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137节课

第一百三十七节课

《入行论》在讲自他交换的道理,今天的内容主要是舍弃自己。

癸二(舍弃自己)分二:一、现世生怖畏故当舍弃;二、后世生痛苦故当舍弃。

子一、现世生怖畏故当舍弃:

贪著自身故,小怖亦生畏。

于此生惧身,谁不似敌嗔?

为什么要舍弃对自我的贪执呢?因为如果没有舍弃贪执自己,不仅来世会堕入三恶趣遭受无量痛苦,甚至今生中,纵然遭受微不足道、极为渺小的危害,如蚊子咬你、身上有虱子,或者别人说你有一点缺陷等,也会产生极大的恐惧之心。

按理来讲,身体如是的庞大,被一个小虫咬或者别人说点诽谤之词,不应该那么恐惧痛苦,但是因为有了我执和我所执,对自己有强烈的贪执,故而很快就会生起极大的畏惧。有些人身上爬一个小虫,就“哇——”,特别害怕。其实这个虫这么小,肯定不会把你咬死,又不是毒蛇狮子来到你窝里,用不着这么紧张。(可以说“窝”吧。有些道友的家,就像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那个窝一样,所以应该没有说错,广义上说得过去。)

藏地曾有一位大德,他在山里闭关。有一天黄昏出去,回来时看见床上盘了一条特别大的毒蛇,他当时非常害怕,但转念一想:“不对,这是执著自身的一种表现。”于是不加理睬,在毒蛇上坐了下去,但也没有什么反应。第二天早上一看,原来不是毒蛇,而是自己的念珠。没有执著的修行人、大瑜伽士,即使面对毒蛇猛兽也不害怕,但我们很多人并不是这样,不要说面临死时的四大分离、阎罗卒的残害、地狱的寒热等大的痛苦,就算一个小火星溅到身上,或者冬天衣服穿少了,也是无法忍受。

既然每个人都害怕痛苦,那么牦牛山羊等旁生也是如此。我看到有些人特别惨无人道,把动物的皮活生生地扒下来,扒完后扔在地上,没有皮的动物痛苦得辗转反侧。前两天讲“自他平等”时也说了,旁生和我们没有任何差别,它们也害怕痛苦、喜欢快乐。试想,假如我们是这只动物,皮被剥下来却没有死,那该是什么样的感受?

从大的方面来讲,众生特别贪执“我”,一切祸害痛苦的根源,就是执著自己的身体。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中说:“一切痛苦不乐根,此身极大烦恼源。”这个身体是一切烦恼的根源,有智慧的人怎么会不当作怨敌一样嗔恨呢?我们稍微有一点头痛脑热就非常执著,这些执著的来源就是耽著身体,如果没有这个身体,不可能有这么多痛苦。“无有挂碍故无有恐怖”,倘若心没有挂碍,达到般若波罗蜜多的境界,就不会有什么痛苦了。所以身体是一切痛苦的根源,佛经中说:“近取五蕴乃有漏法,故为诸苦之处、诸苦之所依、诸苦之器、诸苦之源。”这个教证,在《大圆满心性休息》中也引用过。

总之,大家在剖析自身时,应该清楚它到底有功德还是有过失。倘若不知道它的本性,一味地保养身体、贪爱身体,那不得不造种种恶业。如此一来,不说来世的果报,即生中也难免遭受惩罚。尤其是现在的某些贪官,欲望不断增长、无有满足,有时候看来,这个时代确实需要佛教尤其是无常、无我的教育,否则一直想着自己的利益,肯定会贪得无厌的。

我听说有一些贪官分子,当他们被判死刑时,有的说:“这个社会的风气不好,查到我,算我运气差。”怪整个社会,因为从小就受这种教育,最后不得不贪。有的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四川原来有一个副省长,贪污非常厉害,最后被查出来时,他说:“我这是换一种方式为人民服务。”还有一位贪官,给妻子买了两栋房子、一些轿车。后来派出所问他妻子一个月八千块是怎么花的,她回答说:“我穿的都是名牌,哪像你们呀!”平时除了接送孩子以外,她成天就是打扮化妆、上网聊天,做一些无聊的事情。据说这个贪官每月给她两万元当零花钱。

