲大缘起因时也会剖析。因若不存在,果是不能产生的,但因生果只是一种因缘显现,此甚深奥秘在其他论典中也会宣说。因此,大家应该知道,顺世外道所承认的无因生不合理,是极其低劣的见解。

谁作因差别?由昔诸异因。

何故因生果?从昔因力故。

对方又问:“假如种子有莲花茎叶的不同差别因,那这些差别因又是谁来造的呢?”外道认为是上帝、梵天、帝释天所造,这样比较有说服力,但若这一点也不承认,岂不是证明诸法是无因而生?

答曰:这些差别因没有常有的作者,也没有无常的作者,它只是由往昔的不同因而来。种子有生根茎叶的不共能力,这是一种缘起法,《解义慧剑》云:“缘起生诸法,皆具依自体,住不共法相,坚硬湿热等,名言此法尔,不可否认也。”因为构成万法的四大有不同法相,例如水是湿润性、地是坚硬性、风是轻飘性,诸法各自因的功能不同,故呈现的果也是各种各样,这就是万法的名言规律。

对方继续问:“何故因生果?”既然因中有产生种种果法的功能,为什么它只产生同类的果呢?譬如,小麦的种子为什么只产生小麦,而不产生莲花呢?

答曰:“从昔因力故。”原因很简单,每个法并非有能生一切的功能,有实法的特性只是安住于自己的本体,如《释量论》云:“有实依自性,安住各本体。”火安住于火的本体,水安住于水的本体,糖安住于糖的本体,不可能从糖中产生酸菜,也不可能从石头中产生苗芽。往昔因力如何,所生之果也如何,尽管外缘能产生一些影响,比如所加的肥料不同,庄稼的味道就有所不同,但它的同类因只能生同类果,这不用观待任何法。

所以,诸法并不是无因而生,它必须观待各自的因。如果我们遇到有人声称无因生,有能力的话,一定要推翻他的观点。世间上的白天光明、夜晚黑暗,夏天满山鲜花、冬天光秃秃的,这些现象都跟因缘有关,不观待因的法,就会有恒常有或恒常无的过失。《中观庄严论》云:“不观待他故,应成恒有无。”法称论师在《释量论》中也说:“无因不待他,应常有或无。”一切法皆依赖于因缘,若不观待因缘,我们现在所见到的众生也会看不见。因为这些众生并没有转生到地狱、饿鬼,而偏偏来到了人间,都有两只眼睛、一个鼻子,这就是一种共同因缘。如果没有共同因缘,我们便无法缘取这些众生,《入中论》云:“众生无因应无取,犹如空花色与香。”

当然,在抉择胜义时,这种因缘也是戏论,也要远离。龙猛菩萨在《中论》中言:“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能取所取消于法界的智者,可以通达这样的境界,但我们现在还不可以,故千万不要持无因生的观点。麦彭仁波切说,在所有的见解中,最低劣、最可怕、最有害的,就是顺世外道的观点。如果认为没有因果、不信善恶,平时就会无恶不作。现在社会伦理道德丧失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见解有误,很多人都认为只有一世,于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为了快乐而不择手段,根本不顾长远的利益。

其实,万法有各自不同的因,这是一种名言规律,也是四理中的法尔理。所谓的四理,指观待理、作用理、法尔理、证成理。观待理是了知何果观待何因;作用理是了知何因产生何果;法尔理是一切万法的法性规律;证成理是这样的规律依现量和比量来证成,明显的部分依靠现量,隐蔽的部分依靠比量。这四理在《解义慧剑》中讲得很详细,学习这些以后,对认识业因果和诸法法性会有很大的帮助。

总而言之,因生果是一个必然规律,杀生、抽烟、喝酒、造恶业必然引生不快乐的果,磕头、念经、行持善法必然引生快乐的果,芝麻的种子必然生芝麻,萝卜的种子必然生萝卜,为什么会这样呢?任何人也无法追究,因果规律唯有佛陀才彻知。但不管怎么样,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你造了业因,肯定会感受业果。《分别善恶报应经》云:“若修善业感可爱果,若造恶业感非爱果。”这一点没有任何欺惑,大家务必要坚信不疑。如果你随学顺世外道或无神论的观点,一辈子就会无恶不作,最终感受果报时,自己也会后悔莫及。就如同一个人不信法律而杀人放火,最后被关进监狱时悔之晚矣。所以,大家一定要对因果观念有不可动摇、不被他转的坚信,作为一个学佛人,若连这一点理念都没有,形象上再怎么做得轰轰烈烈,也没有什么意义!

