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格言

  

贡塘丹毕准美尊者 著

 

水 格 言

智慧深不可测,大悲珠宝遍布,

事业浪花飞溅,顶礼如海佛陀。

犹如澄清水流,可遣有情热恼,

善说纯新甘露,能赐智者安慰。

芳香所熏净水,供水沐足水等,

所作皆成善妙,格言众人喜欢。

了知二规取舍,暂时究竟利成,

犹如善巧商主,入海获得珍宝。

小河尚不能渡,岂能游过大海?

不知高尚法规,岂能证悟法性?

正直聪颖智士,纳受他人功德,

草原清清流水,潺潺歌唱采花。

恶人游遍各地,收取种种过患,

犹如险地塌方,水引混浊淤泥。

本领最初难学,若无正知易失,

水滴积难满器,若漏顷刻殆尽。

若能负荷苦行,何事皆无困难,

步入河水之中,不为雨水所害。

恒时不断精进,循序诸事皆成,

小溪缓缓流淌,绕遍广阔大地。

要事缓慢成办,急行不能究竟,

大风缓至远方,大浪猛涌不远。

不能承担之事,他纵强求莫为,

不会游泳之人,他劝岂能入水?

净水众人供品,日月众人明灯,

圣者众人顶饰,正法众人甘露。

大船大海庄严,明月虚空庄严,

智者佛教庄严,勇将军队庄严。

品行高尚官民,共处增上善妙,

犹如大海江河,互为融入成友。

恶君恶仆二人,双方皆成衰落,

水装新罐之中,二者皆将毁灭。

众多傲慢官员,共商摧毁区域,

左右各处冒水,土房不能稳固。

君民和敌难胜,彼此分离敌胜,

马亦难越之河,多分羊亦能过。

法王纵然收税,以此救护百姓,

大云引出海水,缓降保护大地。

昏君搜刮民财,然仍饥寒交迫,

马面山饮海水,然仍恒时炽热。

纵恒恭敬恶君,然因无贿生嗔,

虽然数日烧水,离火之时冰冷。

傲慢粗暴高官,谁人愿意依止,

波涛汹涌漩涡,鱼类不会停留。

慈爱饶益士前,自然集聚众人,

如意宝之海滨,众生皆会依附。

依止大官得利,然生畏惧胜彼,

海为珍宝源泉,亦是恶龙城市。

信赖陌生之人,失毁自己之因,

佛子天鹅头领,因依新湖被擒[1]

轻信人言之友,偶因谗言离散,

水与牛奶相融,为天鹅喙分开。

智者辨真伪行,愚者盲目跟随,

水中惊扰之声,多数野兽逃走。

交往增减善行,成为良友恶友,

清凉虽同利害,安立药水毒水。

恶友狡诈笑容,不如疼爱怒容,

带来干旱白云,不如乌云利田。

贵贱众人皆依,本性善良智者,

途中悦意水池,众人皆喜入内。

行为粗暴慢者,无关人亦嗔之,

骄傲恒河美女,匝胡怒而吞饮[2]

过分欺凌弱者,将堕悲惨深渊,

鱼儿狂游水中,弹至干地必死。

恶姓稍有财富,我慢犹如王位,

狭窄山谷小溪,咆哮宛如海涛。

未见广阔国土,高官自以为是,

蜷于井水之蛙,闻说大海丧命。

劣者容易欣喜,喜时亦易发怒,

山谷短短小河,瞬间暴涨暴落。

纵然爱护劣者,不知深恩报仇,

纵洒清凉之水,岩浆更加沸腾。

虽然加害圣者,无恼忍耐安乐,

虽洒咒语沸水,亦觉极为凉爽。

饶益无耻之辈,事后忘之不理,

如人渡至河岸,大船弃之不理。

恶人一者行为,亦能毁大领域,

传说恶仙跳水,狮泉河成百溪[3]

遭受恶人欺者,亦不信任正士,

天鹅为水月欺,昼亦不食莲根[4]

恶人纵然改变,遇缘即露本面,

草率改变水渠,涨时流向原路。

正士无论盛衰,本性不会改变,

如水无论凉热,湿性岂会改变?