在这种社会风气下,大多数有钱人不懂因果、不想来世,平时要么逛街,要么美容,一点有意义的事情都不做,甚至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连法律的惩罚都不在乎。这一点,城市里的人应该深有体会。在这个时候,我们一定要头脑清醒,明白一切祸害的根源就是耽著身体。作为大乘修行人,什么时候把身体看作怨敌,什么时候你的修行就有了进步。夏吾瓦格西说:“乃至未视自身如怨敌之前,即便上师也无法饶益。”假如没有把自己的身体视为怨敌,纵然具法相的善知识整天给你开示佛法,你的相续也不一定改变。一旦对身体像仇敌一样来看待,那时候一切外境都会变为修行的助缘。

大家从小到现在为身体造了无数恶业,从现在开始,为什么不换一种方式来对待它呢?我昨前天也说了,在座的出家人很荣幸,没有出家的话,自己的定力特别差,在红尘浊浪中绝对不会有自主的能力,一定会随波逐流,每时每刻造恶业的。所以,我对出家人从内心中有一个希望——今生最好不要还俗!短暂的人生中,穿个在家衣服,再跟别人成家,那太可惜了。当然,有些人也不一定找得到,毕竟有财富、有智慧、有才华的人,有时候都不好找那些“造恶业的对象”,更何况是还俗的人了。但话又说回来,即使是找到了,也没有任何实义。

对外面的居士而言,信仰佛教是很不容易的。世界上的宗教大大小小有两千多个,在这么多宗教中,好不容易找到了如意宝般的佛教,千万不要轻易舍弃,说“我现在不学了,我要学什么什么功法”,跟着外道的上师跑。这样的话,就像扔掉摩尼宝,却捡起石头当珍宝一样,非常可惜,也非常可笑!

获得人身、值遇佛教来之不易,有了这种机会时,一定要用智慧观察,懂得珍惜。现在的人造恶业太可怕了,我看见监狱里的一些人,很年轻,特别可怜。他们没有知识,找不到生路,就到社会上去做坏事,要么抢,要么盗,要么做其他不如法的事,最后不得不受到法律的制裁。所以大家具有自由自在的时候,为了今生来世的快乐,不应该退失自己的道心,如果对佛法有一种珍惜感,自己也会变成一个很好的修行人。

子二、后世生痛苦故当舍弃:

千般需疗除,饥渴身疾者,

捕杀鱼鸟兽,伺机劫道途。

贪爱自身的人,为来世也会造下诸多恶业:为了遣除疾病缠身、饥寒交迫、口干舌燥等身体上的痛苦,他们不惜捕杀鱼类与飞禽走兽,甚至埋伏在路途中拦路抢劫。即生造的这些恶业,不一定马上有明显的果报,但因果是丝毫不爽的,来世定会遭受恶趣的痛苦。

有些人认为看不见来世,就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当然,信不信是你的自由,但因果是绝对不会错谬的。善业和恶业就像农民种下的青稞,刚开始虽然看不到苗芽,可是只要种下去了,因缘具足、没有遭到违缘,一定会长出苗芽的。同样,杀害众生不一定当下就能现前果报,然而再过几年或者再过几世,因缘成熟时,一定会感受痛苦的。这就是业因果的一种自然规律。

现在很多人不承认佛教,理由是佛教无法用科学来解释,这种说法完全是愚痴所限。科学根本没有观察佛教的能力,就像对摩尼宝、珊瑚、金刚钻石等珍宝,不知道它的组成元素,就一口否认它的存在,这样合不合理呢?佛教所讲的一切道理,世间人根本没有驳斥它的能力,却偏偏矢口否认因果的存在。当然,承不承认是你的事,别人无权干涉,但不管你承不承认,只要造了恶业,就必定会感受苦果,这一点毫无疑问。不仅佛法如此,世间法也不例外,假如你犯了法,绝对会受到良心的谴责,不可能产生一个善果。