癸二(破常因生)分三:一、破由大自在所生;二、破由微尘所生;三、破由主物而生。

子一(破由大自在所生)分三:一、大自在不成立;二、由彼所生不存在;三、大自在不能作为能生。

丑一、大自在不成立:

自在天是因,何为自在天?

若谓许大种,何必唯执名?

胜论派与吠陀派将大自在天作为圣尊,认为他具有清净、应供、常有、唯一、一切的作者这五种特征,他既是器世界的因,也是有情世界的因,就像有些宗教认为上帝是万物的创造者一样。

古印度确有这样的说法,但现在的印度教崇拜多尊天神,认为梵天创造一切,遍入天维护一切,大自在天毁灭一切,此说法与这里有点不同,寂天菩萨所针对的是古代大自在派。在印度和尼泊尔,学大自在派的人非常多,我以前也看到过,他们有些行为非常可怕,每次要共修的时候,就在前额中间画一个红点,并在水池里撒很多红色的鲜花,然后作各种奇奇怪怪的行为,还要念诵一些名号,甚至极个别人不惜自焚,将自己作为牺牲品作祭祀,以获得所谓的解脱。

在印度,各种外道比较复杂,对于他们的观点,许多论师都进行了驳斥。那现在还有没有这些外道呢?我曾问过居住在印度的有些藏族人,(飞来一只苍蝇,上师念“嗡玛呢巴美吽……”,念了三遍就飞了,上师笑道:“也许是大自在派的一个外道到这里来听经。”)当时法王如意宝也问过一些人,他们各有不同的说法,有些人说:“陈那论师和法称论师所驳斥的外道,现在不是很多了,可是静命论师在《中观庄严论》中驳斥的外道,现在还是比较多。”我当时就想:法称论师与静命论师所破的外道基本上一样,为什么他们这样说呢?我也不是很清楚。

不管怎么样,大自在派在外道中势力比较强大,他们最不好的行为是在节日里杀生对圣尊供养,此举世界上的很多宗教都不认可,尤其是与佛教的理念完全相违。其实,对一个宗教而言,只要不伤害众生,行为上有一定约束,大家还是不排斥的,但如果见解和行为不如理,那它的教派就不得不遮破了。

怎么样遮破呢?中观师首先问:既然大自在天是万事万物之因,到底什么是大自在天呢?

对方回答说:“创造万物的大自在天,也可以叫地水火风四大种。”(他们可能觉得,不论是身体还是物质世界,都是不离地水火风,否则有形的色法没办法形成。)

中观师驳斥:“何必唯执名?”名言中,我们也承许四大种是诸法的因,但你们为什么要把它称为大自在天呢?你们所许的大自在天,与我们佛教的地水火风,只是名称上不同而已,意义完全是相同的,如此一来,你我互相辩论就成了无义之举。

在座的道友中,学大自在派的应该没有,以后也不一定会学,但若对佛教没有生起坚定的定解,以后很可能被对方的巧言花语所惑,将学佛的理念完全舍弃,然后趋入他们的宗教。因此,大家一定要对佛教的见解有所了解,不但是了解,还要经常在心里发愿。以前上师们说过,我们皈依时,并不是口头上说皈依三宝,也不是在包里揣一个皈依证,逢人就说“我皈依过了,上师叫什么什么”,这些表面行为不是很重要,最重要的是从内心中发起对三宝的皈依之心。

有些前行教言中有个很深奥的窍诀说,刚开始修行时,一定要励力祈祷上师。无论上师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都应观想在自己的头顶,然后猛厉祈祷:“请上师加持我,让我的心与法相融!”如果你修人身难得,就祈祷“一定要让我生起人身难得的定解”;如果你修无常,“一定要让我生起无常的观念”;如果你修中观的无我空性,“一定要让我生起这种空性的见解”……以强烈的信心来祈祷,观想上师融入自己的身心,然后从皈依开始修。

修皈依的过程中,许多上师在教言中说,首先在自己前面放一个佛像,皈依佛时,合掌猛厉地祈祷:“我从现在开始,皈依释迦牟尼佛为主的一切诸佛,纵遇生命危险,也不舍弃佛陀,绝不皈依其他外道本师、主尊!”皈依法时,心里想:“佛陀您所宣说的解脱津梁之教法和证法,是我终生的依处,除此之外的乱七八糟的世间学说,我绝不皈依!”皈依僧时,再次地想:“从今以后,修学佛法的大小乘僧众是我的道伴,除此之外的世间恶友,我再也不去交往!”发起这样坚定的誓言后,才成为一个真正的佛教徒。