教化不驯之人,强制则易调服,

清洗衣服污垢,洁剂胜过净水。

众生内在功过,以外行为推知,

以飞水鸥知水,以烟可知有火。

易睹他人功过,难见自之品行,

湖现空中星月,不见自之深度。

恶心狡诈行为,似顺终究失败,

河水蜿蜒流淌,逐渐趋向下方。

绝种相生恶子,福尽相现恶心,

毁己相显敏锐,泉干相多浊物。

愚者百般辛苦,名誉智者受用,

山上生长莲花,名声被水获得。

不具教证功德,自我吹捧欺众,

犹如不降甘霖,导致干旱雷声。

浊世天生智者,学时钝于凡夫,

天然温泉本热,烧开迟于冷水。

佛教油子说法,性情恶于劣种,

犹如冬季水气,冷于蒙蒙迷雾。

圣士纵然穷困,不作违法之事,

燕子即便口渴,不饮落地之水。

欲勤行持善法,相违邪命养活,

欲求生长鲜花,岂能浇灌热水?

大士暂受挫折,更加兴旺发达,

冬天冻结之湖,春季逐渐荡漾。

心力懦弱之人,虽获圆满亦减,

小小满池断水,便会迅速干涸。

穷人欲饰嘴馋,未学欲成智者,

不会游泳渡海,皆为自找苦吃。

心求地位威望,不能超越福德,

小湖超自范围,则会溢出流淌。

一切重大之事,事先即当筹划,

提前若不筑坝,水涨难以改变。

于无义事冒险,毁自并非勇士,

如见水影跳入,狮子一命呜呼。

若欲调伏怨敌,当以柔和护持,

且看水鸥隐行,擒捉鱼等动物。

嗔恨他方富足,唯损己之福德,

跳入湍急河中,自亡于他无害。

若欲胜伏怨敌,当勤学习本领,

越过大江之法,干地制造大船。

自之福德未失,仅敌不能击败,

泉眼本身未干,压土无法阻挡。

高低兴衰富穷,皆是往昔业感,

传说搅拌大海,形成山王各洲。

智者多数贫穷,愚人财产富裕,

混浊污水之中,蝌蚪蛙虫极多。

百人有一勇士,千人有一智者,

无恼河中水金,珠宝源于大海。

不具智慧之人,得财不知享用,

犬渴不知饮水,而至河边舔水。

无利自他之财,如同无有财产,

无水辽阔大地,谓之荒漠皆弃。

欲想增上受用,须知少许布施,

井水若舀则增,放置混浊干涸。

愚者财富圆满,不离痛苦之因,

金山之中海洋,恒为黑暗所蔽。

具财需积福德,失福则易衰落,

妙树枝虽繁茂,离水则会干枯。

智者福力善心,相辅相成为因,

海水以及雨水,轮流增长成伴。

言语无论多寡,做事方知此人,

河流无论宽窄,渡过方知深浅。

智者开创轨道,随之而行则易,

骏马越过之地,犬亦随后而去。

智者一视同仁,愚者偏堕贪嗔,

瓶满容易携带,半瓶经常摇晃。

所想全盘托出,众人称之愚者,

小溪哗哗流淌,孩童亦能渡过。

言少含笑知要,众人悉皆畏之,

默默荡漾江河,深度难以估计。

犹如水上绘画,恶心当下舍弃,

一切善意誓言,当如石刻之画。

心善所作俗事,亦皆趋入正法,

依于水车之水,亦可到达山顶。

诚信因果三宝,一切所愿皆成,

天王若降雨水,庄稼必定丰收。

漂于梵天发中,恒河天女终出[5]

为净二障垢染,趋入正法圣道。

如七水中最胜,源头始于雪山[6]

无有迷误正法,必须出自佛教。

毫无错谬修法,即是深广窍诀,

世间恒河美女,乃遍入天之妻。

恶浊兴世之际,文殊现师利众,

四吠陀落海中,遍入现鱼捞出。

已遇如是圣教,谁入相似之道?

天界恒河之畔,谁人挖掘盐井?

