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187节课

第一百八十七节课

下面还是讲证悟空性之后平息世间八法,昨天学习了一部分,今天继续看下面的文字:

若于性中觅,孰为爱所爱?

细究此世人,谁将辞此世?

孰生孰当生?谁为亲与友?

如我当受持,一切如虚空?

昨天已经讲了,证悟空性的时候,得失为主的世间八法都不存在。那么,在胜义中寻觅,人们所执著的事物到底存不存在呢?也不存在。在名言中,众生的迷乱面前,一切得失都存在,世人为了今生的快乐而患得患失、忙忙碌碌,是没有通达胜义空性所致。但若按照龙猛菩萨、月称菩萨、寂天论师的言教,通达了一切的本来实相后,万法在真实义中并不存在。在这种境界中,谁是能贪爱的我?谁又是所贪爱的人和事呢?谁于此世死亡?谁已经出生?谁将在来世降生呢?谁又是亲戚与朋友?这一切的一切如虚空般不成立,既然如此,为何不与我(寂天菩萨)一同受持这样的境界呢?这个偈颂,是寂天菩萨发愿摄持未证悟空性的众生。

本体空性中,一切相了不可得,世人特别执著的感情,在真实义中并不存在。可是在名言当中,它伤害了无数众生,令其在情网中无法自拔,饱受煎熬和痛苦。佛经云:“犹如自造箭,还自伤其身,内箭亦如是,爱箭伤众生。”如同有些人造的箭刺伤了自己一样,我们自己贪执的东西,最后也会伤害自己。

当然,异性之间的“爱”,是从狭义角度来讲的,就广义角度而言,所有的贪执都可以叫做“爱”。但在胜义中去寻找,能爱的人不存在,所爱的本体也不存在,人我也好、法我[1] 也好,在真性中都遍寻不得。“见此实性已,云何爱不灭?”前面也讲过,观察受果的过程中,现见一切万法的本体不存在,既然本体不存在,那为何不灭除对它的贪爱呢?因此,在真实义中,所谓的爱是没有的。

同理,以胜义智慧来观察,器情世界的成、住、灭也不存在。尤其是有情世界,无论是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都不可能真实产生;既然没有产生,安住就不可能有;如果这两者都没有,众生的死亡也就不存在,一切只不过是虚妄执著。

最近发生了大地震,很多众生都离开了人世,但生者为亡者的痛哭伤心,其实也是一种名言假象,从做梦的角度讲,这只是一个噩梦,真实的本体并不存在。若通达了这一点,有关密宗书和《般若经》中说,这叫达到了无生无死的境界。就像藏传佛教的莲花生大士、布玛莫札,他们在胜义中通达了这样的境界,从而证得长寿持明的果位。还有些人显现上有蕴的毁灭,但在境界上也通达了无生无死的境界。

这种境界不仅人可以通达,即便世间的山神、护法神也可以通达。以前有一个元珪禅师,他的修行很不错,开悟后住在茅棚里。有一天来了一个人,相貌庄严、气度不凡,在众眷属的簇拥下来到他面前。禅师没有特别在意,直接问:“你来这里干什么?”那人有点受冷落,说:“你难道不认识我吗?”禅师说:“我对众生与佛陀一视同仁,怎么会认识你?”那人说:“我是此山山神,操纵每一个众生的生死。”(言外之意就是威胁禅师,你不恭敬我的话,我要给你点颜色看看。)元珪禅师说:“吾本不生,汝焉能死?……”给他讲了许多教言。这个山神也有点善根,当即通达了一定的境界,后来于禅师面前受五戒,承诺护持佛法。

所谓的护法神,汉传佛教中有,藏传佛教中也有。莲花生大士来到藏地时,一路上降伏了很多鬼神,让他们承诺保护佛法、弘扬佛法。历代高僧大德的传记中也看得出来,他们降伏一些鬼神之后,经常让他们皈入佛教,这在藏传佛教中非常非常多。比如紫玛护法神,就曾在莲花生大士面前承诺过,在法王面前也接受过《金刚橛》灌顶。当年法王去不丹的时候,紫玛护法神在一个人身上降神,于法王前请求灌顶。藏传佛教的降神,有些人可能不一定知道,这是非常奇妙的现象。一个不丹人平时对藏语一窍不通,但是降神了以后,他的神识暂时离开,护法神进入,他口里就能说非常流利的藏语。当时法王《金刚橛》灌顶时,有许多非常精彩的场面,到目前为止,过了20多年了,我有时候想起那种场景,确实对高僧大德的威力、护法神的存在、佛法的伟大深信不疑。