我们了解了外道的观点后,就能真正明白佛教徒自己本有的见解。这样的见解乃至生生世世都不能失坏,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违缘,都应像刻在石头上的文字一样,不被外缘的水磨掉、风吹掉。否则,见解不稳固的人,听到外道似是而非的道理,很可能就随波逐流,这是非常不合理的,所以大家一定要扎下稳固的修学基础。

外道认为大自在天是万法之因,如云:“蛛为蛛网因,水晶水亦尔,根为枝末本,此是众生因。”他们说蜘蛛是蛛网的因,水晶是水的来源,树根是树枝的根本,同样,一切法的因就是大自在天。但我们通过正理来观察时,这种说法其实是不合理的。

无心大种众,非常亦非天,

不净众所践,定非自在天。

怎么不合理呢?因为这样一来,大自在天的法相就不存在了。

你们认为大自在天是唯一的,但地水火风大种数目众多;你们认为大自在天有思维、发心,但地水火风却是无情法;你们认为大自在天是常法,但地水火风没有一个是常有的;你们认为大自在是应供的天尊,但地水火风经常被众生践踏,甚至以不净粪撒在上面,如果说地水火风就是大自在天,那我们在路上走来走去,就是在大自在天的头上走来走去了。因此,通过方方面面的观察可知,大自在天根本不是四大种。

彼天非虚空,非我前已破,

若谓非思议,说彼有何义?

此外,大自在天也不是虚空,因为虚空无有动摇,而万物的造作者肯定有动摇;大自在天也不是神我,在本品前面,神我已被遮破完毕;如果说大自在天是不可思议的,那你们又怎能了知他具足五种特征以及他的作用?假如无法了知他,你们称之为作者又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有些宗教虽不信仰大自在天,但依靠这种推理方法,也可以推翻他们造物主的说法。我们学习中观,应对佛教生起正确的见解,虽然世界上学佛的人不是很多,但佛教的智慧是无与伦比的,超越其他任何宗教和世间科学。医学、逻辑学、哲学、物理学、生物学、海洋学、化学、电学等,尽管发现了很多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对人类社会有一定贡献,给我们的生活也带来一些便利,但心的奥秘和前后世、业因果的问题,这些学科就像盲人摸象一样,根本无法企及,有时候还会闹笑话。心的本体和奥妙,世间人皆无法品尝它的味道,不要说胜义中光明与空性双运,仅仅是名言中心的特点、分类、本体,他们也是无法了解。

学佛的人,尤其是如理如实修行证悟的人,在这个世间上寥若晨星。全世界有三大宗教——佛教、基督教、回教,我看过一些资料说,基督教有19.6亿多人,回教有11.7亿多人,佛教有3.6亿多人,印度教有7.6亿多人(虽然人数比较多,但未立为三大宗教之一),部落教有2.7亿多人,不学宗教的有7.7亿多人,这是前几年的统计数据,当时世界人口约65亿人。可见,不学宗教的人不是很多,但在学宗教的人当中,学佛的比例却不太高。中国宗教局的领导曾在一次讲话中说,光中国学佛的,就有1亿多人,但个别资料显示,这只是统计的数字,其实还有很多公务员、领导不敢明目张胆学佛,所以加上未统计的学佛人数,应该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其实,学佛是很快乐的,我们今生拥有暇满人身,又值遇了大乘佛法,没有随学不承认前世后世的外道,这是相当难得的福报。如果你们以前不懂佛教的道理,皈依了三宝以后,人生方向应该重新改变。比如你30岁之前为自己而活着,皈依佛门以后,要为了众生而活着。学佛一定要学大乘佛法,一心一意为了众生暂时和究竟的利益,这样发心才是顺解脱分善根。否则,为了自己而积累福报,就算整天在学《入行论》,意义也不是很大。

遇到了大乘佛法,是我们的一种荣幸,大家一定要有利他心及空性见。我再三强调过,这两个根本窍诀始终都不能忘,有了空性见的话,不会特别执著如泡影一般的万法;有了利他心的话,每天活着就是为了众生,不可能围绕自己的利益而造恶业。所以,这两个关键窍诀,大家永远应该记住!

 

 

[1] 共同五大因:金刚屑因、破有无生因、离一多因、破四句生因、大缘起因。之所以称为“共同”,因为是中观二派(自续派、应成派)共同所承许的。

[2] 金刚屑因:通过观察诸法是否有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以抉择诸法无有产生的推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