愚者被人共称,深法欺入歧途,

阳焰误认为水,野兽无义受苦。

踏入正法圣道,首先依止上师,

欲入大海之初,寻找善巧商主。

世出世间善妙,根本即是上师,

赡洲草木叶果,无恼河龙恩德。

无慢寂静调柔,堪为真正法器,

水不住于高冈,汇集低洼地带。

诸法纵难知全,少知亦得大利,

江河虽难全饮,少饮亦能解渴。

多闻若未实修,则于自心无益,

百年住于水中,石性干燥而存。

如熟游泳次第,恒偶不持他物,

佛说闻思修行,亦有如是三种。

已获人舟此时,当依闻思修帆,

越过三有大海,此后难得此船。

六趣生处无量,具八闲暇极难,

无数河水流淌,具八功德寥寥。

自从出生时起,死主不停逼近,

江河刹那刹那,不住流向大海。

正被无常魔擒,岂能悠闲自在?

住于鲸鱼口中,永无安乐之时。

勤作无有完结,俗事应当强断,

水波此起彼伏,无有寻得之时。

智高力大之人,亦终被死束缚,

河中浪花舞女,冬季入冰怀抱。

三门行持不善,后世必堕恶趣,

山顶流下之水,入于深渊宕荡。

千百万年之中,焚煮亦不灭亡,

煤山流下之水,数劫之间沸腾。

救护大畏依处,唯有无欺三宝,

被水冲走之人,救者唯有船桨。

三宝加持无量,若无信心岂护?

海水广大无边,燕子无法解渴。

勿依未脱轮回,一切世间天尊,

落水二人相握,二者皆将沉没。

若依三宝守戒,取舍业果重要,

纵然依止商主,不坐大船岂渡?