现在的人不顾后世,为了自己的吃住穿,造了很多很多恶业。甚至为了满足一时的口腹之欲,滥杀水里的动物、山上的动物、空中的动物,认为这些统统是人类的美味佳肴。他们杀害动物的手段也极其残忍,你们如果了解了,可能一口肉也不敢吃。有些报道里说:“人吃动物天经地义,但在杀害它的时候,方式要温和一点。”这种说法根本不合理。不管是哪一种杀法,用刀也好、枪也罢,都不可能是快乐的。我有时候想:“倘若有人今天要杀我,让我选择一种死法,闭气、割脖子这些手段,我一个比一个害怕。可能电击好一点,一下子就昏过去了,想不起来怎么死的,除此之外,任何手段都特别特别可怕。”

人们残杀动物的原因,如《亲友书》中所说,或是贪著它的肉,或是贪著它的骨头或贝壳,或是贪著它的皮。其实穿动物皮真的非常不好,尤其是佛教徒,应该逐渐杜绝这种习惯。不穿皮衣的话,现在有那么多人造革,比较保暖的衣服可以找得到。这样以后,吃肉的人越来越少,穿皮的人越来越少,就可以减少一些血腥,国外许多保护动物的协会在这方面也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以前藏地有种特别不好的习俗,把豹皮、水獭皮、老虎皮、狐狸皮等作为装饰品。如今许多高僧大德也是一一地谴责,让大家知道这是野蛮的行为、猎人的丑恶行为,如此一来,现在也慢慢有所改变。

作为出家人和在家居士,吃的食物、穿的衣服,最好不要直接与生命有关,若能如此,对今生来世都有利,否则造的业特别可怕。尤其是杀生的果报,不用我多讲,相信大家也听过很多。比如说异熟果报,一次目犍连和华杰施主到大海边去,看见一个众生,身体是人,头是野兽,无数众生遍满它的身体,一直啃噬着。目犍连说这个人以前当过猎人,杀了不计其数的众生,这是以此恶业而现前的果报。

至于杀生的现世报,现在有,古代也有。唐代的封元则在皇宫里负责膳食,有次来了一批西蕃的客人,招待他们之后,剩下大概有一千只羊,要求封元则放到寺院去。结果这个人很坏,在路上把羊全部宰杀了,把肉卖了,自己赚了很多钱。没过几年,他在路上走的时候,突然被雷霹死,脖子折断,就像以前他所杀的羊一样。当时围观的人无数,大家胆战心惊、议论纷纷,说这就是现世现报。

我们懂得了因果道理以后,尽量不要杀害众生,其他善业做不到的话,这一点应该是可以的。藏地有一种说法是:“我儿子去寺院里出家,即使没当成一个合格的出家人,不杀牦牛也算是很好的。”因为穿着僧衣不可能去杀牦牛,所以有些人戒规守得不一定很好,闻思也不一定很成功,但一辈子穿着出家人的衣服,就不会去杀害众生。有些父母让孩子出家,不求其他的贡献,不杀牦牛也算是一种供养。我有时候想:“我这一辈子多亏出家了,否则,会像我的同龄人一样,现在算起来,杀的众生可能相当相当多。这个命债是逃不掉的,来世一定会遭受痛苦。”《贤愚经》中说:“戏笑杀他命,悲号入地狱。亿载苦万端,伤心不可录。”欢欢喜喜地杀害众生,最后定会悲鸣号叫地堕入地狱,千百万劫中所感受的痛苦,实在无法用笔墨来描述。

不说地狱,就算在人间,即生中也会特别痛苦。所以大家在有生之年,一定不能杀害众生。佛经云:“杀生之上无余罪,十不善中邪见重。”汉地的大德也说过:“万物皆有痛感,微如虫蚁也不能杀害,因为它们也贪执身体。”我们生病了,马上就去医院,特别怕死,愿意活在人间,其它众生也是如此。但我们人类太可怕,很多人从小没有培养慈悲心,认为虐待动物、残杀动物是英雄之举,这样之后,恶业越来越增上,最后变成特别可怕的人。