寂天论师所讲的无生无死的境界,很多高僧大德皆可达到,永嘉禅师在道歌中就说:“自从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干。”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也可以达到这种不怕死的境界。有些人喜欢说“我不怕死”,这只是说大话而已,实际上真正遇到死亡时,自己还是怕得要死,但若通达了这种境界,自然就会生死无惧。

我今天听说学院的一个出家人,他以前住在摩尼宝区,单独修了一个房子,前段时间他在别的地方圆寂了。圆寂之前,他说:“上师如意宝讲过,死的时候不要太普通了,应当安住于心性本来面目中才圆寂。”当时很多人都不相信,他对身边一个人说:“今天我可能要离开人间,你给我耳边念一遍麦彭仁波切的《大圆满愿词》。”那个人就给他念了。刚刚念完,他大喊一声“啪的”,然后笑了起来,说:“没有成功!你再念一遍。”那个人又念了一遍。他再次大喊“啪的”,就真的圆寂了。听说他的肉身缩得很小很小,火化后烧出来的全是舍利。

我以前写《密宗虹身成就略记》时讲过,藏地的人往生时出现舍利、出现虹身、出现瑞相,根本不觉得特别稀有,大家都知道只要好好修行,肯定就会这样。但在其他地方,尤其是到了西方,一看见舍利就极其兴奋。其实只要你精进修行,达到无生无死的境界或者不怕死的境界并不难。以前六祖在五祖面前听《金刚经》,听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当下开悟,证达了无生无死的境界,并说:“何期自性,本不生灭……”这种不生不灭的道理,诸多高僧大德的证悟歌中比较多。

在胜义当中,不仅可达到不生不死的境界,还能断除对亲朋好友的执著。我们作为凡夫人,对父母亲人等自方会特别贪执,始终放不下来,以前的高僧大德为什么要抛弃故乡?就是为了断除对自方如沸水般的贪恋。若能达到这种境界,杀父仇人和亲生父母坐在一起,你也不会有丝毫分别。

最后一句“如我当受持,一切如虚空”,充分显露了寂天论师的无上甚深境界。在本论的开头,他说自己“是故未敢言利他,为修自心撰此论”;到了《智慧品》中间时,“若实无实法,悉不住心前”,基本上已承认了自己的境界;到这里就更明显了,寂天论师劝导所有的可怜众生——整天要么贪执爱情、要么贪执亲友,对生死特别害怕,一听说地震来了就提心吊胆,宁可在外面露天淋雨,也不愿住在舒适的屋子里,这一群没有通达胜义谛的人,应该像寂天论师一样,受持一切法不生不灭、犹如虚空的境界。《般若摄颂》(又名《摄功德宝经》)云:“所缘自性无有边,有情自性亦无边,虚空界性亦无边,知世间智亦无边。”什么时候通达了这种无边的境界,什么时候就会受持虚空般的平等空性见,因此我们一定要努力。

人无我和法无我为主的空性法门,你们第一次听若没有搞懂,应该再听第二次、第三次……要反反复复串习,同时祈祷根本上师、护法神及十方诸佛菩萨,通过具足各方面因缘,断除自己的执著,令如虚空般的境界出现。听完《入行论》以后,稍有善根、精进修行的人,对世俗法的了解和对胜义空性的认识,应该会跟以前有所不同,不会像往常那样特别执著。我也曾讲过,洛若寺一个老太太说:“听完了《入行论》以后,某某寺院的出家人完全不同了。”虽然这是一个老妇女的话,但实际上也看得出来,听了这部法和没有听的差距还是非常大。

因此,我从内心中非常希望:大家在世俗中生起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胜义中对空性有所了解。若对空性没有了解,再怎么修、再怎么说,也是困在执著的笼子里,始终不能解脱。所以,对空性的希求和闻思,有生之年不能间断。凡夫人无始以来的习气根深蒂固,听一两次《智慧品》,不一定马上起作用,应该再再听受,才会慢慢转变。所以听了一遍的话,没有开悟也不要紧,不要认为没开悟就没希望了,修行需要有长期的精进和信心!