佛说器情苦乐,无疑昔业所生,

一碗水于四众,所见情景不同。

积累微小善恶,终将蔓布相续,

水滴逐渐积聚,亦可形成大海。

表面暂时善法,多为意乐所染,

极为甘甜恒河,融入大海亦苦。

为愚痴暗蒙蔽,业索束缚众人,

为贪爱河冲击,落入难忍生海。

贪欲犹如盐水,如何享受不足,

当如冻湖天鹅,于世生起厌离。

充满业惑龙王,痛苦轮回海中,

驾驭三宝大船,趋向解脱宝洲。

尤其立誓之戒,未被堕罪所染,

海不与尸共存,恒护正知正念。

不应舍弃老母,有情仅求自利,

岛上抛弃亲友,非是商主品行。

海中漂动无实,犹如水月众生,

生起三种悲心,奠定大乘基础。

菩提心摄之善,成为菩提之因,

赡果落无恼海,成为纯金赡洲。

佛子无边万行,摄于六度之中,

犹如百条江河,汇于一桥之下。

佛子一切财物,不求果报胜施,

雨水护诸植物,其无希求回报。

清净戒律能除,一切堕罪之过,

澄清树果粉末,能净河水混浊。

嗔心能焚善资,安忍摧毁嗔敌,

能焚一切火舌,灭之方法为水。

不舍恒敬精进,无有不成之事,

且看水滴恒流,穿破坚硬磐石。

离沉掉过等持,明现一切功德,

如琉璃镜湖泊,明现一切影像。

诸法观为空性,遣除轮回之苦,

阿嘎天人吐出,诸河变成甘露。

龙树广大智海,摧毁有实辩才,

深不见底大海,孩童见之畏惧。

证悟甚深真如,首先当知所破,

赴往大海取宝,先知险要之处。

假立蕴等聚合,执其为我谬误,

大河似本翻腾,实集诸多小溪。

以理观察假立,本体皆不成立,

江河引入百渠,无有丝毫水滴。

佛说所有教法,摄于缘起性空,

地上一切河水,无余流入大海。

已调自心佛子,以四摄护所化,

曾入大海商主,带领他人获宝。

因乘之道虽远,密宗方便速至,

旱路难行之船,入于大海速行。

金刚持尊所说,密宗不可思议,

且看念诵咒语,亦招恒河美女。

双运龙王住处,金刚乘之大海,

安全津梁台阶,四种灌顶宝梯。

二种成就基础,守护无垢誓言,

根本湖泊若干,浪花从何而生。

证悟真如咒师,虽享欲妙无贪,

鱼儿畅游水底,然不会被水淹。

贪等烦恼过患,转为道用则毁,

水进耳中水遣,烧苦以火熄灭。

生次粗细瑜伽,修炼生死中阴,

犹如恒河净水,能洗恶毒垢染。

四喜俱生大乐,圆满四空智慧,

四条大河流淌,盛燃马面山火。

若修细微风心,成就如幻本尊,

如清水中水泡,净虚空中云朵。

草尖每滴露水,皆可显现月影,

此论每一喻中,能诠轮涅诸法。

世间高尚行为,乃至显密之道,

皆以一喻诠示,此乃善说幻海。

受用轮之海中,住有妙音天鹅,

口中所出善说,浪花荡漾不息。

我之智海中生,美丽格言新月,

遣世愚暗恼热,获得清凉感受,

以此善愿三界,披上白光妙衣,

众生同心行善,圆满佛法大海。

 

 

木 格 言

菩提心根稳固,二资树枝茂盛,

三身硕果累累,顶礼佛陀妙树。

证悟本性之师,具有极多窍诀,

茂密森林之中,树木无有尽头。

若依如意妙树,降下所需之雨,

若依诸善知识,任运自成善聚。

不敬上师之人,纵通百论无义,

水中枯树百年,不会生出绿叶。

于心善良信士,一偈亦会有利,

新鲜树木苗芽,一滴雨水亦长。

荆棘以及毒树,无用而遍大地,

无暇恶趣众生,如地微尘无数。

白色旃檀妙树,世间绝无仅有,

具足暇满人身,百般难得仅此。

若未修持佛法,则与旁生无别,

芒果若不享用,与黑巴豆相同。

色泽叶花果等,一树亦常变化,

生老病死之戏,刹那刹那改变。

长期相连树叶,一次脱落不返,

长久亲密挚友,终有一日永别。

以锯锯割树木,木工迅速疲惫,

数劫成办此事,狱卒无有疲倦。

乃至恶业未尽,一直感受痛苦,

毒种存在之间,生毒叶乃规律。

何人皈依三宝,无有有寂衰败,

依靠大树之人,猛兽不能危害。

依于树根烂者,乃是愚者之相,

自沉轮回中神,皈依彼者真迷!

毒与药之苗芽,结果毫无错乱,

善与不善之业,不会生出他果。

无始所积之业,百劫不会毁灭,

拉达树果干枯,千年遇湿生长。

小籽尼枸卢树[7],枝繁覆盖闻距,

虽施一口食团,亦得轮王之果。

芜杂三有轮回,毫无有义实质,

潮湿芭蕉树木,从头至尾无实。

纵是百年古树,有朝一日必倒,

趋至三有顶者,复堕难忍恶趣。

若熏甘蔗甜汁,能除德达苦味,

精勤修习道谛,能断苦根集谛。

柱梁椽木细枝,聚成悦意房室,

具足殊胜三学,形成解脱宫殿。

赞达种成其种,无始无终而生,

流转无边轮回,有谁未成父母?

百数牛马所负,一大马车可擎,

声闻无法承担,重任佛子肩负。

余树果实享尽,如意树果无尽,

余善享果即灭,菩提心善反增。

果实累累树下,众人自然集聚,

慷慨博施正士,满足众生愿望。

增上生决定胜,根本唯是戒律,

枝叶繁茂之根,即是唯一树茎。

身上扎入刺时,拳打可笑之处,

嗔恨作害怨敌,毁坏自己而已。

因时若常精进,果时生诸功德,

根若不离湿润,成熟顶上叶果。

树干被风摇动,果实则会落地,

为沉掉散所动,将失等持境界。

清净禅定中生,神通等诸功德,

树干若未毁坏,花蕊花穗优美。

沙场挥舞木剑,敌方极为欢喜,

表面相似见解,欲断有根稀奇。

清凉白色旃檀,能遣身体热恼,

具有大悲之见,根除百种三毒。

树木所生昆虫,能够食尽彼树,

贪欲所生智慧,能除贪欲罪业。

灰树为湿所浸,变成绿宝之色,

若以光明修炼,平庸现为净尊。

枝繁叶茂树荫,带给众人凉爽,

功德圆满佛陀,成为众生怙主。

如是木格言中,宣说正法道品,

今说世间法规,应当洗耳恭听。

法王以其威望,慑服一切敌方,

旃檀所出芳香,引来成群蜜蜂。

昏君欺压百姓,终将无法统治,

纵以棒打豆堆,豆亦不粘棒上。

臣民若未恭敬,岂能称为大王?