因此,大家应当从这种恶习中摆脱出来,以慈悲心来对待万物,走路也要看看地上有没有小虫,平常经常发誓纵遇生命危险也不害众生。其实我们的生活不一定非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谋生手段,没必要非得像屠夫一样造恶业。今天听课的各位道友,大家应该从内心里想:“我以前为了这个身体造了无数恶业,从现在开始,即使不造其他善业,在有生之年也要尽量不害众生,尤其是不故意杀害众生。”发这个愿的话,功德也非常大!

或为求利敬,乃至杀父母,

盗取三宝物,以是焚无间。

现在人求的特别特别多,有些专家说这种贪心太过分了,欲壑难填,甚至天人也无法满足。这些人为了求名、求利、求地位,不要说杀动物如割草,就算杀人也不眨眼,若不是害怕法律的话,把亲朋好友全部杀掉都无所谓。甚至世间上恩德最大、从小抚养自己的父母,杀害他们也毫不手软,一点都不顾忌。

在佛教历史上,未生怨王杀害自己的父亲,勒行王以贪心增长而杀害母亲,这样造五无间罪的现象有是有,但实际生活中还是比较少。然而在当今社会,杀父母的现象比比皆是,我在这里顺便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前几年有个案子在巴西轰动一时,某富翁的女儿苏珊,爱上一个穷小子丹尼尔,他们的感情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于是二人产生杀心,趁父母在熟睡时,用铁棒砸碎了父母的头,并制造歹徒入室抢劫的假象。结果在2006年被查出来后,她和丹尼尔互相指责对方是该案的主谋,一段恋情就此告吹。

还有,大概在今年持明法会期间,兰州某报纸上刊登了这样一则新闻:有个人叫许福斌,他生长在农民家里,父母对孩子特别关爱。但他是个网迷,天天要都上网,因不满父母对自己沉迷网络的责骂,遂产生杀死父母的恶念。有一天,母亲到厨房里烧火,他乘机用提前准备好的铁锤,猛砸母亲的太阳穴,致其倒地。父亲听到响声赶来后,他又持铁锤狠砸父亲的脑袋,将父亲砸死。然后,许福斌将一玉米棒塞在父亲嘴里,又拿一截木棒在母亲嘴里乱捣。他在父亲身上搜出27元后,就到外面上网去了。次日凌晨,他上完网回家后,竟然丧心病狂地对母亲的尸体进行侮辱。最后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判他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现在的很多孩子都是这样,为了上网宁愿杀死自己的父母。有些居士也应该注意,不然天天不让孩子上网的话,还是很危险的。(众笑)

古代的教育与现在完全不同,《朱子格言》中说“读书志在圣贤”,但现在的教育是“读书志在赚钱”,或者“读书志在找朋友”,这样一来,从小就受到不好的教育,许多孩子根本不知道恭敬师长、孝顺父母,这种读书到底有利无利也很难说。老师们教学生,也是在课本上走马观花就过了,除此之外,根本不教他们从小怎么样对待环境、怎么样爱护动物、怎么样恭敬父母。办学校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赚钱,一个人能赚几万块,依靠学校来发大财。很多父母只是把孩子送到那里,对老师教什么根本不管。老师也是天天打麻将、天天干坏事,学生学不到什么优良品质。如此一来,社会治安也好,管理秩序也好,到处都是一片混乱,杀害父母、造五无间罪的现象数不胜数。

更可怕的,就是盗取三宝财物。十种不善业当中,本来偷盗就相当可怕,但是盗三宝物更可怕,因为对境非常严厉之故,所以佛陀在《宝梁经》里说:“宁自噉身肉,不得盗三宝物。”所谓的三宝物,造佛像、造佛塔等方面的叫佛宝财物,印经书、造论典方面的叫法宝财物,供养僧众的叫僧宝财物。实际上,供养僧众的财物也可以叫三宝物,因为从广义上讲,僧众的身口意代表三宝,因此如果乱用供养僧众的钱,果报是相当可怕的。

