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弥五十颂

 

龙树菩萨 著

顶礼遍知佛陀!

怙主佛与法,圣僧前顶礼,

沙弥诸仪轨,简要而宣说。

释迦狮子教,起信而出家,

稳固诸戒律,当护如自身。

下夜时起床,天亮前诵经,

洗脸刷牙后,敬礼圆满佛。

于师住处门,手当轻缓扣,

入内上师前,恭敬问安等。

询问需做事,为坛城等做,

滤器等观水,上中底次第。

若无滤器等,手掬叶置瓶,

大小水生众,长时细观察。

悲者于诸汁,应当详察用,

有含生过滤,莫害诸生灵。

草粪木材等,使用任何物,

应当无含生,持戒者断杀。

当备垫水土,牙木除垢剂,

清洗钵盂等,做师所需事。

持戒者知时,于师前顶礼,

恭敬而合掌,请上师用餐。

洗手后如理,默言知食量,

为遣饥病食,思此而进餐。

用餐同时饮,可用之水后,

为增布施德,诵布施二偈。

有窍诀坐禅,精勤而诵经,

通达戒轨者,精进行善法。

未失持戒心,故意未错谬,

自或令他众,杀生失毁戒。

于具或破戒,如是患病者,

莫说闻苦恼,定死之语言。

以药密明咒,派往死亡处,

依靠种种法,杀他人失戒。

旁生地狱众,饿鬼或天人,

若杀则获得,坠恶趣粗堕。

具戒者想杀,身语作预备,

众生虽存活,亦成三罪业。

石棍拳打击,此外他损害,

莫害牦牛等,勿骑马匹等。

沙弥自令他,思盗强暗中,

无误他人处,盗取五玛夏,

或四分之一,嘎夏巴货币,

据己有破戒,加行犯恶作。

盗芜菁根果,树茎叶皮水,

水生旱生花,田庄稼地基。

窃船木与税,如是船费用,

无足之含生,两足多足众。

持戒者盗心,偷人财宝等,

价值若足量,则失毁戒律。

钵等若被盗,则当讲佛法,

或以应价买,否则成恶作。

正常具戒者,以贪男根入,

无损三门中,乐受则失戒。

男女或石女,强迫压制中,

感受安乐者,彼将失戒律。

以欲乐男根,宁入毒蛇口,

莫毁身戒律,此乃佛所说。

纵为蛇所杀,具戒成利益,

破戒则痛苦,亦障获佛果。

言说见本尊,听彼声交谈,

本尊至我处,我亦往彼前。

说见寻香龙,瓶腹大腹行,

夜叉食肉鬼,人非人耶等。

若言我已得,禅通四无量,

预流等四果,已经趋入道。

他知为妄言,获得胜功德,

正常无我慢,若说失戒律。

除得胜功德,此外诸妄语,

均成多罪业,依之向下堕。

勿说离间语,分开亲密友,

切莫言绮语,以及粗恶语。

他骂不还骂,他怒不还怒,

他打不还打,寻过不还报。

欲守戒智者,勤断诸语过,

了知此理后,当护诸言语。

磨粮与酵母,所配粮食酒,

根花及果实,配成汁酒粉。

知依彼能醉,利己者不饮,

若饮失正念,具戒成放逸。

放逸失戒律,故当忆佛言,

酒能增罪业,不饮草尖许。

歌舞与乐器,持戒者莫为,

不以香涂身,不敷旃檀等。

姜黄红花等,画妆不应当,

花鬘与头饰,持戒者莫系。

莫以金等饰,装饰于自己,

冰片等眼药,目不痛不涂。

一尺高木床,象牙等饰床,

虽低妙床榻,不应睡卧等。

歌舞等表演,生起傲慢境,

断除骄傲支,称为持戒者。

正午已过后,至次黎明前,

佛说为非时,具戒者不食。

黎明至中午,期间可进餐,

利己持戒者,应时当用餐。

非时想应时,何时亦不食,

若遵医生嘱,患者无罪业。

纯净金即金,所谓银纯银,

若诸施主施,持戒者不受。

想我不可纳,寻觅可受者,

如是深思后,令他人取受。

若为三宝尊,梵行诸道友,

虽然触金银,亦无诸罪业。

所谓贪为障,此是佛所说,

声称不障碍,沙弥莫愚说。

倘若仍言说,当断其僧财,

摈出经堂外,尔后如尸体。

放逸大笑等,思死而不为,

打呵欠手等,捂口当慎重。

老打喷嚏礼,幼说愿无病,

俗人打喷嚏,应当祝长寿。

上师所在前,不应丢鼻涕,

唾液用牙木,如是不坐垫。

师前不来去,亦莫脱衣装,

老等持戒者,恭敬说敬语。

洗手清净后,瓶等不染尘,

滤器过滤水,观察可取受。

不依师莫住,僧众坐垫等,

无正念勿坐,具正念无过。

刷牙与饮水,去解大小便,

界内礼佛像,不请示无过。

持戒者其他,所有一切事,

若不请示师,为则犯恶作。

已礼佛塔等,持戒者禀师,

不睡于其后,清洗上师足。

自洗双足后,于上下夜时,

勤奋不睡眠,彼为实语者。

起床光明想,作狮子卧式,

具正念善心,如是速清醒。

依此所说行,烦恼速灭尽,

获得胜菩提,精进而奉行。

一切有部沙弥五十颂,阿阇黎龙树撰著圆满。印度堪布莫讷瓦玛与译师智部翻译校正而抉择。