己二(于未证悟空性者生悲心)分二:一、所缘;二、行相。

庚一(所缘)分三:一、今世辛苦维生;二、后世感受痛苦;三、三有共同过患。

辛一、今世辛苦维生:

众生若没有证悟空性,即会遭受无量痛苦,故而对他们生起悲心。

世人求自乐,然由诤喜因,

频生烦乱喜。勤求生忧苦,

互诤相杀戮,造罪艰困活。

对空性有所认识的人,再回过头来看那些没有认识空性的人,一定会生起极大的悲心。阿底峡尊者也说:“只要证悟了空性,必然会对可怜众生生起大悲心,自己绝对不会造恶业。”这两点务必要记清楚。如果你没有一点悲心,证悟空性的境界肯定不高,这从诸佛菩萨和传承上师的传记中也看得出来,证得了无上果位之后,不顾众生的佛菩萨绝对没有,一旦有了证悟的境界,对众生一定会关心,自己也不会造恶业。现在有些人口口声声说证悟了空性,但对众生没有悲心,自己经常造恶业,甚至让别人也造恶业,这绝对不是证悟空性。

这里是说,世人虽然都想获得安乐,却为了谋求微不足道的利益而与对手竞争,为了亲朋好友的欢喜而做种种不如法之事。由于争斗和欢喜这两个因缘所致,而频频发生冲突,心烦意乱,由利益之因而数数欢喜,因没有得到快乐而忧伤难过。人们为了自己所希求的目标,与他人争执不息、互相残杀,造下各种可怕的恶业,以此来度过自己的一生。

放眼看看整个世界,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不过如此,他们唯一希求的,就是短暂的今生中自己获得快乐。有些人虽然口头上说利他,但由于没有证悟空性、没有真实的菩提心,很多行为都是一种假象。世间上的芸芸众生,每天为了自利而争斗,为了自利而痛苦,看到他们的处境,确实觉得出家人的生活非常清净。有些出家人虽不一定证得空性,可是看破红尘之后,生活上有很多轻松,流的泪跟在家人比起来,应该说少很多。

我们证悟空性的真正作用,就是对众生生起真正的利他心,若想生起利他心,首先必须缘苦难的众生生起悲心。最近,我们看到众生受苦的现象比较多,不管打开收音机还是电视,播放的都是天灾人祸,自然灾害也好,人类战争也罢,许多场面惨不忍睹。就拿今年来讲,年初的时候有暴风雪,受灾地区遍及中国14个省市,很多人都无法返乡过节;前不久,缅甸一带爆发热带风暴,至今已经死了三四万人,几十万人无家可归;最近四川发生大地震,好几万人被埋在废墟中,美好家园毁于一旦,家破人亡处处可见;还有,安徽也爆发了小儿手足口病……各种灾害层出不穷,即使没证悟空性,我们也忍不住生起悲心。

这些灾害的原因是什么呢?一方面是众生造恶业的果报现前,假如前世伤害过别人,即生就要遭受这样的痛苦;另一方面,现在人类破坏自然非常严重。我并不是发现了什么,但自己每次路经汶川一带,看到不管是山也好、地也好,全部破坏得特别厉害,经过的时候心惊胆战、十分害怕,以前就有这种感觉。当然,这是一种缘,不是因,最主要的因就是众生前世造的恶业,再加上严重破坏自然平衡,必然会遭受大自然的惩罚。老子曾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一切万物都是有法规的,人与自然界息息相关、密不可分,如果损害了自然界,按照佛教的说法,龙王、地神、山神、水神就会发怒,给人类降下种种不幸。

其实,我们身体是一个小宇宙,外在的环境是大宇宙,二者是一体的,假如严重破坏了大宇宙,最后也会毁灭自己。《黄帝内经》中列举了大量事实来证明天与人是统一的,比如,天有日月,人有双目;天有四时,人有四肢;天有五行,人有五脏;天有三百六十五度,人有三百六十五骨节;鼻额像山岳,毫发像草木……可见,人与自然相依相偎、无法分割。然而相当长的时期内,人类因为可以上天入海,就认为自己无所不能,打着“人定胜天”的旗号,对自然进行肆无忌惮的掠夺,最终招致了大自然的强烈报复。