现在有些居士,打着供养上师、供养寺院、印经书、放生等旗号募捐,但钱召集完了以后,就开始自己乱用。这样的话,那还不如到社会上去做强盗,否则,对境是三宝物的话,来世必定会堕入恶趣,感受无量的痛苦,如同成都某寺院当家师变牛和五台山人皮鼓的故事那样。

如今不仅是在家人,出家人也有私用三宝财产的现象。前几年四川有一个寺院,有个和尚负责管理寺院的财物,他喜欢上一个漂亮的尼姑,(听说这个和尚长得比较难看,)于是挪用寺院的大量财物,给那个尼姑在贫穷的家乡盖房子、买轿车,两人多年保持不正当的关系。后来尼姑又喜欢上另一个和尚,据说他是教务长,长得也稍微好一点。但由于第一个和尚在自己身上付出了很多,不可能轻易放过自己,于是他们就想办法把那个和尚杀了。杀完了之后,公安局通过手机破了案[2] 。可能那几年手机比较贵重,不像现在这样泛滥。最后教务长和那个尼姑都被判死刑,据说她判死刑时,肚子里还有小孩。

从世间上看这是特别大的案子,而从佛教的角度来看,这几个人不断享用僧众的财产,所造的业比五无间罪还严重。佛经中说:“五逆四重,我亦能救,盗僧物者,我所不救。”五逆四重的罪业通过忏悔可得以清净,但是盗取僧众的财物,纵然一针一线,佛陀也没有能力救护。

因此,各个寺院管理财物的人一定要注意,否则不小心就会造下可怕的果报。有些人虽然很注意,但容易遭别人毁谤,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凡是管财物的,不管是放生钱、三宝物,都应该三四个人以上把账目弄得清清楚楚,不然的话,就算你自己再清白,也不一定有人会相信。比如我这个堪布,饿死也不会偷三宝尤其是僧众的财物,法王如意宝讲《百业经》时,讲过很多这方面的公案,所以平时非常谨慎。但如果账目不清楚的话,别人可能对我议论纷纷:“会计是他自己,出纳是他自己,负责人也是他自己,全部都是一个人在管!”这样的话,我再清净,在众人的分别念前也不好解释。所以我希望凡是负责三宝物的人,应该三四个人以上把账算得清清楚楚,这一点务必要做到。

国家比较正规的部门,财务制度都井然有条,而佛教的有些寺院、团体、居士林弄得很糟糕,全部是一个人在负责。自己相信自己,但别人不一定相信你,如果想让大家相信,应该几个人把这件事情弄得清清楚楚,每个月定期、不定期地进行公布,这样大家才不会怀疑,自己的心里也很舒服。

所以我要求学院各部门管理财务的人,每个月要公开查账,这是非常有必要的。希望你们以后弘法利生时,不管在哪个寺院、哪个道场,都应该建立健全财务制度,这样一方面可以约束自己,一方面也不会遭别人诽谤。

下一个是总结文:

有谁聪智者,欲护供此身?

谁不视如仇,谁不轻蔑彼?

通过以上的分析大家应该明白,假如贪执自己的身体,即生会遭受无量痛苦,来世也是堕入无间地狱。既然如此,哪个有智慧的人,会愿意守护这样的臭皮囊呢?哪位智者会不愿意视之如仇敌呢?

从小到现在,我们依靠这个身体造了许多恶业,我有时候想:“山上的牦牛多好啊,每天除了吃草喝水以外,无记中可能踩死一些虫,此外造的恶业并不多。可是有些大城市的人,活一天也造很多业,真不如早点死掉好。”我看到有些富人一到餐厅,就问老板有没有蛇、有没有青蛙、有没有猴脑,一张口就特别可怕,这种人的一生,杀害了多少众生啊!