柱梁若未支撑,王宫从何而出?

贤明君主恩德,使得国富民强,

依靠参天大树,藤端触及蓝天。

若依荆棘树丛,则生刺身痛苦,

依止恶劣之人,屡屡唯生痛苦。

民众幸福安乐,即是君主威风,

枝繁叶茂景象,即是树根庄严。

眷属衰败之君,自富惭愧之因,

树干无论多壮,无枝叶如裸体。

朽树下住之人,昼夜心不安稳,

昏庸尊主眷属,恒受恐怖心苦。

恶官部下逃走,明君虽遣亦聚,

逃出荆棘蜜蜂,芒果树驱亦聚。

新君纵然仁慈,后收难负之税,

树虽能挡雨水,尔后滴水不止。

树之凉荫平等;日月之光平等;

云之雨水平等;国王法律平等。

君主虽善眷恶,彼前亦难依止,

毒蛇所缠旃檀,谁会依于其前。

佛说内外熟生,芒果分为四种,

根据内心行为,人分贤劣多种。

具诸功德智者,无有慢心调柔,

负有累累硕果,妙树垂头而住。

无有功德之人,趾高气扬傲慢,

无有果实之树,直立乃为规律。

若无俱生功德,外装有何利益,

无有枝叶枯树,戴上冠冕岂妙?

学时倘若放逸,欲成智者无望,

树花遭受霜灾,成熟果实无望。

不具智慧技能,位高惭愧之因,

木材所制狮子,表面威风无义。

如若不具芳香,称为旃檀是假,

不符正士规范,自诩正士无义。

劣者纵登王位,亦随卑鄙行为,

芭蕉树虽上长,树叶始终下垂。

沉香纵剁百瓣,不舍天然芬芳,

正士如何衰败,不舍善良本性。

柏树叶值酥油,芳香更加扑鼻,

圣者遭受损害,优点更加显露。

圣者虽居静处,美名天人传扬,

南方山中所生,旃檀香味风送。

弯树纵然抻直,遇湿又变弯曲,

秉性劣者虽改,遇缘原形毕露。

无有主见劣者,虽具功德无利,

花根若有毒性,花美谁肯享用?

旃檀柏树二柱,撑椽能力相同,

具有毅力贫富,办事之时相同。

受用地位虽同,做事方知人力,

粗细相同之树,抛水方知头尾。

智者处于异乡,受到众人恭敬,

林中所生树木,他地起木作用。

棉絮为风吹送,落入洼地之中,

愚者到处漂泊,最终衰败沦落。

过患极易沾染,功德并非如是,

树中火焰易盛,水中之火难燃。

二下劣者相处,终令自他遭殃,

燧木相互摩擦,最终焚毁二者。

纵是圆满之树,久存水中腐根,

具足功德正士,亦为恶友所毁。

如二果树嫁接,生出第三种果,

二位智者相处,产生前无妙智。

依止树木凉荫,牦牛拔出树根,

依止恶劣眷仆,失毁所作善根。

树木顶戴之鸟,飞时洒下鸟屎,

若依恶劣之友,终留劣迹而去。

如何饶益恶人,无有报恩指望,

木材恒时燃火,最终焚为灰尘。

具慧能力一人,成办众人所需,

竹制一根弓弦,能作千箭之事。

若不具足受用,种姓虽高无用,

凉荫需要时无,顶高有何利益?

无有根本福德,积累无法除贫,

树干离开湿润,树枝浇水何用?

欲以利息增财,多数资本成空,

砍树移植他处,多数成为枯树。

如同高高悬崖,其上所生芒果,

于己于他无利,丰厚财物无用。

欲求增长受用,施部分为窍诀,

欲令妙树枝繁,修剪顶端为佳。

劣者积累不得,具福者施亦富,

湿地砍树亦生,种于干地岂生?