作为一个佛教徒,我今天在这里呼吁,我们应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最少也是念1万遍到10万遍的观音心咒或佛号,回向救度这些可怜众生。在座的道友从今天就开始念,对可怜的众生,我们佛教徒应该有办法,念观音心咒或阿弥陀佛名号,对他们决定是有利的。不像现在有些人,光是“祈祷祝福他们,让他们平安,让他们战胜痛苦”,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实际上真正能带来利益的,唯有佛菩萨的加持。所以在座的人今天就开始念诵。

以后看到这个光碟或者文字的佛友,希望你们从此时起,也念1到10万遍的观音心咒回向这些众生,以免除自然灾害及堕入恶趣等暂时和究竟的痛苦。同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大家应该尽量献出爱心,帮助这些可怜的众生。我们作为一名佛弟子,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当年寂天菩萨也是如此:有一段时期印度某地遭到极大的自然灾害,粮食颗粒无收,当地一千多乞丐没有饭吃,饿得奄奄一息。乞丐们正在等死时,寂天论师用神通使他们得到丰足的饮食,身体完全恢复过来,然后为他们宣讲因果、十善等佛法,令其全部皈入佛教。(第六种稀有传记)

还有一次,在一个地方有五百名持邪见的外道,当时那里闹饥荒,他们得不到食物,遭受到饥饿的折磨。他们私下商议:谁要能解决众人的食物问题,就推他为首领。寂天论师得知后,便到城市里化了一钵食物,通过不可思议的威神力加持,使五百名外道取之不尽,摆脱了饥饿痛苦。之后,寂天论师给他们讲经说法,传授五戒十善,使他们抛弃了邪见,行持佛法。(第七种稀有传记[2]

所以,我们平时看见遇难者、痛苦者时,不管是见解上、行为上还是生活上遇到困难,只要我们有能力,就要尽心尽力帮助。如果没有这样做,光是口头上说发菩提心,行为上却无动于衷,这是不合理的。对可怜众生生悲心,这方面的教理非常多,关键要看自己平时有没有串习?遇到一些痛苦者,心里会不会有反应?若对空性法门有所认识,自然会对没有通达空性的众生起悲心。相反,对空性的道理不了解,所作所为被实执束缚,而且没有利他心,一切以自我为中心,那做什么都意义不大。因此,大家应当抛开自私心,驱开执著心,尽量安住于空性中,以清净心来帮助众生。

现在很多人早上起来坐禅,晚上睡前也坐禅,但坐禅的过程中,应该有麦彭仁波切那样的窍诀,即先观察自己的蕴存不存在?我存不存在?法存不存在?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剖析,对单空生起无伪的见解,之后再对离一切戏论的境界进行修持,这样坐禅才会成功。否则,修空性很容易误入歧途。

有了这样的基础,对世间的得失盛衰就不会执著,觉得它跟梦境没什么差别,其自性不可得,显现也是假的,执著又有什么意义呢?自己若远离了这些执著,再回过头看芸芸众生,为了蝇头小利而大肆造业,自然会对他们生起悲心。这种悲心的生起并不是特别困难,当然,倘若自我的心一点也没有损害,空性的见解一点也没有证得,那说得再漂亮、做得再轰动,悲心也生不起来,痛苦的毒芽仍会不断生长。

因此在修行的过程中,大家务必要依照传承上师们的教言,从根本上铲除执著。这个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短暂的时间中马上就能明心见性。不过也不要紧,只要我们的路是正确的,依靠不断的努力,总有一天会达成所愿。世间人搞一个企业、搞一个项目,尚且不可能一天两天就成功,修行也是同样的道理,必须依靠循序渐进次第性修持正法,才能断除执著。若能如此,你一方面不会入歧途,另一方面,自己的修行境界也会越来越稳固。

 

 

[1] 爱,属于法我中的“受念处”。

[2] 在讲《入行论》第一节课中,上师曾说要陆续给大家介绍作者寂天菩萨的七个稀有传记,至此已宣讲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