现在真正有智慧的人很少,很多人对哪些是智慧、哪些是小聪明根本分不清楚,他们平时就是要保养身体、打扮化妆,为了这个身体,杀牛宰羊、炖鸡炖鸭,什么恶业都可以造。包括在座的出家人,你们也可以反思一下,以前在小的时候,爸爸妈妈为了你身体成长,杀过多少众生?不说其他的恶业,光从杀生这个层面来分析,从幼儿园一直到大学,再加上在不同岗位中工作,你为了身体杀过众生没有?山上的牦牛有没有造这样的业?

有时候看来,我们真的不如牦牛,它们虽然又愚笨又可怜,但愚笨也有愚笨的好处,至少不会随随便便造业。而现在有些人的聪明才智,完全是毁坏自他的一种因,永嘉玄觉禅师曾说:“二乘精进无道心,外道聪明无智慧。”声闻缘觉白天不休息、晚上不睡觉,表面上非常精进,但他的目标没有搞清楚,没有成佛的向往,算不上是真正的道心。而外道看起来特别聪明,什么都算得清清楚楚、说得明明白白,但像佛教四法印或四谛这样的道理,他们根本不懂,再聪明也不叫有智慧。

有些博士生、硕士生,自认为非常了不起,有了好听的名称就洋洋自得,实际上他们连基本的人生观、价值观、宇宙观都没有,根本不知道万事万物的真相,他们的聪明只是一种世智辩聪,小聪明,在佛教中,不能称为大智慧。现在有些电脑高手特别聪明,一瞬间就能做很多事情,但正如清凉国师所说,这种人对三宝不承认,对高僧大德、三宝、父母不恭敬,肆无忌惮地造恶业,最终只能成为增长邪见之因。

因此,佛教的智慧跟世间的聪明有着很大差别。佛教方面有智慧的话,不管是什么样的人,我都会全力以赴地支持,而世间上的小聪明,有了也没有多大意义。前段时间我资助了一个中央民院的大学生,这个学生特别贫穷,但一年将近一万块学费。他到各个部门去要钱,结果才要了两千多,后来到我这里一直哭,我也不忍心,就发心资助了他八千块。(当时我也比较心痛,但不管怎么样,还是给他了。)后来有人说,他虽然聪明,但人格很坏,有些小孩用卡打电话,他扫一眼马上就记得住号码,然后偷这些卡号自己顺便用。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想:“这次已经给完了,下次一定要注意,如果是真的,那培养这样的人没有什么用!”这些财富虽不是我去背石头做工得来的,但也是别人通过体力劳动、脑力劳动辛辛苦苦赚的,不能就这样浪费了。

其实赚钱并不是那么容易,有些大老板也是整天绞尽脑汁,连晚上睡觉都在想怎么样赚钱,倘若这些钱随便用在无意义的地方,那真的非常不值得。有些人没有读书的机会,永远都是文盲,好可怜,我只要有一分力量,就很想帮助他们,这时候的人民币就有“生命”了,但若成为增长他们邪知邪见的因,那就没有意义了。

那天我遇到一个资助的大学生,问及他的学习情况时,他说有时候到网吧去。我说:“去网吧干什么?你现在不是读书吗?”“噢,不是不是!我去查一些资料。”“查资料为什么到网吧去查?你现在是学生,需要查什么资料?……”后来我也产生怀疑。所以有时候自己也很矛盾,如果学习知识有用,以后变成心地善良、具有正见的人,就算培养出来一个人,也能影响许多人。比如一个州委书记、县委书记心地善良的话,对老百姓也好,对社会也好,会起到相当大的作用。但如果适得其反,那真的没有什么用。

作为一个凡夫人,我没有神通神变,肉眼也看不出来,刚开始觉得他们非常非常老实,但以后怎么样也不好说。今天我又约了一个大学生,也许表面上会很老实,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无论如何,我们不要追求世间的聪明才智,一定要具足佛教的无我智慧!

 

 

[1] 教务长把他杀了以后,看到他有手机,就顺便拿走了。后来公安局通过打那个号码,找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