路旁树之果实,遭受孩童石打,

恶劣主人财物,多为怨敌享用。

福德浅薄之人,得财之时丧命,

竹子顶端结果,乃是衰亡兆头。

为味砍断甘蔗,为皮杀害狐狸,

为财残害同伴,为民反抗君主。

树木初需画线,锯后无法改变,

事先需要考虑,事后懊悔愚相。

偶因幸运成事,智者谁会傲慢,

树叶萎缩而卧,外道说树具心。

树叶纷落路旁,受到众人践踏,

无义闲言多者,遭到众人轻视。

劣人做事虽小,表功之声灌耳,

湿柴燃火极弱,黑烟弥漫房室。

树为蛇缠一次,以后见时生畏,

一次偷盗妄言,于彼恒生怀疑。

荆棘虽锐若刺,山岩则毁尖端,

大德以妒谤他,只会降低自己。

非处过于柔顺,浊世受众人欺,

皆称棉花柔软,众人岂不做垫?

树木笔直虽佳,鞍木弯树最妙,

秉性正直虽好,佛言时尔含蓄。

放无箭镞之箭,成请怨敌之使,

若无胜敌之力,英雄称号无义。

过分慈爱亲友,多成憎恨之因,

过享甘蔗甜味,导致呃逆呕吐。

斧头为树怨敌,然其柄端树制,

怨敌虽为祸源,多数本为亲友。

伐树方法若错,则将落于自身,

过分危害怨敌,多成丧命之因。

干树不能扳折,若触湿润堪能,

仇敌若不驯服,善巧方便可调。

日月不启乐树[8],美女触根即绽,

不懂善说劣者,有以呵斥调伏。

媳妇喜爱美宅,游客喜欢乐园,

穷人羡慕僧人,慢者向往在家。

生于林中猴子,果尽前往他处,

衰时可爱之子,亦会逃往他乡。

茂密森林之中,鸟类自在盘旋,

何处具足快乐,未招人亦聚集。

精心保护树果,枝叶自然生出,

精勤行持正法,世间福德亦成。

如是二规取舍,唯以树之特点,

诠示之此言词,前无智者喜宴。

喉间乳海之中,妙音天鹅起舞,

彼之口中飞溅,滚滚善说浪花。

今此论典依据,美名遍及汉藏,

萨迦智者所造,萨迦格言而著。

有时此论好似,义之门锁一卡,

喻之钥匙一尺,然依根基而著。

欲知二规取舍,勿观喻之手指,

且观义之明月,则见稀有兔影。

此造尼枸卢树,种子成熟善枝,

繁多铺盖十方,以此愿利众生。

 

此枝繁叶茂之木格言二规乃珍巴滚秋丹毕准美以所见所闻为缘而于前往擦干漫河途中随忆而撰。

 

译于成都华西医大

二○○一年十一月一日




[1]佛子天鹅头领,因依新湖被擒:释迦牟尼佛与阿难尊者曾转为两只天鹅首领时,依于寂静处湖中,当时的梵施国王耳闻它们的稀有功德,设计擒拿,于是在一处悦意的湖中布网,请二只天鹅入内,两只天鹅首领步入湖中结果被擒。

[2]骄傲恒河美女,匝胡怒而吞饮:传说恒河原为大自在天之女,她化为恒河来到人间,分成七支流从冈底斯山经雪山流向大海,发出诱人之声,结果扰乱了雪山上匝胡仙人的禅定,仙人一怒之下张口将恒河饮入腹内。

[3]传说恶仙跳水,狮泉河成百溪:从前有一位名叫哦夏张的仙人,因子命绝身亡而痛苦万分,系上金刚镢跳入狮泉中,狮泉水神惊恐之下分成一百条支流。

[4]天鹅为水月欺,昼亦不食莲根:天鹅去水中吃莲花根时看见水中的月影十分害怕,从此白天也担心水中有月影而不敢去吃莲根。

[5]漂于梵天发中,恒河天女终出:梵天曾让恒河女下至人间,她不愿意前往,于是梵天将其收于自己发髻中千年之久(指天界千年)。最后才解开发髻放出恒河。

[6]如七水中最胜,源头始于雪山:水共有七种由优至劣即雨水、雪水、江水、泉水、威水、树根水。

[7]尼枸卢树:盛产于南亚地区的一种香料果树。意为多足。此树种籽仅相当于芥子的四分之一,每年生长一闻距(约250市尺)长势旺盛。

[8]乐树:即无忧树。产于印度。传说阳光照射此树不开花,美女足一接触便开花,大自在天嫌弃的一位王妃苦行时所在的那棵树,因能满足天女之愿望而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